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七章训斥青云
    陈青云和李心慧回到客栈以后,他们购买的布匹都已经送来了。

    因为客栈是柳家的,掌柜的很是客气,已经帮他们用耐磨的硬布给包起来了。

    虽说有了镇国将军的私印名帖,可李心慧到底不放心。

    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

    她吩咐长康去打听所谓的寇家,长康心里一惊,下意识抬首看向陈青云。

    结果陈青云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长康这才假装跑出去打听。

    事实上他跟孟达两人,已经把寇家在杭城的势力打听得一清二楚。

    长康走了以后,李心慧对着青黛和青鸾道:“赶紧收拾东西,我们今天就走!”

    呃???

    青黛和青鸾愕然?

    为什么要走?

    “呵呵,好了。”

    “你们先下去休息吧!”

    陈青云看着青黛和青鸾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觉得嫂嫂太有趣了!

    青黛和青鸾闻言,退至门外守着,没走!

    可那房门关起来的,李心慧不知道,以为她们都走了!

    她对着陈青云道:“借别人的势头出威风,看似很牛,实际上像是纸老虎。”

    “寇家有多少势力我们不清楚,能忌惮一时,就足够我们平安离开了。”

    “可若是他们有心报复,暗地里动手,我们防不胜防。”

    陈青云的眼眸暗了一些,嫂嫂说的,他何尝不知。

    所以,下一步他就会扩张自己的势力了。

    整洁的房间内,嫂嫂已经开始动手收衣服了。

    陈青云见状,上前握住她的手,有点紧。

    他将她带到桌子边,然后按住她的肩膀,让她坐下来。

    深邃的眸光直视着她疑惑而明亮的眼眸,陈青云红唇轻启,一字一句道:“成王死在天牢,京城里落马了很多官员,几乎人人自危。”

    “寇家是有些势力,不过现在有人想要瓦解这些势力了。”

    “我们留下来,还能看戏。”

    李心慧聚敛眸光,深幽地盯着陈青云看。

    她的面容冷凝起来,红唇紧抿着,疑惑道:“你知道寇家是什么来头?”

    “你知道有人想对付寇家?”

    “你还知道什么?”

    “之前绑我的人,是不是就是寇家的?”

    陈青云的手有些僵硬,可面容却丝毫不变。

    他的眼眸一如既往地专注,看不出一点波澜。

    他半真半假道:“之前嫂嫂被绑,胡大哥调查之下发现是寇家所为。”

    “然后便扣押了寇家在阳城的人,以及阳城的所有铺子,谁知道那些被寇家所害的人,见寇家失势,立即来总兵府诉说冤情。”

    “我们出发来杭城之前,寇家已经卷入十几条命案。”

    “寇家仗着在京城有人,所以不曾将人命看在眼里,恰逢这一次京城有官员落马,我跟胡大哥商议,此时动手除去寇家,最适合不过了。”

    “除去?”

    李心慧狠狠地剐了陈青云一眼。

    她伸手握住他的双手,使劲摇晃几下,冷声道:“就你这两肢小胳膊?”

    “寇家能背十几条人命,还在乎你这一条?”

    “狗急跳墙你听过没有?”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为何偏偏要在这个当口搅和进来?”

    李心慧训斥着陈青云,他们虽然说有萧家护着,那也是别人的势力。

    他们叔嫂二人,说难听点,手无寸铁。

    若是青云因此而有什么意外?

    那她

    李心慧很生气,她非常讨厌仗势欺人的人,因为她吃过这种大亏。

    可首先要明白一个事实,那便是,别人嚣张,自然是有嚣张的本钱。

    今日若只有她跟青云在一起,那被打了就是被打了。

    十几个护卫,难不成他们两个还能跟青黛和青鸾一样厉害不成?

    “嫂嫂别气,动手的是柴云和萧泽,我们真是来游玩的!”

    “我没有沾染,我还想在杭城印一册漫画,然后探探行情。”

    “再说我一介小小秀才,要钱没钱,要人没人的,成不了事。”

    陈青云贬低自己,眨了眨温润清透的眼睛,看似乖得不得了。

    李心慧知道,男人嘛,走了科举这条路,触摸官场的黑暗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她也支持他往上走,成为人上人。

    可前提是,他们得有自己的资本。

    一个人可以桀骜不驯,但不能嚣张跋扈。

    可以锄强扶弱,但不能目中无人。

    她捏着他一双手指,修长温润,骨节分明。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一个家族的底蕴和势力更是如此。”

    “这种多行不义之徒,嫂嫂一介女流都想出手教训。”

    “可是青云,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我们还不是人家的对手,至少现在不是!”

    “你记住一句话,借力打力,取的是巧。”

    “这种巧,我们能取一时,不能取一辈子。”

    陈青云感觉震动的心有些酸涩,有些难堪。

    嫂嫂想的比他更加周到。

    势力之网需要渐渐铺开。

    而铺开势力则需要大量的金钱。

    他还是太稚嫩了,嫂嫂说的,他都明白。

    所以越是如此,他越是要将这些企图迫害他和嫂嫂的水蛭毒蝎给铲除掉。

    寇家能借势力起来,他也能借势力除掉。

    “我知道了,嫂嫂,我帮你收拾吧!”

    陈青云妥协,准备留孟达在这里等信,他们转道苏州府,暂时安嫂嫂的心。

    李心慧见他乖乖听话,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她点了点头,温和道:“我来吧,你自己的也要收拾。”

    门外,青黛和青鸾闪过一丝动容和敬佩。

    当初大将军将名帖给她们姐妹二人带来的时候,吩咐了她们放在身上即可,保证他们叔嫂二人无人敢欺,却是不允许他们拿去借势欺负旁人。

    可是夫人这番严厉地教导陈公子,是她们始料未及的。

    小小的一个寇家,除去就除去了,本身也不是什么好人。

    可夫人却害怕殃及陈公子,这份护爱之心,真挚感人。

    青黛和青鸾静静地站着,心道,改道就改道吧,还能到处玩一玩。

    可两人正有此想法的时候,只见掌柜屁颠屁颠跑上来,满面春风道:“陈公子在吗?”

    “杭州知府吴大人想要见见他!”

    青黛和青鸾闻言,立即皱起了眉头,冷声道:

    “他来干什么?”

    掌柜见两位小姑娘不高兴了,连忙解释道:“哦哦,两位别误会,不是带着人来的!”

    “呸,说错了!”

    “带了一位老仆,像是师爷一样的,两位都穿了便装。”

    青黛和青鸾闻言,知道是杭州知府想来探探底。

    “咯吱”一声,门开了!

    听到动静的陈青云开门出来,青黛和青鸾见状,微微低着头。

    “你们进去陪着我嫂嫂吧,麻烦掌柜的把人带到我的厢房来!”

    陈青云道,嫂嫂既然想要走,那他也趁机叮嘱吴宝庆几句。

    青黛,青鸾闻言,立即点头,进了厢房。

    掌柜的连忙下去,陈青云转身,理了理长衫,去了自己的厢房。

    不一会,只听掌柜的声音道:“大人,这边请!”

    “陈公子就在里面!”

    掌柜笑着出声,姚师爷打赏了一两银子,掌柜识趣地退下了。

    “咚咚!”

    姚师爷上前敲门,出声道:“不知里面可是陈公子,我家老爷乃是杭州知府吴大人,想见陈公子一面。”

    “咯吱”一声,陈青云打开房门。

    “两位请进!”

    他和善地笑着,因年纪尚小,又俊逸不凡,着实让吴宝庆和姚师爷都惊讶一番。

    两人进了厢房,陈青云招呼他们坐下。

    这时,小二送了茶水和点心上来。

    陈青云接过,亲自给吴宝庆和姚师爷斟茶。

    那两位有些受宠若惊,因为莫不清楚这位陈公子的底细,因此一直小心谨慎,除了客气寒暄,不敢多言。

    陈青云有意混淆他们的视线,也不主动说起他的身份。

    三人尬聊地坐了一会,吴宝庆和姚师爷有些懵逼。

    因为眼前的陈公子给他们一种高深莫测之感,像是把他们的来意都弄清楚了。

    问题是,他们还不知道人家的来历。

    这可真是够尴尬的。

    大中午的,我是要写文,还是要睡午觉呢?

    纠结啊!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