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五十六章他把她咬伤了
    夜凉如水,秋风瑟瑟。

    陈青云矗立在胡志昌的书房,静静地看着窗外。

    星辰有些黯淡无光,可光秃秃的外墙却阻挡了远眺的视线。

    胡志昌在他的身后道:“我与你嫂嫂商议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如果你想要参与,我们私下再签一份契约就行。”

    陈青云闻言,摇了摇头。

    “她不想我参与的生意,我便不去参与了!”

    “我们初六就走!”

    初六的话,只在总兵府住两天了。

    胡志昌有些不舍,可他不好明说。

    “把那两个小丫鬟带去,顺便照顾你嫂嫂!”

    “我恩师写信过来,他会调两个会拳脚的过来,估计明天就到了。”

    陈青云婉拒道,那两个人是镇国将军夫人给的,底子应当不错。

    胡志昌无话可说了,他将寇家店铺里的银两,抽了三千两给陈青云。

    “我已经把你嫂嫂带动的起始的案子压下去了,现在状告寇家的人太多了,不需要再添你们这一桩。”

    “去的时候,我让柴云跟着你,若是有什么意外,只需拿出我的名帖,说奉命暗中查探。”

    “这一次,切莫不可再让你嫂嫂出事了。”

    陈青云接过胡志昌递过来的银票,名帖。

    这一次寇家把嫂嫂的被掳走,酒楼院子被烧,算得上大案了。

    可竟然还有大的案子把嫂嫂的这个起始案压下去,可想而知,寇家到底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

    陈青云捏了捏手里的三千两,嘴角轻勾,眸光充满冷嘲。

    差一点他就见不到嫂嫂了,可是寇家,依旧高高在上。

    寇家家主,依旧还没有出现在阳城!

    陈青云回房的时候,已经夜深了。

    他看着内院的方向,已经一片昏暗。

    将之前他画好的漫画拿出来,细细揣摩。

    她温柔的娇宠,她调笑的揶揄,她维护的冷厉

    还有很多很多,她说用他们的故事来给他练手,其实,他最想画的,也只有他们的故事。

    他铺展着宣纸,然后继续画着,画她温柔娴静地做针线,画她翻炒时的爽利,还有她的冷静从容,临危不惧

    画到最后,陈青云是趴在桌上睡着的。

    那笔上的墨沾在了他的唇边,脸颊,鼻子,非常有趣。

    李心慧本想着一大早带着青云出去逛一逛,她决定还是买两俩马车方便。

    顺便备一些随时能够野炊的器具和米粮。

    毕竟长途跋涉,也不知道一路都能不能及时找到酒楼。

    因为没有小厮侍候,李心慧敲了敲门,结果那房门根本就没有销上。

    直接就开了,很宽敞的厢房,左边是他的寝房,右边是待客厅和临窗的小书房。

    李心慧站在中间看了一眼,门帘下的帷幔遮挡了他的身影,她先去了寝房,结果没有人。

    她往小书房的方向走,很快就看到了趴在桌子上睡着的他。

    睡得很香,眉头舒展开来,红唇微微嘟起,唇瓣上染了墨迹,好似娇艳的花朵中,藏了一抹黑蕊。

    李心慧忽然想起了,牡丹花的一种,具有神话色彩的“青龙卧磨池”。

    那牡丹的花瓣是非常艳丽,隐隐泛着一丝黑色的柔光,让看的人第一眼就会觉得,艳到极致。

    她用手绢去给他轻轻擦了擦,可那墨迹都已经干了,轻微的力道根本擦不掉。

    脸颊上也有,鼻子上也有。

    跟只小花猫一样。

    她用手绢沾了些水,就坐在他的身边慢慢地给他擦。

    他的这副样子让她想起了念大学的时候,她们班上有一位女同学喜欢说梦话,有一次他们把刷牙的杯子,装了一枝玫瑰,然后给她抱着睡,顺便弄了彩笔给她画了几个口红印。

    等到她醒来,一至都说,刚刚她出去跟男人约会了。

    而且上来的时候,眼睛是闭着的。

    玫瑰花,口红印,刷牙杯

    那曾是她最快乐的记忆,成功骗到同学以后,笑得腰肢都直不起来。

    李心慧越想,越乐,连带着给他擦拭嘴角都觉得有趣起来。

    陈青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窗户是支开的,房间很亮,可是她挡在他的面前,入眼的光线又有些暗了。

    他看到她坐在眼前,昏昏暗暗的视线里,只能看到她一翘再翘的红唇。

    她非常地愉悦,开心的样子像是一个孩子一样,甜甜的,眼睛里面有光,比明珠更加耀眼。

    “嫂嫂”

    他呢喃,迷糊的神智尚不清醒。

    李心慧看着他似睁非睁的眼眸,红唇撅起来,像是没有睡醒,透着几分委屈。

    她伸手去点他的脸颊,软软的,滑滑的,除了眼底的乌青色,那面容十分软萌精致。

    她凑近一点,忽然想要伸手去捧着他的面容亲一下。

    陈青云恍惚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嫂嫂从窗户边飞进来,然后靠坐在他的床前。

    他好喜欢啊,不管不顾地扑了上去。

    “唔”

    他亲到了,他闭上眼睛,尝了又尝那种滋味。

    很柔很柔的触感,柔到他的心跟着发颤。

    他用贝齿研磨着,像小松鼠刨到了板栗,兴奋地含着往自己的洞穴跑。

    他也用力的拉扯着,希望将她的唇瓣都卷藏进自己的被子里。

    “撕”

    “快放嘴!”

    “唔唔,痛痛,快放嘴”

    李心慧的头顺着陈青云用力含住的唇瓣,往他身上靠!

    太痛了,她眼泪都快出来了!

    像是被一条蛇一下子咬住了嘴巴,死死的,不能把唇瓣扯回来也就算了,还得谨防它用力扯太狠了,唇瓣掉下来。

    李心慧欲哭无泪啊,青云还一个劲往后仰。

    他的椅子是斜的,后面根本没有靠!

    “嘭”的一声!

    李心慧眼睁睁看着陈青云就这样往后跌,她吓得哪里顾得上自己的唇瓣,连忙往前扑,用手护住陈青云的后脑勺。

    “嗯”

    李心慧真的哭了。

    她都跟陈青云跌在地上了,他还是没有松开她的唇瓣。

    不松开也就算了,还咬得那么紧。

    疼死她了。

    李心慧眼泪都落下来了,唇瓣上的痛彻底让她忽略了手背上被重重压在地上的痛。

    她和他面贴面,泪水很快就落在了他闭着眼睛上,颤颤巍巍的睫毛受不住泪珠,立即顺着他的眼角滑落。

    温热的,很湿,接连地滴落下来。

    陈青云的这番震动下,眼睛立即睁开,可她的眼睛也是睁得大大的,泪眼汪汪地望着他。

    “唔痛啊!”

    李心慧再次轻呼,那痛意蔓延到了心脏的位置,仿佛心悸一般。

    她的嘴里有了血腥味,很浓。

    陈青云的眼眸忽闪,觉得心口的震动太大了。

    血腥味漫过唇齿,惊得他立即松开了她的唇瓣。

    “嫂嫂!“

    他看着她近在咫尺的容颜,惨白,惨白的,红唇滴着血,泪珠滚滚而落。

    不是委屈的那种哭泣,而是疼疼哭的。

    陈青云的手指下意识抚摸上了自己的唇瓣,那唇瓣上面还是湿湿的,他沾了一些来看,是血,混着可疑的水渍,那血的颜色有些淡。

    陈青云连忙将她扶起来,这个时候她的一双手轻颤着,似乎僵硬得无法握住。

    他想起自己突然摔在地上的时候,一瞬间的惊悸过后,他竟然感觉脑后有东西垫着的。

    仿佛就像是一个猝不及防的梦,他跌落悬崖,在一瞬间就惊醒了。

    椅子也从地上提起来,他让她坐到椅子上去,结果她一只手握住唇瓣,那手指以僵硬的姿势弯曲着,另外一只手无声地颤抖着,显得那些疤痕十分刺眼。

    陈青云的心一下子绞了起来,连忙给她轻呼着颤抖的手。

    “嫂嫂对不起,我以为我在做梦!”

    “对不起!”

    他太自责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她痛到脸色都煞白了。

    他将她的红唇撕咬伤了,这

    陈青云赧然羞愤地暗暗掐了自己一把,他想不到,梦境里含住的,竟然真的是嫂嫂的唇瓣。

    而他也真是丧心病狂,竟然想要将那唇瓣拖回自己的被窝,捂起来。

    分明,他是睡在桌子上!

    分明,根本没有被子!

    可是含住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好暖,那温暖的错觉诱导了他!

    陈青云想着,眼眸和脸颊红唇一片,再加上了染血的红唇,整个人跟啼血杜绝一般,透出诱人的靡靡之姿。

    开心一刻:

    肯定还有一更,没有就对不起你们等文的宝贝们了。

    对不起,诚挚道歉!

    今天下午没有什么事情,我不过是带着孩子去了一趟超市!

    超市搞活动,打折

    所以你们懂的,我现在就是一个穷光蛋!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