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六章举世无双好嫂嫂
    李心慧抬眼看了他们心急的面孔,微微一笑道:“别急!”

    “玉衡可以做美容养颜的护肤品,开一家《养颜堂》,同样的,我提供秘方和工序,两成的净利银子,检验方子以后,日后《养颜堂》出了什么问题,一概与我无关。”

    “珍明可以做日用品,如上好的香胰子,澡豆,皂角,洗发露,沐浴露,以及驱蚊虫的花露水,还有类似茯苓膏的牙膏等等,这些市面上都是有卖的,不过我可以提供改良以后的方子。”

    “同样是净利银子两成,方子检验以后,铺子出现任何问题都与我无关,你们回去以家人商议,若是可行,我们便写下契约,再慢慢规划整理。”

    “至于以后的契约和盈利,全都签在青云的名下,由他管理收取。”

    李心慧说完,看向面前的三人。

    三人早就懵了!

    一个个瞪大瞳孔,张大嘴巴,愕然又震撼!

    美容养颜的秘方自不必说,光看嫂嫂面容上的脱落的疤痕就知道有多厉害了!

    现在的香胰子很贵,那些驱蚊水也很贵!

    若是改良以后利润之可观,简直让人心痒难耐。

    三家各做各的,既没有牵扯,也不存在竞争。

    好似都在给青云搭桥铺路,这其中的深远意境,让谢明坤,柳成元,张华,暗暗佩服,心颤不已。

    “嫂嫂,你不留一点傍身吗?”

    柳成元问道,他忽然觉得,青云一直这么在乎他嫂嫂是很有道理的。

    这样无私的心境,他们自愧不如!

    李心慧看着他们三人探究的眸光,微微摇了摇头,轻笑道:“你们有家人做后盾,都需要多赚一些银子支撑,他日后无人帮扶,需要的只会更多。”

    “我只喜欢做吃食,其余的并不包揽,让他不为钱财忧心就行了,仕途这条路太艰难,希望你们能够一直不忘初心,秉承勤学苦读的意志。”

    “好逸恶劳,贪污受贿,终有一天辗转成空!”

    “钱财虽好,取之有道!”

    柳成元心头巨震,他们都希望手头无比宽裕。

    因为拮据就意味着受制于人。

    嫂嫂看得很远,也看得很明白。

    难得的是,她的通透和淡然。

    是人都想敛财,哪怕他家早已家财万贯!

    合拢双手,柳成元认真地作揖行礼!

    柳成元心服口服道:“谨遵嫂嫂教诲!”

    “谨遵嫂嫂教诲!”

    “谨遵嫂嫂教诲!”

    谢明坤和张华也一同行礼,这一声嫂嫂,他们唤得心服口服!

    可惜这样绝世无双的好嫂嫂,却不是他们的!

    现在能沾着一点边,也足够他们受益无穷了!

    房门外,陈青云站了好一会了!

    他轻靠在门框的旁边,微低着头,心里闪过一丝暖流和酸涩。

    如果可以,他不想要她给的金钱后盾。

    相依为命,清苦一点都可以。

    这样至少她不会放心,总是想要为他操持。

    可有了银钱,她就放心很多!

    比如,买几个下人照顾他!

    比如,他出门不会受到局限!

    比如,他日后入仕不会捉襟见肘!

    她说好的,他需要她就一直陪着!

    可是她在逐渐地安排,也许等到她都安排好了,她就会认为自己不再需要她了。

    身外之物,怎么比得上心尖上的人?

    陈青云苦笑,率先下了楼。

    胡志昌的亲兵柴云亲自带了二十几个人过来,备下了舒适的马车。

    掌柜的和伙计不敢怠慢,哪怕知道柴云过来接人,还是立即准备了早点和茶水,请柴云带着士兵们先用。

    陈青云下楼,跟柴云打了招呼以后,随便用一些就上楼了。

    房间里的四人也谈妥了,正出门就遇到了陈青云上来。

    穿了一件月牙白的对襟褙子,系着腰带,束着墨发。

    长身玉立,面容俊美,一双清透明亮的眼睛注视着他们,嘴角抿成好看的弧度。

    “都去收拾吧,总兵府的人已经来了!”

    他道,眸光瞥向她的脸庞。

    哪怕是在白天,可楼道里面却不是很亮,有些暗。

    她朝着他的方向走过来,迎着光,白皙的面容透着一丝恬淡,眉眼温柔,神情坦荡。

    “我没有什么要收拾的,不过等会得去买几身女装才行!”

    她道,晃动着宽松的袖子,笑得很是逗趣!

    身后的柳成元,谢明坤,张华,看着她窈窕的身段十分高挑,而且穿上青云的衣服以后,无声地透出一股暧昧和风姿。

    这一晃,一笑,像是忽然之间染上了一层媚意!

    他们的眸光忽闪一下,连忙各自回房。

    李心慧不知道几个家伙的心思,她率先回了房间,屏风后面的水已经被倒掉了。

    她的脏衣服也不见了。

    她转头,看着已经进屋的青云,疑惑道:“这水是你倒的吗?”

    “嗯!”

    陈青云点了点头!

    “那脏衣服呢?”她问,皱着眉头,那套衣服太脏了,又有血,她已经不打算要了!

    陈青云默默地去收拾包袱,嘴里淡淡地道:“我洗了,在晾衣杆那里晾着!”

    李心慧闻言,愕然道:“你什么时候起床的!”

    陈青云的眼眸忽闪,背过身去,不好意思道:“你出门的时候!”

    呃???

    她看着他白净的脸庞泛起了淡淡的红晕,长而密的睫毛微微抖动,清透温润的眸光忽闪,像是一头温顺的小鹿一样!

    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哽住了。

    有点酸酸的,涨涨的,连呼吸都浅淡了!

    她想说,那衣服她不想要了!

    可是他都洗干净了,她怎么好说出口!

    “以后这种事情,不要做了!”

    “你我终究男女有别!”

    她轻叹道,想要隔绝他这种亲密中的亲密!

    可他却抬首,眸光清亮地看着她,隐隐透出一丝委屈道:“是嫂嫂说的,我们相依为命,根本不能计较那么多?”

    “若是我卧病在床,你也会这么照顾我的!”

    “洗几件衣服而已,我之前也是这么洗的!”

    李心慧看着他微微翘起的红唇,有点委屈,眼眸忽闪着,泪意沾湿睫毛。

    她心有不忍,觉得自己小题大做!

    之前都是这么相处的,突然想要隔开一些距离,他自然会有委屈!

    小道泥泞,大道偏远。

    李心慧无奈地扶额,觉得心好累!

    “算了,我只是不想你太累了!”

    “更何况,你的身份也不适合做这些!”

    她试着改了口气,不似之前那般,有些菱角!

    可陈青云一边跟个小媳妇一样收拾包袱,一边小声地嘀咕道:“我哪有什么身份啊?遍地捡起来的都是小秀才!”

    李心慧愕然,觉得她家小叔子变得软萌了!

    这么没有志气的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感觉理所当然一样!

    她看着他走过来,走过去的身影,再看看自己身上穿的男装,忽然有一种带着媳妇出门的感觉!

    她恶寒地抖了抖身体,一个人默默地走到窗边去清醒清醒!

    陈青云的余光见她避到一旁,嘴角下意识勾起!

    以柔克刚嘛!

    他懂的!

    她想退,他肯进就是了!

    横竖软一软,她怎么都是妥协的!

    至于外人怎么看,又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收拾完东西以后,浩浩荡荡的一行人全都直奔总兵府。

    胡志昌已经把后院隔出来了,不过还是没有女主人。

    他让属下请了在后院烧饭的婆子和两个小丫鬟,其余的譬如陈青云都没有住在后院。

    胡志昌虽然是个大老粗,却也十分守礼!

    陈青云他们住进来以后,除去入住后院养伤的李心慧,全都是一帮大老爷们。

    胡志昌对他们弱鸡似的身体很不满意,他们一到就分发不少沙袋,扬言让他们得空多练练!

    陈青云安顿好嫂嫂以后,吩咐两个小丫鬟好好照顾,便去了胡志昌的练武场。

    远远的,胡志昌耍着威武的大刀,“咻咻咻”的声音带着浑厚的凌厉之风,众人看得起劲,连连拍掌!

    “啪啪啪啪”

    “好好好”

    陈青云走近,只见柳成元,张华,谢明坤全都换了劲装,一个个跃跃欲试,兴趣盎然!

    他的眼皮抽了抽,心里知道等会那三个人一定会后悔莫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