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五十九章釜底抽薪
    荒道萋萋,秋天之景,满目金黄。

    偶尔在那地埂之上,能够看到一朵朵散来的,铺展延绵的牵牛花。

    粉色的,嫣红的,纯白色的,浅紫色的,靛蓝的

    李心慧以为是柴云遇到熟人了,撩开车帘,视线在牵牛花上起起伏伏。

    她的身旁一左一右地坐着青黛和青鸾。

    青黛是杏眼,柔柔似水,唇瓣微薄,看似楚楚动人之美。

    穿着一身淡雅的浅绿色衣裙,不动时,比花儿更好看。

    青鸾是迷人的丹凤眼,细长的眉峰弯着,丝毫不显凌厉。

    她的红唇微翘,眸光清澈,瞧着十分讨喜。

    穿着湘妃色的衣裙,跟花骨朵一样,正是含苞待放的时候,美得含蓄又养眼。

    李心慧的唇瓣结痂了,明显还是翘着的,可至少说话的时候不痛了。

    她指了指秋草中盛开的牵牛花,对着青黛和青鸾笑道:“牵牛花也叫朝颜,也有很美的名字。”

    “秋天的时候,比起菊花,桂花,我更喜欢朝颜和三叶梅,簇簇火红,给人一种赏心悦目之感。”

    “让你们待在我的身边,如果那朝颜开在杂草中一样,失去了原本的尊贵和美好。”

    青黛和青鸾看着那荒地中的朝颜,确实很美。

    开得娇艳,颜色由浅到深,藤蔓四处铺展,花儿四处相连,给人一种生机勃勃,明媚动人的姿态。

    可那中间,确实有些荒草,已经枯黄,似乎一下子就将朝颜的美感削弱了许多,显得廉价起来。

    青黛和青鸾虽然说跟在李心慧的身边不久,可她们却从她温柔大方的眉眼中,看到了一抹尊重和爱惜。

    “朝颜再美,遍地可寻。”

    “喜欢朝颜花的人,必定心存温厚宽和,仁善大爱之心。”

    “青黛跟青鸾能够跟在夫人身边,是我们的福气!”

    青黛认真道,夫人和公子没有将她们当成奴婢看待,这本身已经将她们的身份提高了。

    而且夫人风趣幽默,妙语连珠,跟她在车上时,她们不仅没有尴尬,相反一直笑意连连。

    “夫人很好的,若是为了我们姐妹二人妄自菲薄,到成我们姐妹二人的罪过了!”

    “朝颜花遍地可寻,因此无贼惦记,否则哪有此般逍遥,随地可生,可长!”

    青缎也出声附和道,夫人跟她们年纪相差无比,可说话时,那温婉的语调,绵长意浓的深意,都是她们所不及的。

    因此虽然夫人丝毫不会武功,她们却也不敢轻视半分。

    李心慧感觉这一声声夫人听起来,让她有几分汗颜。

    可这是青黛和青鸾对她的尊称,若是叫小姐,更是不妥。

    索性青黛和青鸾对此中意的称呼很习惯,这才让李心慧勉强接受。

    柴云上前去跟寇大海的大管事接头,那大管事很是圆滑,先送了一份厚礼,这才打探道:“不知可是阳城总兵府的家眷?”

    柴云见对方斜倪着眼睛,探究之意十分显眼。

    他将礼物推拒回去,出声道:“是我们家大人的亲戚,路远得很,柴某就不耽搁了。”

    柴云抱拳,转身走了。

    那大管事被人甩了冷脸子,心有不甘。

    他回去马车外,隔着帘子回禀道:“老爷,确实是胡志昌的亲戚!”

    “胡志昌的亲戚?”

    “他不是孤儿吗?”

    帘子里的人幽幽道,语气有点凉!

    那大管事立即把腰弯低一些,继续道:“听说路远,兴许是什么远亲?”

    “远亲用得上他的副将亲自护送?”

    “柴云可是五品的武将!”

    忽然,帘子被掀开。

    只见里面有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身材微胖,高大威猛,坐着都想一座小山似的。

    他探头出来,脸盘宽大,皮肤很白,眼睛细长,唇瓣略厚,看起来到是有几分富贵像。

    只不过那眼睛阴戾得很,眸光瞥向对面的车队时,冷戾的眸光落在了马车上的标记上。

    恰好这时,陈青云撩起车帘,远远地看了过去。

    两人对视一眼,对方瞳孔很深,眼神阴霾,眸色深沉。

    陈青云的眼眸晦暗似海,幽深犀利。

    他要是猜得不错,那个人就是寇大海。

    “走吧!”

    陈青云放下车帘,淡淡地吩咐道。

    柴云在前面带路,长康跟另外一个车夫赶车跟上,萧泽,萧沐骑马跟上柴云。

    人少寇家不止一半,可所有人无惧无畏,姿态挺拔,像是贵人路过一样。

    寇大海常年跟一些老江湖打交道,自然知道那马上三人的不凡。

    还有马车里的那个少年的眸光,深邃犀利,与他对视以后,气场丝毫不弱。

    这样的人,又跟总兵府又牵扯?

    寇大海一下子就想到了,一定是蒋文英信中提到的陈青云。

    他的眼眸顿时一寒,对着身边的大管事招了招手,低声吩咐道:“让人跟上去,找机会嗯”

    寇大海说着,做了一个抓的手势。

    他的大管事见状,心里一禀。

    “老爷,我们不是来跟总兵府讲和的吗?”

    “呵,讲和?”

    “胡志昌那个张狂的德行,已经将寇家在阳城涉及人命官司的案子上报了,现在案子被刑部压了下来,能压多久还不好说。”

    “再说了,表兄的意思是,让我尽快了结,不要跟萧家为敌!”

    “抓到人以后,威胁胡志昌把这件事大事化小,亏点钱无所谓,可在这个当口,不能给我表兄添乱。”

    “不然他的手段,可比胡志昌狠多了!”

    “现在,我们唯有釜底抽薪了!”

    寇大海冷笑。

    大管事闻言,面色冷肃,立即弯腰退下。

    这一次出来,他们带不少武功高强的人,此番正是用的时候。

    大管事算了算对方的人马,随即派去了二十个老江湖。

    车队再一次动了起来,寇大海到了阳城以后,递了帖子去总兵府。

    可胡志昌压根不见,帖子都是丢出大门口的。

    寇大海冷戾一笑,转身去了知府衙门。

    可蒋文英病了,不能接见他,阳城所有铺面都被查封,不得已,寇大海入住了别人家的酒楼。

    人家酒楼知道是寇家的人来了,根本不让住,寇家的名声在阳城算是臭气熏天了。

    仿佛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一番折腾下,天黑时,寇大海才住进了一栋临时买来的小院里。

    感觉自己受到莫大侮辱的他,心里越发愤恨了,加剧了他想要摧毁胡志昌的阴暗心思。

    而陈青云等人,他也起了永绝后患的杀心。

    定南府城,北苑内。

    齐夫人见完了张夫人和柳夫人以后,去了书房找齐瀚。

    “心慧的酒楼和院子不是都烧毁了,又刨出了焦尸,我之前就寻思着,从新给他们找个店面。”

    “今天张家和柳家来了,他们合力把南街码头上的仓库拆了,说是跟心慧和青云换地。”

    “他们仓库堆货,对那等死人并不忌讳,可酒楼和院子不行,阴邪太冲。”

    说是换地,不过是想帮扶青云和心慧一把。

    齐夫人想受这份好意,又怕将来青云有所顾忌,所以来找齐瀚商量。

    齐瀚闻言,将心慧跟张家,谢家,柳家做生意的事情跟齐夫人说了。

    “若说受惠,那也是张家,谢家,柳家!”

    “换地而已,他们吃不了多少亏。”

    “就这么办吧,萧泽回来的时候说了,心慧并不知道酒楼和院子被毁的事情!”

    “希望他们回来之前,能够帮他们把这件事办妥!”

    “还有李先生那里,你让齐盛跑一趟,说说清楚,不要让他担心了。”

    齐夫人没有想到,心慧竟然还有这么多点子。

    她点了点头道:“因祸得福,逢难遇贵。”

    “这丫头多灾多难的,却一直化险为夷,说起来也真是绝处逢生,命硬得很!”

    “呵呵,有她这样帮着青云,说不定以后还有大造化!”

    齐瀚捋着小胡须笑道,看着夫人已经凸起来的肚子,眼眸越发坚定起来。

    密折和试卷都已经上呈了,这件事接下来如何?

    就得看皇上的意思了!

    他希望青云不要让他失望才好!

    寇家若是被青云除去,小小一个阳城知府,以及那背后之人,就都不重要了。

    开心一刻:

    三爷昨天更新晚了,很心塞!

    因为今天打开后台,豆豆都飞了

    呜呜呜呜,让我作死,让我作死,让我作死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