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七十五章厨艺大赛
    李心慧住进宽敞的三进小院以后,因为是女眷,楚家的几位夫人来看了看她。

    几位夫人轮流打探,全都围绕她的婆家,还有跟萧家的关系在说。

    李心会扯着僵硬的笑容,搜罗各种委婉的词汇,天黑时才消停下来。

    应酬了一天,比在大厨房干一天的活还累。

    青黛和青鸾备了热水给她泡澡,她靠在垫了浴巾的木桶边缘,软趴趴的,有气无力道:“她们真当我是贵夫人呢,现在我就算说我是个厨娘,她们也都不肯信了!”

    青黛加水,青鸾捏肩。

    姐妹二人看着夫人玉滑白皙的肌肤,那芊腰高耸更是惹人注目。

    可她却浑然不觉,闭着眼睛哼哼的时候,微张的红唇气若幽兰,诱人无比。

    “富是有花不完的银子,贵是有众人忌惮的权利。”

    “夫人何必妄自菲薄,等公子科举大成,必然会步步高升的。”

    李心慧点了点头,轻叹道:“希望吧,我也不想给他太大的压力。”

    “可现实就是这样,没有实权,举步维艰。”

    青黛和青鸾见夫人还是打不起精神来,有些沮丧。

    青黛加完了水,拿着了帕子给她把洗好的头发包起来。

    “当初少将军在定南府出事,齐院长他们的消息没有到之前,夫人和大将军就收到了别人故意误导的消息,说是少将军已经中毒身亡了。”

    “当时夫人和大将军都是不信的,可架不住接连几日,少将军都没有消息传来。”

    “夫人那时候整日以泪洗面,睡着了都会一下子惊醒,有一晚上,她梦见少将就浑身是血来跟她告别,她醒来以后,哭得肝肠寸断,直跟大将军说,少将军肯定出事了。”

    “当时整个将军府都震动了,连夜往各地传消息,务必全力寻找少将就。”

    “我们那个时候还是暗卫,夫人跪在佛前念了一夜的经文,大将军在佛前站了一夜,后来夫人说,若是少将军平安无事,她愿意折寿二十年。大将军听了以后,立即对佛主说,若少将军平安无事,他愿意为夫人和少将军折寿四十年。”

    “我们那个时候都听哭了,后来府城传来消息,少将军没事,被南山寺明德大师所救。”

    “夫人立即就说要亲自来定南府拜见明德大师,那个时候我们都还不知道少将军经历的风险,直到后来,齐夫人的书信抵达京城。我记得夫人把信纸都哭湿了,一向冷戾的大将军也红了眼眶,再后来,夫人就对我们姐妹说,来定南府好好保护你们,不能让你们受一点委屈,受别人欺负,临走前,大将军将私印名帖交给我们,只说了,只要你们不杀人放火,以后横着走都是可以的。大将军是非常严谨自律的人,可是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却显得非常郑重,那个时候我们就知道,您和公子,日后一定不会只是厨娘和秀才的。”

    “救少将军对您和公子来说,只是一条命,可是对于整个将军府来说,却是全部。”

    黛的声音很柔和,叙述得很平静。

    可一旁的青鸾却红了眼眶,暗暗擦拭。

    李心慧也不复之前的慵懒,相反,她也很动容。

    当时的凶险,她还历历在目。

    一切,仿佛梦境一般。

    她从浴桶里面出来,一边穿上宽松的寝衣,一边淡淡地叙述道:“是萧大哥命不该绝,他从房梁上跌落在我的面前,仰头就开始吐血,然后说要见明德大师,明德大师没有办法的时候,他见了伯母,想留下遗言。那个时候伯母好不容易有了身孕,一直很伤心地哭,我是被他们赶鸭子上架的。”

    “我懂药理,却不懂辩解病症,后来也是明德大师医术高处,以针灸保命之法,再加上我配的药,才让萧大哥起死回生的。”

    李心慧说的轻巧,可是青黛和青鸾却可以想象当时情况的危急。

    少将军那么刚强的人,不到最后关头,怎么会想要留下遗言?

    更何况,还有后来,他们为了保护少将军下山,差点命陨当场。

    青黛和青鸾从心里敬佩他们,因为他们真的很好。

    再过分的要求,将军府都会答应的。

    更何况连他们都是齐夫人开口要的,这更是让将军府汗颜。

    她们知道,大将军是想考察陈公子的人品,之前她们不敢说,可是以后,陈公子的前程,绝对是常驻京城。

    从五六品往上爬,最慢也不过十年光景。

    因为青黛和青鸾的这一番刨白,李心慧和她们的关系更加亲近不少。

    夜晚,厢房里都是三人说笑嬉闹的声音。

    相比于楚家的宁静,寇家却显得慌乱无措。

    那些暗卫扛不住大刑,全都招了,指认是寇家大总管的命令。

    寇家大总管当即被衙役抓走了,寇府的主子不在,一群女眷群龙无首,全都跑到老夫人的院子去哭。

    这一哭不要紧,把老夫人哭晕了。

    老夫人那等被哄了半辈子,一向高高在上,备受逢迎的老人,一下子被人重重打脸,而且府中也没有可以派遣的人了。

    她如何不气?

    寇府的人连忙让人去定南府城,去京城报信!

    吴宝庆给寇家留了最后的体面,没有将寇家的老太太缉拿归案,那大总管被折腾一番以后,留下了供状,半死不活了。

    吴宝庆在等柴云,而柴云确实给力,跟萧泽十月初六就到了杭城。

    可此时的吴宝庆不在衙门,陈青云他们也不在楚府。

    柴云和萧泽费了一番功夫,才找到人。

    楚家举办的厨艺大赛在西湖边上搭建灶台,摆了长案,铸了高台。

    高台的主位自然是吴宝庆,由他主持的,左边是楚家的亲眷,右边是陈青云和李心慧他们被楚府邀请而来的看客。

    没有如李心慧的意,那小世子不能见风,在不远处的一座小阁楼里。

    阁楼距离台子不远,高处往下俯览,全都清晰可见。

    李心慧没有上场,去的人是长康。

    她转头看着那座小楼,偶尔能听到有些弱弱的咳嗽声。

    陈青云的桌位距离他有两尺左右,他侧着头,小声道:“嫂嫂,算了!”

    李心慧转头,看着他深邃的眼眸里,是淡淡的安心之意。

    她笑着点了点头,想起了当初在她面前奄奄一息的三个孩子,心里却对那个小世子心疼起来。

    今日来的人很多,可有衙役维持秩序,长矛交叉挡住了众人往前拥挤的冲动。

    肉类从鸡鸭鱼肉到上等鹿肉,蔬菜从长藕白菜到菌菇,还有五谷杂粮等等。

    锣鼓敲响以后,参赛者可以去选定自己的食材,然后开始烹饪。

    会有试菜的人先吃,确认没有问题以后,端上去给小世子品尝。

    长康没有特意做什么,师傅跟他说,小世子的胃不好,估计什么都不会吃。

    很多大厨之前都是打探过的,因此桌面上的各种蔬菜肉类基本上没有人动,大多选择熬粥,煨汤,或者做些容易消化的羹汤。

    厚厚的帷幔将所有的视野都遮挡起来,外面清风徐徐,却也吹不进来。

    昏暗的小阁楼里,压抑的气氛显得有些苍凉。

    明珠郡主将高竟搂在怀里,她多想让他见一见,这外面的世界。

    可他上一次见风,整整烧了三天,她差点就以为自己彻底失去儿子了。

    明珠郡主的心揪起来,拿出嬷嬷让人买来的小风筝在帷幔里面陪着他玩。

    “咳咳”

    “娘亲,风筝都是在天上飞的!”

    “孩儿想放一次!”

    明珠郡主闻言,抱着儿子的手紧了紧。

    心里的酸苦一阵一阵的,压抑得她透不过气来。

    高竟靠在娘亲的怀里,眼眶凹陷,凸显得那一双眼睛大大的,特别好看。

    他瘦瘦的面容很小,下巴尖尖的,身体却仿佛跟纸片人一样。

    “竟儿,娘不想失去你!”

    明珠郡主带着哭腔道,她真的舍不得,这感觉像是在剜她的心一样。

    “娘,我知道我活不长了。”

    “我都还没有下地玩过呢,您抱我去吧!”

    高竟再次开口,他笑了起来,眼睛很亮,可那红唇苍白泛紫,让明珠郡主一下子就心痛如绞。

    “呜呜呜呜,娘的竟儿啊!”

    “竟儿不要离开娘,不要!”

    明珠郡主哭成一个泪人,抱着高竟的手下意识收紧一些,却害怕会勒着他,只能无助地抵在他小小的额头上,寻找那可以安抚她的温度。

    可今天的高竟有些凉,额头上更甚。

    明珠郡主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慌忙撑大眼眸,那哭声戛然而止。

    开心一刻:

    青云:听说三爷昨天晚上大战到凌晨四点!

    凤天:准确来说,是凌晨四点零七分。

    青云:呃?萧兄好功夫!

    凤天:屁,我昨晚就出现了一分零三秒!

    青云:那三爷这是另寻新欢了?

    三爷:我呸昨晚劳资熬夜码字到凌晨四点多,为了的就是今天好好出去玩一天。

    呜呜呜,结果今天发现眼皮睁不开,食欲不振,神情萎靡。

    众读者:三爷,继续加更吧,我们有豆。

    三爷:噗(吐血而亡)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