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八章科举舞弊
    陈青云埋首在她的胸前,深深地吸取着她的体香,邃的视线散漫游荡着,嘴角的笑意无法遏制!

    这么亲密的抱在一起,两个人的心跳声都能听得到!

    他的有点急,有点快,突突突的。

    可是她的很平稳,甚至于有点慢!

    所有的思绪沉浸在如何安慰他的想法中,丝毫不知道,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他做的所有,为的就是日后,能够这样紧紧地贴着她,抱着她!

    胡志昌知道桂榜出了,让人去酒楼包了席面,送至总兵府。

    上好的百年陈酿都拿出来了,盘算着好好庆祝一番。

    可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亲兵很快就回来了!

    十分尴尬道:“除了陈公子,其余的三位公子都中了!”

    “榜首为柳公子,其次是谢公子,张公子!”

    “什么?”胡志昌大声道,他犀利的眼眸转动着,暗暗猜测是不是蒋文英做了手脚。

    他拿起自己的随身的佩剑,大步而出!

    行至门口的时候,刚好遇到垂头丧气归来的柳成元等三人。

    他圆睁的瞳孔瞪大,怒目而视地盯着柳成元他们三个道:“青云的学问不如你们?”

    “不不,比我们更甚!”

    柳成元连忙摆手,他也正郁闷呢?

    他虽然比青云年长,可是他却不如青云勤奋!

    往常许多问题,都是请教青云为他解惑!

    这般名次,着实让他暗生猜疑!

    连柳成元都这般说了,胡志昌越发肯定了,就是蒋文英暗中做了手脚!

    他立即跨上马背,奔驰而去!

    柳成元他们见胡志昌气势汹汹地离去,心里暗道不好,连忙去找陈青云。

    结果陈青云十分意外,吩咐萧泽带他去追!

    可惜胡志昌的马太快了,直接冲进府衙,那般好似土匪般的架势,着实把蒋文英吓得不轻!

    “好你个蒋文英,竟然敢科举舞弊?”

    “你信不信劳资将你就地正法,再行上报!”

    胡志昌挥舞着长剑,那翻凌厉的架势,恨不得立即弄死蒋文英!

    蒋文英的眼眸忽闪着,吓得惊惧胆寒,呵斥道:“你胡说什么?”

    “那主考官又不只有我一人,如何舞弊?”

    “再说了,人家正主都没有闹,你冲什么英雄?”

    蒋文英一边骂,一边找个地方躲!

    衙门内堂,到处敞亮。

    那些衙役们见一个是总兵大人,一个是知府大人,全都不敢上前。

    蒋文英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看着胡志昌直逼而来的利剑,瞳孔逐渐瞪大,脸色煞白无比。

    “你你你太放肆了!”

    胡志昌的长剑横在蒋文英的脖子上,微微用力,蒋文英的脖子立即见红!

    他下得惊惧胆寒,颤抖道:“你简直欺人太甚!”

    “不要以为仗着镇国将军府就能为所欲为了,我跟你说,我这阳城知府可是英国公举荐来的。”蒋文英搬出后台。

    可胡志昌根本不屑!

    他朝地上吐了口吐沫,随即冷声道:“你不用吓唬我,青云是齐瀚的入室弟子,齐瀚的门生遍布,更何况还有他与当今圣上还有些私交。”

    “蒋文英,我只问你,这件事你做了没有?”

    胡志昌的利剑逼近,寒冷的剑气凉凉的,像是一条毒蛇勒住了脖子!

    蒋文英肝胆俱裂,瞳孔几欲收缩

    “慢,慢,慢我告诉你,胡志昌这件事已经拍板了,不是我一个人能做主的!”

    “哼!”

    “那就是做了!”

    胡志昌冷哼,眼底的寒意更甚。

    蒋文英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他在企图拖延时间!

    胡志昌的把长剑收了回去,就在蒋文英以为危机过了,准备喘口气的时候!

    胡志昌忽然用力地对准他的脖子削了过来,电火石光之间,蒋文英被吓得大呼道:“啊啊啊”

    “胡大哥住手!”

    陈青云连忙出声呵住,萧泽也连忙以剑隔开了胡志昌的剑!

    胡志昌也不过是想吓唬吓唬蒋文英,那剑看似凌厉,其实根本没有力道!

    蒋文英见危机彻底解除了,瘫软在地,似有一滩可疑的水渍流了出来!

    胡志昌见状,鄙夷万分!

    他愤恨地瞥了蒋文英一眼,转头对着陈青云道:“他竟然敢偷换你的试卷!”

    陈青云闻言,看向了蒋文英!

    只见他的身体一抽一抽的,眼眸涣散无光,那唇瓣动了动,竟然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陈青云眼眸微闪,面容冷肃,暗暗捏了捏胡志昌的手指。

    “这应该只是一个误会,青云才疏学浅,考不中也是正常!”

    陈青云说完,暗暗注视着地上的蒋文英!

    只见他愕然地抬首,似乎有些意外!

    “呵呵,这怎么可能?”

    一旁的胡志昌嗤笑,他分明听到了柳成元都说不如青云,而且凤天离开阳城的时候,还特意叮嘱他关注秋闱动向。

    如果没有猫腻,凤天怎么会特意叮嘱?

    陈青云见蒋文英的脸僵了一下,眼眸也跟着闪烁。

    他当即瞥了一眼胡志昌,胡志昌虽然不愿,但却闭嘴了。

    深色的瞳孔闪过一抹冷光,陈青云抿着红唇,似笑非笑道:“学识好的,未必就能考上了!”

    “古往今来,多少学识渊博之人,都榜上无名。”

    “青云年纪轻轻,考不上实属正常!”

    蒋文英的眉头松缓下来,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冷哼道:“胡总兵一时情急,下官就当这件事玩笑了!”

    “两位请先回去吧,桂榜如何,同知大人他们都是有目共睹的。”

    蒋文英慢慢爬起来,送客之意十分明显!

    陈青云拽着胡志昌的手,边走边道:“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蒋大人若是事后有什么动作,青云只怕要上京告御状了!”

    蒋文英的脸青白交加,难看至极。

    深色的瞳孔闪过一抹杀意,可在他来不及收敛的时候,陈青云却忽然回头。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冷笑,眼眸忽转,意味深长道:“青云让蒋大人费心了!”

    蒋文英见他那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心里一抖,下意识握紧拳头。

    他阴戾的眼眸盯着陈青云,其中蕴含了无数的毁灭之意。

    陈青云讥讽一笑,那些如云雾般围绕的过往都清晰起来。

    出了府衙,胡志昌甩手气愤道:“难不成就这样放过他了?”

    “他那个样子明明就是心里有鬼!”

    陈青云点了点头,他也看出来了!

    他对着胡志昌道:“我们回去再说!”

    “我需要写一封信回去求证!”

    胡志昌以为陈青云留了后手,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跟着陈青云回去。

    结果回去以后,陈青云带着萧泽就走了,留他一个人在原地跺脚。

    客房里,陈青云快速地写了一封密信,连同他手里握着的龙纹玉符都交给了萧泽。

    “你现在立刻赶回定南府城,将信和玉符都交给齐院长,然后等他写了回信,立即赶回来!”

    萧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不敢多问,慎重地点了点头,当即起身。

    萧泽走了以后,陈青云站在窗户边上,静静地矗立许久!

    他的眼眸暗了下来,面容冷肃,周身散发着一股气势逼人的凌厉!

    房门没有关好,透着一丝缝隙。

    缝隙里的光原本很亮,可是忽然暗了下来,飘动着衣袍。

    柳成元他们三个在外面探头探脑,踌躇着,要不要进去!

    或者是进去以后,先说点什么?

    张华在后面什么都看不到,就推了前面那个一把!

    结果他前面的谢明坤往前扑,一把就将面前的柳成元推进房间!

    “砰”的一声!

    “啊!”

    房门大开,而新鲜出炉的柳解元则扑倒在地上,摆了个大字,身形狼狈不已!

    慢慢走近来的谢明坤和张华一左一右地绕开柳成元的身体,看着哀嚎的他,下意识勾起了嘴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