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二章厨艺大赛
    大家安顿下来,柳成元让客栈里面做了两桌席面。

    吃了席面,泡个热水澡,舒服得人只想哼哼。

    连日在马车上颠簸,李心慧感觉身上的骨头都要跌碎了。

    一夜无梦,第二天一大早,李心慧下楼吃早点。

    奇怪的是,没有看到青云。

    青黛和青鸾一人清粥点心,一人摆着碗筷,十分周到。

    不远处,站着虎视眈眈的三人。

    谢明坤:“目测比我家银心,银铃更贤惠!”

    柳成元:“我们还需要出去看美人吗?”

    张华:“渍渍,青云好福气!”

    呃???

    谢明坤和柳成元同时转头,看向张华。

    他们怎么感觉这句话,充满暧昧呢?

    “哎呦!”

    张华突然捂住膝盖惨叫一声,一粒不知道从哪里弹过来的花生米,一下子击中了张华的膝盖。

    他压根没有想到,会遭受突然袭击。

    所以也没有看到是花生米!

    他以为是石头!

    “有人,打我!”

    张华眸光含泪,痛得面容都抽搐起来。

    李心慧含着一口粥,差点笑呛住。

    她暗暗拉着青黛和青鸾坐下,三个女人低头喝粥,那肩膀一耸一耸的,可远远看着,却安静乖巧,跟暗暗偷袭的人根本不能混为一谈。

    柳成元和谢明坤扶着张华,找了一圈,根本没有可疑的人。

    大厅里很宽敞,大家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吃早膳。

    “不会是突然骨节松了吧?”

    柳成元狐疑道,张华痛了一会,缓和过来了。

    他也不确定了,就是感觉一下子被什么东西击中了。

    可是他分明就没有看到暗器!

    他狐疑地坐到椅子上去,摸了摸膝盖,喃喃道:“难不成真的是膝盖突然松了?”

    “噗”

    李心慧喷笑,她实在是忍不住了。

    青黛的面容红了一下,若无其事地拿了一块藕粉糕。

    柳成元推了推张华,小声道:“现在你过去说吧,青云关不了多久的!”

    张华的眉头抽搐着,用手指指着自己,撑大着眼眸,心不甘情不愿。

    谢明坤趁机过来推他一把,张华只有一瘸一拐的,面露赧然。

    “嫂嫂”

    “我们我们替你报了名,参加一个厨艺大赛!”

    张华脸红道,低垂着眉眼,感觉心里七上八下的,很忐忑。

    李心慧狐疑地看着他们,疑惑道:“厨艺大赛?”

    “嗯,在杭州楚宅,十月初六到十月初八,三天的时间,若是胜出者,可得两千两银子。”

    “两千两?”

    李心慧更加狐疑了,这相当于在杭州府送一处宅院了!

    出手这么大方?

    “说来听听,这么回事?”

    李心慧对着张华道,天上这么会掉馅饼的?

    张华闻言,立即来了兴趣,连忙坐正身体道:“楚家有一个曾外孙,出身京城的英国公府,说起来也是金贵的命。”

    “可这个小世子自出身以后,便患有心疾,最近听说是吃不下饭了?”

    “我们我们都已经交了报名费了!”

    李心慧皱了皱眉,这种时候,还搞什么厨艺大赛?

    不应该是广邀名医,或者请一些大厨吗?

    她看着张华,询问道:“多少的报名费?”

    “五十两!”

    张华更加不好意思了。

    直觉是,他们被骗了!

    可是现在,赶鸭子上架,他们也是没有办法了。

    “报名的人有多少?”

    李心慧问道,分明是有人借机敛财。

    “据说已经有一百三十余位了。”

    “你们好笨!”

    “没有跟人家说是举人出身吧?”

    “脸丢光了没有?”

    李心慧不客气地批评道。

    光是报名费都六千五百两了,可人家的奖励也确实够吸引人的!

    五十两换两千两,但凭厨艺能够过关的,谁不想赚这一分钱啊?

    无耻就无耻在,这楚家还打着为小世子着想的名号!

    张华,谢明坤,柳成元三人涨红了面孔,一时间根本无法反驳。

    这个时候,被反锁在房间的陈青云下楼了。

    他凉凉的眸光从张华,谢明坤,柳成元的身上扫过,随即冷冽一笑。

    “呵呵,嫂嫂不用管他们!”

    “把十年寒窗苦的举人脸面都丢光了,被人下套了也不知道!”

    “傻子都能想一想,五十两的报名费,凭什么说给就给了?”

    陈青云鄙夷地看着那缩头的是男人,满腹怨气。

    很好,大清早为了防止他下楼,竟然让人把房门反锁了。

    要不是萧沐上去叫他,估计他还下不来呢?

    三人自知理亏,不敢跟陈青云硬碰硬。

    李心慧拿了五十两的银票出来,递给张华他们三个。

    “这个亏,你们就吃了吧,当长个记性!”

    “不过也不能白吃”

    李心慧眼眸冷睨,嘴角勾起一抹嘲讽。

    张华不好意思接过了那银票,柳成元和谢明坤更是汗颜。

    他们连忙摇了摇头,退到一旁去。

    陈青云见他们识趣,嫂嫂又不想沾染这个局,紧绷的面容才好看一些。

    吃过早饭以后,李心慧吩咐萧沐去办件事。

    他们一行人租了画舫,去游了西湖。

    入秋的西湖景色,自然不如四五六月的美。

    荷叶渐渐枯萎,看不到成片成片的绿,也看不到粉粉嫩嫩的荷花。

    大家泛得无趣,转而又去游了雷峰塔。

    雷峰塔到是香火鼎盛,那塔高五层,巍峨耸立,四面环绕山水,到是秀丽不凡。

    可南山寺四百多年的古刹,建于山中,更独具特色。

    因此大家游玩回来,兴致缺缺,感觉甚似无趣。

    李心慧到是觉得挺怡人的,至少她奔着放松心情来。

    萧沐,青黛,青鸾,长康,青云,他们都感觉这一天过得不错。

    柳成元,谢明坤,张华,感觉心累无力。

    他们不甘心啊,那银子就这么没有了!

    夜晚,楚府灯火通明。

    偌大的院子如同园林一般,其间假山长廊,凉亭小湖,应有尽有。

    而其中园林中间,有一处幽静的院子,叫蘅芜院。

    而英国公夫人,明珠郡主,就携子住在这栋小院中,从儿子高竟三岁时,便入住,如今已经有三年了。

    说起这位明珠郡主,那可真是一位慈母。

    为了她的儿子,寻遍名医不说,甚至于愿意带着他长住杭州府,连京中那等妾室嚣张的气焰都不曾理会过。

    “咳咳”

    “呕”

    病榻上,一位气息微弱的小孩子又吐了。

    他的脸色苍白的可怕,眼睛很圆,很大,非常漂亮。

    他的身体很瘦,小小的,看起来才有四五岁孩子的身体。

    甚至于,还要比四五岁的孩子还弱。

    明珠郡主贴身照顾着儿子,替他擦拭着嘴角的秽物。

    高竟闻到口腔里面难闻的气息,呕吐的**再次攀升。

    可是他强忍着,脸色都青紫了。

    明珠郡主见他忍得辛苦,痛不欲生道:“吐出来吧!”

    “竟儿,你吐出来吧,没事的,你吐出来吧!”

    明珠郡主带着,哭泣扶着儿子的瘦小肩膀,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人抽走了。

    高竟的手紧紧地握着娘亲的手,忍了又忍,终究还是忍不住吐在了明珠郡主的手绢上。

    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

    接连喷射的呕吐物泛着黑糊糊的酸臭味,从明珠郡主的手绢中滴落着,沾湿了她的袖口和裙摆。

    高竟一边呕吐,一边伸手想替她擦去,嘴里还反复念叨着:“娘,你的衣服脏了!”

    “娘,我把你的衣服吐脏了!”

    “呜呜”

    明珠郡主感觉心脏被狠狠地绞着,老天爷要真有什么惩罚,为什么不冲着她来?

    为什么要折磨她的日子!

    她的竟儿这么乖,从一岁起就会抱着脸颊亲亲了。

    明珠郡主哭得肝肠寸断,贴身照顾她们母子俩的龚嬷嬷进来见了,暗暗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