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五十五章银两之争
    “这个能做的话,好比挖了金山!”

    胡志昌认真道,他虽然是个粗人,不过粗人也花银子。

    自然知道,这葡萄酒的珍贵之处。

    李心慧不以为然,她淡淡道:“有一座金山,也得有十倍大于金山的守卫。”

    “我没有,我也不贪这座金山。”

    “我只卖方子,胡大哥若是想做,日后只当是受不了西域高价卖酒的窝囊气,该上贡上贡,只当成御酒来做,如此,方可不受他人眼红,背后阴损算计!”

    胡志昌本来兴趣不大的,此番听她的直白之言,立即豪气冲天。

    如她所说,西域那边仗着他们中原的人不会酿,没少趾高气昂。

    而且皇宫也在存,当成御酒来做,只需要上贡给皇上。

    有皇上罩着,谁还敢动他不成?

    可这番深远的想法,却是由一位女子说出。

    胡志昌忽然想到了,“贤妻”二字!

    “我买,一万两够吗?”

    他道,他打仗的时候,得了不少赏赐。

    可他大手大脚习惯了,积蓄不过两万两。

    一万两留着当本钱,一万两可以当即给她。

    若是她嫌少,他还可以再加一点。

    “不要这么多,一千两就够了!”

    “胡大哥帮我们够多的了,等烈酒出来,我把葡萄酒酿造的方法和小酒曲制作工序都写给你,你找信得过的人先试练一番。”

    “今年还能收到一些葡萄,真正大展拳脚要到明年了。”

    “我再写一些葡萄培植的方法给你,收别人的葡萄不如自己种,你手下这么多人,弄一个万亩葡萄园还是可以的。”

    “到时候,还能成为阳城一大特色。”

    李心慧越说,胡志昌越是觉得可行。

    他豪气冲天,感觉浑身都是干劲。

    可是他没有想到,她只要一千两。

    一千两有多少?

    他记得边关粮草吃紧的时候,大将军跟他们开玩笑,说是让他们别怕,他夫人还有五万两陪嫁银子。

    胡志昌看着她温温柔柔地坐在那里,跟他说的那些话都是出自于他的立场。

    害怕他不相信,先要等她的诚意出来了。

    这样通情达理,不愧于人的女子,他怎么会不相信呢?

    怪不得青云知道他嫂嫂出事了,连忙让余江古来恳求他,出兵把城门把守起来!

    胡志昌一下子冲进房间,将他的银票都翻出来。

    可是他抱着一堆银票出来的时候,李心慧已经走了。

    “人呢?”

    他澎湃的心潮还没有平复,眼眸熠熠生辉,红唇潮红,看似很兴奋。

    亲兵连忙道:“陈娘子已经走了,她让属下转告您,下午她会让她的徒弟买些粗娘和酿酒工具,等到酒酿好了,她再来跟您签一分契约!”

    “她还说,因为时间有限,她先从别人酿好的酒提纯,以后我们自己做的话,可以多多种植一些玉米,她说那个酿酒也很好,比大米便宜很多。”

    胡志昌抱着一匣子银票,忽然有点没有趣味的感觉!

    他的眼眸暗了下来,面色也有点僵硬。

    他是相信她的,没有怀疑。

    可是她却不愿意相信,他的坦诚。

    他轻叹一声,把银票拿回去。

    李心慧说做就做,她让长康买来了一堆的蒸馏提纯的器具。

    酿酒的时间有些长,她怕青云不想等了,从原本低纯度的酒水里面提取,是最快的。

    没有提纯的酒色泽偏黄,并不清亮。

    提纯以后,变得跟水差不多的原色,但是因为器具有限,还是有些偏黄。

    但烈度明显就不一样了。

    十坛能提五坛出来,可烈酒比一般的酒贵两倍不止。

    这样一来,光是靠着这一项酒水提纯,就足以让胡志昌心头大定。

    李心慧熬夜写下了,很多种酿酒的方法以及酿酒的粮食。

    其中玉米的成本最低,但玉米没有普遍种植,所以这个还需要安排。

    不过胡志昌人多势众,万亩玉米园也可以圈地而种!

    提纯酒精和制作小酒曲的最麻烦,工序很多,很杂。

    不过做一次小酒曲,可以酿不少酒,所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陈青云从漫画的世界里面出来的时候,萧泽回来了。

    带来了齐瀚的亲笔信。

    陈青云看了以后,沉默良久。

    他唤来了余江,神色冷肃,面容紧绷。

    余江不知道陈青云有心事,一来便道:“陈娘子教大伙酿酒,那浑浊的酒从她手里过了一道,跟变魔术一样,清亮了,好烈!”

    陈青云眼眸忽闪,他这才记起嫂嫂说挣钱的事情!

    她的点子总是这么多?

    陈青云觉得心里有点堵,因为她真的,真的,真的,不想花他卖画的钱。

    他想着已经得心应手的漫画绘画法,慢慢磕下眼眸,淡淡道:“我嫂嫂她是想卖酒吗?”

    余江摇了摇头,他不是很清楚。

    “听说,是跟胡总兵的一个什么约定!”

    陈青云想,他竟然自己都不知道嫂嫂在做什么?

    “你去一趟保定府,大约四十五年前,有一户陈家”

    “不管有没有线索,过年的时候回定南府!”

    陈青云叮嘱到,掏了三百两递给余江。

    余江接过,出声道:“那我明天就走!”

    陈青云点了点头,他看着余江的背影,心里想着,果然,如嫂嫂所想那般!

    他若是花起钱来,也是厉害得很。

    他转头,看了看自己绘画好的漫画,眸光慢慢变得坚定起来。

    苏杭,无数学子蜂拥而至的地方。

    去那里印着漫画,二十张,小小的一册,不知道会不会有好的进项呢?

    陈青云想着,推开门走了出去。

    又是一个傍晚,太阳不烈,却很刺眼。

    像极他此刻的心,有些惆怅,有些晦涩。

    李心慧把所有的工序和她能想到的方法都写给了胡志昌,用那小小的笔写的,看习惯大字的胡志昌一直拿着看了许久,从头到尾地细细研究着。

    她的字很好看,像是镌刻的一朵朵花,飘逸流畅,自成一体。

    胡志昌跟着她一直待在了酿酒房两天,很多工序都知道了。

    再看她简单直白的文字叙述,感觉自己闭上眼睛,都大致有了方向。

    “很好,可以的。”

    “不过这一张不行!”

    胡志昌将她写了卖方子的契约,上面标注了一千两。

    “太低了,这东西若是在别人手里,我一万两都未必买得到!”

    “就是一万两!”

    胡志昌认真道,价格公道才是合理。

    “胡大哥有所不知,若不是青云跟你们走得如此近,这些方子我是不敢买的。”

    “有时候,这些秘方带来的不是利益,而是致命的危机。”

    “一千两足够了,至少我花得安心!”

    “以后回了定南府城,柳,谢,张,他们三家的生意做起来,青云有了自己的进项,我开我的酒楼,日子总是不愁的。”

    她浅浅而笑,温柔美好。

    胡志昌愕然,他分明听到,青云说,酒楼和院子都被烧了。

    哦,说到这里,他到是忘记了。

    他扣押的寇家的店铺,是可以给他们赔偿的。

    不过青云没有跟她说,估计是不想让她担心。

    胡志昌眼眸忽转,决定还是私下跟青云商量。

    不过一千两,实在是太少了!

    “这样吧,五千两,若是你不答应,我就分一成利给你们!”

    李心慧不想以后,跟这些瞩目的生意有牵扯。

    她摇了摇头道:“最多两千两,若是胡大哥执意如此,我只好不卖了!”

    胡志昌闻言,嘴角抽搐着。

    他全都看过了,她说不卖?

    “好吧!”

    他妥协了,决定私下补给青云。

    可李心慧好似看穿了他的想法,当即道:“胡大哥不要跟青云说我们签了契约的事情!”

    “这两日我都是有意避着他的,我不想他为了银钱的事情操心!”

    胡志昌的心口忽然涌出一股酸涩,他定定地看着她

    “青云有你这样一位嫂嫂,是他的福气!”

    他说道,感觉眼眶有些热气潮涌。

    而此时,安安静静,跟亲兵一样站立在门外的陈青云,眼里闪过一丝复杂和感动!

    开心一刻:

    昨晚我自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