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六章下旨查抄寇家
    李心慧带孩子特别有耐心,高竟渐渐的,随着周围的景致,以及她的讲解而慢慢归于平静。

    虽说笑容少了,可至少不哭不闹了。

    客栈里的小阁楼里,陈青云和萧凤天推开窗,看向那站在拱桥上抱着孩子的女子,残红的余晖照耀在她的脸庞上,有明媚的光,有黯淡的影。

    可她就站在哪里,面对孩子,笑得柔柔如风。

    好比柳条浮动水波,那种似娇似媚神情,忽然就让人移不开视线了。

    她指着桥头的石狮子,风雨侵蚀过的狮头在她的手下细致地抚摸着,她在跟高竟说话,说得兴志高昂之处,眉飞色舞,遏制不住地亲吻着高竟的脸蛋。

    高竟缩在她的怀里,脸颊上挂着愉悦的笑容。

    她身后跟着的青黛和青鸾,其实也很美,妙龄女子,芊腰素素。

    可莫名的,她却显得更加吸引人的眸光,浑身上下散发着绰约风姿,举手投足,皆是温婉明媚。

    陈青云发现隔壁房间,萧凤天也推开窗户看着嫂嫂的时候,他道:“萧大哥不要看了,她是我们陈家的人!”

    萧凤天看着下面的心慧,再看看无耻的陈青云,“嘭”的一声,他用力关上了窗户,暗生闷气。

    陈青云见状,嘴角噙着一抹笑意,转身下楼,美其名曰,陪嫂嫂带孩子。

    萧凤天跟着他们走了一路,一路就没有好过过!

    陈青云其实也忙,所谓游玩,大多都是嫂嫂陪着高竟,带着长康,青黛,青鸾,他们几个出去。

    萧泽和萧沐忙着帮陈青云宣传漫画,寻找大的书斋谈合作,陈青云忙着画漫画,自从嫂嫂的点拨以后,他还专门画孩子喜欢的那些猫猫狗狗。

    算算日子,寇家的证据已经抵达京城了。

    而此时,他们已经在苏州待了三天,接下游玩寒山寺,虎丘,狮子林等等古迹游览点。

    周亦明的身体渐渐好转,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多是卧床休息。

    这一路,他渐渐知道了救他的这些人很是不凡,光是护卫就比寇家那些仗势欺人的狗东西好了不知道几百倍。

    更为让他慌乱的是,陈公子隐隐跟他透露了寇家即将被铲除的消息,让他养好身体以后,回杭城,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周亦明做梦都在想这一天,所以更加专心养病,心里也大约知道,自己遇见了贵人了。

    高竟已经彻底放松下来,沉浸在每日都不一样的景色和人闻风情当中。

    可此时的楚家,却乱成了一团。

    小世子病了十来天以后,身体受不住,就这样夭折了。

    明珠郡主大受打击,关了蘅芜院谁也不让进。

    楚府的人急得嘴角长泡,连忙让人上京报信。

    只当之前小世子是回光返照,病了好几年了,谁也没有指望能真正好起来。

    小世子这一夭折,郡主自然是没有理由待在杭城了,楚府的人连小小的金丝楠的棺木都准备好了,在小世子夭折后的第五天,明珠携带着小世子的棺木,返京了。

    与此同时,京城中掀起了一阵不比成王事件小的风云。

    冬月初三,依旧是如同往日那般,大臣们卯时就依旧进了宫门。

    可今日大家眸色都有异样,好似怀揣了一件烫手山芋,丢也不是,捂也不是。

    上朝后,气氛很压抑。

    因为大家都还跪着,可皇上没让平身。

    众人心里咯噔咯噔的,暗道不好,皇上一定是知道那满大街印得到处是的寇家犯事证据。

    张金辰低垂着眼眸,一缕暗芒闪耀着。

    今日一早,他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进了宫门了。

    这猝不及防的一手,却是光明正大地阴他?

    到底是谁?

    张金辰的眸光暗暗扫视着,最后落在了镇国大将军萧庭江的身上。

    “嘭”的一声,皇上的拳头狠狠地捶在了龙案上。

    众人的心下意识一抖,跪得那个叫恭恭敬敬。

    “成王的案子,你们查不出来!”

    “一个小小商贩,竟敢鱼肉百姓,痛下杀手。”

    “可这背负了几十条人命的案子,你们竟然敢给朕压到现在?”

    “杭城总兵胡志昌的折子,入京一月有余,无人与朕提起!”

    “压折子,压案子,压人命官司,很好!”

    “来人,将刑部一干人等,上至刑部尚书,下至刑部狱卒,通通革职查办,押送大理寺由贤王亲审。”

    “至于寇家的案子嘛,张阁老跟朕说说,谁来审理合适?”

    高位上的皇上冷声道,睥睨威严的眸光阴沉沉的,凌厉万分地扫视着下面的群臣。

    上一任刑部尚书刚刚下台不过三月,这一任的,上台不过三月

    众人眼睁睁看着刑部一干人等被拖下去,那声音又是求饶又是喊冤的,可皇上不为所动,更别提他们这一群不敢动的。

    皇上阴鸷的眸光一直盯着张金辰,老练如张金辰也开始不安起来。

    他立即毛遂自荐道:“回禀皇上,此事积压已久,滋事体大,微臣不才,愿一人揽下!”

    “嗤!”

    萧庭江站起来,嗤笑一声。

    他将自己手里的折子递上去给皇上,嘴里不屑道:“阳城一个三品总兵都动不得一个无品无级的寇家,刑部一个二品大员都不敢公开接审的寇家,终于轮到了一品大员张阁老的手中?”

    “张阁老,阁老,阁老,莫不要倚老卖老,算算年纪,你比老夫还小几岁呢?”

    “那寇家为何敢如此嚣张,不就是仗着是你张金辰的表亲,已被罢免的大理寺少卿,流放的前刑部侍郎,原嘉兴同知,现杭州知府,累累罪状,诛心证词,摞摞罪证,为何不敢提交刑部审理?”

    “一个寇家就能搅动敲响京城官僚世家的门梁,不知道张阁老作何感想?”

    下面,张金辰涨红着脸,眸光森冷。

    一向跟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萧庭江竟然出面了,说是为了寇家,为了胡志昌,打死他都不信!

    萧庭江那等人,向来不喜插手属下事宜,曾经扬言,只保无人敢欺,不保政绩有著。

    他叮嘱过寇大海,万万不可招惹萧家。

    一个胡志昌还不可能,那到底是谁?

    寇大海这一次踢到的铁板到底是谁?

    张金辰急思苦想的时候,高位上的皇帝被萧庭江一声老夫给震动得胡子都抽搐几下。

    他瞥了萧庭江一眼,随即对着张金辰道:“这件事证据确凿,你还想去查什么?”

    “来人,传朕旨意,杭城寇大海一家,男丁全都斩首示众,女眷充入官奴所,终生不可赎回良人身份。”

    “张金辰监斩,萧庭江查抄,一干涉案的家奴,伙计,全都一律绞死,罪无可赦。”

    “至于你的罪嘛,大理寺和贤王,会给朕一个交代的。”

    皇上对着张金辰道,嘴角露出凉薄的讥讽。

    贤王去查,那就是皇上亲查。

    张金辰的心沉了又沉,知道寇家已经大势所趋,而他,也将受些苛责!

    下朝后,张金辰还有些头昏脑涨的。

    郭方毅靠近他道:“阁老,这件事,只怕是寇家得罪萧家了。”

    张金辰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反正就是不对!

    他接到刑部尚书的暗示,寇家又犯事了!

    这一次跟胡志昌对上,有点悬!

    他当时大手一挥,不以为意,既没有让他压着,也没有让他处理!

    只是书信一封,让寇大海找好替死鬼!

    萧庭江的手段不会这么迂回,若真是寇家惹到他了,根本不回经过胡志昌的手!

    至少当时就打上门去了!

    到底是谁?

    把整件事操控到人尽皆知,皇上不给他留一丝颜面,让萧庭江如此当众奚落他?嘲讽他?

    手里还握着那些罪臣,甚至于杭城知府吴宝庆给的罪证,若无官职,如何可能?

    若有官职,朝中如今还有谁跟他暗中作对,而他又不知道的?

    张金辰彻底陷入了迷雾当中,心思沉重!

    咳咳

    感冒了,流鼻涕,全身出虚汗,怕冷,怕风!

    耳朵嗡嗡的,餐巾纸用了一大堆,姜汤,感冒药,消炎药,齐齐上阵。

    目前没有效果,明天看看情况!

    我慢慢写,有点慢,你们可以早点休息,明天看!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