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五十四章做酒的生意
    胡志昌难得没有耍拳,而是在审阅公文。

    听亲兵回禀,陈娘子想见他。

    胡志昌立即站起来,大手一挥,厉声道:“还不快请!”

    亲兵被唬得一愣,连忙跑出去。

    胡志昌看着亲兵那不要命的身影,后悔了。

    因为他还没有整理好衣服呢?

    穿着黑漆漆的劲装,看起来太严肃了!

    他拍了拍自己的脸,感觉自己的脸更严肃!

    他龇牙咧嘴地准备先笑一笑,结果刚露出牙齿,李心慧刚好从门外出现,一时间撞了一个正着。

    “哦,来了啊?”

    “快坐!”

    “来人,上茶!”

    胡志昌吆喝着,企图缓解尴尬!

    结果亲兵尾随李心慧进来,上面茶壶茶杯都准备好了!

    胡志昌的脸又僵了一下,在李心慧看不到的时候,阴沉地瞪了一眼自己的亲兵!

    亲兵的手一抖,茶壶都差点甩飞出去了。

    李心慧坐下以后,胡志昌也坐到她的对面。

    亲兵退至门口守着。

    “冒昧打扰了,希望胡大哥不要见怪!”

    李心慧轻笑道,端起茶杯遥遥一敬。

    胡志昌连忙也端起自己的,茶杯有着茶托,他压根不知道有多烫!

    傻乎乎的,看着心慧小啄一口,立即揭开茶盖子饮了一口!

    “噗”

    “啪”

    “嘶好烫!”

    胡志昌被茶水烫到了嘴巴,喷出来的时候,手一慌,茶杯掉在地上。

    碎了,烫到了他的脚!

    亲兵被动静给吓的,扭头看向室内,只见他家大人竟然抱着一只脚,跳啊跳,跟斗鸡似的。

    “呵呵,胡大哥小心点!”

    李心慧暗暗耸了耸肩,笑着对探头的亲兵道:“快帮你们大人把鞋袜脱了,然后抹一些烫伤药!”

    亲兵闻言,连忙奔进来!

    可胡志昌忍着痛,连连摆了摆手,不肯。

    “没事,没事,已经凉了!”

    他把脚放在地上,感觉嘴巴有泡,很痛。

    脚背也很痛,那肉绝对熟了!

    他确实够能忍,眨眼睛,面色如常地坐了下来!

    亲兵见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李心慧见状,主动站起来道:“我有件事情要跟胡大哥详谈,所以胡大哥一直穿着湿透的袜子也不好!”

    “我先去外面等一会,胡大哥换了鞋袜以后,我再进来!”

    李心慧说完,转身往外面走!

    胡志昌的手伸出去,在空中捞了捞,有句话哽在喉咙,很不舒服!

    他不想跟亲兵计较,以免浪费时间!

    不过狠狠地瞪了亲兵几眼,然后快速地回寝室换了鞋袜!

    脚背上很红,有块皮破了。

    胡志昌视而不见地换了一双袜子,然后是是裤子,衣服。

    他衣服都是练武的劲装,从黑色到藏青色,深灰色到灰色。

    怎么挑都不好看!

    胡志昌最后黑着一张脸,换了一身淡灰色的。

    李心慧再次被请了进来,这一次,两个人都没有喝茶了。

    李心慧直入主题道:“我想跟胡大哥谈桩生意,不知道胡大哥有没有兴趣?”

    胡志昌闻言,愕然地瞪大眼眸

    他一向很懒的,除了朝廷俸禄,他就只买了一些田地。

    什么生意?

    他根本就没有想过?

    “呃?我能做吗?”

    胡志昌傻傻地指着自己问道,他不是不相信她,而是不怎么相信自己!

    李心慧闻言,好笑道:“能的!”

    “胡大哥在边关待过,自然知道,鞑靼他们的酒比我们的酒烈,甚至于他们的酒还能洒在伤口上,配着止血生肌的药材有很好的作用。”

    说到边关,说到鞑靼,胡志昌开始正色起来!

    他点了点头,附和道:“是的,他们的巫师喜欢在鞭笞人后喷酒焚烧犯人,说是洗涤罪恶和烧死魔鬼。”

    “凡是燃烧过的犯人,他们都会虔诚地安葬,代表接受他从新回到部落。”

    “他们的酒很烈,我们很多人都称之为烧刀子,那些酒入喉的时候,感觉喉咙,身体,全都跟着了火一样。”

    “我们的酒,以醇香绵长为主,喝下去的时候,还有淡淡的甜味,跟他们的很不一样!”

    “不过现在我们大周很多人都会酿他们的酒了,我府上还藏了好些!”

    蒸馏技术本来就已经广泛流传了,这点并不稀奇。

    李心慧颔首,继续道:“我有一种办法,可以提纯更烈的酒,甚至于是专门用来给伤口消毒杀菌的酒精。”

    “我们受伤以后,伤口的皮肉外翻,有些会红肿,长脓,溃烂,甚至于有些伤口明明不致命,可是却因为伤口的溃烂而死去。”

    “我略读医书,知道伤口不及时消毒杀菌包扎,就会发生溃烂。”

    “酒精就是有这个作用,所以我想,这个酒精作为军中的常备药物,是很有必要的。”

    胡志昌的眼底有些震惊,他深深的瞳孔逐渐变大,然后注视着她。

    她的面容还是那副恬淡的样子,说话的时候慢条斯理,字字句句简便明朗。

    他听得懂她的意思,事实上他们军中的老军医就备下了不少烈酒,伤口很严重的,都先要用烈酒清洗以后再行包扎。

    可烈酒很贵,所以很多将士都没有机会用到。

    他见过很多,如同她所说,伤口一点都不致命,可是最后却因为伤口溃烂而死。

    “你说的这个,对边关的将士们来说,很重要。”

    “我想做,你提供方子,我出银子。”

    “你三成如何?”

    胡志昌道,他不是为了赚钱。

    可他尽可能把盈利空间留出来。

    李心慧闻言,摇了摇头道:“我要跟你做的生意不是这个,这个提纯酒精以及低价酿造烈酒的方法我都会给你。”

    “将士们在边关保家卫国,这个办法算是我为他们尽的微薄之力。”

    “我跟青云还有几天就要走了,这几天我可以简单地酿一些烈性酒,剩余的工序我提前写下来,到时候你们照着做就可以了。”

    “实在是困惑,可以找一两个资深的酿酒师傅!”

    胡志昌又一次震惊了。

    他圆睁的双目瞪得大大的,不敢置信道:“不是这个?”

    “可这烈性酒很值钱的!”

    他道,他一缸一缸地买,都是一百两银子一缸。

    李心慧再次摇了摇头道:“若是胡大哥相信我,我现在说我真正想跟你做的生意,若是不相信,那等我酿出烈性酒以后,我们再谈。”

    胡志昌怎么可能不信她,就算是他不信她,也信萧凤天,信陈青云。

    他立即摆了摆手道:“你不用跟我见外,你的本事我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你尽管说好了,我没有能力做的,还有凤天!”

    “你都这般赤城以待,我若是心有怀疑,岂不是猪狗不如?”

    胡志昌说话耿直,李心慧忍不住又勾起了嘴角!

    她轻笑道:“还是酒的生意,不过这酒是以喝为主!”

    “西域的葡萄酒极负盛名,我们中原人试了很多次,可口感却是远远不及。”

    “那是因为,我们中原的葡萄跟他们的葡萄有很大的区别!”

    “不过这些都可以放一些小酒曲来改善口感”

    “小酒曲?”

    胡志昌觉得这个词好熟悉,不过又有点陌生!

    李心慧点了点头,继续道:“很多酿酒人习惯称之为,酒药!”

    “包括他们酿的酒,也会放一些药材,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胡志昌明白过来,跟着点了点头!

    “你是想酿造葡萄酒来卖?”

    胡志昌问道,葡萄酒简直就是天价!

    一般都是宫中储存了一些,其余的权贵也存了一些!

    他不喜欢那个劲头,不过也存了一点。

    一坛子要两百两。

    比烈酒贵一倍!

    甚至于有价无市,因此市面上很难见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