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九章破釜沉舟
    气氛沉重无比时,只听青黛在门外出声道:“公子,夫人已经收拾好了!”

    “让您也快些,晚了出不了城!”

    吴宝庆和姚师爷面色再次骤变,隐隐透着一丝灰白。

    陈青云当即回道:“知道了!”

    “两位,该说的,能说的,我都已经说了!”

    “你们回去商量,谨慎斟酌吧!”

    陈青云上前开门,送客之意十分明显。

    “陈公子”

    吴宝庆想要再说什么,只听陈青云摆了摆手,打断道:“吴大人,在下真的就只是一位小秀才而已!”

    吴宝庆和姚师爷嘴角抽搐几下,觉得这个玩笑开得一点都不好笑。

    他们相信这位陈公子真的只是一个小秀才,问题是,这个小秀才的背景未免有点强大得可怕。

    保定府的陈家?

    听起来到是没有什么映象,可有些人厉害就厉害在这里,名不见经传,却能掌握一手的好人脉。

    “陈公子若是愿意指条明路,我吴宝庆必定铭记于心,感恩图报。”

    胃口是吊得差不多了,陈青云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眼眸里的光沉淀下去。

    只听他懒懒道:“吴大人一叶障目了,那些落马的官员能够办的事,你何必要等到火烧到自己身上来呢?”

    “搜集寇家的罪证,递给总兵大人做投名状,对外就说”

    陈青云玩味地笑了起来,尚未点破。

    吴宝庆的眼眸瞪大,眼眸倏尔一变。

    只见他下意识把头移到陈青云的面前,低声询问道:“如何说?”

    “就说你早已发现寇家的不轨之处,几分试探,果真如此。”

    “你将自己掌握的证据,与胡总兵私下交接,早已严证清白。”

    “到时候上往京城的折子不经吴大人的手,办案的也不是吴大人,若说您想动寇家,那也要别人信才行?”

    这主意是个好主意,问题是,张金辰那个老狐狸怎么会看不出来,他为了自保,将寇家给推出去?

    吴宝庆皱起了眉头,真正感觉前怕狼,后怕虎。

    这时陈青云继续道:“吴大人日后为官清廉,严明,刚正不阿,别的不说,凭着你给胡总兵出的这一份力,萧家一定会保你仕途安泰,不造贬低或者罢免。”

    吴宝庆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这往前还能有一线生机,至少张金辰不出手,他顶多被贬为同知或者知县,可要知道这爬上来艰难,滚下去就很容易。

    如果光明正大说是为了胡总兵暗中搜集证据,别的不说,知府之位多少有一半的希望。

    可他也不能盲目信任眼前的人,只听他道:“陈公子所言极是,可我如何与胡总兵接头?”

    陈青云闻言,心里知道这条大鱼是上钩了。

    他直视着吴宝庆的闪烁探究的眸光,认真道:“胡总兵的副将柴云,过几日就会来杭州府,跟他一起来的,还有我的护卫萧泽。”

    “我这里还有胡总兵的贴子,跟我赶车的车夫乃是总兵府的府内亲兵。”

    “这些吴大人在做出决定之前,都可以一一查探。”

    “无论有没有吴大人的出力,寇家必然树倒猢狲散,不成气候了。”

    “而我也无意在杭城多待,以免到时候寇家出事,外人攀扯着,以为我胡大哥为我出口恶气就不好了。”

    陈青云说完,又将房门开大一些,送客之意昭然若揭。

    吴宝庆和姚师爷对视一眼,只见姚师爷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如今,他们没有选择,只能破釜沉舟了。

    今日得知的消息,太震撼他们二人了,而且陈青云行程在即,根本容不得他们细细思量。

    吴宝庆是知府大人,不好意思索要名帖。

    姚师爷便出声道:“不知可否厚着脸皮,借胡总兵的名帖一观?”

    “无需如此麻烦,我送二位一张便可。”

    “胡大哥让我带了好几张来。”

    好几张?

    吴宝庆和姚师爷的脸色几欲变了变,这名帖还有这么给的?

    还是一位三品大员,手握兵权的总兵大人名帖?

    他们的嘴角抽搐着,只见陈青云去了床边,不一会就拿了一张厚实华贵,沾染紫金色的名帖出来。

    “说起来,胡大哥还是萧大哥引我认识的,他说他远在京城,又常年盘踞边关,怕照料不了我,便介绍我与胡大哥相识。”

    “朝廷官员的名帖,都印有官印,这个青云委实造不了假。”

    “我也是见吴大人如此关怀,亲自上门,这才坦诚相待。”

    吴宝庆也知道,陈青云能拿出这些,本身已经表明了跟总兵府和镇国将军府牵扯颇深。

    他恭敬地递回名帖,随即沉声道:“即使如此,陈公子更加不能走了。”

    “待我回去收罗好寇家强取豪夺,枉顾人命的证据,等柴副将一来,也好请陈公子做位中间人。”

    “至于您与夫人的安危,那更是不用担心,下官会让衙役乔装巡逻值夜,必定让您与夫人,好好游玩一番。”

    陈青云知道,这些人都误会他跟嫂嫂的关系了。

    虽说他可乐于这样的误会,可真相一旦揭开,到底对嫂嫂的名声不好!

    他当即解释道:“这件事我得去与我嫂嫂商议一番。”

    “刚刚门外那位姑娘称呼为夫人的,其实是我嫂嫂,而今日大打出手那两个姑娘,则是镇国将军夫人送来保护我嫂嫂的,算是女护卫,名唤青黛,青鸾。”

    吴宝庆和姚师爷还未从这身份转变中回神,又听到陈青云说,那两个厉害得顷刻间撂倒寇家十几个护卫的姑娘,竟然是镇国将军夫人身边送来的。

    怪不得了

    姚师爷知道,陈青云没有说谎。

    那两位姑娘的身手,若不是精心训练出来的,怎么可能?

    “我们二人便先去楼下厅堂等着,还望陈公子在陈夫人面前多多挽留几句,杭城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

    “后天,楚家还要在西湖边上举行厨艺大赛,还望两位留步才是。”

    陈青云闻言,颔首笑道:“那两位先请,我嫂嫂厨艺精湛,说不定愿意凑个趣,再玩几天也说不一定。”

    吴宝庆和姚师爷一听这句话,眼眸立即一亮。

    从陈青云的口中,他们仿佛看到了一半的希望。

    两人立即拱手,顺着廊道往下走!

    陈青云站在门外目送他们离开,等到那两人的身影都不见了,他便轻靠在门框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忽悠了这个吴宝庆,拿到了有用的证据,那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陈青云闭上眼,头往后仰,靠在门上,想小憩一会!

    忽然,只听他的耳边有道凉凉的声音道:“挺能耐的啊,这唇舌之利,果真让我刮目相看!”

    陈青云睁开眼,站直身体,忽闪的眼眸里闪过一丝赧然的光!

    他确实不想走,可又想迁就嫂嫂。

    就在刚刚,他还在想,要是实在是说服不了她,那他便让她先去苏州府玩几天!

    谁知道,她好似偷听了他们说话呢?

    陈青云的脸有点红,丝毫没有在吴宝庆和姚师爷面前那种底气十足,高深莫测!

    有一种像是穿了几条裤子,都能被嫂嫂看得一清二楚一样!

    他下意识想要去咬唇瓣,神情也显得局促起来!

    李心慧见他又是一副乖宝宝的样子,眼眸晦暗,心里轻叹一声!

    “行了,我留下!”

    “陪你!”

    她没好气道!

    “真的?”

    陈青云一下子就兴奋起来,跟一个小孩子一样!

    李心慧点了点头,走上前去,狠狠地捏了捏他的脸蛋,然后恶狠狠道:“真的,小祖宗,我上辈子一定是欠你的!”

    “呵呵!”

    “欠我的才好,我不要你还!”

    他道,开怀地笑了起来,眼眸亮得耀眼,像是夜明珠的光,柔和温暖,只能照亮身边的人。

    李心慧见他那傻样,软萌,软萌的。

    她感觉手又痒了!

    而且,嘴也痒!

    牙齿,更痒!

    开心一刻:

    写文,是个精细活!

    全年无休,无假,无奖金!

    泪奔,心已经碎

    今晚召幸凤天,青云,志昌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