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七十四章于洲来了
    王守金的院子确实是一栋独立的小院。

    李心慧他们都是深夜入府,因此并不知道,这楚府很大。

    他们在西苑边上的一栋二进小院里面,王守金安排了陈青云住东厢房,李心慧住西厢房,剩余的几位公子分别住在并排的客房里面。

    长康和孟达住在耳房,萧沐跟陈青云住在一起,厢房内,都有值夜的小床榻。

    很是讲究的人家,青黛和青鸾到是见怪不怪,一人睡在临窗的罗汉床上,一人睡在值夜的小床上。

    那偌大的架子床便只有李心慧一人。

    这一番折腾下来,大家都累了。

    陌生的环境让他们少了几分困意,可被褥明显都是新换过的,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味。

    房间里,似乎还点了凝神静气的香料,李心慧迷迷糊糊地,就睡了过去。

    整栋小院都是静悄悄的,可二门处,却急急地走过一道微胖的身影。

    楚家大老爷的院落里,守门的小厮一早得了话,因此便留着门。

    此番见王守金来了,连忙恭声道:“王总管可算是来了,刚刚听到前院的小厮报信,大老爷都起来好一会了。”

    “嘿嘿,没事,今日你值夜,明日便可休息一日。”

    王守金笑了笑,看似心情很好。

    小厮原本以为,深夜一直让留门会是什么大事,听王总管这口气,又像是好事。

    他低头探听道:“可是来了什么贵人不成?”

    王总管闻言,眯了眯眼,收敛笑意道:“别瞎打听!”

    小厮连忙颔首陪小心,提着灯笼一直送他到厅堂里。

    楚家的大老爷早已年过四十,寻常虽说保养得好,可甚少熬夜。

    他披了一件厚厚的披风,端坐在主位喝茶提神。

    因是深夜,他让下人沏了一壶九曲红梅,那茶水暗红,灯影又暗,看上去又有点像血。

    他到底有些忌讳,浅酌一口以后,便放置一旁。

    王守金进门以后,正准备行礼。

    楚大爷挥了挥了挥,出声道:“行了,说正事!”

    “人可都安顿下来了?”

    王总管点了点头,随即道:“连同护卫车夫,全都一个不少!”

    楚大爷满意地颔首,随即道:“可探听出什么重要的线索没有?”

    王守金慎重地点了点头,凑到楚大爷的身边,压低声音道:“老奴可真看不透那位陈公子和陈夫人,不过他们身边的丫鬟和护卫,绝对是出自权贵之家。”

    “说句大不敬的话,那两位身边的人虽然不多,可个个都比郡主身边的要强一些。”

    “大火烧起来的时候,老奴就已经过去了。”

    “那护卫一脚就将那挡住大门的横梁踢开,里面的两个丫鬟护着他们的主子出来,轻功甚好。”

    “而且吴宝庆收拾不了寇家的暗卫,还是陈公子的护卫去收拾的,此人姓萧,名萧沐。”

    楚大爷闻言,微眯着眼,深深的瞳孔闪过一丝复杂。

    “萧家的人?”

    “可他们主仆二人又姓陈?”

    “你说会不会是镇国将军的”

    王守金闻言,心里一凛。

    可他随即又摇了摇头。

    “应当不是,我听闻那个柳家公子说了,这位陈公子常年住在书院里面。”

    “齐瀚的夫人出定国侯府,跟镇国将军的夫人是很好的手帕交。”

    “如果真的是,齐夫人第一个不会同意他住在书院。”

    问题又一次陷入了死角。

    楚大爷皱了皱眉,沉凝道:“暂且不管别的,反正他们跟镇国将军府的关系是板上钉钉的。”

    “明日你派个人去定南府打听一番,虽说一来一去时间长些,可架不准以后可能跟他们还有交集。”

    王守金闻言,点了点头。

    暂时也只能是如此了。

    可天亮以后,王守金的人还没有派出去,一早进城的于洲顺着吴宝庆给的消息,找了过来。

    于洲乃是四品武将,在京城确实不显眼,可到了杭州府却不一样了。

    至少跟吴宝庆是平起平坐的。

    于洲上门以后,得知陈青云他们深夜才安顿下来,因此先来见了楚大爷。

    “不瞒楚大爷,我这次来是奉了我家将军之命,帮他照看陈公子和陈娘子的。”

    “我从京城出发,本以为他们在阳城总兵府,谁知道去了一趟,白跑。”

    “这不,我马不停蹄赶来,还听说他们住的客栈大半夜被人放火烧了。”

    “幸得你们楚家出手相帮,这份眷顾之情,我一定会禀报我家将军,他日必当回谢!”

    楚大爷笑得眼睛眯起来,他们楚家在杭城算是数一数二的。

    可到京城就不够看了。

    而且他们家除了一位拿得出手的王妃,其余的子弟,文不成,武不就。

    后补的官员都是五六品闲差,哪里比得上镇国将军府出来的,随便一个小将就是四品。

    “于将军说哪里的话?”

    “王总管昨夜说是一个贤侄,我若是知道是将军的”

    “哦,我还不知道这位陈公子跟你们将军是”

    于洲眼眸一转,当即就知道这位楚大爷在试探陈公子的身份了。

    他虽说是一个粗人,却也知道狗眼看人低的道理。

    因此他道:“这位陈公子跟陈娘子跟我们家将军的渊源颇深,我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

    “不过我们将军却是把陈公子当弟弟看待,而且陈娘子跟云鹤书院齐院长的夫人关系十分亲近,连带着我们大将军夫人也是十分喜欢,甚至于还送了两名婢女给她使唤。”

    “哦,对了,陈公子身边的护卫,也是我们将军送来保护他的。”

    这就都对上了!

    怪不得有镇国将军府的名帖!

    楚大爷在心里盘算一会,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放下了。

    他立即让人招呼于洲住下,直说客栈不如楚府方便。

    于洲从胡志昌的口中知道,陈青云此行来杭州是有目的的。

    动寇家牵扯很大,住在楚府确实比外面安全。

    于洲假意推辞不下,这才在楚府住了下来。

    等到陈青云他们起床时,只见楚府的下人鱼贯而入,不到两盏茶的时间,就帮他们将行礼搬到了另外一处宽敞的三进小院里。

    依旧是独立的小院,不过是在楚府的围墙之内而已。

    众人愕然之时,于洲现身了。

    他单独跟陈青云在厢房里面谈话,大家面面相觑,对于洲的到来很是意外。

    厢房内,于洲道:“阳城同知是萧家的人,你的试卷确实被换走了。”

    “这件事我已经回禀了将军,至于怎么做,将军会安排好的。”

    “胡大哥上的折子,迟迟不下,被压在刑部了。”

    “你们做这件事风险太大,牵连甚广,按道理,这种案子要大理寺去查的。”

    只不过现在大理寺一下子损失惨重,自顾不暇,这才让胡志昌钻了一个空子。

    虽说是空子,刑部压案件也是空子。

    谁让现在京城风雨摇动,成王之死,已经牵连了诸位大臣,以及两位王爷。

    萧家向来是忠于皇上,此番没有受到震动,那也是将军用命换来的。

    于洲对权谋之术不甚了解,却也知道,此时他们想办下来,还得将证据提交。

    至于陈娘子被掳,店铺院子被烧的事情,他也上报了。

    胡大哥那个傻帽

    哎

    于洲都不知道怎么形容心里的悲催了,那么大的事情,胡大哥竟然半点风声都没有透露。

    他可以想象,将军接到飞鸽传书时的暴怒了。

    萧凤天接到消息的时候,确实气炸了。

    他不顾镇国将军夫人的挽留,不顾镇国将军的威逼,不顾皇上暗示他去收拾某些残局,骑上一匹汗血宝马,带着两个护卫,十个暗卫,直奔杭州府。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