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九章一对
    腊八节自然少不了腊八粥,齐夫人特意吩咐了厨房,不让李心慧去劳累。

    腊八粥熬好以后,先是祭祀了祖先,然后是神灵。

    李心慧抱着高竟站在廊檐下,天已经很冷了,气息都是冷冽的。

    可她莫名有种熟悉感,好似那腊八粥氤氲的热气都在她的心里一样。

    李心慧抱着高竟去了陈青云的厢房,他正在忙碌地整理漫画订册,房门是开着的,厚厚的帘子挡住了冷冽的风。

    “咚咚”

    敲了敲门框,里面立即传来陈青云低沉好闻的声音道:“请进!”

    李心慧抱着高竟进去,房间里烧了暖炉,十分舒服。

    高竟一看那桌面上都是小漫画,立即扑腾着要下去。

    李心慧莞尔,将他放下。

    陈青云趁机将自己作废的画纸都挪到高竟的面前,含笑道:“别急,都是你的!”

    李心慧拿了陈青云整理好的一册新漫画在看,非常有意思,是专门为孩子画的。

    漫画讲的是,过年了,有一个孩子收到了一颗金豆豆,他上街的时候,谁都想要骗走他手里的金豆豆,可孩子非常聪明,几次三番都没有上当,相反,到最后明白了,金豆豆才是最珍贵的。

    “怎么会想到画这个?”

    李心慧笑道,不过画了十来张,可每一张都让人有期待,好似害怕孩子的金豆豆就这样被人给骗走了

    陈青云低头看着高竟认认真真一张一张翻看的样子,愉悦道:“昨晚竟儿回来以后,手里就一直拿着半颗银子,我哄了半天他才给我看一眼,生怕我抢了似的,当时就有了一点灵感了。”

    李心慧看着陈青云含笑的面容,剑眉星眸,唇红齿白,轮廓似乎更深邃了,透着自信卓然的光芒。

    她仍不住嫣然一笑,开心道:“懂得就地取材就证明已经出师了!”

    “很好,接下来打磨打磨语句的表述,基本上就没有问题了!”

    陈青云翻开漫画,上面还有很多留白的地方。

    比如他模仿孩子的口吻,心道:十个灯笼换我的金豆豆,肯定是我的金豆豆贵,不能换。

    可商贩的地方,他却没有写。

    李心慧看得逗趣,提笔在空白的商贩头上写着:快啊,快啊,再慢被人看到就要被打了!

    “噗!”

    陈青云能够感受到一点意境了,商贩的急切和心虚。

    他仍不住赞叹地点了点头,随即揭开第二张。

    孩子站在卖糖人的摊子前,添了添舌头,想吃,满眼渴望。空白处写的是:能换几个糖人呢?

    商贩是一位老爷爷,他递给孩子一根糖人,没收钱。

    不过空白处却也没有写,李心慧当即填上:哎呦喂,金豆豆买糖人,这是地主家的傻儿子呢?

    第三张,卖山货的在炒栗子,可香了,孩子守着不肯走,然后拿出了金豆豆。

    卖山货的眼眸一亮,瞬间包了一大包递给孩子。

    孩子没接,数着砂锅里的栗子,一颗,两颗,三颗

    他问商贩:我一颗能买多少颗栗子?

    商贩顿时挠了挠头,答不上来,心急似火。

    李心慧提笔,在一旁写道:这哪儿来的傻孩子,有得吃不就行了,摊子都能买下来,我哪能数得清楚呢?

    “呵呵!”

    陈青云闷笑,他其实已经抓住了精髓,就是一个人内心,真正的想法,但是要逗趣一些!

    让人有眼前一亮,而又不落俗套的感觉!

    接下来,两人又合力填了一些!

    李心慧道:“我来跟你商量的,我们年前搬出去,大年三十也好祭拜神灵,供奉祖先。”

    “明日送萧大哥他们离开以后,我们便去宅院看一看,缺什么,该添置的,比如被褥等等,都要先洗过晾晒。”

    “虽说是按照之前的建,可宅院大了,基角宽,有些地方不如意的提前改了再搬进去。”

    陈青云之前就在盘算了,又怕嫂嫂想留在书院过完年。

    此番听她想早点搬过去,早已欣喜若狂,哪里有半分不愿。

    他当即道:“明日我陪嫂嫂去细细看过以后,我们再行斟酌。”

    “我听长康说,还有独立的一栋小院,若是竟儿的“娘”来了,也好有一个落脚点。

    李心慧点了点头,她也是这么想的。

    两人商量一番,一拍即合,当即开始着手安排。

    萧凤天和于洲第二日就要走了。

    吃完腊八饭的时候,萧凤天看着齐瀚叫走陈青云以后,特意去见了李心慧。

    他这次回京,真正去搜罗了不少礼物。

    其中有一件,最得他心。

    李心慧的牡丹院很宽敞,客堂里烧了好几个暖炉,热乎乎的。

    青黛和青鸾又上了热茶,点心。

    萧凤天坐在主位的下方,真正有种登门拜访的感觉。

    李心慧只当他是来辞别的,还以茶代酒,出声道:“祝萧大哥此行顺利,早日归京。”

    萧凤天爽朗一笑,浅酌一口热茶,随即将自己准备的离别礼物拿了出来。

    “这是西域女王曾经用过的防身匕首,削铁如泥,你带在身边,必要的时候,用来防身。”

    李心慧愣愣地接过去,她的心有几分雀跃的狂欢,她想她根本无法拒绝这样一份礼物。

    匕鞘上镶满了绿宝石,匕首的握柄处也镶满了绿宝石,跟匕鞘上的一模一样,浑然天成,仿佛一体。

    只是在握柄的顶端,还另外镶了一圈红宝石还有三颗紫色的大宝石。

    拔出匕首,上面竟然有金色的纹理,那纹理如箭头一般,越往下,越锋利,相反,越往上,越贵气,上面是纹理是一尊王冠。

    雪白的光,金色的纹,刺眼的宝石。

    华丽确实华丽,可绿色又素雅沉静,美得端庄大气。

    更重要的是,匕首十分锋利,李心慧将那匕首直直对着桌面落下,没有用力,可那匕首还是穿插到了桌面当中,隐隐还有坠落之势。

    “真是大开眼界!”

    李心慧赞叹,不过她转而一想,或许萧凤天会更需要它。

    她将匕首跟匕鞘合在一起,递给萧凤天道:“战场上瞬息万变,萧大哥应该比我更加需要它!”

    萧凤天闻言,立即从腰间抽出另外一把。

    跟她这个几乎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那便是,他那上面镶的宝石是黑色的,其他的宝石一样,显得杀气凌冽,锐不可挡。

    “一对?”

    李心慧有点意外,她没有往那个方面想!

    可萧凤天的耳根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他其实只有这一把黑色的,绿色的还是从他爹库房里搜罗出来的。

    当时第一个想法就是,跟他这个很配。

    当然,他也还选了其他的,比如什么精致的玉簪,碧玉手镯等等。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最后带在身上的,唯独只有这把匕首。

    “你若是介意”

    萧凤天压低声音,突然有些忐忑起来。

    李心慧哪里介意那些没影的事情,她当即开心地收了起来,随即莞尔道:“谢谢萧大哥了,这份礼物我很喜欢!”

    “小巧别致,带在身上又不引人注意,必要时却能给人致命一击,防身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了。”

    萧凤天抬首看着她,只见她像个小姑娘一样,拿着匕首就试着别在腰间,那欢欢喜喜的样子,分明没有半点旖旎的心思!

    他扯着僵硬的嘴角,笑了笑,眼眸的光却忽然黯淡下来!

    看着陈青云的时候,她的眼眸里有光,柔柔的,宠溺之意溢于言表!

    看着他的时候,她的眼眸里一样有光,亮眼的,坦荡之意清晰入目!

    萧凤天感觉胸口有东西哽着,他不是很舒服,涨涨的,酸酸的,有点痛!

    可是他下意识选择忽略,站起来,寒暄辞别!

    他出来的时候,外面的风很冷,很凉!

    他回头,看见她站在帘子外面目送他,挥了挥手,不带一丝挽留!

    萧凤天忽然感觉自己有点可笑,如同这比雪更冷的风,看不见,莫不着,可却真实地,肆意地,吹拂着他的面容,让他的神情更冷,眼眸更寒,周身散发着一股压抑到无法自已的痛苦!

    开心一刻:

    鼻涕不怎么流了,可能吃药有点副作用,感觉耳朵一直嗡嗡的,听不清声音!

    悲剧

    后面还更一些,亲们晚点看,或者明天看!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