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七章桂榜出
    果不其然,胡志昌见了陈青云过来以后,不耍大刀了。

    让柴云陪着柳成元他们练一会。

    这所谓的练一会,就是柴云以一打三。

    一炷香不到,那三人“哎呦,哎呦,哎呦”

    就这样在地上呻吟着,顾不上秋天刺眼的阳光,在地上好半天起不来!

    柴云拿起长枪耍起来,威风凛凛,对地上那三只弱鸡视而不见!

    谢明坤,张华,柳成元,气闷无比。

    叫来了各自的侍卫跟柴云切磋,最后都被柴云修理好了一顿。

    最后余江勉强能够应付,却也十分吃力。

    到是萧沐和萧泽游刃有余,屡次让柴云刮目相看,直说他们在总兵府的日子,天天都要切磋。

    萧泽和萧沐本来就知道练武在于勤,自然答应。

    于是总兵府内,全都集体欢迎强者,对于那等被几个摔跤就躺在床上修养的三只弱鸡来说,总兵府只提供热水,饭菜,床铺。

    议事厅里,胡志昌和陈青云相对而坐。

    “昨晚审讯出来的结果,无非就是他们受到了掌柜的唆使,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你的想法是什么?”

    胡志昌问道,可大可小的事情,自然是想问问原主的意思!

    陈青云闻言,眼眸微眯。

    “京城纷乱,必然有不少官员落马!”

    “流放充军都是轻的,张金辰看似一棵参天大树,可夕阳余晖,影子倾斜,自然也有他顾忌不到的地方!”

    “我打算亲自去一趟杭州府,至于阳城这些寇家的铺子,胡大哥可以先查封起来。”

    “寇家嚣张跋扈,惹上人命官司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放出一张消息网,说不定能网到不少鱼!”

    胡志昌闻言,看着陈青云嘴角微翘,面容似笑非笑,神情冷肃,眼眸幽深。

    似乎正谋划着一件大事!

    他来阳城好久了,一直想要活动活动筋骨,办件大事!

    可一直都找不到机会!

    此番听陈青云一说,他立即就来劲了!

    他低着头,凑过去道:“你是想”

    “将寇家,连根拔起!”

    陈青云阴沉道,他是一个小秀才没有错!

    可并不是只有高高在上的人,才懂得什么叫做运筹帷幄?

    胡志昌听得兽血沸腾,眼眸一亮再亮,当即道:“这件事怎么入手?”

    陈青云闻言,懒懒道:“之前我请萧大哥帮我弄寇家的所有依仗,张金辰那等老狐狸,怎么可能给人留下把柄!”

    “他不会,他下面的人肯定会!”

    “寇家这么嚣张,想要寻几个把柄还是很容易的!”

    “这件事要想入手,得从流放的罪臣身上”

    陈青云说着,十分高深莫测。

    胡志昌半懂不懂,感觉这件事可行性很大,可是具体入手的方式他还是不知道。

    陈青云只说网鱼,网到鱼,寇家那边也没有办法。

    到时候寇家的主子就会亲自出面来到阳城,阳城有人了,杭州府自然就缺了主心骨。

    他得保证,他出手的时候,会让整个寇家,猝不及防。

    胡志昌很快就派人下去撒网了,到处张贴告示,寇家的所有店铺全都查封,一干人等,全都以团伙涉险拐卖人口为名,一一抓起来。

    众人看了告示,广而告知,很多被寇家势力威逼利诱的受害者立即告到总兵府,胡志昌一一受理,全让让人记录在案,连蒋文英想要过目都不肯。

    眼见事情越闹越大的时候,秋闱的桂榜出来了,与此同时,陈青云也拿到了跟寇家有牵扯的官员名单和背景资料。

    九月初一的时候,注定是一个热闹非凡的日子。

    因为桂榜张贴出来了,无数人潮拥挤,只为一睹榜上之名。

    谢明坤,柳成元,张华,也去了,不过三人是在茶楼。

    居高临下的视线看着好几个被挤变形的学子,柳成元下意识收回眸光。

    可耳边清晰的声音很快传来,只听下面有人大喊道:“解元,解元,柳成元是解元,柳解元啊!”

    “呃?”

    柳成云愕然,一旁的谢明坤和张华也下意识看向他!

    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就是觉得有点意外!

    他们以为会是青云!

    结果更意外的在后面,第二名,谢明坤,第三名张华!

    三人对视一眼,心里咯噔一声,大呼不好!

    急急地奔下楼,三人以九牛二虎之力,推开身边拥挤的人潮,奋力厮杀进去!

    结果,那头几乎贴在榜单上,三人各自找寻了三遍,竟然没有陈青云的名字!

    失魂落魄的三人又被人挤出来了,身边有学子认出他们来,高呼出声,立即夹道欢送!

    三人唉声叹气,面愁心苦!

    阳城出了桂榜,立即就会将消息传至各州府。

    如今他们也算是正正经经的举人老爷了。

    可问题是,那个呼声最高,近年来屡次出彩的陈青云落榜了。

    这可真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总兵府里,陈青云去后院看嫂嫂。

    两个小丫鬟见他来了,连忙行礼后上茶。

    李心慧今日专心给柳成元,谢明坤,张华,捋定经商计划。

    那三人知晓她的决定以后,迫不及待遣了小厮回去,拿到了各自父亲的亲笔信,确认经商之事可行以后,她才开始撰写。

    一开始都是青云代笔,这几日她手上的伤差不多都好完以后,闲下来她自己也开始写了。

    毕竟有些思路,需要一边写,一边回想。

    陈青云过来的时候,李心慧很是意外。

    “今日出桂榜,你怎么不跟着他们去看看?”

    她站起来,挥了挥手示意两个小丫鬟退下。

    陈青云看着整洁宽敞的房间,比她住在北苑东厢房大了一倍不止。

    搬进来也快半月了,她知晓总兵府男子太多,从不惦记着整日出门闲逛。

    十分安于内室,像是一株温柔缱绻的蕙兰,给予了满室的清香和怡然。

    陈青云有些难以启齿,因为他根本不可能中!

    他不想让她从别人的口里听到这个消息,所以他主动来了!

    假装有些局促地站着,他低垂着眉眼,手指卷曲,不安地握着拳头又松开!

    他侧过身体,看着雕花的窗户。

    微微的风吹拂着他的脸庞,闪烁的绿意一蔟一蔟的。

    有晃眼的光从那木制雕刻的窗户缝隙里透进来,满室的怡然淡雅都好似缭绕的雾气一般,而他在其中静静地挣扎着。

    李心慧发现有些不对劲了!

    她走到他的身畔,看着他低垂的眼帘落了一层阴影。

    撅着的红唇透出一丝颓废,整个面容也黯淡无光,隐隐表露着难以启齿的难堪和软弱。

    李心慧几乎一下子就想到了,也许是他秋闱考得并不理想。

    她立即伸长着手,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是不是考得不好?”

    “没有关系的,你还这么年轻!”

    “本来也不打算年初以后春闱的,再晚三年也无所谓啊!”

    陈青云还是不说话,心里酸酸的,涩涩的,他不想骗她。

    可现实是,从他做决定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开始准备骗她了!

    “对不起,我进考场的时候受了风寒,试卷有些是留白的。”

    每一场,最后都留白了!

    他有意要这么做的!

    所以他中不了,一开始他就知道了!

    李心慧闻言,心疼万分!

    考场那等逼仄的地方,本来就容易生病!

    有好多学子是走进去,抬出来的!

    心里不失落怎么可能

    可她再失落,又怎么比得上他?

    十年寒窗的人又不是她,日日夜夜勤奋努力的人又不是她,承受期望和瞩目的又不是她!

    说到责怪,她又有什么立场?

    “没事了,三十岁中都不晚的。”

    “这一次你照顾我那么久,夜夜守到那么晚,休息不好,又没有空温书!”

    “下一次我们好好准备,一定会中的。”

    她揽着他的肩膀,温柔地安慰道!

    陈青云小心翼翼地抬眸,忽闪的睫毛上有着亮晶晶的水光!

    李心慧心疼极了,连忙伸手将他揽入怀抱!

    他可怜地嘟起了粉粉的唇瓣,顺势靠进她的怀里,圈着她的细腰!

    开心一刻:

    哈哈哈哈,我好像看到了一只腹黑小狼狗!

    今天总算是早一点了!

    共勉,晚上肯定还有章节,最后一章没有了的话,我会跟你们说晚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