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五十章心动
    总兵府的后院围墙有点像皇宫的深巷,砌得特别高。

    而且周围的大树都砍了,没有阴影,从里面看着“敞亮”,从外面看着“苍凉”。

    胡志昌一路走过去,所到之处,迎接他的不是低矮的小树苗,就是光秃秃被铲平的地面。

    他的嘴角抽搐着,感觉自己内宅像是大狱一样。

    为了防止那群兵蛋子偷窥,他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可他不知道这份苦心,会不会被青云的嫂嫂理解为怠慢?

    烧饭的婆子和小丫鬟都是新买来了,名字叫什么他都给忘记了。

    柴云带在他的面前晃了一眼,所以他一进院子以后,两个小丫鬟连忙行礼道:“参见总兵大人!”

    胡志昌挥了挥,坐在院中的石凳子上。

    许是为了应景,柴云在内院里面移种了一棵桂花树,此时桂花开得正香,胡志昌刚刚坐下就后悔了,他不喜欢这种刺鼻的香味。

    正在他皱着眉头的时候,只见房间里慢慢走出一位女子。

    年纪不大,十六七岁的样子。

    穿着一身淡雅的衣裙,除了对襟褙子上的靛蓝色小花,其余的都是清爽的淡紫色。

    盘着的发髻很简单地插了两根小簪,一根白玉兰的,一根紫色小珍珠的,秀美当中透着一丝贵气。

    她迎面走来,红唇轻勾,一双漂亮的眼眸潋滟动人。

    肌肤白皙,五官秀美,浓密的眉峰舒展开来,无声无息地透出一股爽利。

    胡志昌感觉自己的眼眸被闪了一下,他的心不可遏制地跳动起来!

    柔柔的美,温婉动人,笑起来的时候,好似能够甜到他的心里去!

    正在他愕然的时候,李心慧站在三尺之外,行了半礼!

    “胡大人安好!”

    “好好”

    胡志昌的手动了动,想让她坐下,又忽然觉得自己唐突了。

    他索性也站起来,低垂着眼眸,有些局促道:“我是为了青云的事情来的!”

    李心慧点了点头,她猜到了。

    她住进来这么久,胡志昌都没有贸然来打扰。

    今日桂榜一出,关心青云的,有些举动很正常。

    她吩咐小丫鬟上茶,然后请胡志昌入客堂坐。

    胡志昌踌躇着,好似觉得不妥。

    高大威猛的男人,矗立着,跟棵大树一样。

    再加上他那浓密的眉峰,深深的瞳孔,略厚的红唇,菱角分明的五官看起来有些张狂,配上他军人般的凌厉气势,好似一头猛虎出笼。

    李心慧见状,轻笑着,又让丫鬟在院中摆了另外一张圆木桌。

    两个人远远距离那棵桂花树坐下以后,李心慧亲自给胡志昌斟茶,随后笑道:“这院中的桂花树很香,我很少坐到树下去!”

    “这里就很好,淡淡的香气,桂花香不浓郁的时候,闻起来还是很舒服的。”

    胡志昌赞同地点了点头,可是他的脸有些烫!

    他总是感觉,这花香是从眼前的女子身上传过来的!

    他见过不少的女人,有胆大的,看着他轻挑勾唇的!

    也有胆小的,见了他瑟瑟发抖的!

    更有那等含羞带媚,见了他欲迎还拒的!

    可眼前的女子不一样,她似乎不怕他,对他唐突的到来也并不抗拒!

    浅浅怡然的笑容,舒适悦耳的声音。

    让他忽然有一种岁月安宁之感。

    “我不相信青云会考得这么差,秋闱不是春闱,要想重考还是容易的。”

    “凤天在京中周旋,我在阳城主持,最多腊八之前就会有结果了!”

    胡志昌说明来意,一向粗糙的口吻也不知不觉平缓许多。

    李心慧闻言,摇了摇头道:“多谢胡大人的好意,不过这件事就没有必要麻烦了!”

    “之前我曾与青云商议,就算秋闱中了,春闱也要再等三年!”

    “就让他再缓一缓吧,我们不能逼他太紧了,以免他适得其反。再则他还年轻呢,这点挫折,我相信他还能够承受。”

    胡志昌觉得喉咙有点痒痒的,他还有话要说。

    可突然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一向他说出去的话,都跟发号施令一样,反驳的人少之又少。

    连规劝都十分委婉。

    她的话也不像是拒绝他!

    他说不出那种感觉,就是觉得她的胸怀比他想象的更宽,见识比他认为的还广。

    她的淡然的口吻和她对青云的那种爱护,不是向一般妇人那样冲动和毫不理智。

    他以为她是纵容又宠溺的,至少他看着青云这么在乎他嫂嫂的时候,他以为青云的这位嫂嫂对青云十分的溺爱。

    他甚至于没有想过,原来她还这么的年轻?

    “可秀才跟举人的身份是差很多的!”

    “举人再不济,我都能给他寻个官吏。”

    胡志昌出声道,他觉得可能是自己还没有说明白!

    可李心慧却轻笑道:“我知道的,可是为了一个举人功名,动用你跟萧大哥的职权就不妥当了!”

    “有句话叫得不偿失!”

    “青云有你们相帮,何愁将来一直处于逆境?”

    胡志昌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他听她说凤天是,萧大哥?

    叫他却是,胡大人?

    这可真是有些不爽!

    “既是如此,那便再等三年吧!”

    胡志昌妥协,轻而易举就认输了!

    因为他竟然找不到反驳的话?

    李心慧见胡志昌的眼眸黯淡下来,粗犷的面容也冷肃着,当即又道:“今晚我亲自下厨,给其他三位榜上有名的公子都庆祝庆祝。”

    “胡大人也来吧,我的手艺还挺好的。”

    胡志昌见她诚心相邀,心里还在考虑呢,头却已经点了下来!

    他有些懊恼,可更多的是有些不知所措。

    “那好,我晚上再来!”

    “不过你不要叫我胡大人了,我把青云当兄弟,你便跟着他叫我一声胡大哥吧!”

    胡志昌感觉自己的脸皮有点厚了,可他还是撑着一副严肃的面孔,说得一板一眼。

    李心慧点了点头,当即便唤了一声:“胡大哥!”

    “嗯好!”

    胡志昌颔首,然后准备回去。

    他走路的时候,感觉脚有点飘。

    像是使出轻功一样,问题是,他的身体又很重。

    他有点想回头,可又觉得自己回头很不妥,于是他僵着脖子,身体,步伐,就这样直挺挺地走出去了。

    李心慧见过陈青云以后,就开始张罗晚宴了。

    胡志昌来了一趟,并不耽搁她多少时间。

    后院里有丫鬟婆子的帮忙,她的速度就快了起来。

    手上很浅浅的伤口疤痕都脱落了,深的伤口,那疤痕也都跟肉连在一起,搓不落。

    她还特意带上了油布手套,这样一来,看不到那些尚未消退的红痕,她便随心所欲起来。

    既然是晚宴,自然是要丰盛一些。

    总兵府的菜肴大厨房都有,那些亲兵们都请了厨子的,李心慧开出了菜单,让丫鬟婆子都去把食材配齐。

    胡志昌之前就已经吩咐过了,内院那边需要什么,就给什么?

    因此所需的食材调料不到半个时辰就配好了。

    李心慧准备做宫保鸡丁,香煎牛排,椒盐鸡翅,红烧狮子头,水煮肉片,乌鱼两吃,山药木耳,鱼头煲,凤尾虾球,鱼香茄子煲,黄焖猪脚,清蒸大闸蟹,香辣干锅虾,梅菜扣肉,凉拌藕片,醋溜白菜,粉蒸排骨,四喜饺子,以及酒酿圆子。

    四喜饺子和凤尾虾球是精细活。

    其他的还好,但凉拌藕片也需要先蒸熟藕片放凉,将同样蒸熟的胡萝卜一起放辣油,香菜,蒜泥,芝麻搅拌。

    大闸蟹主要是清洗的时候麻烦,清蒸沾姜醋汁最好吃了,原汁原味。

    剩余的便是水煮肉片的肉片,薄如蝉翼,其次是粉蒸排骨腌制去腥。

    李心慧忙碌着,这一顿的晚宴过后,她想带青云出去走一走。

    此时回定南府城,流言蜚语众多。

    她想缓和一阵再带青云回去。

    殊不知,她的这个想法,跟青云思量的不谋而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