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三章嗯嗯嗯
    萧凤天来楚府一趟,才住了两晚上,就要走了。

    楚家人还在想着怎么能搭上话,弄一个隆重的接风宴啥的。

    结果人家说走就要走,连行礼都提前收拾好了。

    明珠郡主送了整整三车的谢礼,谢府的人见怪不怪,还怕萧凤天他们不收,又以谢礼的名义,送了两车。

    等到他们车队出城的时候,像是商队一样,足足有八辆马车。

    城外的长亭里,众人歇了大半天了,只为等明珠郡主的人送高竟过来。

    入夜风大,他们又没有生火。

    李心慧半靠在车厢里小憩,一旁挨着她的是青黛和青鸾。

    耳畔的风声呼呼的,凉意四起。李心慧睁开迷蒙的睡眼,出声问道:“什么时辰了?”

    “已经过了酉时了!”

    “快来了!”青黛回道,等高竟一到,他们便立即启程。

    李心慧颔首点了点头,车厢里很暗,她掀开帘子,只见车帘下竟然矗立着一道身影。

    黑漆漆的,冷不防吓她一跳。

    “青云?”

    黑暗中,那人抬起头来,轮廓无比熟悉。

    “醒了!”

    陈青云看着他,黑漆漆的瞳孔跟夜色融为一体,泛着凉意。

    李心慧被他盯得下意识一抖,心虚地低头道:“怎么不上车休息,外面冷。”

    “是吗?”

    “我怎么感觉不到!”

    陈青云抬首,单薄的衣袖滑落腕口,李心慧见他那露出来的肌肤,立即警觉起来,他没有穿褙子和披风。

    心里的火气腾地上来了,她哪里还顾得了心不心虚。

    车厢里有一个包袱里,专门备了一件她的披风。

    李心慧拧着包袱,二话不说就跳下了马车。

    她绕至车帘下,发现他已经走远了。

    那直挺挺的背脊僵硬极了,一眼就看得出在生气。

    她追上前去,乌漆嘛黑的,差点摔倒。

    他听见响动,没有回头,步伐却跟蜗牛一样。

    等她追上,自然是好一通发泄。

    “闹什么脾气呢,天这么冷也不知道加衣服?”

    “你信不信我把你扔在着半路,让狼吃了你!”

    她恶狠狠地道,连忙拿出披风给他围上。

    陈青云抬眸,无语地转动几下。

    把他丢在这里?

    说得她好像是这车队的头领一样?

    他嘴角撇了撇,却乖乖地没有做声!

    等她把他围得厚实了,她伸手拉着他的手,然后往回走。

    黑暗中,他看着她侧身的轮廓,不是很清晰,却足够让他看到了,那些担心和恼怒。

    她这算什么恼怒,他不过是吹吹冷风而已。

    可她现在做的,却有可能掉脑袋。

    他想着,大手瞬间反握住她的小手,然后用力一拽

    “唔”

    黑暗中,她感觉自己亲到了他的唇瓣,她连忙往后退去,仓惶间,眼眸忽闪,手心发烫。

    陈青云扣住她的手掌,死死的,就是不放。

    像是一条蛇,被他握住七寸以后,不停地扭摆,企图逃生。

    可他就是不放,她越是挣扎,他握的就越紧。

    直到,她终于放弃挣扎了,转头,瞪着他!

    “好多人看着嗯嗯嗯”

    她含糊道,那几个嗯嗯嗯,明显是让他意会。

    可周围比他更能意会的人太多了。

    陈青云还在回味刚刚那蜻蜓点水的一吻,可是他却忽然听到了骨节咔嚓咔嚓的声音。

    “呵呵”

    他忍不住轻笑道“嗯嗯嗯是什么意思?”

    李心慧看着他还有心情调侃,当即上前,趁他不注意的时候,一只手伸向他的腋下。

    “嗯嗯嗯”

    “呵呵呵”

    陈青云忍不住发笑,不是因为她挠痒痒,而是因为她还在“嗯嗯嗯!”

    她当真一点避讳都没有,那种暧昧至极的字眼,也是随口就来。

    甚至于,还想教训他!

    “嗯嗯嗯,就是让你难受死了,嘴上喊停,心里却直呼还没有过瘾”

    “唔”

    “你捂我嘴干嘛?”

    李心慧刚说到一半呢,冷不防被陈青云捂住嘴巴。

    陈青云瞪大的眼眸闪过一丝哭笑不得的深意。

    “你不说,好多人看着呢?”

    陈青云提醒道,他连自己最开始想说什么,都忘记了!

    李心慧闻言,皱着眉头补充道:“所以我才让你什么都不要说啊,我知道你心里担心,不过再担心都没有用了!”

    “生活多少都会有不如意,这样苦苦甜甜,不挺有意思的?”

    陈青云突然想起自己要说些什么了?

    不过他又觉得没有必要说了!

    他点了点头,随即道:“好吧,我们就是出来玩的!”

    “我什么都不想了,什么都听你的!”

    “这样才乖啊!”李心慧伸手捏了捏陈青云的脸蛋,准备拉着他回车厢。

    陈青云看着不远处的车厢,那车帘的缝隙透出一双犀利冷寒的眼眸。

    他挑衅地回视一眼,再次把嫂嫂拽回身边。

    “好像有什么声音,你听”

    陈青云的红唇擦过她的额头,继续出声!

    好似无意而为。

    李心慧感觉身体一阵酥麻酥麻的,一股氤氲的热气直冲脸庞,她低垂着头,好似听的很认真。

    可陈青云却暗暗将手指压在她的脉搏上,“突突突”的声音太明显了。他嘴角一翘再翘,隐匿在黑暗中的笑容,像极了黑夜中的迷失香!

    萧凤天在车里快要把腰上的飞镖扔出去了,气死他了,陈青云这个腹黑阴险的龌龊小人,他算是看透了。

    今早一出城门就要跟他同车,美其名曰,下棋找乐子。

    输了几盘下来,便道没有点赌局提不起精神,于是便堂而皇之地道,要是谁输了,便五个时辰不能下车。

    当时天都快黑了,他只当是最后一盘,陈青云赌气。

    谁知道,这竟然是陈青云这厮设下的陷进,诱他入局。

    他自然是输了,眼睁睁看着陈青云下车,去了心慧的车旁。

    他是恨得心肺都跟着上火了,奈何,还是眼睁睁看着,他们亲亲密密,旁若无人地“嗯嗯嗯”

    萧凤天闭了闭眼,感觉一口老血即将喷涌而出。

    “驾”

    夜色中,有一辆马车缓缓驶来。

    陈青云和李心慧立即靠拢车厢,萧泽和萧沐也立即上前,准备探查一番。

    片刻后,马车行至他们的车边。

    是明珠郡主的暗卫驾车来的,高竟喝下了少量的安眠药,睡得很香。

    暗低头叩拜,奉上书信。

    萧泽检查,确认没有问题以后,交给了陈青云。

    众人这个时候才点了火把,把整个车队照亮起来。

    “确认无误,走吧!”

    陈青云道,不能耽搁。

    李心慧上了高竟的马车,没有想到,陈青云也立即爬了上来。

    她愕然地瞪大眼眸,无语道:“你上来干什么?”

    陈青云解下披风,坐直身体,一派谦谦君子道:“怕遇上查车的,到时候也好掩护?”

    “噗”

    赶车的萧泽立即就喷了。

    大晚上,是星星查车?还是月亮查车啊?掩护什么呢?

    李心慧听到车外萧泽的喷笑声,脸颊不自觉地红了。

    她用脚蹬了蹬陈青云的大腿,羞恼道:“出去!”

    陈青云见状,趁机一把楼了她的脚在怀里,淡定道:“我们关系亲密,别人不会怀疑的!”

    “于洲跟柴云都睡下了,萧大哥又喜欢一个人待着,我去了也是遭嫌弃的。”

    “哼!”不远处的车厢里,传来冷冷一哼!

    萧凤天功力深厚,自然听得见陈青云在说什么?

    那个无耻小人,今天他算是领教了。

    等到明天,他一定让他好看!

    哼!

    踏马的,气死他了!

    竟然,竟然,竟然,就这样直挺挺地在车上,被阴了一把!

    李心慧听见冷哼了,眉头微微皱起,总感觉那冷哼带着讥讽的意味!

    陈青云见状,趁机道:“你看吧,我没有骗你!”

    “除了你,还有谁会心疼我?”

    “下去,也是招人嫌的主!”

    李心慧最不能听陈青云说这样的话,她心疼。

    她立即大手一挥,爽朗道:“行了,夜里竟儿哭你也能帮我哄哄!”

    陈青云趁机笑着颔首,放开了她的脚!

    车队动了起来,暗卫们给陈青云竖起了大拇指。

    这扮猪吃老虎的功力,强!

    这阴他们老大的本领,强!

    这忽悠陈夫人的本领,强!

    开心一刻:

    萧凤天:啪啪啪!

    心慧:干啥呢?

    萧凤天:刚从哼错了,打嘴巴子呢!

    心慧: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