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七十二章玩一票大的
    李心慧往后仰着,想要拉开两人的距离,他的手撑在她的脑后,护着她的头,以免她撞着墙面。

    她羞恼无措地瞪视着他,就算是在漆黑的大厅里,他也能感受到她浓浓的怨气。

    “呵呵!”

    他撑着手肘,低低地笑了起来,像只偷腥的猫。

    李心慧恼羞成怒,最受不了他这一副捉弄她的坏样子。

    她伸手去掐他的腰,狠狠的。

    “嗯”

    他一声奶猫儿般的叫声,软绵绵的,声线性感到爆。

    李心慧忍不住闹了一个大红脸,连忙把自己的手缩回来。

    可他用力捏住,像是逮到作怪的小耗子一样,身体伏在桌面上,暗暗耸肩

    李心慧咬牙切齿地瞪视着他的背影,红红的眼眸泛着一丝水雾,在黑暗中,显出几分诱人的妩媚。

    青黛和青鸾视力很好,自然是看到了一些不应该看到的画面。

    那两个丫头比李心慧还激动,两个人的手紧紧地捏在一起,似乎差点就控制不住,惊乎出声了。

    可就在这气氛暧昧无比时,外面忽然响起了一声乌鸦的叫声。

    青黛和青鸾闻声,立即低声道:“来了!”

    陈青云抬首,用力握着嫂嫂的手,然后扭头,从支起的窗户往外看。

    大约有几十个火把同时投向云来客栈,那速度之快,许多直接从二楼的窗户扔进了厢房。

    如同李心慧所料,一股桐油味随风袭来,动手的人,分明就是想让他们都丧生火海。

    “等会再走!”

    李心慧沉凝道,等火烧起来。

    要玩,就玩一票大的。

    这一票大的,做起来得有让人信服的依据。

    柳成元,谢明坤,张华,三人在柜台的方向,那里从门缝就能看到,火把扔在门角,供着门槛往上烧了起来。

    他们的眼眸聚敛寒光,深幽的瞳孔蔓延着一抹肃杀之意。

    这种杀人不眨眼的手段,他们还是第一次领教。

    可他们心里都明白,一旦搅和进去,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都算是最轻的。

    “长康,孟达,你们两个上前去,大门一烧起来,先护着那三位学子冲出去!”

    陈青云吩咐道,得稳住那三人,以免惊慌之下说了不该说的。

    长康和孟达立即上前,耀眼的火光蹿得很快,让长康想起了,《食香阁》被烧的时候。

    怪不得那些人那么胆大,原来,那根本不算什么?

    《食香阁》里面至少没有人,而现在,那些人明知道客栈里面住满了人,他们还是动手了!

    其心之狠辣,虎狼都望尘莫及。

    “珍明,元昊,玉衡,你们三个等会跟着伙计和掌柜冲出去。”

    陈青云继续道,他们有青黛和青鸾,踢破门窗都没有事。

    可留下太多的人,会很不安全。

    柳成元点了点头,随即道:“你们也快一些,这客栈有些年头了,烧起来很快。”

    “没事,我们就跟在你们的后面。”陈青云牵着嫂嫂是手往前,就站在他们的身后。

    “砰”的一声,客栈的房门从里面被撞开。

    很多人都冲出去了。

    眼前的火光从一簇簇的火苗,变成了成片成片的。

    宽敞的大厅闷热无比,隐隐,还有些透不过气来。

    “嘭”青黛用力踢开了两扇窗户,他们都转移到窗户边去。

    那里有风,可以让他们不那么难受。

    可正因为那里有风,因此那温度更是炙热得可怕。

    一块房梁似的木板砸了下来,堵住了房门口的位置。

    陈青云听到外面有嘶喊的声音,慌张焦急,似乎恨不得冲进来。

    渐渐的,那些声音越来越多,甚至于还有水对着房门不停地倒了进来。

    空气潮湿闷热,有一股熏得人几乎晕厥的浓烟呛了进来。

    “咳咳”

    “咳咳咳咳咳”

    李心慧用茶水弄湿了帕子,给青黛,青鸾捂住了口鼻。

    正在她匆忙继续沾湿帕子的时候,陈青云已经替她捂住了。

    可他自己的还没有,他看着她瞪大的眼睛,嘴角下意识勾起!

    “咳咳”

    他咳得厉害,李心慧立即用帕子给他捂住,眉头狠狠皱起。

    “可以走了!”

    李心慧用力掐了掐他的手指,示意不能再留。

    陈青云点了点头,对着青黛和青鸾使了一个眼色。

    “砰”的一声巨响,只见那压在门口的一块烧得很旺的木板被人用力踢开了,

    萧泽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随之而来的是十几盆水一下子焦淋进来。

    黑漆漆的一片浓烟里,青黛和青鸾一人架着一个,嗖的一下,闭上眼,从那浓烟里面冲了出来。

    因为看不清眼前的路,四人出来的时候,立即撞倒了外面围观的一群人。

    大伙的顾不得被撞疼的身体,连忙把人扶起来。

    “嘭,嘭,嘭”

    “不好,酒楼要塌了,快跑!”

    “里面还有人吗?“

    “谁知道呢,有人也活不了了,这些杀千刀的,抓住了一定得杀头才行啊!”

    李心慧和陈青云感觉眼睛还不能睁开呢,就被青黛和青鸾又提着掠了好远。

    情势危急,众人以为他们都被烧伤了,连忙打水的打水,递帕子的递帕子。

    一条街上都是此起彼伏的怒骂讨伐之声。

    隔着两条街的巷子里,吴宝庆看着自己的衙役一个个倒下,眼睛都红了。

    对方穷弓末弩,却依旧折损了他十几个人。

    双方冷冷地对峙着,吴宝庆遥遥地看着,不远处火光冲天,人声鼎沸。

    这些人他要是拿不下来,别的不说,刑部追究,他责无旁贷。

    “给我杀,留几个活口就行!”

    吴宝庆冷声道,可对方却早已看出他的打算。

    只见他们以向上叠高的方式,准备先将吴宝庆杀了。

    那些人虽然比不上萧沐他们,可对付衙役,却是绰绰有余。

    他们的同伴死了,都是见不得光的暗卫,吴宝庆拿了尸体也查不出什么!

    可是他们活着的人,一个都不能留下。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吴宝庆连连往后退,他身边保护他的五个衙役扬着手里的大刀,奈何人家从上而下,他们根本防不胜防。

    正在他们紧张地应对时,对方已经借力使力,手里的长剑以半空旋转的凌厉姿态横扫过来。

    衙役们见状,纷纷下意识避开。

    吴宝庆被暴露出来,他踉跄地往后退。

    “哎呦”他自己绊倒了自己,跌坐在地上!

    眼见致命一剑即将削掉他的脑呆,他瞪大的瞳孔布满惊惧,嘴巴张得大大的,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当”的一声,千钧一发之际,萧沐轻掠过来,挑开了那致命一剑。

    吴宝庆被这惊惧的一幕惊吓得呆呆傻傻的,颤抖的手摸了摸头,发现全是冷汗。

    “杀,都杀了!”

    吴宝庆嘶吼着破音,他爬起来,瞪大的瞳孔渐渐收拢,整个人的身上全是破釜沉舟的杀气。

    寇家的人连他都想杀,心里最后那一丁点的不安全都消失殆尽。

    萧沐的轻功很好,有他破解那些暗卫的杀招,衙役们很快就能将人全都擒住。

    “大人,全都抓完了!”

    衙役回禀道,一把把大刀架在脖子上,看着那些人桀骜不驯却又不敢妄动的眸光,吴宝庆总算是找回一点为官的威严。

    “把他们的面巾都摘了!”吴宝庆冷声道。

    衙役很快把那些人的面巾都摘了,一共来了二十个暗卫,死了四个,活捉十六个。

    吴宝庆借着火光,细细打量。

    都是生面孔,很好!

    他勾起嘴角冷戾的笑容,阴寒道:“带回衙门,大刑伺候。”

    那下暗卫下意识抖了一下,眼眸轻闪,可还是沉默着被押走了。

    吴宝庆跟寇家还没有撕破脸,大管事让他们来的,知道他们入狱了,必然会前来周旋。

    他们沉默着,想着也许会有一个李代桃僵的机会。

    殊不知,从今晚他们对云来客栈纵火开始,本身就是在自寻死路了。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