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五十二章教他画漫画
    “为什么不要?”

    他问,觉得心有些疼痛。

    她明明就知道,他的身边,只有她最重要了。

    所谓的一对,也并非就是定情之物。

    他原本想晚一些给她的,至少在她能够接受他的时候。

    可是现在,她拒绝之意如此明显,明显到已经刺痛了他的心脏!

    李心慧握着那枚印章递过去,知道伤到了他。

    可她还是坚持道:“这个留着,以后给你媳妇!”

    譞太隐晦了,一般人也不知道。

    再说聪慧的意思,也可以理解。

    也许只是她想太多了。

    陈青云看着她递过来的印章,还是那样小小的一块,占据着掌心的位置。

    可此刻他却觉得有些重,那重量压在他的心上,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来。

    “没有媳妇,至少现在没有!”

    “就交给嫂嫂保管吧!”

    陈青云再次将她的掌心合起来,握着印章。

    他微微用力,似有几分压抑的怒气。

    李心慧看着自己两只手握着的拳头,心里竟然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那好吧,我先帮你保管着!”

    她轻声道,收在了袖兜里。

    陈青云的也收起来了。

    “我想出去走走!”

    “我想带你出去走走!”

    “呃?”

    两个人异口同声,还说得这么默契!

    李心慧下意识抬头,陈青云下意识低头!

    两个人对望着,一双清透明亮,一双墨色如染。

    “噗嗤”

    “噗嗤”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刚刚的不愉快,仿佛就像是一阵风,风吹过了,就忘记是什么感觉了!

    “去哪里好呢?”

    她歪着头想,阳城往南往北都可以。

    西南就不去了,要从定南府过!

    陈青云见她想得认真,轻笑道:“就去杭州府吧!”

    “杭州西湖的美景,还有广传于世的雷锋塔。”

    “哪里挨着苏州府,苏州的园林也十分雅致,绘画书法堪称一绝。”

    “小桥流水的乌镇也在那边,若是过去,挨着能玩不少地方!”

    陈青云诱哄道,他没有跟她说,那背后之人,就在杭州府。

    他想带她去,她去游玩,而他则顺便办事。

    李心慧不察,以为陈青云真的想去苏杭的方向。

    她点了点头,赞同道:“那什么时候走好呢?”

    “一来一去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我们玩两个月,还要准备过年的事宜。”

    陈青云闻言,轻笑道:“不急,我让萧泽去给老师送信了,我们等他来了就走!”

    “那好,不过我们要买一辆马车。”

    李心慧道,她是被掳走的,身上也没有带银两出来。

    这样一想,两个人就有些捉襟见肘了。

    陈青云知道她在想什么,他将自己身上剩余的五百两银票都递给她。

    “银钱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

    陈青云认真道,他虽然落榜了,可诗画都比较出名了。

    李心慧知道他在想什么,她摇了摇头道:“我虽然懒了些,但挣钱的方法却是不少。”

    “这些钱你拿着,横竖还有几天时间,我来想办法。”

    她那银票塞回他的手里,然后学着他的样子,将那银票卷起来。

    不过她握着他手的时候,脑袋里忽然灵光一闪。

    她将他的手指全都舒展开来,出声道:“你不是想卖字画吗?”

    “我教你一个不一样的。”

    “哦,什么不一样的!”

    他看着她搬弄着他的手指,痒痒的,可她似乎有些兴奋。

    “走,我们回去!”

    她道,高兴地拉着他往回走。

    两个人风风火火地回到了院子,那吃晚饭的四人早就各自散步去了。

    她将他带回房间,里面的笔墨纸砚都有,之前给他们写经商计划书,所以什么都备下了。

    她掏出自己那只竹笔,在宣纸上快速地画了一个他。

    没错,就是他!

    只不过这个他有些奇怪怎么说,感觉像是包子,很软萌。

    衣服的线条很流畅,很单一。

    面容也是画得很简单,但是却很传神。

    快速得就像是几笔就把他的面容和衣着都勾勒出来。

    “这是什么画?”

    “简洁又有趣!”

    陈青云问道,眼眸忽闪,眸光意外地亮了起来。

    李心慧在宣纸上写着:“哼哼,我可是风华绝代,万人迷恋的“譞雲居士”。

    “噗!”

    陈青云喷笑,他觉得嫂嫂太逗了。

    配上她给他画的傲娇小表情,那话语简直就是神来之笔。

    “这叫漫画,不需要画得多复杂,简单的线条,丰富的表情,出彩的话语。”

    “可以是一个简短的小故事,也可以像杂记一样,顺延往下。”

    “这个不是很费神,而且容易快速,你若是想要将自己的字画经营成收入来源,这个就很好,非常有特点,让人耳目一新,出彩的机率很大!”

    陈青云拿着这一章他头像的漫画,忽然有一种想要永远珍藏起来的感觉。

    “嫂嫂再画一张,你自己的,我想再看看。”

    陈青云道,手上那一张也不给她了。

    李心慧也不计较,知道漫画新奇,他喜欢也是理所当然。

    她再画一张,那些山水画她不及青云,漫画她却手到擒来。

    只见她握着笔快速地画了起来,第二张,陈青云的注意力从她笔下的画转移到她的手上。

    那手跟之前握着毛笔的僵硬姿势不同,很自然,也很漂亮。

    细长的笔靠在她的食指中间,下面的笔芯来来回回在宣纸上动着,长长的墨发不过几笔,然后是她的眼睛,大大的,睫毛长长的,还有她的红唇非常小,可是却显得很可爱。

    身上的衣物几笔就勾勒出来了,然后是她的捏着下巴的手,骨感修长,指尖流畅。

    她在空白的地方写上:“哼哼,我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

    “写譞青居士!”

    陈青云忽然道,他的双眼有些渴望。

    李心慧的笔一顿,抬首看着他,随即写下了:“譞青居士!”

    两副漫画,出自她的手笔。

    陈青云都拿在手里,反复地看了几遍。

    等到墨迹干了,他将两幅画都折叠起来,然后放入了怀里。

    李心慧眼眸忽闪,脸颊有些微微发烫。

    “现在嫂嫂教我吧,我想学!”

    陈青云走到桌旁,然后拿出了他自己的笔。

    李心慧轻笑,其实用“石墨”会更好。

    只不过要一步一步来。

    她往后站了一点,然后让出宽敞的位置。

    等到他站到宣纸前面以后,再让他坐下来。

    她站在他的身后,他握着笔,而她握着他的手。

    “这样”

    “你有很强的绘画功底,下笔的时候,你要先想一想,这个人的表情。”

    “等你知道自己想要画的是什么,你就能够得心应手了。”

    她带动着他的手腕,先绘画出了一个简单的床榻,然后画了躺在床榻上的人。

    寥寥几笔,那面容立即就清晰起来。

    很像她!

    陈青云感觉手心有点热,手腕也有些僵硬。

    这时只听她在耳边继续道:“以后你可以想自己的故事,现在用我们的故事来给你练练手!”

    “这一张你就画我躺在床上,下一张就画你喂我喝汤!”

    “不需要画得很仔细,但是一定要传神,偶尔配上寥寥几句,让看的人能够看懂,你所要传达的意思。”

    陈青云的手随着她的意而动,他微微眯乜着眼睛,看着她白净如玉的侧颜。

    她的红唇轻抿着,眼眸一直追随着画境,十分专注认真。

    陈青云侧着身体,贴着她近一点,再近一点。

    好似靠在她怀里的时候,他终于满足了,嘴角上翘,视线终于落在了宣纸上。

    很快,第二张了。

    她先勾勒出他的面容,跟之前的又不一样。

    消瘦的颧骨,抿着的红唇,愁眉不展,小心翼翼。

    床沿微末的坐姿,有些摇摇欲坠。

    而她躺在床上看着,眼里闪着感动的光芒。

    都过去那么久了,可是她记得无比清晰,连他端碗的手势都描绘得很清楚。

    陈青云的心沉淀下来,眼眸也深了几许

    他仿佛抓住了,一丝丝扣人心弦的精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