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七十六章自告奋勇
    “竟儿?”

    明珠郡主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可她的脸色刷地一下子就白了。

    声音透着小心翼翼和忐忑不安的惶恐。

    高竟仰着头,看着她,微微地笑着道:“娘亲,您就让我去玩一玩吧!”

    “我保证就在您的怀里,我想去看看,他们都说,西湖很美。”

    明珠郡主的眼泪又落了下来,西湖有什么好看的呢?

    她苦涩的心里,仿佛已经尝到了最痛的滋味。

    她用力地抱着儿子,比任何时候都还要用力!

    她凑到他的耳边,亲吻着他的脸颊,然后柔柔道:“去吧,以后去哪里娘都陪着你!”

    高竟的眼眸真的很黑,很亮,圆圆的,跟汤圆一样。

    他伸长这小小的一双手,抱着娘亲的脸庞,摇了摇头道:“不要娘亲跟着我了,娘亲跟着我,总爱哭!”

    “我怕娘亲哭,所以娘亲不要跟着我走了!”

    明珠郡主感觉儿子的小手好软啊,有点暖呼呼的,摸着她脸庞的时候,她真正感觉到了,那种暖心又幸福的感觉。

    是她一直渴望的,曾经日夜做梦都在想的。

    她的儿子给她了,可是她的儿子即将离开人世。

    他还这么小,可是他真的要走了。

    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夜晚睁着眼睛到天命,好不容易睡着了,身体也会惊厥抽搐,然后醒来,又睁着眼睛,一直这样反复循环。

    她感觉自己也支撑不下去了,今日带儿子出来,她心里也是想着,让他好好看一看这个世界。

    可她到底是自私的,不想他那么快离开她。

    所以她没有带着她去台下,没有让他看到真正的西湖,而是隔着厚厚的帘子,仿佛在蘅芜院一样。

    明珠郡主低头,用额头温柔地蹭这儿子的额头,然后道:“竟儿,娘只有你!”

    “别怕,娘会一直陪着你的。”

    “娘以后再也不哭了,不哭了!”

    明珠郡主笑了起来,可那红唇却已经连日上火,有几道口子,这一笑,那口子便流血了。

    小小的高竟看了,伸手去给她擦。

    娘亲的嘴巴有些硬,还会硌手,高竟知道娘亲的嘴巴受伤了,跟他一样。

    “娘亲要擦药药,嘴巴痛的!”

    高竟嘟着小嘴巴道,他圆溜溜的眼眸转啊转,好似在想什么药可以擦。

    明珠郡主再一次笑了起来,抿去了所有的血迹,然后咽下。

    她亲吻这高竟的脸蛋,然后给他罩了一个小披风,抱着他出了阁楼。

    外面的风有些凉,她好久都没有出来,好好看一看外面的这些风景了。

    “娘,那是船!”

    “哇喔,那里有好多人!”

    “他们好像在烧火。”

    “咳咳咳咳咳好玩!”

    高竟一下子接触外面的世界,十分兴奋。

    也许是他的语速太快,也许是风太凉,他还是咳嗽了。

    接连着,好似停不下来。

    明珠郡主又犹豫了,恰好这时,李心慧转头,看向阁楼。

    她看道一位面容惆怅的美妇人拍着一个玉娃娃般的小孩子,好似怕他咳得厉害,想要将他抱进去。

    可孩子不肯,伸长着手,有些急乱地挥舞着。

    他的面容很苍白,微微用力的时候,五官扭曲起来,眼底的乌青色十分显眼。

    可那孩子的一双眼睛,实在是太漂亮了,像是两颗黑宝石一样,圆溜溜的,却透着耀眼精湛的光。

    李心慧心思微动,转身从位置上下来,往阁楼边上走。

    青黛和青鸾自然跟上,众人的眸光都注视过来,陈青云僵着笑容,笑着一一颔首,示意不是故意离席。

    妇人总有那么些繁琐的事情,众人继续看厨艺,偶尔抬首看着明珠郡主和小世子,可那阁楼上护卫众多,他们不好一直打量。

    故而,只当没有听见小世子跟明珠郡主较劲的声音。

    李心慧去到阁楼下,便有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李心慧见状,便出声道:“小世子跟郡主闹脾气呢,我只是想上去劝一劝。”

    拦住李心慧的护卫闻言,微微皱了皱眉,当即道:“不知夫人跟郡主可是认识的?”

    “自然是认识的!”

    李心慧轻笑,她之前不认识,现在也认识了。

    这时,青黛掏了一张名帖递过去。

    那护卫一见,立即收起打量之意。

    “既是镇国将军府的亲眷,那便等候一会,我这就去回禀。”

    李心慧颔首,站到一旁。

    明珠郡主拗不过儿子,可又担心,因此正心浮气躁。

    听到护卫来禀告,镇国将军府的亲眷?

    她立即就联想到了,这两日听楚府的下人议论的,跟镇国将军府有关联的陈氏叔嫂。

    她在京城那么久,还真不知道,镇国将军府的亲眷有姓陈的。

    “带上来见见吧!”

    明珠郡主淡漠道,注意力全在儿子身上。

    高竟被她抱在怀里,孩子的好奇心太强,一会要看这边,一会要看那边。

    她常年照顾儿子,晚睡早起,甚至于有时候彻夜未眠,身体早就大不如前了。

    可她是一个倔强的人,跟儿子相处的时间,她一点都不想假手于旁人。

    因此,虽然已经暗暗出虚汗,看她也一直强撑着。

    李心慧上来的时候,只见四个年长的嬷嬷侯在一旁,四个妙龄丫鬟侯在一旁,四个护卫侯在一旁。

    明珠郡主却抱着儿子,来回走动着,看那脚步,似有虚浮无力之感。

    而且明珠郡主的面色也不太好,略显苍白,眼眶乌青红肿,两道黛眉一直皱着,偶尔加深,却不见舒展。

    那唇瓣也不见红润的光泽,相反,干裂起皮,有着细细小小的口子。

    她的眼眸忽闪着,对着明珠郡主行礼道:“民妇拜见郡主,拜见世子!”

    明珠郡主压根就没有看她,而是淡漠道:“免礼。”

    “谢郡主!”

    李心慧笑着起身,那小世子看过来的时候,她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吁”

    高竟看得逗趣,目不转睛空地盯着她看。

    李心慧第一次看到如此漂亮的孩子,尤其是那一双眼睛,真正让人软化在心里。

    明珠郡主见儿子盯着眼前的小妇人看,疑惑道:“竟儿在看什么?”

    “姨姨的眼睛好好看!”

    高竟据实以告。

    明珠郡主看过去,只见眼前的小妇人生了一双浣碧洗沙的眼眸,清透,明亮,大大的,像是桃花的花瓣一般。

    她点了点头,淡淡道:“确实挺好看的。”

    李心慧俏皮地再次眨了一次,一只眼睛眨起来,逗趣的效果太好了!

    “咯咯”

    高竟又笑了起来,很开心,连眼睛都是很亮很亮的。

    明珠郡主知道她在逗自己儿子,面上缓和几分,出声道:“你借将军府的名帖见我,可是有什么事?”

    李心慧闻言,轻笑道:“并无事情劳烦郡主。”

    “我刚刚在下面看他们做菜甚似无趣,刚好又看到小世子似乎有些不开心,就想上来,逗逗他!”

    “小孩子不舒服的时候,总是特别粘人,尤其是最亲近的人。”

    “我想我逗孩子的经验丰富一些,就想自告奋勇了!”

    李心慧说完,又给高竟做了一个鬼脸。

    她眼睛向上翻,舌头伸出来,跟小孩子一样。

    “咯咯!”

    “噗!”

    高竟笑得开心,明珠郡主也仍不住笑了起来。

    她都不会这么逗儿子,儿子也从来没有这样开心地笑过。

    她对着李心慧道:“过来说话吧,不用站那么远!”

    李心慧点了点头,走近那旁若无人的母子俩。

    “你很了解小孩子的脾性吗?”

    明珠郡主问道,她只有一个孩子,都是摸索着,一步步慢慢学着带的。

    李心慧之前的中医推拿,多是跟孩子在一起。

    她点了点头,对着明珠郡主道:“一开始也不怎么知道的,比如有一个小宝宝一直哭,我以为她是尿湿了,换了尿布还哭,以为她是闹觉,可是最后才知道,她是饿了!”

    “呵呵,我也是啊,小时候竟儿吃不饱,我也以为是闹觉。”

    明珠郡主仿佛找到了可以一起说话的人,神情也放松下来。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