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七章返回定南府
    寇家被抄家砍头的消息流出以后,几乎所有人都很震惊。

    当然,除去某些得知内情的人,比如周亦明。

    彼时他正站在苏州府的城外,目送那长长的车队离开。

    他握着手里的信件,银票,以及一些契约文书,忽然有一种,自己已经重生的错觉。

    陈青云他们正式踏上归程了,一路上再也没有耽搁,主要想在腊八之前到。

    腊月初的时候,张金辰因为寇家的事情受牵连,摘了大学士之位,摘了礼部尚书,降为礼部侍郎。

    一声阁老是不敢再喊了,可张金辰在朝中的势力,却没有受到多大的波动。

    主要是张金辰老奸巨猾,让人办什么事,只意会不言传,更没有留下笔墨信件。

    张金辰亲自斩断自己的臂膀,眼看着自己的姨母,表弟妹,表侄女等等充入官奴所,他私下安排了自己的官员去将寇家的女眷暗中买出来,结果却被告知,所有寇家的女眷,都被萧家的人买走了。

    如果之前萧家铲除寇家的动机是寇家的人得罪了萧家,那么此番萧家的行为更让人不解。

    萧庭江的为人向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从不牵连无辜。

    这件事,到像是萧家想一手拦下来,为他人遮遮掩掩。

    张金辰到底没有动手继续查下去,一来萧家在前面掩护,而来皇上盯得也紧。

    可等他能够着手调查的时候,却已经错失了最佳的时机,而陈青云也非今日的陈青云。

    当然,这些乃是后话!

    且说寇家案子闹得沸沸扬扬,刑部一干官员贬的贬,罢的罢,又是一场人心惶惶的复杂局势。

    可皇宫中,勤政殿内,皇上却拿着暗探送来的信函笑得眉头舒展,面露七分愉悦,三分赞赏。

    秦公公在一旁奉茶,眼眸闪过异动,嘴角含笑道:“什么事情值得皇上这般开心?”

    皇上闻言,将信封压下,转头对着秦公公道:“齐瀚向朕举荐一个人顶替他的位置,说这个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朕之前不信,可没有想到,这人竟然懂得借力打力,将盘踞江南一代的寇家彻底铲除了,还让张金辰亲自断这一臂而不知何人所为?”

    “更为让朕痛快的是,从头到尾,他如同一个隐形人,让张金辰这只老狐狸知道有一双手暗中操控,却不知道这双手来自何人?甚至于还在朝中暗暗查探,呵呵,果真青出于蓝!”

    “就是当年齐瀚对上张金辰,都是要吃点暗亏的。”

    秦公公难得见皇上如此夸赞一个人,他眼眸一转,心思微动道:“莫不是那位”

    “嗯,就是那位阳城学子中,试卷唯一被换的一位。”

    皇上的手敲击着桌面上的信件,眼眸幽深犀利,冷光如刀。

    秦公公当即皱起了眉头,小心翼翼地伺候着。

    半响,秦公公给皇上研墨,只见那封发往定南府的书信里,有着醒目的“英国公府”四字。

    秦公公感觉眼眸被刺了一下,越发小心谨慎起来。

    腊月初六的时候,紧赶慢赶的陈青云等人,终于回到了定南府城。

    久违的气息都散在了寒风里,耳边呼呼的声音里伴随着起伏的叫卖声。

    马车入了阳城,众人一下子就来了精神。

    干净的石青色街道,两旁繁华的官街铺子,还有那挑夫小贩等等,虽说那面容陌生,却总有几分熟悉的感觉。

    一切,恍如昨日。

    李心慧抱着高竟,掀开车帘看着。

    一路说说笑笑,好似归家过年,总有几分欢喜愉悦的心情。

    萧泽先去书院报信,因此他们的马车刚刚到了书院的正门,只见齐院长和齐夫人,以及一众熟悉的丫鬟管事都聚集着,翘首以盼。

    “吁”

    马车停下,前面的陈青云,萧凤天,于洲,长康率先下车。

    柴云和孟达在阳城分道回了总兵府。

    胡志昌如今很忙,皇上又赏了一大片的地,他准备都用来种葡萄和玉米,丈量规划,买藤根,种子,到处都是事。

    原本还想留陈青云他们在阳城过腊八的,可陈青云不想回来过年太仓促,而且过完腊八,萧凤天也要赶往西北。

    大家商议一番,这才按时回了定南府。

    齐夫人挺着一个大肚子上前,身边的两位嬷嬷见状,连忙上前搀扶着。

    李心慧把车帘拉开,抱着高竟下了马车。

    齐夫人愕然,瞪大眼睛,眸光落在心慧那笑容满面的样子。

    片刻后,那眸光转移到高竟的面容上。

    很漂亮的一个小娃娃,眼睛又大又亮,圆圆的,皮肤很白,很精瘦的孩子,不过小脸上却有着肉肉的酒窝,特别讨喜。

    “这这谁家孩子?”

    齐夫人问道,她心里盘算着,是不是这几人在路上捡的。

    李心慧抱着高竟上前,只见齐夫人的肚子都已经高高耸起,尖尖的,显得她并不是很胖,只是略微丰韵。

    “这是捡来的小宝贝,叫竟儿。”

    “竟儿,叫奶奶!”

    “奶奶!”

    高竟的声音软乎乎的,特别好听!

    齐夫人挺着一个大肚子,顿时被羞燥得掐了李心慧一爪,恶狠狠道:“你这个闹心的,我这辈分也太大了点!”

    “哈哈哈”

    大家都发出了善意的笑声,气氛一时间融洽无比。

    众人拥簇着,大家往北苑而去。

    分别已久,陈青云猜师母跟嫂嫂有话要说,便主动接了高竟过去,以新漫画为诱饵,抱着往前先走一步。

    齐瀚招呼萧凤天和于洲去书房,长康要忙着去找陈赖皮了解酒楼和院子的情况,萧泽和萧沐忙着搬行礼,一时间,好似大家都各忙各的,热闹非凡。

    齐夫人和李心慧慢慢从园子里走回去,腊月里,路滑,李心慧一路都挽着齐夫人的胳膊。

    齐夫人看着她恬淡的侧颜,白皙粉嫩,散发着柔柔的光,一点瑕疵都没有。

    嫣红的唇瓣,盼目生辉的大眼,小巧的鼻子,精美的轮廓,似乎,比原来更加漂亮了。

    气度更稳,更显贵气。

    齐夫人暗暗点头,心里那点不安和愧疚稍稍散去。

    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她不想提了,只道:“你给你娘盘的那个小铺子,大厨房那帮三脚猫的,一人凑几个菜,还真开了一个小馆子,生意很好!”

    “书院放假,你爹也过去帮忙了,不过隔两日就过来打探消息,说是等你来,接你回去过年!”

    李心慧欣慰地笑着,没有想到,她娘和大哥竟然把馆子开起来了。

    虽然不如她预想那般,可至少比干苦力和农活强多了。

    “我那院子和酒楼,空了这么久,可惜了!”李心慧道。

    齐夫人闻言,眸光微闪,不过片刻后,拍了拍李心慧的手道:“你们那院子跟酒楼,都建了仓库了。”

    “张家和柳家合力,让出了一大块地,重新给你们建了一个大的三进院子,还有两层的大酒楼,外搭一个三层的小阁楼!”

    “还跟之前一样,不过比之前大了三倍不止。”

    李心慧愕然,她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变故!

    她顿了顿,忽然有种暗芒在背的感觉!

    “当初,那酒楼和院子是不是被烧了?”

    她语气颇为平静地问道,当初在杭州府,那些人连客栈里面有人都敢放火。

    更何况,当初她一个空的酒楼和院落?

    很多细节联系起来,李心慧一猜一个准。

    齐夫人知道,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必要再瞒着她了。

    “烧了,有一具焦尸,徐知府猜测着,应当是纵火犯。”

    “柳家和张家拿了你的秘方,生意很快就做起来了,那地皮是换来的,建院子和酒楼的钱从净利银子里面扣。”

    “他们两家有意示好,连牌匾都做好了,你什么时候想开张,接了红绸就是!”

    李心慧颔首,心里有些惆怅,波动却不大。

    日子总是越过越好的,再难的坎,过去了,也不过就是一阵风。

    院子大了,酒楼大了,日后他们的势力总是会慢慢变大,她希望青云早日立起来,这样陈府的匾额,才能有威慑人心的作用。

    生病中龟速码字慢

    人吃五谷杂粮,说病就病!

    鼻涕横流,两百抽的餐巾纸,已经消耗光了

    晚安,剩下的,明天再看吧!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