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五十七章暧昧的伤痕
    李心慧觉得自己就是自找的,她没有见过像自己这么笨的人。

    把唇瓣凑上去给人咬。

    而且还咬出血了。

    她泪眼朦胧地看着他,能够感受他诚挚的道歉!

    可是没有什么鸟用啊!

    她还是很痛!

    唇瓣破了,口子不小,血还在流。

    鲜红的血液染着唇瓣,从她的指缝里面透了出来,那颜色很刺目。

    陈青云心痛得无以复加,他连忙去打了水,然后用柔柔的毛巾给她擦试着手,下巴。

    那唇瓣肿起来了,血流了一阵以后,没有流了。

    高高肿起的地方,往下一圈,有一大块被咬破的口子,齿痕很深。

    “对不起,我下次再也不会了!”

    陈青云道歉,他感觉自己在那一刻,有一些鬼迷心窍。

    那昏昏暗暗的视线,她突如其来的面容,他真的以为自己在做梦。

    一个可以由他掌控的梦。

    “下次?”

    李心慧的眼眸忽闪着,泪光又出来了!

    她说话的时候,会扯着伤口疼。

    可是她又忍不住道:“还有下次的话,我是不是该庆幸,你手里没有刀?”

    “我宁愿你反手给我一巴掌!”

    她委屈极了,真正觉得欲哭无泪,心酸难挡!

    怎么就被咬了呢?

    难不成他梦见自己在吃饭?

    她的手在僵硬过后,牵扯着旧伤疤一跳一跳地疼,跟针扎一样。

    手,唇!

    还有心悸过后的余韵,全身都是软绵绵的,没有力气。

    陈青云看着她委屈地撅着嘴,她那泪光闪烁的眼眸亮极了,像是一场过**以后,天边突然涌出的彩虹。

    耀眼极了。

    “我没有想到,你会过来!”

    “我看到一个人影,以为自己在做梦,就想咬!”

    李心慧闻言,更委屈。

    所以,她看起来像是一个鬼影,一下子扑向他。

    让他下意识就想要自卫反扑!

    可为什么偏偏是唇瓣。

    手指,手臂,都行啊!

    至少出去还能见个人!

    现在呢?

    呜呜呜羞愤欲死!

    “别说了,去给我拿点伤药粉过来,我要兑水擦拭伤口。”

    她吩咐道,想趁他走了以后,去铜镜边上看看。

    陈青云闻言,连忙去找。

    总兵府要点伤药粉还是很容易的,他出去以后,李心慧立即往寝内的铜镜边走。

    那铜镜很清晰,她轻而易举就看到了,自己的唇瓣肿得很厉害。

    红红的,那颜色一看就不正常。

    跟抹了口脂还要娇艳,被泪水洗涤过的眼眸很亮,仿若清澈的湖面落了几半桃花,耀眼极了。

    心悸过后,面容也变成了绯色,她端详着自己的面容,总感觉哪里不一样了!

    似乎,像是娇嫩了许多。

    尤其是那一双眼眸,潋滟如许,长长的睫毛自然卷翘,眼皮大双,显得那眼睛又大又亮。

    她看着自己的眼眸,看着看着,仿佛魂魄被吸附进去一样。

    有一种惊悸的感觉来袭,她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她这一双眼睛像极了她前世的眼睛。

    尤其是双眼皮的弧度,中间比寻常人多了一层,所以那眼睛就特别出彩。

    红唇小而嫣红,眉毛密而长,透出一股爽利和利落。

    “前生后世嘶”

    她呢喃,轻呼一声,往书房走去。

    青云还没有回来,她坐到桌边,忽然发现青云原来一夜都在作画。

    都是她的,偶尔也有他的。

    她在庭前刺绣的,他站远远的拱门处,眸光斜长,好似偷窥。

    他在一旁写着:“娴静柔美,宜室宜家。”

    还有她在柳家掌勺的时候,她端起酒杯,好似未饮先醉,满目柔情。

    而他在远处一直默默地注视着,眼眸异常犀利。

    他在一旁写着:“不胜酒力,勿要贪杯!”

    还有她在谢家,众目围观,指指点点的时候。

    她立人群中,冷面而笑,似带讥讽。

    而他在人后握拳,面色冷肃。

    他在一旁写着:“人心不古阴谋起,冷面玉色眸含威!”

    李心慧一一看了下去,还有南山寺,他登高远眺,她闲庭渡步的。

    还有山下遇险,他挺身而出的。

    最后是她从阁楼被陈地推下时,宛如断翅的蝶,而他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不知不觉,他们竟然都经历了这么多?

    她想跟他说,漫画不是这样的!

    逗趣的话语会比较好,至少吸引人的眼球。

    可他似乎只想画他们之间的故事,那笔墨虽然简洁,所到之处,无意不是以精简为主。

    李心慧将他的漫画都过了一遍,然后用笔墨,从新在红白的地方写上她想说的话。

    做针线的时候,她写:“艹,又扎到手了!”

    在柳家的时候,她写:“呵呵,再喝就要醉了”

    在谢家的时候,她写:“都踏马的都是一群傻x”

    其实,她的内心没有他想的那么宁静。

    她也会抓狂,也会心烦意乱,也会冷戾如冰。

    但她想让他知道,她真实的样子!

    镇定自若,不过是历经千帆。

    淡然恬静,不过是心有不争。

    冷戾无情,不过是看透人心。

    她其实再普通不过,等他有了她的阅历,只怕会比她更加淡然。

    日子都是自己过给自己看的,好不好,于别人而言有什么关系?

    这么多年来,历经两世,她悟出的,唯一不变的,便是珍惜身边的人。

    是亲人也好,朋友也罢,都要珍惜。

    过眼云烟,有时候讲的也是身边的人。

    渐行渐远的夫妻,亲人,朋友,何其多?

    等到幡然悔悟时,还不知道,为什么身边的人已经离自己那么远了?

    时间过了就是过了,想要重新弥补,那也要别人还愿不愿意搭理你!

    她希望青云能够明白,有时候独树一帜的菱角,不如世俗的圆滑。

    自己过得好,身边爱自己的人过得好,才是真的好!

    陈青云回来的时候,忙着兑药水给她擦拭唇瓣。

    丝毫不知道,她给他的画添上了许多话语。

    白色的小棉签,他自己亲手做的。

    站着土黄色的药水,里面有血蝎,当归,胆南星,白纸,南红花等等常见的阵痛消肿药。

    她嘟着嘴,眼睛忽闪忽闪的。

    他在擦药,手有些僵硬。

    她想说话。

    他也想说话。

    问题是,她现在不能张嘴。

    他说了她也不能回复。

    气氛一时沉静下来。

    咬得太狠了,陈青云上药以后,那棉签不小心触碰伤口,李心慧立即吃痛地皱起了眉头。

    陈青云也看到了,那伤口大约是他四瓣牙齿惹的货。

    这伤怎么解释呢?

    唇瓣上的牙印太清晰了!

    总不能说是摔的。

    陈青云感觉身体滚烫滚烫的,微微低着头,眼眸透出一缕闪烁的红光。

    上完药以后,李心慧用笔在宣纸上写着:“我回房去养伤,你乖乖研究漫画吧!”

    “漫画上的话,不要一板一眼的,要欢脱起来。”

    “有时候,话语跟画风相反,其实也是一个很好的看点。”

    她写完,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抿着的唇勾勒出非常非常浅的弧度,示意他不要放在心上。

    陈青云不想她动唇瓣,因为牵扯到伤口会疼,他点了点头,出声道:“我送你回去!”

    李心慧闻言,立即摇了摇头。

    她指着自己的唇瓣,然后在纸上写道:“我的小叔子,你就消停点吧!”

    “你还嫌着伤口不够引人瞩目的?”

    “乖乖的,我出去的时候,低着头,他们不好看仔细的!”

    她写完,又眨了一下眼睛!

    那眼睛很亮,没有责怪,有淡淡的揶揄。

    那点淡淡暧昧,在她的坦然之下变得微妙起来。

    陈青云感觉呼吸微滞,忽然有一种,想要抱一抱她的渴望!

    他也确实抱了!

    往前一点,猝不及防地抱了抱她,然后放开!

    “小心点,多擦药。”

    “今天会有两个女护卫过来,我先安排在前院,明天再带过去见你!”

    李心慧眼眸忽闪,很快明白过来。

    她点了点头,然后对着他挥了挥手,示意自己要走了。

    陈青云送她至门口,开门的时候,只见胡志昌大步而来。

    他抬目,愕然地看着自己面前的叔嫂二人。

    一个皱着眉头,似乎有些自责和不舍。

    一个抿着肿得高高的唇,眼眸里有星星点点的笑意。

    两人的视线下意识看着他的时候,一瞬间都僵了一下。

    更为让他意外的是,心慧竟然对着他轻福一礼,然后便匆匆地走了。

    留下他跟青云,大眼瞪小眼。

    气氛诡异到静止。

    他似乎一下子想到了什么,下意识看向青云的唇,只见那唇角,竟然还有些许血渍开心一刻:

    总算是赶在了十二点之前!

    踏马的,我今天自宫三次!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