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四章相依偎
    马车摇晃起来的了,气氛似乎就没有那么尴尬了。

    外面骑马引路的,都举着火把。

    车厢里透进一些光,昏昏暗暗的,大致能够看到车厢的轮廓。

    很宽敞的马车,靠后的位置铺了一个小软塌,高竟睡在里面,呼吸声很绵长,小嘴巴微微张开,露出了白白的两瓣皓齿,像小松树一样。

    小小年纪,就要离开最亲的亲人身边。

    李心慧的眼底多了几分缱绻,她伸手点了点高竟的小脸蛋,转头对着陈青云道:“他虽然不幸,却又是幸运的。”

    “比起被父母卖掉的孩子们,他至少丰衣足食,娘亲也会想法设法早点来陪他。”

    小小的孩子,睡觉的时候,蜷缩成一团。

    温热的,柔软的,有呼吸的!

    李心慧给他掖了掖被角,眸光温柔而恬淡。

    陈青云在一旁看着,心思微动。

    他想,如果她做了母亲,一定是位慈母!

    她会把孩子,宠成她最想看到的样子!

    不是每一个女人,都有她的智慧。

    也不是每一个女人,都有她的勇敢。

    富贵和机遇并存,可抓到的人寥寥无几。

    陈青云斜靠在她的腿上,闭上眼,任凭车身摇晃。

    大腿上都是酥酥麻麻的,一摇一晃,似乎连他的呼吸都喷洒在她的膝上。

    李心慧往后靠着车壁,突然有种,带了两个孩子的错觉。

    她伸手给陈青云捏了捏颈椎,出声道:“要不我把车身再铺开一点,你也跟竟儿睡吧。”

    陈青云闻言,翻身,头朝下趴在她的腿上。

    “不用了,嫂嫂也睡不着,我陪着你说说话!”

    李心慧看着他摆正的脖子,嘴角抽搐几下。

    这是要让她好好给他按摩呢?

    说话,说屁的话!

    温柔的指尖在他的脖颈之处来回捏着,那感觉不要太舒爽。

    陈青云享受地眯了眯眼,出声道:“那寇家跟阁老张金辰的关系特别亲近!”

    “可萧大哥是这张阁老的女婿!”

    “呃?”

    李心慧不懂青云的意思,这些事情她都知道的。

    青云根本没有必要重复一遍。

    除非,他还有话。

    “萧大哥弱冠之龄还不成亲,据说是因为喜欢公主!”

    “胡说八道,没有的事!”萧凤天仍不住吼了一句,他实在是受不了了。

    陈青云这厮,竟然还在诋毁他。

    呃?

    李心慧更愕然了!

    萧大哥这声音,怨气十足啊!

    一个暗卫的身体刚好腾在半空,忽然就掉了下来。

    “嘭”的一声,众暗卫下意识耸肩。

    跌倒的暗卫泪流满面地表示,少将军不只是怨气啊,而是,杀气啊!

    “那你为什么不成亲?”

    陈青云吼回去,一副死究到底架势!

    李心慧闻言,用力拍了他一下。

    “闭嘴,等会吵醒竟儿了!”

    “萧大哥的婚姻大事,自然有大将军和将军夫人做主。”

    “你一个小屁孩,跟着瞎凑什么热闹?”

    陈青云很委屈,嘟着红唇,眼含泪光。

    他转头看她,十分伤感道:“我哪里小了?”

    “我虚岁都十五了!”

    “玉衡十四都有通房丫鬟了。”

    “你在暗示我给你买一个?”

    “没有,我是想说,我不小了!”

    “还小!”

    这话题无法继续下去了,陈青云斜靠在车窗上,不说话。

    他满腹怨气,怕一出口,就跟她吵起来!

    李心慧懒得理会他的小孩心性,转头靠在高竟的枕边,昏昏沉沉地睡了。

    陈青云等了一会,确定她睡熟了,这才小心翼翼地靠过去。

    他与她面对面地靠着,他看着她熟睡中的睡颜,丝毫没有防备和紧张。

    松缓的眉头,恬淡柔美的面容,浅勾的唇瓣,卷翘的睫毛,好似一副仕女图,让他忍不住静静地看着,看着

    两个人都睡着了,很香,夜晚赶路,他们距离杭城五十里以外便停车休息了。

    此时除了赶车的和领路的,基本上都睡着了。

    暗卫们聚在车顶,也开始小憩休息。

    萧凤天一直遵守约定没有下车,不够他撩起车帘,一直听着边上车身的动静。

    呼吸起伏均匀,三人皆是如此,渐渐的,他心中的怨气散尽,不知不觉,也陷入睡梦当中。

    李心慧后半夜的时候,感觉身体有些凉。

    她找被子盖,找啊找,拉了半天没有拉到。

    迷迷糊糊的,她挨着一个热源睡去,睡梦中,她还自己跟自己说,好温暖,好舒服。

    陈青云被她拱啊拱,给拱醒了,他看到她缩了缩身体,似乎很冷。

    他立即将之前解下的披风给她盖上,然后给高竟掖了掖被角,伸手搂着她睡去。

    两个人卷缩着腿,拥抱着,依偎着取暖,然后盖着不厚实的披风,沉沉睡去。

    天色灰麻时,鸟雀之声四处叫唤着。

    山林里,清晨还沾染了霜气。

    冷冷的,也亏了那些暗卫们早就习惯了,长康和孟达都是卷缩在车里睡的。

    高竟第一个醒来了,他晚饭时就睡的,睡之前,他娘跟他说了很多很多。

    可高竟始终是孩子,醒来看不到娘,立即哇哇大哭。

    李心慧和陈青云都被吵醒了,两人下意识看向小小的软塌,只见高竟坐在上面,脸颊上挂着泪珠,黑白分明的眼眸里,全是浓浓的不安和惧意。

    “呜呜,娘,我要娘!”

    “呜呜呜,姨姨,我要娘!”

    “我要娘”

    高竟哭得很厉害,一抽一抽的,显得很伤心。

    李心慧连忙一把将他抱在怀里,用额头蹭着他的额头,温柔道:“不哭了,不哭了,竟儿,你娘会来的!”

    “你这么乖,她又这么爱你,怎么舍得丢下你呢?”

    “乖乖的不哭,姨姨带你去吃好吃的,去玩好玩的,然后等你娘来接你好不好?”

    高竟的身体挣扎着,左右摇摆,十分激烈道:“不要,不要,我不要!”

    “姨姨是坏人,我要娘!”

    “我要娘!”

    “呜呜呜我要娘陪着我!”

    李心慧的心里很难过,她之所以帮明珠郡主,最怕的就是母子分离。

    眼前高竟的反应让她知晓,这件事无论怎么做,对高竟都是一种伤害。

    贸然离开娘亲的身边,高竟一时无法适应。

    好在李心慧有耐心,继续抱着他哄道:“娘亲说了没有,要来接你的!”

    “她是你娘亲,她最疼的人就是你,所以你要相信她啊!”

    “她会来的,一定会,姨姨保证!”

    “要是你娘不来,姨姨送你回去好不好?”

    “可是现在不行,我们要先等你娘办完事情,我们回去以后,她就办不成了,而且还会有危险,就像竟儿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会很痛苦,很痛苦的!”

    高竟是个会听话的孩子,他很聪明,也很敏感。

    他娘跟他说了很多,有些他明白,有些他不明白。

    可是他知道,姨姨说的是对的,他不能回去。

    “呜呜呜呜”

    高竟哭得很厉害,小孩子的哭声最揪人了。

    尤其高竟还有心疾,大家都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可只有李心慧一直抱着他轻哄着,丝毫没有提,他身体不好的事情。

    只是一遍一遍地跟他说,他娘很爱他,只是很短很短地分开,以后都不用分开了!

    高竟从一开始的大哭,到抽泣,到最后迷迷糊糊又睡着了。

    折腾一早上,他们的马车已经从杭州府到了桐乡县。

    大家找了酒楼歇息的时候,李心慧留在车上照顾睡着的高竟,没有下车。

    青黛他们去打包吃食,装水,备下干粮。

    萧凤天看着下车的陈青云,深邃的眼眸闪过一丝冷意,他大步而来,陈青云款步而上。

    两人对峙时,只听萧凤天冷哼道:“哼,无耻小人!”

    陈青云闻言,勾唇一笑,悠哉悠哉地回复道:“呵呵,手下败将!”

    开心一刻:

    晚安了,小宝贝们!

    说四更,就是四更,虽然晚一点,好歹没有食言!

    明天继续,三爷也恢复正常的码字生活了!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