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五十三章各方反应
    齐瀚拿到陈青云带去的书信以后,“啪”的一声,用力地,狠狠地拍在了桌上。

    “果然如此!”

    “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怀疑的事情,没有想到,竟然是真的?”

    齐瀚的眼眸很深,很暗,无数的寒意袭来,像是冰锥,闪着刺眼而冷戾的光!

    萧泽屏息凝神,侯在一旁。

    “你先下去吧,我写了回信让齐盛送去给你!”

    齐瀚的面色变了又变,最终还是压制下来。

    他握着手里的龙纹玉符,眼眸晦暗如海。

    萧泽颔首,悄然退下。

    齐瀚往后一坐,靠在太师椅上,揉着跳痛的眼皮和眉心。

    很快,他振作起来,奋起疾书,秘密写了一封奏折以后,才给陈青云回信。

    萧泽前脚带着信刚走,齐瀚后脚便用龙纹玉符,召唤了密探。

    吩咐任务以后,齐瀚这才往京城传递消息

    自他掌管龙纹玉符以后,调动的次数微乎其微。

    可没有想到,这一次动用,却牵扯出多年前的一些旧事。

    京城,收到飞鸽传书的萧凤天“嘭”的一声,把房间里的桌子拍成了几块。

    他阴沉的眼眸闪过一丝烦躁,双手握成拳头又松开,好似恨不得将那个让他咬牙切齿的陈青云抓起来暴打一顿。

    “每中!”

    “竟然没有中!”

    “呵呵,好小子,有种!”

    萧凤天冷声道,胸腔里面堆满了无数的怨气。

    他还是小看陈青云了。

    竟然真的豁出去,当一个小秀才!

    萧凤天的牙齿痒了又痒,随即冷声道:“来人!”

    “去把于洲给我叫来!”

    下人听闻少将军这粗狂十足的声音,不敢怠慢,连忙去请于洲。

    于洲觉得自己天生就是劳碌命,回京以后,睡觉的时辰加起来都凑不够三天三夜。

    可是现在他家将军又要指使他去定南府城!

    苍天,从京都去定南府需要十天半月,问题是让他去守着一个小秀才,这不是大材小用吗?

    “将军,我还是在京城帮你打探消息吧!”

    于洲苦着脸道,他不要去定南城府。

    萧凤天斜倪了他一眼,冷声道:“过不了多久我就要去西北,你就在哪里等着,我过来一起走!”

    于洲闻言,翻了翻白眼。

    他前天还在听夫人说,要留将军在家里过完年。

    就算不过年,少说也还有一两个月的时间。

    可他要去定南府待那么久?

    “将军,皇上认定成王死于他杀,这桩悬案让多少官员都落马了?”

    “现在朝中人心惶惶,秋闱各地传上来的折子都压下来了,这个时候,你确定要我去守着陈青云?”

    萧凤天闻言,眼眸一寒。

    他睥睨地看着于洲,直到于洲缩了缩脖子才道:“你到时候先去阳城给我暗中查一查,阳城秋闱可有什么舞弊没有?”

    “若是有,你速速报来。若是没有,你只管看着他就行了,千万不要小看他,陈青云若是不中,要嘛是他不想,要嘛是他遇到了麻烦!”

    于洲觉得很好笑,哪里会有人不愿意中举的?

    学子十年寒窗苦读,为的不就是一朝金榜题名,出人头地。

    他懒懒地点了点头,领命而去。

    学子们的试卷都要封存留档,陈青云的自然也不例外。

    可笑的是,因为有人换了他的试卷,所以那留档的只是代笔,上面答非所问,乱七八糟。

    蒋文英能坐到阳城知府的这个位置,换试题这种蠢事却是不做的。

    可他指使的人害怕受牵连,那试题偷换以后就烧了。

    反正学子是不能查阅自己的试卷的,几年以后,再想查,只说笔迹相差,谁敢肯定不是他写的?

    谁让秋闱的时候,那考场逼仄狭窄,根本容不下两个人呢?

    蒋文英被威胁一番,自然想要看陈青云的试卷。

    若是胡志昌背后反水,捅他一刀,他也好早作准备。

    可陈青云真正的试卷已经烧了,他毫无办法,最后只好去世面上收集陈青云的笔墨。

    这一收集不要紧,陈青云得了明德大师的慧眼,一副千佛图在文人墨客当中广为流传,哪怕他没有中举,字画却已经卖到了三百两银子一副。

    繁复的,比如佛像图等等,都已经一千两一副。

    这可真是天价啊!

    蒋文英肉痛地割了三百两银子,买了一副陈青云的字。

    禅心为静

    矢志为坚

    诚信为本

    勤学为智

    十六个字,柳体,还没有他的私印。

    蒋文英再三确定是陈青云的字以后,找了人,抄了一份试卷,将之前那一份偷换出来。

    看就在蒋文英弄好新的试卷以后,陈青云封存的试卷已经不翼而飞了。

    蒋文英惊得虚汗遍布,整日提心吊胆,夜不能寐。

    短短一月不到,接连病倒,直到他得知陈青云已经离开定南府城以后,这才慢慢好转。

    当然,这些乃是后话,暂且不提。

    陈青云学漫画非常快,可以说,青出于蓝!

    不过相隔一夜的时间,叔嫂两人的小故事都已经画到了第六十张,被困残虹桥的时候。

    天色很黑,很暗,他枕着她的腿入睡,十分安稳。

    而她撑着头,看着湖光点点的夜景,温柔地挥动着手,给他驱赶蚊虫。

    那画境温馨又怡然,仿佛,那两个人天生就应该活在那么静谧美好的画境里。

    李心慧已经不用握着陈青云的手教他了,他的学习能力很强,一点就透。

    她在一旁看着,不知不觉就入了迷。

    长康很快就来了,侯在外面。

    小丫鬟来跟李心慧回禀,李心慧悄悄地从陈青云的身后走出去,没有打搅他的思绪。

    长康来总兵府住着,所有人都对他客客气气的,心里的荣誉感油然而生。

    师傅打发小丫鬟来找他的时候,他立即就跟着小丫鬟过来了。

    他知道,师傅一般能不麻烦他的事情,都是自己做。

    所以他有些忐忑,怕自己做不好。

    李心慧从内室出来,长康连忙站起来。

    李心慧对他摆了摆手,出声道:“我跟青云准备去杭州府游玩,我想问问你想跟着一起去,还是想回定南府?”

    长康闻言,有些激动!

    他没有见过什么世面,跟着师傅以后,师傅教会了他很多东西。

    不仅仅是菜谱,而是一颗宽以待人,严以律己的做人之态。

    “师傅,我想跟着你和陈公子去!”

    “我力气大,提包袱,赶马车都是可以的!”

    李心慧闻言,笑着点了点头。

    “那就好,你先回去等着,我弄点银钱再送去给你!”

    长康闻言,连忙摇了摇头!

    “之前我卖了师傅的菜谱,身上有银子的!”

    “余江知道该置办那些东西,我去找他商量!”

    “银钱的事情,师傅别担心!”

    长康说道,再不行他去找陈公子。

    总不能让师傅一介女流,为了出门游玩的银子发愁。

    长康说完,笑着屁颠屁颠地跑了!

    他太开心了,一路看着谁都是合不拢嘴的笑意!

    李心慧看着他孩子气的样子,笑着尾随他出去。

    银子的事情怎么能不操心呢?

    他们是出远门啊?

    更何况,现在这个家是她在当!

    李心慧朝着总兵府的前院走,她要去找胡志昌,谈一桩生意!

    一路的清风吹拂着她的发丝,起起落落都在脸颊上,她感觉有点痒。

    她还记得自己刚刚起死回生的时候,哪里想着能做什么生意呢?

    谁愿意相信她有能力做什么?

    连做厨娘都没有人愿意用她!

    可见不论什么世道,你空有点子也不行,还得有人愿意相信你,愿意贴着本钱帮忙起步才行。

    她希望胡志昌选择相信,不然的话,她得先回定南府城去卖酒楼了!

    想到这里,李心慧浅浅地笑了起来!

    好歹,是有些家底了!

    可此时的她,丝毫不知道,自己的酒楼,后院,都被烧了!

    大家都选择瞒着她,希望合力整修好以后,才让她知道!

    开心一刻:

    我想说,晚安吧,今天下午被叫出去吃晚饭了!

    于似乎,又晚了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