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六章意外惊喜
    衙役们一个个胆颤心惊地跪在地上,镇国将军的名帖?

    眼前这四个人竟然有镇国将军的名帖?

    他们一个个都懵逼了,根本不知道这四人的来路!

    陈青云和李心慧对视一眼,也有点懵!

    青鸾小声地靠近解释道:“大将军说,以后只要公子和夫人不杀人放火,去哪儿都可以横着走!”

    “这名帖内,还有萧家私印,必要时,可以求助萧家各地势力!”

    李心慧瞪大眼睛,看向青云道:“这可真是太意外了!”

    萧夫人能够将青黛和青鸾给她,她就已经很感激了!

    没有想到,萧大将军竟然还给了私印名帖?

    怪不得这些衙役一个个连忙跪地不起,估计以为他们是将军府的亲眷!

    陈青云也有点意外,不过他转而就明白了。

    师母必然是将当初的险情都写信告知了镇国将军夫人,而这救命之恩,比什么都重。

    更何况那两位只有萧大哥一个孩子,自然是重中之重。

    “孰是孰非,众人心里自有公断,这件事让衙役他们去盘问店铺的伙计吧,我们走!”

    陈青云道,他还不想太早暴露自己。

    李心慧也不想多待,刚好左边有一座小拱桥,他们便从那拱桥往下走。

    青鸾跟上,青黛从跪着奉回的衙役的手里拿回了名帖,冷声道:“莫要学那等不知所谓的跋扈欺人,别说是小小的一个寇家,就是张阁老见了我家大将军,那也得先行半礼!”

    衙役闻言,身形一抖,连忙吭声道:“是是是,姑娘说得对,说得对!”

    谁都知道,张金辰的出身寒门,当年得老太傅青眼,收在门下。

    就此慢慢崛起,可人家镇国将军夫人,是老太傅的亲生女儿,再说,萧大将军跟皇上的私交,那可真正是称兄道弟的,早年间,皇上没有登基之时,就经常跟萧大将军混在一处玩。

    衙役见自己真摊上事了,等到那四人走了以后,便挨过将周围围观的路人,伙计,掌柜,都讯问一遍。

    结果弄了半天,是寇家仗势欺人,结果踢到铁板了。

    寇家也不是好惹的,可将军府的人更加不能惹。

    衙役们急匆匆地回了知府衙门,与杭州知府吴宝庆还在跟楚家的人洽谈呢。

    楚家的人出手大方,一来便给他一千两银票的红封,请他在初六出动衙役维持秩序,并且公正地主持厨艺大赛。

    来人是楚家的大爷,吴宝庆自然不会推拒。

    两人一番恭维下来,只见吴宝庆的师爷突兀地敲了敲房门。

    “老爷,吏部有急件来了!”

    吴宝庆闻言,皱了皱眉,当即对着楚大爷道:“您先坐一会,我一会就来!”

    楚大爷原本想走的,这会到是顺势笑道:“吴大人先去忙,忙完了我请您去《闻香阁》坐坐!

    《闻香阁》可是一个好地方,饭菜可口,最主要还是有雅妓解闷!

    吴宝庆眼眸一亮,点了点头,算是应承。

    办公厅里,吴宝庆进来以后,坐在太师椅上,懒懒道:“什么急件啊?”

    “没有什么急件!”姚师爷眼眸微眯,聚敛深深的冷凝之意。

    吴宝庆立即警惕起来,坐直身体道:“师爷有话不妨直说。”

    “镇国大将军的私印名帖出现在杭城了,却是因为跟寇家的人对上,我们出动衙役人家才亮出来的。”

    “什么?”

    吴宝庆有些愕然,他是四川绵竹人,个子高挑清瘦,颧骨凸出,细长的三角眼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略薄的红唇抿了又抿,吴宝庆负手起来,在原地转了一圈道:“师爷可知,大将军的私印名帖连萧家庶出一脉都拿不到。”

    “这人到底是谁?”

    姚师爷捋着发白的小胡须,眼皮抽动几下。

    “不论是谁,必定是亲厚之人。”

    “萧家庶出一脉妄图染指兵权,萧大将军又怎么会给他们增长气焰?”

    “依我看,大人最好亲自去见见这位贵人,旁的不说,寇家家主为什么离开杭城,不就是因为阳城总兵扣押了他在阳城所有的铺子和伙计。”

    “可阳城总兵是大将军手下出来的,其中深意,我们无法探知。”

    姚师爷的话让吴宝庆深思起来。

    寇家跟张金辰的关系,他了若指掌。

    寇家当初不过就是开羊肉馆子的,现在能有这么大的家业,无非就是张金辰在背后做支撑。

    可萧家不一样,那底蕴之深厚,寻常人根本探不到底。

    张金辰能跟萧家攀上关系,当初的婚事还是老太傅做的主。

    可是京城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大将军从未把张金辰看成是亲家。

    早些年,大将军尚未离京,还曾口出恶言,打上门去。

    后来大将军调离京城,回京以后,也不曾上门拜访过。

    谁都知道这两家有猫腻,奈何不曾撕破脸,是碍于老太傅的面子,还是忌惮于其他,就不得而知了。

    “下面的人打探出来了没有?”

    “住在什么地方?”

    吴宝庆问道,他想去会一会!

    他在京中多少也有点关系,不然也混不到杭州知府这个肥差上!

    可当官的,谁也没有点门路?

    问题是,镇国将军府颇得皇上眷顾,走上这样的门路,那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

    “他们带的两个女护卫就十分了得,把寇家的十几个护卫打得断手断绝,满地找牙。”

    “我寻思着,只怕是女暗卫出身。”

    “女暗卫?”

    吴宝庆更是吃惊不已!

    姚师爷点了点头,随即又道:“大人也不用拘谨,他们的样子像是来游玩的。”

    “护着几分,不要让不长眼的招惹就是了。

    “寇家我已经私下让人去告诫了,寇大海不在,他那夫人忙着打压姨娘,可老娘又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这件事我们还得防着点。”

    吴宝庆点了点头,当即道:“嗯,这件事你做得很对!”

    “我现在去把楚大爷打发了,等会知道他们住什么地方以后,我们便装去见一见。”

    姚师爷点了点头,去前厅守着。

    吴宝庆再次回到客堂的时候,楚大爷茶都喝了三盏了。

    他白净的面容下透着一丝沉凝,深邃的眼眸晦暗莫测,手指敲击着桌面,似乎在思量着什么事情一样!

    吴宝庆进来了,他抱拳不好意思道:“对不住楚兄了,今日有急事,恐会失陪了!”

    “我们改天再约,到时候我请您!”

    楚大爷见吴宝庆出去一趟回来,明确拒绝他的邀请,可是那眉宇之间却不见愁色。

    相反,似乎还隐隐透出一些兴奋急切之色。

    楚大爷面色不显,眸色和煦道:“如此,那吴大人先忙,楚某下次再来打扰!”

    吴宝庆含笑,送他出了客堂。

    外面有衙役为楚大爷引路,他的小厮也凑了上来。

    楚大爷颔首离去,上了轿子以后,对着跟跑的小厮道:“你在知府衙门可探听到什么消息没有?”

    那小厮闻言,立即压低声音道:“听说是,镇国将军的私印名帖出现在杭城了!”

    “哦”

    楚大爷沉凝一声,眉头微微皱起。

    “先回府!”

    楚大爷放下轿帘,面色晦暗不明。

    一个庶出的六弟刚弄了一屁股屎给他擦,这个时候,萧家竟然有人来杭城了?

    楚大爷回到楚家以后,唤来小厮,细细询问。

    小厮也就是从那些衙役惊惧的口吻里面探知一些,当即便道:“据说是寇家的大小姐跟一对小夫妻的一个丫鬟看上一根簪子,本来也不是多大的事情。”

    “那寇家的人嚣张跋扈惯,几句口角以后,非要人家道歉,人家不道歉,便让护卫上去打人。”

    “据说那对小夫妻的两个丫鬟很是厉害,把寇家十几个护卫都打得断手断绝,满地找牙。”

    “衙门里的人过去了,人家直接就拿出了镇国将军的私印帖子,当场就把那些衙役唬住了,他们回来的时候,惊惧交加,一个个都在抱怨寇家不知收敛,害得他们差点冲撞贵人。”

    “小的趁机使了点银子,便把事情的经过探听出来了。”

    楚大爷闻言,面色微微沉凝了下来。

    贤王府跟镇国将军府向来没有什么交集。

    连带着他们楚家,也跟镇国将军府没有什么来往。

    或许这还是一个契机!

    外甥女担忧小世子的病情,整日闭门不出。

    这一次因为老六,差点让整个楚家都沦为笑柄。

    这件事到现在他都还不敢让老母亲知道,只盼厨艺大赛顺利进行,把这件事给圆过去了。

    “他们既然是出来游玩,必定买了东西,我们在那一条街的铺子众多。”

    “你去问一问,描述他们的身形人数,然后看看可有人知道他们住处?”

    “知道以后,不要冒昧打扰,派几个人暗中守着,寇大海不在,他那一屋子的女人没有一个知道轻重的,明的不行,还有可能使阴招。”

    “到时候我们再出面最合适不过了!”

    楚大爷说完,小厮立即点了点头。

    其中的道理他明白,当即就下去跑腿办事。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