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七十章深夜纵火
    李心慧吩咐青黛下去,告知吴宝庆和姚师爷,他们留下了。

    那两人自然欢喜离去,回到衙门就立即派了二十个衙役过来,全都在云来客栈值岗,来回巡逻。

    厢房里,李心慧看着少年持重的陈青云,感觉他一下子成长了许多。

    “也许是我草木皆兵了。”

    “横竖现在有萧家护着,就让你去历练历练吧!”

    李心慧轻叹道,青黛和青鸾跟她说了很多。

    要想站稳脚跟,结交权贵是必然的。

    “青黛跟我说,在楚家住着的这位明珠郡主很得盛宠。”

    “年轻的时候,高高在上,很是要强。”

    “不过后来却愿意为了自己的儿子,收敛锋芒,伏地叩头。”

    “可惜她求的人,最后都没有能力治好她的儿子。”

    陈青云听到嫂嫂这么说,心里微微下沉。

    “嫂嫂想去参加厨艺大赛?”

    他问道,有些忐忑。

    李心慧点了点头,她看着陈青云稍显菱角的轮廓,认真道:“试一试吧,我要是猜得不错,那个小世子应当已经被药物侵蚀了肠胃,所以才会吃什么吐什么。”

    “若是可以,结一份善缘。”

    “心疾稍有差池,便会命陨当场。”

    “明珠郡主把小世子看得这么重要,若有万一,必定会大开杀戒。”

    “嫂嫂,这件事太危险了,长康若去滥竽充数,我能同意,若是你去,我绝不答应。”

    陈青云坚持道,他不能让嫂嫂去涉险。

    这是他的底线。

    李心慧也不急,她认真地看着他,眼眸不眨,神色平静。

    陈青云被她这么盯着,一直盯着,气息有些不稳。

    他微微侧身,不想与她一直对视。

    他总是率先败下阵来的那一个。

    李心慧走到他的面前,他转头,她就跟着转头。

    他视线向上抬,她便立即钳住他的下巴,禁锢着他的头。

    她还在看他,无比认真。

    从他的额头,眉峰,睫毛,瞳孔,最后落在他的唇瓣和下颚上。

    “你也会担心我,一场厨艺大赛你都能联想到那么多的意外?”

    “那你怎么没有想一想,若是寇家倒了,那后背之人却屹立不倒,到时候寻个机会收拾你怎么办?”

    “古往今来,多少诸侯王相遇刺而死,人家的护卫何其多,可也有疏忽的时候!“

    “一个细小的毒虫子,一碗相克的毒汤,杀人碎尸的山贼,亲信的致命背叛”

    “我不打没有把握的仗,你借着跟这位杭州知府的关系,到时候在台上的女眷不会多,将我安排在那位明珠郡主的三丈之内便可。”

    “若是有五分把握,我便下台替换长康,若是没有,便照计划进行便是。”

    陈青云不想答应。

    可是他知道嫂嫂一定会继续跟他耗,他磨不过她,一切阻拦都是徒劳。

    他在心里唉声叹气,不想与她继续争论,只道:“若那位小世子即将不就于人世,嫂嫂便安安心心当个看客好了。”

    李心慧点了点头,应声说好。

    吴宝庆从云来客栈出去的时候,暗地里有两拨人密切地注视着,各自飞奔回去禀报主子。

    楚府,楚大爷的议事厅里,此时正坐着楚大爷,楚二爷,楚三爷。

    跑回来报信的小厮上气不接下气道:“回禀大老爷,二老爷,三老爷,吴大人和他的师爷进去了大约两盏茶的时间,他们下楼后,在厅堂里面坐了一会。后来有一个姑娘下楼说了几句话,他们便坐了轿子回去了!”

    “他们吩咐轿夫脚程快些,好似很急的样子。”

    “他们走了以后,你们去跟掌柜打听了话没有?”楚大爷问道,那么多的客栈,云来客栈不是最好的。

    镇国将军府的人,怎么就住在了那里?

    小厮闻言,立即出声道:“打听了,说起来也是熟人。”

    “那云来客栈是柳家商号的产业,下面负责照料生意的大掌柜跟他们有相熟的人。”

    “只说那位陈公子跟他们家的公子是同窗,都拜在了云鹤书院齐瀚的门下。”

    “那位夫人不是陈公子的夫人,而是他的寡嫂,而陈公子的护卫姓萧,名萧沐。”

    楚大爷沉凝着,面露疑虑道:“姓陈,又是小叔寡嫂,萧家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亲戚?”

    “会不会是故意骗人的?”楚二爷出声道。

    楚三爷闻言,摇了摇头道:“私印帖子不可能外泄,这件事有些蹊跷。”

    “先看吴宝庆怎么做?”

    楚三爷的话刚刚说完,只见外面突然奔来一个小厮,急忙跪地道:“大老爷,二老爷,三老爷,吴知府派了二十名衙役,全都便装守在云来客栈的周围。”

    楚家的三位老爷见状,面色微变。

    “看来吴宝庆是已经证实,或者得知那位陈公子的身份了。”

    “立即去叫跟柳家商号有接触的大管事来见我,这件事还得从柳家入手!”

    楚大爷吩咐道,总不能连人家身份都弄不清楚,就贸然把人请进府里来。

    小厮立即下去办,一时间,议事厅里的三位楚老爷都在绞尽脑汁想,萧家什么时候,有了姓陈的亲眷?

    同一时间,寇府就没有这么平静了。

    寇大小姐被气昏过去,还是衙役帮忙抬回来的。

    据说是镇国将军府的亲眷,可他们寇家还是张阁老的表亲呢?

    寇老夫人砸一个茶盅,让下人立即去查,到底是什么人?住在什么地方?

    结果刚查到住处呢,吴宝庆去了!

    等到吴宝庆走了,他们回来禀报,老夫人立即道:“去,把西边院子里那些闲人都给我叫去,把那客栈砸个稀巴烂,也别说是找他们的麻烦。”

    “就装作那等地痞流氓,乘乱打完,找个地方藏上几个月,到时候风头过去,一人赏银一百两。”

    寇老夫人规划得很好,架不住去的人很快就灰头土脸回来了。

    带路的小厮小心翼翼地回禀道:“老夫人有所不知,我们都已经到了那云来客栈的门口了。”

    “可那云来客栈的门口全是便装的衙役,二十来个。”

    “我们寇家寻常跟他们打的交道多,我使了银子,人家让我们寇府收敛点,说是说是惹不起的人,知府大人都给他们下了死命令了,若是出了什么事,一律革职。”

    “嘭!”

    口老夫人狠狠地拍击着桌面。

    那桌面震得她的手麻,她痛得面部微微扭曲着。

    “好一个两面三刀的吴宝庆,竟然趁着我儿不在杭州府就强硬起来。”

    “不怕,不就二十几个衙役吗?”

    “哼,今天晚上,让那些个护宅院的暗卫,远远地,往那客栈里面扔火把!”

    “烧死以后,无凭无据,我看他那什么镇国将军府敢做什么?”

    老夫人太威风了,满口杀气。

    下面的小厮缩了缩脖子,转头去跟大总管商量。

    大总管求见寇大海的夫人。

    结果那位忙着照顾女儿,懒懒道:“夫君向来都说这些当官的见了阁老大人都是老鼠见了猫,这件事就按照老夫人的意思办吧,别让她老人家气坏了身体!”

    大总管闻言,心里觉得欠妥,可不得不照办。

    就在他趁着夜色集结暗卫的时候,一道黑影,快如闪电般从寇府轻掠而出。

    夜晚,云来客栈。

    柳成元他们都回来,陈青云叮嘱几句,柳成元立即传话下去,不要透露陈青云的具体身份。

    众人安歇以后,萧沐敲响了陈青云的房门。

    “公子,寇府的人准备朝云来客栈扔火把,你跟夫人暂且先避到别处去。”

    陈青云还没有睡下,长衫显得他的身体修长而坚韧。

    紧绷的面容冷戾如霜,一双深邃的眸子满是嘲讽。

    他早就预料,寇大海不在,寇府的人怎么能吃得了这一口窝囊气?

    嚣张跋扈惯的人,最讨厌有人站在他们的头顶,强迫他们低头。

    “不必了,你下去通知那群守着的衙役。”

    “等他们来了以后,让吴宝庆瓮中捉鳖。”

    “这送上门的证据,对于现在的吴宝庆来说,求之不得!”

    萧沐立即就明白过来,不过他还是不放心道:“夫人那里”

    “无碍,我亲自过去守着。”

    萧沐闻言,这才放心下去安排,不过走之前,还是让青黛和青鸾立即警惕起来。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