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一章明珠郡主的算计
    明珠郡主得知萧凤天到了楚府,那是第二天的事情了。

    她一夜未眠,看着儿子沉睡中的小脸,她冷静又决绝地做了一个决定。

    下午,明珠郡主趁着心慧逗儿子的时候,悄然吩咐了龚嬷嬷,去请萧凤天到《听风阁》说话。

    听风阁位于蘅芜院的对面,建在假山之上,陡峭的小径并不好走。

    可是因为站得高,看得远,一眼便能将蘅芜院中的景致窥一个大概。

    往常那些暗卫,多立于《听风阁》上。

    萧凤天得知明珠郡主找他的时候,颇为意外。

    明珠郡主年长他四岁,因是女子,与他自小不曾玩到一处去。

    不过在皇上跟前,以及宫宴等等,见过多次。

    早年传言她极其骄纵,肆意妄为,仗着圣宠不知收敛等等。

    可萧凤天回京时,大多听的是她如何为子求医,慈母心肠,不顾高家主母身份,迁居杭州,只为孩子的身体着想等等。

    萧凤天跟着龚嬷嬷去到了《听风阁》的时候,只见那上面的景色颇为怡人。

    左侧往下,是一条蜿蜒的长廊,右边往下,乃是养荷花的池塘,荷叶枯槁,四周便捞去杆子,栽种了不少四季常青的绿菇叶。

    萧凤天看着明珠郡主站在窗边,背对着他。

    护着一件银色的披风,发髻上连件闪光的首饰都没有,也许她的菱角早就被一片爱之之心磨砺光了。

    萧凤天想着,出声道:“明珠郡主!”

    明珠郡主没有回头,她往旁边站一点,让出一个空位。

    “你来看看,她带孩子可真带得好。”

    萧凤天有些狐疑地上前,他大概猜到,应该是心慧。

    果不其然,从花窗的缝隙往下看,只见心慧在拿着一个玩偶在哄小世子。

    “喵喵喵,我是大花猫,现在我要咬你了!”

    “哇呜,好可怕,我的牙齿好长”

    “呵呵姨姨不是大花猫”

    拖长的尾音把高竟逗得嬉笑颜开,在她的身侧左右跑着,既想跟她一起玩,又不想被她捉到。

    她也装作抓不到的样子,转身把大花猫贴着高竟的脸颊,故意道:“还跑,看不是被我抓到了!”

    “哼哼,这个小娃娃真可爱,本大猫舍不得咬了,要亲一下!”

    她说完,借着俯身去抱高竟的机会,在高竟的额头上浅啄一口,然后露出了满足而愉悦的笑意。

    “呵呵!”

    “没有想到,她还有这么孩子气的时候!”

    萧凤天笑道,他看得出,她是真的喜欢那个孩子。

    明珠郡主的嘴角也微微上翘,眼眸里的光也变羡慕起来。

    “她会把自己也当成是孩子,跟竟儿玩到一起去。”

    “可我这个当娘的,却从来没有想过,这样跟竟儿一起玩,让他不要那么孤单。”

    萧凤天知晓,明珠郡主叫他过来,绝对不是为了看心慧逗她的孩子。

    必然是还有其他的安排。

    他垂首而立,眼眸里的光卓然犀利道:“郡主有话不妨直说!”

    “贤王府与萧家素来和睦,若是凤天能做,绝不推辞。”

    明珠郡主闻言,侧身看着萧凤天。

    意气风发的平西将军,眉峰浓密,眼眸犀利,轮廓深邃,俊朗而又极副男子魅力。

    “萧家跟皇家本就有姻亲,按照年纪,你还得唤我一声姐姐。”

    “我请你来,是想问问你,这陈家叔嫂二人的来历能否靠得住?”

    萧凤天闻言,看着庭院中那个,指着画册教高竟的女子,柔美的面容莹莹如玉,一双柳叶眉弯起,红唇微翘,那眨动的眼眸漂亮得好似一条黑金鱼在摇曳着,带出了波光粼粼的光泽。

    她坐在那里,怀里抱着一个孩子,美得像是从画里走出来一样。

    萧凤天感觉呼吸微滞,心跳有些异常。

    他下意识环抱双臂,然后道:“他们没有什么来历,家世清白,为人正直善良。”

    “没有什么靠不靠得住的,他们背后站的,是萧家。”

    明珠郡主闻言,轻笑道:”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不过从今往后,他们背后站的,还有贤王府。”

    “郡主你”萧凤天有些愕然,他没有想到,在京城那帮人的眼中,刺头又护子的明珠郡主,竟然会

    明住郡主与萧凤天对视一眼,纠正道:“叫宜姐姐!”

    明珠郡主,名为周宜。

    萧凤天叫不出来,瞪了瞪眼,移开视线。

    “噗嗤”

    明珠郡主见他这副样子,忍不住轻笑出声。

    她将自己的衣袖伸出来,对着萧凤天道:“权势滔天,锦衣玉食,绫罗绸缎,一场生死劫,什么都看开了。”

    “我准备回京和离,带着我的竟儿定居定南府,不再找那些庸医了,也不再四处寻医问药了。”

    “去找明德大师看一看,然后挨着心慧,请她帮竟儿精心调理。”

    “我不求竟儿长命百岁,但至少,怎么也要长大成人。”

    萧凤天皱起了眉头,英国公府真正的百年世家,底蕴雄厚。

    当年那场婚事都有点威逼之意,如今再强硬和离,只怕是两家就要反目了。

    跟贤王府反目,就是等同于跟皇上反目,那就是造反

    可英国公不是傻瓜,怎么可能走到造反的地步!

    所以,和离这件事,几乎不可能办到。

    “郡主能够和离以后,再说吧!”

    “如果你把祸事引到他们是身边,我是绝不允许的。”

    萧凤天强硬道,高鸿那个男人,年纪轻轻就掌管了英国公府,颇有手段。

    明珠郡主冷戾一笑,眼眸里的光渐渐成了寒冰之势。

    只听她道:“你不是来了吗,过几天他们要走,你总不会留下。”

    “我会调遣二十个暗卫护着他们离开,竟儿也会跟他们一起走,过上半月我会宣称,竟儿已经死了。”

    “我会独自返京处理好这件事,日后绝不会再跟高家有任何牵扯,至于竟儿,日后姓周!”

    明珠郡主的口气很决绝,几乎准备置之死地而后生。

    萧凤天的眉头深深皱起,这件事,他不能答应。

    “郡主,这件事你最好回去跟王爷商量,进宫见了皇上再说吧!”

    “这件事不是掩藏高家世子的身份,而是,日后牵扯不清的一桩大案子,心慧和青云,承受不起郡主的厚爱。”

    明珠郡主早就预料到了,萧凤天不会同意。

    她看着下面好似母子的两人,嘴角勾起一抹阴谋得逞的笑意道:“这些年我找了无数郎中,得了无数偏方,其中就有假死药。”

    “这几日心慧日日夜夜跟竟儿在一起,负责竟儿的吃食,如果竟儿出事她根本无法撇清!”

    “有你们萧家护着又能做什么,高家再不济,一个世子之仇怎么也要报的,更何况我在回贤王府,回宫去哭诉,到时候你说什么,都没有人相信,因为我的竟儿,有整个楚府为证,确实没有气息了。”

    “你简直就是毒妇!”

    萧凤天怒骂道,气得眼眸瞪大,周身泛着一股必杀之意。

    可他却是愤怒,明珠郡主就越开心,那代表,她的计划已经成功一半了。

    光是心慧他们叔嫂,想要带走她的儿子而不引人瞩目,多少还是会让人猜忌的。

    可是有萧凤天一路护着,旁人不敢生疑。

    更何况,他们走了以后,她才好办事。

    提前以送礼的方式,让他们带着竟儿的东西离开,他们走后,竟儿出事,她疯魔着不让人看,最后入殓时,只怕也没有人想看了。

    明珠郡主将一切都算计好了,这是她这一生,唯一细细谋划,深思熟虑后的计谋。

    可是她的心里,却感觉无尽的悲哀。

    一座牢笼,囚禁她自己和儿子的牢笼。

    终于,要被她亲手给打开了。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