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章跟她撒娇
    陈青云他们的车队往前行驶了几个时辰以后,到达了怀县。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们准备夜宿怀县。

    可后面二十个人一直跟着,陈青云便立即吩咐,继续赶路。

    在城门关闭之前,他们出了怀县,往随州赶。

    天黑了,还要赶路。

    李心慧自然知道不对劲了。

    陈青云只道是柴云有公务要办,李心慧不疑有他。

    等到出了城以后,陈青云吩咐萧泽和萧沐道:“留活口,查到寇家的各据暗点,天亮送去随州府衙,请他们派人押送回阳城总兵府。”

    萧泽,萧沐领命而去,柴云见状,疑惑道:“陈公子怎么不让我一起去,我是总兵府的人,去了岂不是合情合理?”

    陈青云闻言,好笑地看着柴云没有心机的样子,出声道:“我们知道他们是谁派来的人,可如果他们拒不承认,说你以权势压人,想杀死他们呢?”

    “萧泽和萧沐是我的人,拿下他们问出背后阴谋,你再出面最好不过。”

    “到了随州以后,我让萧沐跟你去办一件事,到时候我们在杭州府汇合!”

    柴云隐约知道一些,总兵跟陈公子要将寇家一举连根拔起。

    可是他一直很惊奇,他们会怎么做?

    “去办什么事情?”

    柴云问道,兴趣盎然。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肯定很有趣!”陈青云高深莫测道。

    柴云见他说得笃定,心里也发期待起来。

    他们的车队继续往前,少了萧泽和萧沐,在马车里昏昏欲睡的李心慧压根就不知道。

    路过怀县的时候,他们买了不少干粮,屯了不少水。

    因此一路都是慢慢悠悠地走。

    大约在亥时,青黛下车回禀。

    “公子,夫人已经睡下了。”

    陈青云闻言,深邃的眼眸闪过一抹宠溺的温柔。

    “你们原地休息,我跟柴云往后去探探萧泽他们来了没有!”

    青黛领命,留青鸾在车里照顾着,她跟长康守着车外。

    陈青云跟跟柴云骑马而去,马车留在原地,车夫是总兵府的亲兵,身手不错,将马车赶到一旁的路边以后,便闭目养神。

    长康看着寂寥的夜色,凑过去跟那个亲兵聊天。

    “还未请教这位大哥名讳?”

    长康抱拳,很是恭敬。

    那位亲兵见状,立即不好意思道:“我姓孟,叫孟达,你唤我一声小孟就行了!”

    “那怎么行,我看你比我年长,我唤一声孟大哥吧!”

    长康坐到孟达的旁边,两个人一搭一搭地聊起来。

    孟达喜欢吃长康做的饭菜,吃过几次,这会休息了,他拿出干饼来啃,更是想念。

    长康知道他的想法,轻笑道:“这有什么,我师傅做的更好吃。”

    “等她身体好些,我们就能吃到了,到时候山里打点野味,保证孟大哥吃个够!”

    长康这么一说,孟达又咽了咽口水。

    心里一直惦记着,盘算有没有那个口福能够吃到。

    萧泽和萧沐出马,那速度杠杠的。

    陈青云和柴云不过是往后退了不到两里路,只见那两人一前一后,押了黑压压的二十个人走过来。

    “吁”

    萧泽勒马停下,立即上前回禀陈青云:“公子,他们不过是寇家圈养的杀手而已。”

    “只知道拿钱办事,其余的据点,知之甚少。”

    陈青云早已预料,他挥了挥手,对着萧泽道:“你跟柴云先押着人走,天亮就进城。”

    “交给随州知府以后,你们二人改道去保定府,流放的官员,在名单上的,若是路上有人下手,你们便暗中救出。”

    陈青云说完,将手里的名单递了过去。

    “告诉他们,寇家大势已去,他们说与不说,寇家都不会让他们活着。”

    “张金辰再厉害,到时候案子公开审理,他也没有包庇的机会。”

    萧泽接过名单,许多都是他所熟悉的官员。

    他立即点了点头,将名单递给柴云。

    柴云看后,眼眸一烫,有些惊惧交加。

    他连忙将名单收起来,跟陈青云颔首后,跟萧泽一起押送那些不知所谓的杀手。

    陈青云和萧沐回去的时候,长康跟孟达靠在一旁休息。

    青黛一直站在车边守着,陈青云道:“你也上去休息吧,天亮再走!”

    “是,公子!”

    青黛行了半礼,然后回车厢里面小憩。

    陈青云也回了车厢内休息,萧泽躺在车顶,警觉地值夜。

    这一晚,安然无事。

    第二日,李心慧得知柴云带着萧泽去办事了,她隐约猜到一些。

    萧泽是青云的人,之前她被掳,她问过青云。

    只说她挡了别人的财路,可谁的财路,青云却是没有告诉她?

    进了随州城的时候,心慧随意用了些早膳,再次上车时,她跟青云一辆车。

    青黛青鸾知晓,夫人跟公子有话要说,因此两人没有多言,规规矩矩地上了马车。

    跶跶的马蹄声响了起来,随州城很热闹,到处都是叫卖声。

    路面也很平整,除了轻微的摇晃,铺着软垫的车厢里很舒适。

    李心慧盯着青云看,她的眼睛很黑,很亮,很大,专注看着一个人的时候,那光芒聚拢,瞬间就变得幽深起来。

    陈青云绷着的脸有些受不住了,微微散着热气,眼眸也不敢与她直视。

    她看人的时候,太犀利,尤其是认真的时候,专注得仿佛能够看到心里去。

    他有点怕,怕自己忍不住和盘托出,又让她担心起来。

    李心慧一直看着陈青云,不说话,就这样一直看着。

    陈青云受不了那灼热的视线,耳根慢慢泛红,不好意思地讨饶!

    “嫂嫂!”

    他声音软极了,有点像是撒娇!

    李心慧充耳不闻,继续看他!

    陈青云坚持忍了一会,最终还是忍不下去了!

    风撩动车帘,似有淡淡的香气飘了进来。

    陈青云深吸一口,觉得心口更是堵得慌!

    轻叹一声,他低垂着眼眸,小声道:“我就是想把萧泽借给胡大哥查案而已!”

    “呵!”

    李心慧冷笑一声,犀利的眸光依旧直视陈青云的眼眸。

    陈青云的面容腾地一下子就红了,他闪烁的眼眸几欲挣扎,最后不自觉地咬了咬唇瓣,还是不想说。

    李心慧不看他了,她撩起车帘,看向热闹的集市。

    陈青云抬首时,只见她的后背对着他。

    有些消瘦,那芊腰细细的,勾勒着背脊有些单薄。

    从后面看,似乎给人一种孤寂落寞之感。

    他的眼眸暗了下来,心里也有几分难过。

    他知道自己不应该隐瞒,可那些黑暗肮脏的事情,他真的不想说。

    他主动靠过去,与她坐在一起。

    他将下颚靠在她的肩上,像是小孩子在撒娇一样。

    “下一个故事画什么好呢?”

    “春风得意的学子名落孙山,大受打击以后,跳崖遇到富家小姐,三年后金榜题名,然后洞房花烛”

    “不过跳崖也太假了,不如画他入府做先生,然后跟小姐日久生情,最后继承了庞大家财,步步高升”

    “也不一定要画学子,就画纨绔子弟,青楼妓馆,寻觅得真情,奈何受到家人阻挠,最终双双殉情”

    李心慧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的眉头抽搐几下,转脸,狠狠地瞪着他!

    “谁教你这些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洞房花烛,步步高升,双双殉情?”

    “这些都是别人写烂的梗,有什么新意?”

    “哦,那画什么呢?”

    陈青云笑道,眼眸闪着异样的光。

    李心慧知道他就是故意逗她的,可她也真是没有出息!

    明明,刚刚她还在想,生多久的气合适!

    “哼,先让我出出气!”

    她道,伸手狠狠地掐了他水灵灵的脸蛋一把!

    满腹怨气,下手自然重了一些。

    那白皙粉嫩的面容顷刻间就是两个大红印子,她看着他愕然又呆滞的样子,傻乎乎的,当即就笑了起来!

    “呵呵,活该!”

    她瞪视着他,可眉眼总算是舒展开来。

    陈青云有些怔怔地看着她的笑颜,深色的眼眸里,划过一抹幽光。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