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七十一章他想吻她
    陈青云先去了柳成元的房间,他简明要害道:“寇家想要往客栈里面投火,你下去吩咐掌柜和伙计们,不动声色,屯水避急。”

    “记住,不要声张,把能用的人,聚集起来就行了!”

    柳成元愕然地瞪大眼睛,可瞳孔再大,那里面的影子却越来越小,直到彻底看不见了。

    “卧槽,还真是浑水啊!”

    他恼恨地嘀咕一句,连忙套了一件御寒的褙子往楼下奔去。

    李心慧还没有睡,不过在洗澡。

    氤氲的热气熏着她的脸庞,红彤彤的,仿佛嫩得能掐出水来。

    在木桶里洗澡最舒服的,可以蹲坐在里面特意做的小凳子上,然后垫块浴巾往后靠着。

    温热的水漫到胸前,她舀着热水浇淋在脖颈处,舒服得眯着眼眸,红唇微微张开着。

    陈青云来敲门的时候,她慵懒道:“谁啊?”

    “是我!”

    陈青云站在门外,声音不高。

    李心慧没有起身,疑惑道:“青云,有事吗?”

    “不急明天再说吧!”

    她的声音柔柔的,带着一丝绵长的尾音,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没有睡醒,或者正在洗澡!

    陈青云感觉一股热气直冲而来,他靠在房门前,头往后仰着,出声道:“很急的事情!”

    “必须现在说!”

    在浴桶里面的李心慧闻言,无奈地出了一口气。

    她想,她猜到是什么事情了!

    她应该庆幸自己没有洗头。

    她从浴桶里面出来,然后擦干身体,一件一件地穿衣服。

    最好要穿厚实一点,以防后半夜颠簸跑路。

    房门开的时候,陈青云看着她。

    鬓角还是湿的,下身穿着活动自如的百褶裙,上身有裙身抹胸,交领的里衣,以及一件袖口收拢的短衫。

    梳好的头发挽着发髻,连发簪都收起来了。

    他嘴角抽搐着,出声道:“嫂嫂以为我们要逃命吗?”

    “难道不是?”

    “那你急什么?”

    李心慧感觉心好累,她还没有泡够好不好!

    “呵呵!”

    陈青云憋不住笑,面容上全是趣味!

    “若真到那个地步,青云早就破门而入了!”

    哪里还会等着,她穿好衣服,梳好头发呢?

    李心慧闻言,愕然地瞪着他。

    这一点,她到是没有想到。

    “进来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李心慧侧身让陈青云进来,然后她关了房门。

    早就发现陈公子守在门口的青黛和青鸾见他们都进屋了,这才现身守在门口。

    厢房内,陈青云将萧沐的探听来的消息跟李心慧说。

    而他的目的也跟她说了,让吴宝庆抓一个现行,这是最好的证据。

    他们提前有防备,第一时间灭火,烧起来的可能不大。

    就算能烧起来,那些衙役也能救人。

    到时候更加坐实了寇家纵奴行凶,枉顾人命的证据。

    “若是深夜放火,意图杀人,那火把上必然有油。”

    “水是灭不掉的,你还是去跟成元说,让大家都收拾收拾东西。”

    “刚好这客栈不大,我们这么多人住下来,再加上伙计和掌柜的,根本没有几个真正的客人。”

    “给一些银两压压惊,顺便再让他们造造势,我们跟寇府有怨,可他们跟寇府无仇。”

    “闹到公堂之上,他们的话才是最有说服力的。”

    陈青云闻言,眼眸一亮。

    他立即点头道:“好,我立即去办!”

    这时,门外的青黛道:“公子不用去了,青鸾已经去了!”

    “可我还是要回去收拾一下子行礼,之前考虑不周,差点损失惨重!”

    李心慧催促他道:“快去,那些画最珍贵了,不能损坏一点!”

    陈青云颔首,连忙回房收拾。

    李心慧也赶紧收拾,趁着天黑,他们将马车赶到客栈的后门,然后快速地转移包袱。

    除了他们,客栈里面还有三位客人。

    都是来杭州府游玩的学子,听说可能有人要报复纵火,官府的人接到密报,让他们收拾东西,随时准备离开。

    三位学子也真是气急了,连掌柜赔罪给的银子都不要。

    学子甲:“真是岂有此理,如此枉顾人命,还有没有王法?”

    “莫不是真的以为,能够一手遮天,当真愚不可及,愚不可及啊!”

    学子乙“听话这杭城寇家,是张阁老的表亲!”

    学子丙:“哼,就算皇亲,也不能如此为恶!”

    李心慧和陈青云没有下楼,站在楼梯口听着三位学子义愤填膺之语,对视一眼,都愉悦地勾起了嘴角。

    谢明坤,柳成元,张华适时地亮出举人身份,一番慷慨激昂,附和讨伐之声响起,一时间,整个云来客栈万众一心,把值钱的都打包了,只等那火一到,立即卷了细软就跑。

    其余的,随他烧吧,反正烧毁了有人必定巨额赔偿。

    楼道上,李心慧的道:“今晚我们住哪里呢?”

    陈青云闻言,轻笑道:“不急,吴宝庆会安排的。”

    李心慧摇了摇头,认真道:“到时候就有你们两个勾结,做局构陷之嫌了!”

    “要嘛,露宿街头,正好赏月。”

    “要嘛,守着云来客栈,若是火势很大,说不定还能烤火御寒!”

    “噗!”

    陈青云听她说得逗趣,忍不住笑出声来!

    “好,我们就守在这里,烤火御寒。”

    他认真道,眼眸很亮,像是有火光照耀着。

    吴宝庆接到急报的时候,还在跟姚师爷整理卷宗。

    他立即穿上了官服,带上了衙门里值岗的三十余位衙役,全都布控在云来客栈周围的街角。

    寂静夜无声,长街灯火灭。

    云来客栈连廊檐下的灯都熄了,大家聚集在大厅里,静谧的气氛中,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带出了一阵紧张感。

    陈青云和李心慧坐在大厅靠后的位置,身边的不远处挨着有长康,孟达,青黛,青鸾守着。

    萧沐在外面,若有动静,便会给青黛和青鸾暗号。

    大厅里面没有点灯,因为人影密集,所以显得那透进来的月光微不足道。

    李心慧侧着头,看向窗外。

    风声呼呼地响,有树叶摩擦的簌簌声。

    她屏息凝神之际,忽然有一双手握住了她的手。

    温热的触感让她转头,黑暗中,只能看到一个熟悉的轮廓。

    他的双手微微用力,然后那头忽然靠了过来

    呃?

    李心慧有一瞬间的呆滞,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

    她总有一种错觉,青云想吻她!

    他的呼吸有些灼热,靠过来的时候,红唇贴在她的耳边,似有几分缱绻地摩擦道:“别怕!”

    李心慧下意识轻颤,那酥麻的感觉跟电流一样,一下子就击中了她的身体。

    黑暗中,她的脸腾地烧了起来,很烫。

    眼眸如流光轻闪,还带着一丝心颤羞恼。

    “我不怕!”

    她磨了磨牙,声音虽小,却是恶狠狠的。

    陈青云无耻地靠着她,两个人坐的是一条长凳子,因此,他很容易就将她逼至墙角。

    撑着是手腕将她禁锢在小小的包围圈里,黑暗中,他的眼眸深邃得可怕。

    他添了添红唇,嘴角露出是邪肆的笑意。

    此时的她,像极了一只小小的狐狸,再聪明,可关在笼子里的时候,也是无计可施的。

    他真的想吻她,看不清的彼此面容和眸光的时候,他的心里升起了浓浓的渴望。

    就放肆一会好了,他对自己说,那股冲动怎么也压抑不了。

    黑暗中,彼此的气息那么清晰,他甚至于还能感受到她的轻颤和抵触。

    李心慧真的急了,她靠着墙面,微微侧着身体,以背对着他。

    可他还是靠了上来,圈着她的腰身,将额头抵靠在她的颈窝。

    “别怕!”

    他还在说,好似自己能够将她裹进他的怀里护着一样。

    李心慧羞红的眼眸透出一股哭笑不得的恼怒,她用手肘拐了拐他,压低声音道:“我不怕!”

    她何止不怕,要不是这么多人都聚集在一起,要不是

    哎说白了,她就是舍不得打他而已。

    她转头,“唔”

    猝不及防的,她自己把唇贴了过去,而他,好似守株待兔一般,早已等候许久

    黑暗中,有一双眼眸,弥漫笑意,亮晶晶的,光芒四射。

    开心一刻:

    好不容易长假,一个个都不出去玩,还催更!

    苍天啊,我鄙视你们!

    呜呜,我容易嘛,想出去玩,不能去也就算了,你们还要压榨我!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