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五章生意经
    李心慧看这样的少年,眸光慢慢变的迷茫。

    那淡淡的情愫,日益渐生的暧昧,无一不在提醒着她,她对青云有了别样的情愫!

    如果不是青云今日的这番话,也许她会糊糊涂涂的,继续守着他过日子!

    可是亲密地靠在一起,男女有别,青云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自然会心生念想!

    她记得自己念初中的时候才十三岁,就已经有人给她写情书了。

    念高中的时候十六岁,已经有女同学因为意外怀孕而休学。

    可直到大学毕业了,见了一对对情侣散了,她才知道青春的那点热情,不过是两三年的光景!

    她伸长着手,覆上他的眼眸,感觉到了温热的泪水!

    心有些痛!

    可至少还能承受!

    她翻身起来,站在床边慢条斯理地穿衣服!

    旦早朝晨,昏昏暗暗的视线里面没有了月光,她站到窗边去,冷风一吹,她更加清醒了!

    轻眨着眼眸,她回头对着他笑道:“快睡吧,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娇弱!”

    “这点伤,就像是铁锅翻炒的时候被烫到一样!”

    她扬起包扎的双手,笑的清浅而淡然!

    陈青云看着此番云淡风轻的样子,忽然就有点想笑!

    心里苦苦的,更多的是自嘲和难堪!

    他恍惚明白了什么?

    她觉得他还小,感情来得快去得也快!

    她以为他是依赖他,那情愫虽暧昧却不纯粹!

    她害怕诱导了他,最后他反而责怪她!

    陈青云靠在枕头上,睁大眼睛,一眨一眨的!

    他感觉无奈又烦躁,他想大声地跟她说,没有不纯粹,不是她在诱导,是他在图谋,他心智坚定,从来都是如此!

    可说了又怎么样呢?

    他的年纪摆在这里,她根本不会信!

    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自嘲,陈青云从床上起来,拿出她给他做的厚披风,披在她的身上!

    他禁锢着她的身体,将她转向面对着她,然后亲手帮她把披风的带子系上!

    两个人挨得很近,彼此的呼吸都很平稳,像是老夫老妻一样,默契地不说话!

    陈青云系得很认真,低垂的眼帘下,睫毛轻颤着,划过一抹暗光!

    李心慧看着他的消瘦的肩膀,单薄地只穿了一件里衣!

    站在窗口边,她都能看到清风吹动他的衣角,贴着他的身体,显露着他窄腰翘臀!

    李心慧的眼眸忽闪,到底心疼他穿得单薄,又将他从窗户边拽到床边!

    “是不是我不睡,你就睡不着?”

    她问,口气很惆怅!

    陈青云闻言,好笑地反问道:“是不是我不睡,你就睡不着?”

    李心慧看着他认真好看的眉眼“噗”的一声就轻笑起来!

    “好吧,我们都睡吧!”

    她伸手揽住他的肩膀,她想以后,都以一个大人的方式教育他!

    引导他,慢慢走上正轨!

    陈青云掩下唇瓣的笑意,点了点头,被她拥着重新躺到了床上!

    她侧过身,看着他,认真道:“青云,你要乖乖的!”

    陈青云的眼眸一闪,知道她那灼灼的眸光里,透出来的深意。

    他点了点头,乖乖地躺在她的身边,闭上了眼睛!

    不过他却固执地不肯放开她的手,一直到,他真的睡着了

    李心慧看着外面的天色,从灰麻到晨曦。

    那眼睛渐渐地开始发涩,发酸,发胀,她转头看着旁边的少年,真的很乖,什么都不说,就这样睡着了。

    微微张着红唇,呼吸浅浅的,眉头舒展,面容恬淡。

    她粗粗的手指划过他的眉峰,从他的耳畔落在肩上,在从肩上下滑到他的腰腹!

    然后微微收紧,抱着,闭上了眼睛!

    也许是深思太多,睡着的时候,她的眉头下意识皱起!

    那么多人被抓去了总兵府,有掌柜,有伙计,有长工,有奴仆!

    阵仗之大,堪称阳城近年来唯一的大事件了。

    寇家的人连夜想买通知府蒋文英出城报信,奈何守城的人全是胡志昌的人,蒋文英也没有办法

    一直等到天亮的时候,蒋文英以送公文为由,让寇家的人拿了衙役的腰牌,跟着送公文的衙役一起出去!

    李心慧眯了一会,听到房门口有几道声音小心又局促!

    “你去敲门!”

    “你去!”

    “你去!”

    门外,柳成元,谢明坤,张华,你推我,我推你,都不敢上前敲门!

    三个人踌躇着,一时间面露难色!

    “咯吱”一声,门开了!

    三人下意识抬头,然后愣了一下!

    是男装没错,束着头发没错,可这面容也未免太俊俏了些,像是清水芙蓉姿,千娇百媚态。

    柳成元往后退了两步,恭敬行礼道:“嫂嫂!”

    谢明坤和张华也接连后退!

    李心慧颔首,出了房门以后,随手把门带上。

    柳成元见她双手不便,连忙上前帮忙!

    “去你们谁的房间吃点早点,我有话对你们说!”

    “青云还没有醒来,让他多睡一会!”

    李心慧说完,看着他们三个不动!

    柳成元见状,连忙带路!

    “去我的,我的近!”

    他谄媚道,有点像是小二!

    谢明坤和张华的嘴角抽搐着,觉得柳成元太欠揍了!

    明明,他们的房间也很近!

    四个人去了柳成元的房间,柳成元下楼吩咐小二送了一些早点上来!

    鸡丝粥,香酥饼,水饺,油泼面。

    李心慧挑了一碗粥,剩余都没有动。

    柳成元他们都吃过了,三人局促地站在桌旁,看着她一个人坐着吃!

    李心慧慢慢吃,也不急!

    她不说话,站着的三人也不知道说什么,气氛诡异地静!

    他们在想,青云怎么还不过来呢?

    为什么嫂嫂都出来了,他还在睡?

    睡的是床还是地上呢?

    他们好想过去瞅一眼,可显然此时没有机会了!

    终于,李心慧吃好了!

    她抬眼扫了站着的三人,淡淡道:“之前青云跟我说,玉衡想开酒楼,元昊想要药方!”

    “酒楼不合股,以免以后有什么矛盾,伤了和气!”

    “回去以后,玉衡送人过来学厨艺就是了!”

    谢明坤闻言,连忙作揖谢道:“多谢嫂嫂!”

    李心慧摆了摆手不以为意!

    她转头看向柳成元,见他眸光忽闪,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她不知道昨晚的种种,只当柳成元不好意思开口索要秘方,当即道:“秘方我出,只不过区区几张方子,拿出去的作用也不大!”

    “你回去以后跟你父亲商量,若他想专著药堂,我可以给他上千张秘方。”

    “常见病症,疑难杂症,小儿难疾和妇人沉珂等等都有,一年两成净利银子,方子检验以后,药堂日后出现任何问题,都与我无关。”

    柳成元瞪大眼眸,唇瓣微微张开,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他以为能得几张方子就了不得了!

    没有想到,竟然有上千张?

    谢明坤和张华也有些眼红了,没有人不想赚钱,尤其日后仕途,多需要应酬和打点!

    “谢谢嫂嫂,这件事我爹肯定愿意的!”

    “有老余在,检验方子太简单了!”

    “而且因为老余,我们家也有药堂,这件事做起来不难!”

    李心慧闻言,点了点头!

    她也是看准余大夫在柳家,才这么说的!

    “嫂嫂,我家能参与这项生意吗?”

    谢明坤问道,分家以后,家里的进项就变得艰难起来!

    他是家里的嫡长子,总是要多考虑一些!

    “是啊,嫂嫂,我也想跟着做,以后有自己的进项!”

    “我爹说了,以后我入仕,我二弟从商,可我不想以后都从弟弟的手里拿银子。”

    张华直白道,有了自己的依仗,以后行事也方便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