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八章见亲人
    大家在车上颠簸了二十多天,自然是非常疲倦。

    一顿丰盛的晚宴过后,都各自回房休息了。

    东厢房死了人,齐夫人忌讳,让心慧带着高竟搬到园林中的独立牡丹院去住。

    睡一觉,第二日的腊月初七,大家都很忙碌。

    长康跟陈赖皮跑了一圈,把新酒楼,新院子,全都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看了一遍。

    太满意了,三进的主院带一个独立小院。

    陈赖皮裹着一件书院里统一发的袄子,双手搓在袖口里,脸颊被冻得通红,眼眸却一亮再亮。

    “你走了以后,院长和夫人说要重建,你当时留下的那些图纸都还在,张大哥也做得顺手,什么都按照原来的,不过尺寸放大了些。”

    “今年开张是不行了,不过过了初六,鞭炮一响,里面什么都备得齐全。”

    长康出去历练一番,眼界和气场自是不同。

    他满意地点了点头,拍了拍陈赖皮的肩膀道:“你做得很好,以后学算账,当掌柜!”

    “我当大厨,让我师傅好好休息休息,坐着数银子就成。”

    陈赖皮闻言,低头笑了笑,憨憨的。

    长康见他那傻样,拥着他,两个人大冷天去喝了一碗热酒,吃了一碗热面,这才一起回了书院。

    柳成元,张华,谢明坤提前回的定南府,此番听说陈青云他们回来了,立即登门。

    三人是送账本来的,短短三月有余,他们三家投进去的银子已经回本了,而且还大赚了一笔。

    很多远商年前都跟他们签了很多订单,有的甚至于怕抢不到货,连全款都付了。

    陈青云没有看账本,他瞥了一眼三人双眼冒精光的样子,无语道:“还有什么事情?”

    “子恒,那些漫画都是你画的对不对?”

    “我之前就在你的房间看到过,现在市面上卖得最火的就是它了!”

    “你看能不能”

    谢明坤试探道。

    陈青云摇了摇头,认真道:“不能!”

    “这件事你们不用想了,不过你们愿意画,我到是可以教你们!”

    谢明坤三人立即兴致缺缺,现在市面上也有高仿的,不过那言语一点都不逗趣。

    人家点明了,要“恒远居士”画的。

    “子恒啊,过完年,我爹让我去京城国子监就读了!”

    “我也是!”

    “我也是!”

    陈青云闻言,连头都没有抬,出声道:“走好!”

    那三人的嘴角抽搐着,最后一点离别愁绪都没有了。

    三人沾着陈青云的光,如今因为家里涌入大笔收入,还有举人的功名而显得备受瞩目。

    漫画的事情,他们也就是问一问,家里的人都不知道那个人是子恒。

    他们也不打算说,子恒信任他们,他们不能辜负这一份信任!

    李心慧晨起吃了早膳以后,带着高竟去了南街上的小馆子。

    她看到他爹系上围裙,在切菜。

    她大哥架着锅,在翻炒。

    她娘一边上菜,一边笑得合不拢嘴。

    客人很多了,都摆到外面来了。

    李心慧抱着高竟,不好帮忙。

    青黛和青鸾见了,撸起袖子就帮忙洗碗。

    杨素珍感觉眼睛有点花,怎么就突然来了两位貌美如花的姑娘给她干活呢?

    她抬起头来,才看到女儿抱着一个精致的娃娃在门外站着,露出了深深的笑意。

    “你这死丫头回来了?”

    “老李,老李,别切了,女儿回来了!”

    “林子,你妹妹回来了!”

    杨素珍扯着嗓子喊道,众多客人跟着回头,只见那门口站着一个美妇人,又抱着一个娃娃。

    只当是过年了,嫁出去的女儿回来送年礼的。

    李光庆搁下菜刀走了出来,李林子把汤锅架在火上,连忙出来了。

    “我看看,没瘦啊,胖了!”

    “这丫头,倒哪儿哪儿都能睡着!”

    李林子调侃道,他知道之前铺子被烧的事情。

    多少跟妹妹离开定南府有关。

    此番再见,他心稳了,笑容也更亮眼。

    李光庆在这种场合,一般也不知道说什么!

    只是重新铺开了一个桌面,然后道:“想吃什么,让你大哥做!”

    “他现在能炒好几十个菜了!”

    李心慧抬首看着她大哥油光满面,大冬天光着膀子的样子,笑了笑道:“那行,上拿手菜吧!”

    “好勒,夫人等着,小的立即就做!”

    李林子假意用围裙擦了擦桌面,一副小二谄媚的样子。

    一旁的青黛和青鸾都笑了,夫人的这个哥哥,可真有意思!

    那心性,跟孩子一样!

    李光庆接着去切菜,杨素珍只管收钱,上菜收碗都有青黛和青鸾。

    她揉了揉僵硬的脖子,对着李心慧道:“一看就是好人家的姑娘,细皮嫩肉的,干这粗活娘都心疼。”

    “等过了年,就招两个跑堂的。”

    李心慧点了点头,生意做起来了,人手不能缺。

    一缺就容易乱套。

    “到时候把店面在盘宽一点,我再把酸汤的制作秘方跟你们说,就做特色的酸汤火锅,那个又快又不费事。”

    说到盘点面,杨素珍立即就道:“你等着,我去给你拿银票!”

    李心慧拽着她娘的手,出声道:“你拿给我,我还拿去给你们接着盘大一点的。”

    “留着吧,就当是女儿给你们的养老钱!”

    杨素珍闻言,心里高兴!

    她不像相公,很矫情!

    她觉得把女儿养这么大,孝敬她一些是应该的,若真的不懂得孝敬,她估计连笑地笑不出来了。

    “人家有的三两五两是孝敬,你这是聚宝盆,娘这一辈子就没有这么松快过,想着以后再也不用为钱愁了,娘这心里就踏实了!”

    “乡下人,穷怕了都这样!”

    杨素珍不以为意。

    李心慧听了这话,心里也觉得踏实!

    她摸了摸娘亲那布满老茧的手,温柔道:“没事,不去想那些了!”

    “等把生意做大一点,再给我哥娶房媳妇,什么都好了!”

    杨素珍闻言,悄声附耳到道:“你大哥看上的是独女,我跟你爹正为这件事发愁呢?”

    “人家有点钱财田地,也看不上我们家,说是让你大哥入赘。”

    李心慧听出了娘亲口中的不情愿,她只有大哥一个儿子。

    不论有几个吧,在他们的眼里,入赘就是一个贬义词。

    李心慧抬首看着大哥翻炒时的利落,长相俊美,皮肤偏黑,身体高大健硕。

    端的是一表人才。

    再加上日后小馆子火热,不愁说不到媳妇。

    可怎么也要他自己喜欢才行。

    “大哥很听话的,你们就别担心了!”

    “等你们关门过年了,我在劝劝他!”

    李心慧道,想到时候探探大哥的口风。

    杨素珍就是这个意思,现在儿子什么都不跟他们两老说了!

    她也是希望女儿去探探口风,这要是有什么鬼主意,他们也好提前知晓!

    “青云年纪还轻,这一次不中,还有下一次呢!”

    “让他别灰心,横竖你们以后衣食不愁,考不中也没有关系!”

    杨素珍宽慰道,在她看来,秀才也是很体面的。

    李心慧点了点头,不敢让高竟迎面吹风,一直挡在风口上。

    高竟看着这位奶奶说话特别有意思,一直专心地听着,也不多话。

    杨素珍见他乖巧伶俐,仍不住摸了半两的碎银子给他!

    “小公子真可爱,拿着去买糖吃吧!”

    高竟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拿碎银子给他!

    他伸手接过去,捏了捏,觉得特别有趣!

    他拿银子给李心慧在眼前过了一眼,然后紧紧捏着,傲娇道:“我的!”

    “呵呵!”

    李心慧失笑,亲了亲他的脸蛋道:“是的,你的!”

    “这是齐院长亲戚家的孩子吧,小心点带,孩子金贵得很!”

    杨素珍叮嘱道,转而又想到自己女儿守的是望门寡,连个孩子都没有!

    她轻叹一声,对着李心慧道:“一直守下去也不是办法,要不你还是回来吧!”

    李心慧闻言,摇了摇头。

    杨素珍见她不想多说这个话题,心里又是一叹。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