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章凤天来了
    装扮精致的花厅里,有着摆满古董玉器的博古架,有宝石镶嵚的小插屏,还有矮矮如苍松般的珊瑚盆景。

    茶几上放着一壶上好的都匀毛尖,是李心慧最喜欢喝的,她端坐在椅子上,没有说话。

    明珠郡主浅饮一口茶水,出声道:“从前我过的日子都是迷迷糊糊的,这几天跟你相处下来,我突然惊觉,原来是我将竟儿的身体治垮的。”

    “郡主无需自责难过,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只能往前看。”

    “世子的病症,并没有像大夫说的那么严重,我认识一位大夫,姓余,住在定南府。”

    “南山寺的明德大师医术也高,我们在那里小住几个月,也曾见过心疾的香客求诊。”

    “那个有心疾的妇人年过花甲,生育过五个儿女,年轻时家境贫困,所以生病也请不起大夫。”

    “年近中旬时,家境殷实些了,却已经不舍得请大夫了。”

    “直到年迈,儿女成家,家境富庶了,生病时,请了好多大夫来看,结果查出了心疾!”

    “明德大师说她那心疾乃为胎中所致,天生就有的。即便如此,她也生儿育女,健健康康过了大半辈子。”

    明珠郡主原本很乱的心,慢慢平静下来。

    儿子的日渐好转,仿佛又让她看到一丝希望。

    她有些心动了,原本之前就想过要去南山寺的。

    因为她的竟儿,也是天生就带了心疾的。

    “我怀竟儿两月时,因为一时气急攻心,便见红了。”

    “所以竟儿的心疾,也是胎中所带。”

    明珠郡主道,这件事她一直耿耿于怀。

    当年知道身怀有孕,她万分愉悦,然而没过多久,她就知道了高鸿在外面有女人,那个女人的身份还不低。

    她闹得很厉害,可以说,满城风雨。

    后来那个女人的孩子没有了,父亲也被罢免,自己也沦为奴婢。

    可高鸿愿意护着那个女人,所以她气坏了。

    “孩子三个月才成形,两个月见红,一般来说不会影响孩子心脏长得不好。”

    “应当是有人误导郡主了,而且郡主对世子明显过度医治,而这些过度医治又是无效医治。”

    “除非是郡主除了安胎药以外,还喝了别的药。”

    “说句不当说的话,世子的心疾对他本身的影响不大,他今天的身体之所以这么差,完全是过度医治和长年累月惊吓不断造成的。”

    临近别离,李心慧便是有什么说什么,丝毫没有保留。

    明珠郡主闻言,心里咯噔咯噔地,回忆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

    她想起来了见红以后,太医来看,说是让她好好卧床休息,只开了一副安胎药。

    大约怀孕四个月的时候,高鸿把那个女人接回府里来了,后来她发了一场高烧,吃了好些药烧才退的。

    再后来,孩子出生没有多久,开始高烧不退,宫里的太医确诊是心疾,结果她不肯相信,四处求医

    几乎每个大夫说的都不一样,可唯一的相同点,无法根治,后患无穷。

    然后,她就怕了,那个时候儿子还那么小,那么软,安安静静的一团,就在她的怀里。

    她怎么舍得?

    是啊过度医治

    明珠郡主的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了下来,她对着李心慧挥了挥手,随即道:“你去休息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李心慧颔首,悄然出了花厅。

    外面的夜色很昏暗,天色很沉,可那月亮却是圆了起来。

    又快是十五了。

    李心慧抬首,觉得日子过得真快。

    青黛和青鸾跟着她,三人在园子里游了起来。

    “去看看青云,不知道他们都在忙些什么?”

    李心慧忽然有些心血来潮。

    她兴冲冲过去的时候,陈青云还没有入睡。

    萧沐和萧泽办事很牢靠,画册和证据都印了许多了,画册流出世面,很受欢迎。

    许多大的书斋,都希望私下合作,给出的价钱也很高,都到了三两银子一册了。

    萧泽和萧沐带着长康,孟达,跑了好几圈,最后选定了五家大的书斋合作,写了保密的契约文书。

    陈青云从新选用了一个新名字,叫“恒远居士”。

    李心慧来的时候,闲杂人等,自觉退避。

    陈青云的房间灯火通明,宽敞的厢房隔出了谈事的小书房。

    书桌上摆满了宣纸,有些笔墨勾画过的墨迹,李心慧靠过去看。

    是在花从中扑蝶的猫,还有在追猫的狗,以及吃草的小马驹。

    “噗”

    李心慧忍不住喷笑,她转头,看着灯影下的陈青云道:“好是好看,不过画风少了逗趣的韵味。”

    “猫猫狗狗的漫画,比人物更加有意思。”

    她说着,微微卷起了袖子,提笔准备作画。

    陈青云见状,又在桌上摆了一盏灯。

    已经过了酉时了,他没有想到,她竟然还会过来。

    他靠过去看,油灯,两个人的身影交叠在一起。

    窗户外,有四人隐匿在暗处,观影攒测。

    萧泽:“我眼花了吗?”

    萧沐:“呃?我敢肯定没有!”

    青黛:“看着像抱在一起,不过是靠在一起而已!”

    青鸾:“反正很亲密”

    是啊,很亲密!

    四人的眸光被那相叠的影子给吸引住了,昏黄的灯光下,好似举案齐眉的夫妻一般。

    那温馨当中透出的恬静和幸福,仿佛谁都无法去插上一脚。

    四人的身影往后移,可是忽然,他们的感觉身后有一个强大的气场袭来

    周围是风吹树叶的声音,簌簌的,又快又急。

    可比那风速更快的,是他们的心跳声。

    他们四人同时回头,只见萧凤天的身形矗立成山,周身泛着一股无法忽略的凌厉气势

    “少将军”

    四人同时惊呼,面露震惊之色。

    萧凤天带着身边的两个护卫,自暗影里面走来。

    远远的,他便看到那几乎交颈相拥的一对璧影,院落里,相同的廊道都点了壁灯。

    大大的槐树像是两把大伞撑起来,挡住了那些明亮的光。

    萧凤天感觉视线很黑,很暗,他似乎连有几道身影都数不清楚,可胸腔里却逆流着一股无法压制的酸涩。

    千里奔波而来,他日夜挂念,生怕来迟一步,她又会被别人给欺负了。

    他的瞳孔瞪得大大的,眼眸里的波动一点一点地沉寂下去。

    步伐朝前,既重且慢。

    他似乎想等一等,怕自己看错了。

    可是听到院内有声响的陈青云和李心慧很快就打来了房门,看到他来的时候,一人的眼眸暗了,一人的眼眸亮了。

    萧凤天忽然就感觉,心里有呼啸而过的风声,那声音太过嘲杂,让他忽略了,那瞬间就本应该明朗的感情。

    他风尘仆仆地赶来,身上的衣服未换,发丝凌乱,染汗沾灰。

    冷厉的眉峰微微皱着,鼻梁高挑,眼眸幽深,红唇紧抿着,无声地透出一股威严和风霜的气息。

    陈青云看着萧凤天一步步走近的时候,心里闪过一丝不安。

    萧凤天的眼眸太深了,侵略性十足,可他却强忍着。

    也许,连他都没有发觉,自己为何要对他有如此大的敌意?

    李心慧往前两步,迎着院子里微弱的光,嘴角勾起明媚的笑容,眼眸里的遏制不住的惊喜。

    “萧大哥?”

    “真的是你?”

    “吃了晚饭了吗,可是有什么急事?”

    李心慧问道,她真的是太意外了,意外到,没有一点准备。

    萧凤天没有说话,他定定地看着她,一直看着。

    他想说,是有急事!

    因为担心她,所以日夜兼程,马不停蹄!

    可是看到她那副欣喜的面容,眼眸熠熠生辉,那娇艳的红唇一起一合,似乎带了无限欣喜。

    那些愤怒暴躁的情绪忽然就消失了,他抿着红唇笑了起来,眼眸炽热明亮,如日月生辉。

    可这时,只听耳畔传来楚府官家的声音道:“大爷,小的真的没有骗您,是平西将军来了,一来就要找陈公子”

    “废话,还不赶快点!”

    “去通知了二爷,三爷没有?”

    “通知了,通知了,小的哪敢怠慢啊!”

    冷清的夜晚,寂静的院落,因为萧凤天的到来,一下子又热闹起来,仿佛门庭若市!

    开心一刻:

    过节嘛,你们懂的!

    明天回复正常四更!

    么么哒,晚安了!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