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五章救人
    “你”萧凤天一时词穷,脸色被噎得涨红。

    “我如何?”

    陈青云笑道,一副我很知礼守礼的架势!

    萧凤天气得吐血,正要动手,只见李心慧掀开车帘,皱着眉头道:“你们吵什么呢?”

    陈青云瞬间跟老鼠见了猫一样,一下子又钻进了李心慧的马车,并道:“嫂嫂,萧大哥想打我!”

    萧凤天:“”

    他感觉胸口已经喷血了,止也止不住地狂喷!

    呃?

    李心慧下意识看向萧凤天捏得紧紧的拳头。

    “呵呵”

    萧凤天强颜欢笑,握着的拳头慢慢松开,咬牙切齿道:“误会,误会,我只是想让他跟我乘一辆马车,和我下棋解闷而已。”

    李心慧转头去看陈青云,只见陈青云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后怕道:“我不去,昨天他下棋下输了,在车上一整天都不好意思下来!”

    “今天要是再输,估计会打我!”

    萧凤天:

    突然想打死这死小子怎么办?

    李心慧:

    听起来,到像是真的一样?

    陈青云:

    呵呵,小样,跟我斗,情商略低了点!

    众暗卫:少将军,别挣扎了,越挣扎,死得越难看!

    “萧大哥也跟我们一辆马车吧,我给你们两个当裁判!”

    李心慧想了个折中的办法。

    萧凤天眼眸一亮,立即道:“好的,我这就来!”

    陈青云眼眸一暗,嘟囔道:“不要,好挤!”

    萧凤天抬眸,斜倪了他一眼,冷声道:“呵呵,嫌挤你下去!”

    陈青云移开眸光,先在车里找一个舒服又靠近嫂嫂的位置。

    萧凤天紧接着上车,三个大人,一个孩子,说挤也不挤,尤其明珠郡主备下的马车,本就奢华宽敞。

    李心慧特意给他们两个人摆了棋盘,然后跟高竟盘踞在小榻上。

    陈青云和萧凤天像模像样地开始下棋,高竟还睡着的,李心慧掀开车帘,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开胃的小吃。

    结果小吃到是没有看到,看道一个衣衫佝偻,脏兮兮的男人坐在一个板车的旁边,他的眉眼很好看,浓密斜长的眉峰,一双深邃明亮的丹凤眼,红唇薄厚适中,轮廓俊逸秀美,十分耐看。

    板车上放了诊病开方的木牌子,似乎是用炭屑写上去的,字迹很隽秀飘逸,自成一体,十分好看。

    更为难得,有位老人来诊病,没有宣纸,他用炭屑在小木牌上写了药方,因为字体较大,李心慧远远边看了个清清楚楚。

    药材不多,是化痰止咳的,用的都是便宜有效的药。

    李心慧看得来劲,大半个头都伸出去了。

    那个老人给了他三文钱,他收了一文。

    他那装钱的破钱袋瘪瘪的,一眼就能探究到窘迫之境。

    李心慧忽然就想起了自己,世道艰难,可男子总比女子更容易让人信任。

    她放下车帘时,只听一道嚣张至极的声音道:“又是你,打不死是不是?”

    “快走快走,大半个桐乡到处都是你的狗窝,再不走,小心让你进大狱。”

    “嘭”的一声,板车似乎被推到了。

    李心慧再洗掀起车帘,只见那个男子被人推在地上,那板车就压在他的身上,而围着他的两个四个壮汉的脚都踩在板车上,暗暗用力。

    李心慧见那个男子的嘴角都吐血了,眼眸阴翳万分,迸裂刺骨的寒意道:“你们这些寇家的走狗,下场一定比我凄惨得多!”

    “嚣张的利爪已经伸进铡刀里了,等着吧,地狱的大门已经打开了!”

    “啪,啪!”

    “找死呢!”

    一人目露凶光,伸手给了那个男子两个耳光。

    李心慧见他们那脚还使劲用力踩,恨不得弄死那个男子。

    是可忍孰不可忍,李心慧当即一下子拂开了眼前的棋盘,二话不说就冲了下去。

    陈青云和萧凤天只听棋子哗啦一声,全都掉在车下去了。

    他们愕然地对视一眼,连忙下车跟上。

    “助手!”

    “你们这群人渣,仗势欺人,恶毒狠辣,畜生不如。”

    李心慧冲过去,怒骂道。

    那四人见是一个小妇人,还挺漂亮的,当即就转身对着她走了过来。

    可刚走两步,立即挺住了。

    因为他们看到那小妇人身后,立即聚拢了十来个人,还有几个男的手里握着长剑,一看那气势就知道是来历不凡。

    他们四人见情况不对,对视一眼,眸光闪烁着,想跑。

    可那身形一动,萧沐的身影瞬间挡在他们的前面,手里的长剑出鞘,闪着寒光。

    “咳咳”

    “多谢搭救!”

    躺在地上的男子咳嗽着,吐了一口鲜血,看起来虚弱无比。

    李心慧连忙弯腰去帮他把身上的板车推开,陈青云和萧凤天见状,连忙上前帮忙。

    他们把男子扶起来,这个时候才看到,原来他的双腿都是断了的,绑着木板固定,可却因为板车的重压之下而移位了。

    “先找间厢房,估计得找个大夫来看看!”

    李心慧道,看得出眼前的男子还有内伤。

    “咳咳不用不用了!”

    “在下周亦明,多谢几位搭救。”

    “我会些浅薄医术,可以自己处理的。”

    周亦明摇了摇头,害怕连累他们。

    萧凤天见他说话清晰,言辞有礼,知道不是那等流落街头的赌徒。

    他力气大,弯腰将人抱进了酒楼。

    酒楼的老板见状,不敢接收,挡在门外十分抱歉道:“几位客官有所不知,这人乃是杭城周家药堂的公子,因为跟寇家作对,这才轮到这个下场。”

    “那四个人是寇家在桐乡商铺里的伙计,他们人多势众,几位一走,小店惹不起啊!”

    李心慧转头,看着那四人被萧沐教训得在地上起不来的样子,对着萧凤天道:“算了,反正我们也要走的,先抱上长康他们的车里。”

    萧凤天点了点头,眼眸阴沉一片。

    掌柜讨好地笑了笑,很心虚,很为难。

    上了马车以后,萧泽重新给周亦明加固木板,又喂他喝了点水,吃了治内伤的药丸。

    他们时常在外行走,处理这等伤势手到擒来。

    李心慧之前不曾察觉,此番瞭望着一条繁华的街道,寇家商铺外的寇字招牌显眼至极,一条街,几乎占了一半。

    “钱财多了,身后有大树靠着,下能打压商贩,上能结交官府,如何能不猖狂?”

    陈青云听到嫂嫂这番感触的话语,当下便道:“蜈蚣的爪牙再多,终究是活在黑暗之地。”

    “一日见光,大多都在别人的药酒里。”

    “寇家大势已去,嫂嫂不必为那等龌龊之人烦心。”

    萧凤天见心慧那冷肃的眸光,紧绷着的面色,知道她在为刚刚寇家伙计仗势欺人烦闷,更为酒楼老板势力眼气愤。

    他上前一步,认真道:“我已经飞鸽传书让胡志昌私下做了安排了,这件事,很快就会有结果。”

    “杭城的寇家,已经如瓮中之鳖。”

    李心慧见他们都过来安慰她,当即轻笑道:“我没事,仗势欺人的,哪朝哪代都有,不奇怪!”

    “既然我们遇到这位周公子,也算是有缘吧,带他一起走,苏州府再做打算。”

    萧凤天和陈青云哪有不肯,刚好这时吃食也打包好了,大家重新开始上路。

    不过临走前,萧凤天让萧沐去了一趟桐乡县衙,当天下晚,寇家所有在桐乡的门面铺子,全部被封。

    摇摇晃晃的马车伴随着城里的吆喝声响了起来,桐乡跟乌镇很近,他们想了想,最后绕道去了一趟乌镇。

    乌镇的景色很怡人,垂柳一一,两岸临河。

    夕阳斜落时,那拱桥有一半倒映在水中,有一半陷落在余晖里。

    色彩斑驳,明丽动人。

    下榻酒楼以后,李心慧抱着高竟,一路顺着那河岸游览着,夜色渐深,巷子里的酒家热闹起来。

    大红色的灯笼,布满酒菜的船房,以及那四方楼梯下的喧嚣。

    这真正让她领会了,江山水乡里面的柔美和繁华。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