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三章一万两的奖赏
    外面的丫鬟早就备下了水,一番洗漱以后,高竟昏昏沉沉地闭上了眼睛。

    等候在花厅的老大夫进来诊脉,半响后,摇了摇头,刚出帷幔,便对着暗暗垂泪的明珠郡主道:“世子的病,这汤药喂下去反复呕吐,没有效果不说,肠胃也受不了。”

    “照这个情形,郡主心里早作准备,只怕只怕过不了这个冬天!”

    “庸医!”

    “滚!”

    “给我滚!”

    明珠郡主狠狠地瞪视着大夫,声音凄厉冷寒。

    老大夫心神一抖,连忙速速离去。

    龚嬷嬷见郡主越发生无可恋的样子,给她披了一件披风。

    “郡主,咱们尽力了!”

    “当初小世子在胎里就受了伤,能活到现在已经实属不易了。”

    “您虽说出身王府,尊贵不凡,可这嫁了人的女子,终究已经是别人家的人了。”

    “您三年没有回去,国公府里早已遍布那个贱人的眼线。”

    “过完年过,我们便回去吧,您还年轻,好歹再要一个孩子。”

    “呵呵”

    明珠郡主哭着笑了起来,她这一生,从来都是高高在上。

    父王,母妃宠她,皇伯父也宠她。

    她自小要什么有什么?

    唯独高鸿,那个男人可真是狠。

    虎毒不食子呢?

    竟儿在杭州府养病三年,他硬是三年都不露一面。

    罢了,她早就死心了!

    “嬷嬷下去歇着吧!”

    明珠郡主不想再听嬷嬷唠叨了。

    她这一生,只有一个孩子,那便就是竟儿。

    竟儿若是有个万一,她也不会让那个贱人好过的。

    所有人都不要好过。

    龚嬷嬷见劝不懂她,也知晓现在这个时候,说再多都是徒劳。

    她轻叹一声,带着丫鬟退了下去。

    留了两在门外守着。

    病床上的高竟睁着眼睛,一眨一眨的,圆溜溜的眼睛凹陷下去,周围都是浮肿的,那颜色很透明,能够看到里面的血丝。

    明珠郡主拿了一个靠枕,睡在他的旁边,抱着他,暗暗哭泣。

    小小的高竟心疼娘亲,他伸手抱住娘亲,然后道:“娘亲回去吧!”

    “我好不了了!”

    明珠郡主感觉心跟刀子在割一样,儿子的话让她感觉无比心酸和绝望。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竟儿,娘会陪着你的!”

    “到哪儿都会陪着你,别怕!”

    明珠郡主亲吻着儿子的小手,脸颊,额头。

    曾经她以为她是爱高鸿的,可是后来她才知道,原来当初的自己,不过是虚荣心作祟而已。

    她不爱高鸿。

    可是她知道的时候,已经有了孩子。

    如果当初不是为了那一口气,她就不会见红。

    孩子生下来也不会有心疾,都是她的错。

    她的嘴再硬,再犟,可是夜深人静,抱着儿子的时候,她也会后悔,也会难过。

    是不是她拆散了人家,所以才有的报应?

    明珠郡主抱着儿子,暗暗哭泣着,感觉生命里最最重要的宝贝,已经开始,慢慢地,要从她的手中消散了

    她的儿子,是她的命啊!

    她的竟儿这么乖,为什么要遭受这一切?

    “娘,我怕!”

    小小的高竟缩在娘亲的怀里,声音软软的,抓人极了。

    明珠郡主,抱着他,抚摸着他的背脊,一声声地道:“别怕,别怕,娘在这里,娘在这里!”

    院门外,两个小丫头听到那母子俩的呢喃,暗暗擦了擦泪水,无声地悲戚着。

    突然,一个黑影落在门前。

    两个丫鬟惊惧过后,敲了敲房门。

    明珠郡主面露不悦,小小的高竟还在她的怀里颤抖着,她谁也不想见。

    可门外没声音,只能是暗卫来了。

    高竟推了推娘亲,小声道:“娘快去吧,我等你回来陪我睡!”

    明珠郡主的心又是一酸,随即起身往外走。

    她推开门,两个小丫鬟退到一边,暗卫跪地道:“启禀郡主,近日杭州城里有对世子非常不好的流言!”

    “什么流言?”

    明珠郡主道,谁敢诋毁她的儿子,她跟谁拼命!

    “楚家六老爷,以为世子寻找大厨的名头,设立了一个厨艺大赛。”

    “要想参加这个大赛就必须要交五十两的报名费,而现在报名的人已经有一百五十二位了,可是选取一位能够给世子做吃食的,才奖励两千两。”

    “现在外面都在传,说楚家借着小世子的名头聚敛不义之财,分明是想折小世子的寿。”

    明珠郡主的拳头狠狠地握起来,面露冷戾之色。

    她在楚府,每年都奉上白银万两。

    可竟然还有蛀虫想要借着她儿子的名义敛财?

    想着是以她儿子的名义,她不好反驳,因此有恃无恐!

    “哼!”

    明珠郡主冷哼一声,随即对着暗卫道:“明日一早,你去贴出告示。”

    “就说楚府的报名已经截止,并且奖励从白银两千两到白银一万两,只要能让小世子想吃东西,并且吃下不呕吐,便算头名。”

    暗卫闻言,立即隐退。

    旁边的小丫鬟凑上来,面满愤慨道:“郡主,这件事要给报给老太君吗?”

    明珠郡主摇了摇头。

    “外祖母身体大不如前了,凭这件事,我那六舅父还不敢跟我翻脸。”

    小丫鬟闻言,便退下了。

    夜色很凉,明珠郡主看着黑漆漆的一片天,有些有星辰,所以亮一些。

    可是有些没有的地方,却显得很暗暗。

    她的竟儿是她心里的星星,她的竟儿在,她可以放过那些人!

    她的竟儿要是不再了,她第一个先把那些人杀了!

    她不介意,坐实真正的孽债!

    “砰砰砰”

    “嫂嫂嫂嫂”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李心慧才梳好头发,谁知道外面感觉都吵炸天了!

    她疑惑地打开房门,只见张华,谢明坤,柳成元,以堆叠的方式一下子涌进来,并且跌到地上去!

    她的嘴角抽搐着,无语地看着地上的三人,站到一边去!

    “怎么了,大惊小怪的?”

    李心慧狐疑道。

    “楚家,楚家涨钱了!”

    张华激动道,这个消息好比他捡到了巨额银票,潮涌的心绪无法平复。

    李心慧点了点头,继续道:“所以呢?”

    柳成元见嫂嫂一旦都不激动,当即道:“一万两,是一万两啊!”

    “而且张贴的告示还截止了报名,并且说了,只要是让小世子吃下东西而不呕吐,那便不管有几个头名,都是一万两。”

    “嫂嫂,去吧,去吧,去吧,一万两啊,我们可以去京城玩一圈了。”

    谢明坤反复强调。

    李心慧的额头布满黑线,这三人都不是缺钱的人,怎么就这么财迷呢?

    “说不定去了就回不来了!”

    “你们三个确定,要为了这一万两,把我送进去!”

    李心慧无语道,压根不动心。

    她准备下楼去吃点早点,然后去杭州城里好好逛一逛。

    比如什么杭绸啊,太湖珍珠啊,当然多多买一些。

    谢明坤,柳成元,张华,三人跟着她下楼,一边往下走,一边继续诱惑道:“不会的,这一次不是在谢府了!”

    “在西湖边上,明珠郡主请了杭州知府主持,有衙役把守。”

    “食材都会准备齐全,明珠郡主会把小世子带出来。”

    “百姓们都可以围观,很多人都花了高价,订了前排的位置了。”

    李心慧想到了她让萧沐传播的消息,看来,真正做主的人,是这位明珠郡主。

    之前想要借她儿子敛财的人,应该是楚府的不入流的主子,不掌大权,却想钻空子。

    现在这位敛财不行了,还得倒贴。

    上万两肯定不会,不过几千两到是贴定了。

    光是准备各种食材的,就要花费不少,请了杭州知府坐镇,总需要点打点的。

    开心一刻:

    今天又晚了一点了,心累!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