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四章同榻而眠
    眼前的少年,也太过迷人了些,越是青涩,越让她无法遏制地动心!

    可他还嫌不够引诱她的,身体靠过来,有些轻颤!

    他拉着她的手,翻身上来,这个时候她才恍惚地发现,原来他只穿了单薄的里衣!

    纯白色的,也是出自她的手,跟她身上穿的一模一样,都是以简单舒适为主。

    那衣襟的带子系得松松的,她的眼眸一扫,不经意就看到了他紧实的肌肤,蜜色的,很光滑,散发着珠玉般的淡淡光泽。

    她忽然就红了脸,眼眸闪烁着,透出一缕绯色的光。

    陈青云从她的脚边绕过,躺在了她的身侧。

    她是半坐着的,因此他的额头抵在她的大腿根部。

    太暧昧了,暧昧到她几乎一下子就缩进了被子里,然后背对着他,身体发烫,龇牙咧嘴的。

    自作孽不可活!

    她想掐掌心,可是手包得太严实,她掐不到。

    大腿也肯定掐不到,更何况还有一只右手被他握住的。

    她抬起左手,把眼睛和脸盖起来,欲哭无泪,愁肠百结。

    李心慧一点都不喜欢架子床,标准的双人床,两个人躺在上面,翻身都能察觉到。

    更何况,她连身都没有翻呢,总感觉自己的身体和青云的贴在一起。

    彼此的体温,氤氲升高,她咬了咬唇瓣,感觉心悸一波一波来袭。

    陈青云睡在里面,侧身,眸光灼灼地看着她。

    乌黑的发丝散在耳畔和后颈,她的身体绷得很紧,而且她害羞了,那腿在不动声色地往外移

    陈青云撑着手,半靠着,头部微微抬高,轻而易举就看到了她的懊悔和抓狂。

    他的红唇一点一点地往上翘,露出皓白整洁的牙齿,高高扬起的弧度好久好久都无法合拢。

    他一直都知道,她其实没有她表现得的那么淡然,她也会害羞,也会纠结,也会紧张。

    如同现在一般,小小地缩成一团,懊恼极了。

    他一直看着她,觉得她像是自己窝里的小白兔一样,跳啊跳,却不知道,他早已窥探许久!

    正徐徐图之,准备伺机而动!

    李心慧等了大约半个时辰左右,觉得脖子有点僵硬了。

    身后的呼吸声浅浅的,一直都很规律,她拿不准他是不是睡熟了!

    小心翼翼地侧身,然后转过头

    呃!!!

    眼眸倏尔一暗!

    “你没有睡着?”

    她愕然地惊呼,只见少年撑着手,斜斜地靠着。

    他的眸光清透黑亮,一闪一闪地,比星辰更加耀眼!

    嘴角上挑,勾勒出一抹戏谑的笑意。

    他看着她,神情温柔,面容俊美。

    李心慧感觉眼眸被闪了一下,那微微翘起的红唇距离她好近,再近一点,她都能含住了。

    她暗暗咽了咽口水,准备继续转过头去!

    她不能一直这样看着他,太诱人了,松松垮垮的里衣没有压痕,隐隐约约透出他光洁的胸膛,那肌肤的色泽太漂亮了,她的手好痒想摸!

    对于美好的东西,她总是出于爱美之心,恨不得拥之入怀,细细钻研。

    陈青云见她逃避他的眸光,伸长的手立即禁锢着她的肩膀!

    “嫂嫂,我睡不着!”

    他似乎很愉悦,连声音都是甜的。

    李心慧暗暗磨了磨牙,心道:你丫就作吧,要是我忍不住吃了你

    她转而又欲哭无泪地悲戚:呜呜呜下不了手啊!

    作孽!

    她在心里低咒一声,侧过身体,面对着他!

    努力压下狂跳的心,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淡然一点,努力忽略热气冲天的脸庞,忽闪的眼眸灼灼地盯着他,她正色道:“这样吧,你闭上眼睛,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陈青云见她一本正经的样子,跟刚刚抓狂的她分明就是两个样子!

    他的嘴角又往上翘了一些,含笑道:“好的!”

    “那你闭上眼睛!”

    她又强调一遍,盯着他眼眸的眸光又忽闪一下,似乎已经下意识想要移开了!

    陈青云放下撑着的手腕,然后闭上了眼睛,可是他的嘴角却一直扬着,无法收拢!

    李心慧看着他总算是闭上了眼睛了,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不过他那红唇翘起来,粉粉嫩嫩的,还能看到上面淡淡的光泽。

    她下意识又咽了咽口水,怎么有种控制不住想要凑过去的感觉?

    撑了撑眼皮,李心慧暗暗咬住唇瓣,她嫌不够重,还用牙齿磨了磨!

    陈青云等了一会,没有声音以后,他下意识睁开眼。

    结果,只见她像松鼠一样,露出皓白的牙齿咬着唇瓣。

    吭哧,吭哧的啃着,看到他忽然睁开眼睛时,连忙用唇瓣把牙齿包起来!

    于是乎,那深色的齿痕,那暧昧的水渍,那显眼的娇嫩,一下子全都涌入他的眼底。

    他的眼眸一下子就深了起来,幽幽暗暗的,好似还有火光!

    他直直地看过来,许久都不眨一下眼睛!

    李心慧在心里咯噔一声,有种非常不妙的感觉!

    像是有什么危险的气息包裹着她,她轻颤着,却不肯认输!

    “从前”她道,可是忽然词穷了!

    从前干什么呢?

    她努力搜寻着大脑里面的故事,却忽然,感觉脑袋里面一片空白!

    “从前”

    她又道,可还是不知道说些什么?

    她有些急了,牙齿又咬在了唇瓣上,有些重,她皱起了眉头!

    撑大的眼眸急速地转了转,可却接不出下面一句。

    “从前”

    她再道,苦着一张脸!

    “噗嗤!”

    陈青云忍不住喷笑,他没有想到,她竟然还有如此词穷的时候!

    从前,从前,从前

    这故事的开头不是很好吗,他闭上眼睛都能瞎编!

    为了不让她急过头了,他主动闭上眼睛,微翘着红唇道!

    “从前有一位小秀才,家境清贫,捉襟见肘。他的亲人都相继离世了,只有一位嫂嫂跟他相依为命。所有人都说,是小秀才撑起了这个家,给了他嫂嫂一个庇护之所。小秀才一开始也是这样认为的,可是渐渐的,他知道了,原来是嫂嫂给他撑起了一个家,给了他一个庇护之所。小秀才不想嫂嫂改嫁,一开始他固执地认为是为了嫂嫂,可是后来他清楚地明白,原来他是为了自己。他很自私,也很卑鄙,他知道嫂嫂走了,家里便只剩他一个人了,他很害怕过那样的日子,无牵无挂的,像个死人一样。可是嫂嫂很疼爱他,事事以他为先,连做件衣服都先紧着他来。可小秀才却多思多虑,日益惶恐,生怕哪天就过不上这种日子了”

    后面的故事还很长,可是他的嘴巴被捂住了。

    说不了!

    她半坐起来,撑着身体,几乎半压在他的身上。

    她的眸光很清透明亮,不染一丝**和暧昧,相反,冷厉得可怕!

    “不许你这么说!”

    “青云,你对我的意义,比你认为的更加重要!”

    “你也说了,我们相依为命!”

    “既是如此,怎么还惶恐不安?”

    “你要知道,在我心里,除非你不再需要我,否则我永远都不会放弃你!”

    陈青云仰着头看他,深幽的瞳孔满满覆上一层薄雾,昏昏暗暗的,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他将她的手挪开,握得紧紧的,然后一字一句道:“如果我永远都需要你呢?”

    “既是相依为命,到死都是需要的!”

    “那就陪你一辈子吧!”

    她道,伸长着另外只手抚摸着他的额头,无声地给予安慰!

    陈青云闭上眼睛,感觉心里酸涨无比!

    他要的一辈子,不是像亲人一样的一辈子!

    而是要像夫妻一样的一辈子,死了也要在一起的一辈子!

    他看着她,一直看着,直到他的眼底有了湿意!

    可她任由他看着,面不改色,突然冷静得可怕!

    开心一刻:

    下一章太晚,你们明天看吧!

    睡觉了,晚安,宝贝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