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五十一章礼物
    天色黄昏的时候,内院的小丫鬟挨着去唤人。

    庭院中摆了一张大大的圆木桌子,飘着细细的,白嫩的桂花花瓣。

    陈青云带头,招呼着胡志昌,柳成元,谢明坤,张华,其余的都在外面的大厨房吃。

    大样的菜肴都摆出来了,大家坐下以后,菜肴陆陆续续都端了上来。

    李心慧褪去了手套,袖套,围裙,也从厨房里面出来了。

    不过看到只有他们五个人的时候,意外道:“我做了好多啊,只有我们六个人的话,分点出去给他们吃!”

    鱼头煲,狮子头,粉蒸排骨,凉拌藕片等等,她都做了不少。

    陈青云自然没有意见,胡志昌也不知道到底多做了多少,也没有意见。

    到是谢明坤,张华,柳成元咽了咽口水,有点舍不得。

    李心慧让两个丫鬟婆子自己留一点,然后剩下的除了桌面上的,便都送去给大厨房。

    下人都忙碌去了,陈青云也替她摆好的凳子,就坐在他的旁边。

    在后院,就像是她的地盘。

    虽说都是男子,可也不好将她撇开去吃饭。

    更何况,他们吃的,都还是她亲手所做。

    桂榜出,自然是要饮桂花酒的。

    李心慧放得很少,可淡淡的香味,更引人入醉。

    胡志昌端着酒杯,一桌子的美味佳肴,色香味俱全,他突然想说点什么?

    可他看着陈青云用白色的绢布给他嫂嫂擦拭着碗筷的时候,有那么一点不淡定了!

    “咳咳”

    胡志昌轻咳一声,随即举杯道:“你们几个能来总兵府小住,这也是缘分。”

    “废话就不多说了,希望你们再接再厉,争取拿下状元,榜眼,探花!”

    他没有提陈青云不中的事实,那样未免太煞风景了。

    大家跟着举杯,陈青云看着嫂嫂浅杯里面的酒,微微皱起了眉头。

    其他人仰头一饮而尽时,陈青云去端起了嫂嫂的酒杯,出声道:“嫂嫂不善饮酒,这一杯,我来代劳!”

    他说罢,先饮下了她杯中的酒,然后再把自己的饮了。

    李心慧愕然地看着自己空空的手指,上面为保持着端酒杯的姿势。

    她确实不善酒力,所以才倒了一口。

    没有想到,青云一口都不给她喝。

    李心慧轻笑着,执起筷子给陈青云夹虾球。

    “不要空腹喝酒,先吃点菜!”

    柳成元他们到是想关注那叔嫂二人的互动,奈何面前的美食应接不暇。

    什么都想尝一口,可尝了一口还想第二口。

    问题是隔壁盘子被人尝了怎么办?

    当然快速跟上啊!

    胡志昌看着旁边三个人吃得跟打仗一样,眼眸皱起来,肚子里的馋虫蠢蠢欲动。

    大家都动筷子了,他一直盯着人家叔嫂看很不妥。

    于是他也很快下了筷子。

    结果先尝了一大块香煎牛排的他,眼眸顿时亮了起来,好嫩啊,特别香,他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嫩的牛肉呢?

    接着他又尝了黄焖猪脚,那种恨不得把舌头都咬掉的美味,让他整个人都飘飘然起来。

    红烧狮子头,大闸蟹,黑鱼两吃,胡志昌与最快的速度席卷到了嘴里。

    他吃东西的速度很快,那骨头从嘴边磨出来,跟变魔术一样。

    李心慧看得好笑,低头舀了一勺宫保鸡丁下饭。

    陈青云不理会那四人的风卷云残,他夹了两只蟹,一碗虾。

    剥去蟹壳,剥去虾壳,再盛碗鱼汤,照顾好嫂嫂,确保嫂嫂在那四人的席卷下,能够填饱肚子。

    白白的蟹肉好嫩,清甜润口,再沾上酱醋汁,那可真是太美味了。

    香辣干锅虾有点辣,不过剥去虾壳以后,就不怎么辣了,再配上鱼汤,好吃得不要不要的。

    最后半碗的梅菜扣肉都进了胡志昌的肚子,他感觉那肉质好嫩,好香,裹着梅菜下肚一点都不油腻,引得他半饱的肚子食欲大开。

    这可算是他吃得最美味的一顿晚宴了,当初打了大胜仗,回京去了皇宫赴宴,那种滋味好吃是好吃,不过分量太少,不过瘾。

    这种热乎乎的,大碗大碗地装,大口大口地吃,自然是不一样的。

    他太满足了,用盛汤的碗加了紧实的一碗米饭,然后敞开了肚子吃。

    什么宫保鸡丁,全都倒到碗里来拌饭,什么鱼香茄子煲,也全都倒到碗里来下饭,什么山药木耳,却也全都倒入碗里。

    胡志昌像猪一样把头放在大碗里刨饭的时候,李心慧和陈青云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柳成元他们吃撑了,不过三个人为了最后一个虾球,抢起来了。

    眼前的场景太不堪入目了,陈青云对着放下碗筷的嫂嫂道:“不用管他们,我们出去走走,消食!”

    李心慧正有此意,两人往外走,胡志昌见了,想跟着去,可是饭菜太香了,他受不了口腹之欲,瞪大双眸,继续刨饭。

    最后什么粉蒸排骨,椒盐鸡翅,水煮肉片,通通,无一剩下。

    相比内院,外院那个叫火热。

    比划刀剑,比划拳脚,最后跟江湖卖艺一样,胸口碎大石都出来了。

    陈青云和李心慧出来的时候,只见长康率先看不下去了,亲自去了大厨房开工。

    于是乎,外院也安静下来。

    李心慧和陈青云顺着总兵府的外墙走,光秃秃的路面上很干净,连片枯黄的落叶都没有。

    肩并肩走的两人,在夕阳斜落的余晖当中,倾斜两道身影。

    那影子交叠在一起,从身后看去,仿佛蜜里调油的小夫妻一般。

    李心慧将怀里的两只笔拿出来,那是她之前为青云特意做的。

    金竹的眼色有点暗了,被刀削过的地方看起来有些泛黄。

    不过也许是做的人太细致了,有一点割手的菱角都磨平了,因此放在手心的时候,感觉很滑,小小的,像是手工艺品摆放圆滚木,十分可爱。

    “送给你的,这才是真正的生辰礼物!”

    “里面装了墨,可以写很小很小的字!”

    李心慧递给陈青云,因为没有盒子,两支笔看起来十分单调。

    陈青云看着,深色的眼眸闪过一丝意外和动容。

    他从她的掌心拿过,温热的的触感让他有些轻颤。

    小小的金竹被削过,磨砺过,截断以后又细细地用齿痕的对接连起来。

    里面透出一根好似羽毛的芯,沁了黑色的墨。

    他看一眼,便觉得好新奇。

    也许更新奇的,是她在他生辰的时候,这份念着他的心意。

    陈青云细细地研究着,发现上面还刻了字。

    长风破浪会有时

    直挂云帆济沧海

    陈青云握着笔的手有些紧了,他看着她,深邃的眼眸里,是感动和愉悦。

    他将其中刻有:直挂云帆济沧海的那一只给了她。

    “我们一人一只!”

    他道,然后将她撑开的手掌合起来,把笔紧紧地握着。

    他将明德大师给她的印章拿出来,然后递给她。

    “是明德大师给的,跟我的是一对!”

    玉石温润碧绿,握在手里不凉,还有些淡淡的温热。

    小小的,很漂亮。

    李心慧愕然,她接过去,只见那玉石印章上还刻着“譞青居士!”

    “譞:慧也!”

    譞雲,譞青,岂不是都包含了她和青云的名字?

    李心慧内心一震,正想要拒绝时,摸着那印章有些磨痕。

    她定睛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平步青云起长帆!

    “你的那个上面写了什么?”

    她问道,很好奇!

    陈青云将自己的印章掏出来,递给她道:“锦绣为路迎风展!”

    李心慧仔细一看,果真如此!

    这分明就是一对!

    她抬首看他,只见他勾唇一笑,那笑容有些遏制不住,所以显得很甜蜜,很耀眼!

    李心慧的眼眸忽闪一下,喃喃自语道:“我不能要”

    陈青云闻言,眸光一下子暗了下来,嘴角的笑容也顿时僵住!

    开心一刻:

    今天写不到去杭州府,我自宫谢罪!

    下午还有两章!

    加更的,晚上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