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五章局势反转
    “怎么回事?”

    李心慧和陈青云走过去,她的眉峰皱起,眼眸深幽冷戾。

    青黛看着那不知所谓的丫头,晃动着手里的粉色珍珠小簪,轻笑道:“没事,就是我拿着看了半天,刚跟伙计说包起来呢,就听道汪汪声。”

    “夫人跟公子坐在一旁便可,这等狗仗人势的东西,我们见得多了!”

    青鸾冷笑道,她们姐妹二人,好久没有练练手了呢。

    “放肆,大胆!”

    “你们知道我家小姐是什么身份吗?”

    一个婆子冲上来,气势汹汹。

    青黛和青鸾丝毫不惧,相反,乐呵道:“说来听听啊,什么身份?”

    “是杭州城大户,寇家的大小姐!”伙计低声提醒道,他们也看不惯寇家这等狗仗人势的奴才!

    “听到没有,你们的夫人买些珍珠都要买那等劣质次品,你们两个小丫鬟怎么可能买得起这上好的粉色珍珠小簪?”

    寇家的人继续鄙视,昂着头,面露讥讽。

    陈青云的眼眸暗了几许,他看向那个坐着的寇家大小姐。

    十三四岁的年纪,下巴很尖,眼睛细长,穿得很是繁琐,襦裙,褙子,披风。

    抹了口脂,扑了香粉,擦了胭脂。

    一股浓阴的香气让陈青云皱了皱眉,拉着嫂嫂往后退几步,阴冷道:“小小年纪如此猖狂,你父辈如蚌,你便是珠,你父辈若成了泥,你只怕粉末都不会剩下。”

    “你胡说什么?”

    那个寇家的大小姐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她瞪视着陈青云,听见青黛称呼他和心慧为夫人公子以后,便以为他们是一对夫妻。

    她的眸光睥睨傲慢,随即冷声道:“我父亲就算是蚌,那也是深海之蚌,我若做珠,必是深海明珠!”

    “谁像你这样,连颗像样的明珠都买不起!”

    “看你也是一位读书人,年纪轻轻便已经娶妻,可见你熬不了那等寒窗之苦,享不了那等荣华之福,真真是一位**之人?”

    “呵呵!”

    李心慧发笑,眼前的这个不知所谓的寇家大小姐。

    充分地解释了,什么叫做小碧池!

    她装着很恩爱地勾住了青云的手腕,然后探头看着那个占了上风,却依旧气鼓鼓的寇家大小姐道:“我的夫君买不起像样的明珠,那小姐就买得起吗?”

    “我家夫君画值千金,不知道小姐又做了些什么营生呢?”

    “难不成就只是一个拿着父辈们挣来的银钱炫耀,不知米粮何价的娇娇小姐?“

    “若是那等娇娇小姐,不应当是三从四德,修容,修仪,修德,修淑的文静谦和,温婉礼让?”

    “再说,若真是小姐看中了这枚小簪,你只要说是之前就预付定金,或者跟掌柜的有过口头约定,那我们自然是不能夺人所好的,而你又何必为了一只小簪,就如此贬低自己的身份,纵容奴仆满口恶气,把自己身价掉了而不自知,像是那等不入流的小妇一样?”

    “噗!”

    “噗!”

    青黛和青鸾喷笑,暗暗对着夫人的方向竖起了拇指。

    太厉害了!

    这骂人不带脏话的感觉,也太爽了点!

    陈青云暗暗耸了耸肩,主要是,她挽着手腕,叫的那一声夫君,将他的心都已经喊飞了!

    他现在感觉自己脚不沾地,飘飘然地,一直都在半空荡漾。

    “你这妇人的嘴好生厉害!”

    寇家大小姐气得鼻孔生烟,她狠狠地攥紧手里的帕子,一时间竟然无法反驳。

    李心慧闻言,颔首笑道:“小姐夸奖了,不及小姐的万分之一。”

    “你”

    “青黛,别磨蹭了,问问掌柜,这根小簪有主没有,有就放下,没有就买了走人!”

    李心慧打断寇家大小姐的话,随即挽着陈青云的手,往前走。

    青黛见状,立即将小簪扔回去,嘴里嘲讽道:“能跟这位小姐看上同一样的东西,算我眼拙,不要也罢!”

    “夫人,我们走!”

    青黛扔下了小簪,挽着青鸾跟了上去。

    寇大小姐见状,真真是气疯!

    这群不知所谓的人,竟然敢侮辱她!

    “站住!”

    她呵斥道,可没有人理会她!

    李心慧付了银子,跟青云往前走。

    青黛拎着珍珠和青鸾跟在后面。

    “站住,来人,拦住他们!”

    寇家大小姐爆呵一声,转头带着仆妇追了出来。

    她一向出门排场很大,十几个护卫都在外面,一下子将出了店铺的李心慧他们围了起来!

    “不知所谓的东西!”

    “夫人,公子,你们说,想他们断手还是断脚?”青鸾站了出来,冷戾一笑。

    李心慧:“断手!”

    陈青云:“断脚!”

    青黛:“都断!”

    众人:

    好猖狂有没有?

    寇家大小姐出来了,威风凛凛,讥讽一笑。

    这画风有点刺眼!

    李心慧凑近陈青云的耳边,低声道:“看样子确实有些来头,我们打完以后,就跑!”

    “呵呵,好的,都听你的!”

    陈青云笑了又笑,随即转头从青黛的手里把珍珠拎过去,出声道:“都断了,别把将军府的威名卖在这里了!”

    “好勒!”

    青黛搓了搓手,杏眼放光,十分兴奋!

    寇家的大小姐并没有立即让人动手,她冷厉地瞪视着陈青云和李心慧,高高在上道:“只要你们夫妻二人和你们的丫鬟向本小姐道歉,我便饶你们一次!”

    “如若不然打得你们满地找牙!”

    陈青云颔首,出声道:“好!”

    “你们都听清楚没有?”

    陈青云问道,眸光瞥向青黛和青鸾!

    这二人好笑,当即异口同声道:“听清楚了,满地找牙!”

    “你们你们简直不知死活!”

    “来人,给我打!”

    寇家大小姐原地跺了跺脚,愤恨交加!

    十几个护卫围攻两个小姑娘,旁边站着的陈青云和李心慧下意识退后一些,好似旁观者。

    店铺里的人眼看要闹出人命了,这还得了,连忙遣人跑去报官。

    刚好这里是官街,离府衙也近,伙计们暗暗祈祷,等衙役来了,希望那两位漂亮的小姑娘还活着。

    可事实却让他们大跌眼镜!

    “噼噼啪啪,乒乒乓乓”

    “啊啊救命啊啊啊啊”

    “唔唔唔”

    所有人感觉头顶一阵乌鸦飞过,他们根本没有看清楚,那两个小姑娘到底是怎么出手的。

    速度很快,一个连环踢,专门踢脚。

    一个连环劈,专门劈手。

    完了以后,一个一脚踢在嘴边,那些护卫的牙齿都飞出来了,真正让众人知道了,什么叫满地找牙!

    瞬间地上乌泱泱一片,全都是哀嚎不断的痛呼。

    寇家的几个仆妇丫鬟全傻眼了,围着自家的小姐,都避到了店铺的屋檐下去。

    陈青云和李心慧也傻眼了,两个人暗暗咽了咽口水,对青黛和青鸾的战斗力表示十分地佩服!

    太强了,出手之快,之狠,跟萧泽和萧沐简直不相上下。

    “我们走吧!”

    李心慧不想久待,带着青云转身就走。

    青黛和青鸾也跟了上去!

    周围的人全都看傻眼了,那个寇家大小姐也傻眼了!

    有生以来,她第一次受到了侮辱,却找不回场子!

    被人狠狠地羞辱了一顿。

    “站住,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她爆呵一声,死死地登视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不甘心,怨愤,恶意,全都交叠在了一起!

    那眸光太傲了,像是不把他们弄死,她就不罢休一样!

    李心慧回头,再也没有之前的温婉,相反,冷戾道:“你没有看见吗,打你们的人!”

    “一个草包小姐,连花瓶都算不算,娇蛮无礼,心地狠毒。”

    “送你一句话,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

    那寇家小姐面色青紫,整个人呈现一种怨愤深深的恨意,她握紧拳头,感觉整个身体都有冰刀子字在刮,疼得她受不了。

    众目睽睽之下,顷刻间就有无数的人对她指指点点,眸含鄙夷!

    她看着地上刀,突然就想冲上去杀人。

    正在她的滔天怒火都在蔓延时,衙门里的人来了!

    一个个全都抽出了大刀,围着那四个已经站着不动的人!

    “呵呵,这一下看你们还敢不敢嚣张!”

    寇打小姐突兀地笑了起来,可就在这时,只听前面那个跟她争小簪的丫鬟暴怒道:“放肆,我们乃是镇国将军府的人!”

    她说完,从怀里递了一份帖子过去!

    顷刻间,地上黑压压地跪了一片衙役!

    寇大小姐怒急攻心,受不了这再次反转的局势,突然感觉眼前天旋地转,手脚发软地昏了过去。

    开心一刻:

    不想解释了,反正就是晚了!

    有本事你们咬我吧,不过可以承诺,假期你们能去玩的时候,我还是会待在家里乖乖码字的!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