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三章拉他上床睡
    陈青云抱着她的腰身,不知道她到底梦见了什么?

    可是他知道,那梦境应当是跟他有关的。

    他温柔的手顺着她的背脊来回安抚着,温柔道:“没事了,没事了,梦境都是相反的!”

    “是我对不起你!”

    李心慧摇了摇头,然后慢慢放开了他!

    “不是的,你不明白!”

    她道,心里十分悲戚!

    她往后移一些,坐在床榻上,眼泪跟断了线的珍珠一样

    陈青云看得心疼极了,可是他一靠近,她立即就往后缩!

    她眸光怔怔地看着他,轮廓还是那个轮廓,只不过少了梦境里面锋利的菱角和风霜般的凌厉。

    眼睛还是那双眼睛,可却泛着淡淡的水雾,温柔又疼惜,少了深幽的空洞。

    红唇的色泽透着少年的,不似梦境那般浅淡,透着一丝世俗的凉薄。

    “是我魔怔了!”

    “我怎么会舍得撇下你去出家呢?”

    她呢喃,眸光渐渐有了神采!

    陈青云内心一震,瞳孔似黑莲,层层拨开。

    他的五指下意识握紧,冷肃的面容有些僵硬。

    一直抿着的红唇轻启,那声音透着一丝颤抖的惧意。

    “嫂嫂是梦见出家了吗?”

    “那必然是梦了!”

    “我记得你说过的,若不是因为我,你早已四处游历去了!”

    “不过既然有佛入梦,定是有警示了,嫂嫂可以跟我说说梦境如何?”

    “我看过不少梦境解析的书本,或许可以知晓其中的意境。”

    陈青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和,他微微低垂着眼睑,挡住了里面深不见底的暗光。

    他的手伸长,去拉着她胖乎乎的手,隔着厚厚的纱布,她手心的立即传到他的手心!

    淡然的外面掩饰了内心惶惶不安,他坐近一些,温和地勾起了嘴角,好似想给她一个安心的笑容。

    一开始的惊悸过了,梦境的细枝末节也不是很清楚了!

    李心慧擦干了眼泪,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人在惊惧以后,最容易做噩梦了。”

    “我只是觉得梦境太过真实,所以吓到了!”

    “若你还需要我,我怎么也不会离开你的!”

    她说完,主动坐到床边。

    她想下床喝杯水,外面的天色是灰麻的,打更的人刚过,她并不清楚时辰。

    陈青云的眼眸深了几许,他知道,她已经缓和过来了!

    这意味着,他想探究的梦境,已经探究不到了。

    微微握着的拳头舒展开来,他比她更快一步,去倒了茶水递给她。

    李心慧接过,大口大口地喝了下去!

    她将杯子递给他后,轻叹道:“好多年没有做这种太过真实的梦境了!”

    “我梦见自己的名字,心慧,竟然是法号!”

    更为巧合的是,她的名字确实是和尚给她娶的。

    她出生的时候,经常哭闹不止,尤其是在夜晚。

    后来父母带她去请大师看,大师说她的八字太重,灾祸不止,需心智敏锐,慧灵通透才能平安无事。

    故而取名心慧!

    这世间的潜藏的缘分,谁能说得出因果?

    她灵动一笑,伸手去捏他紧绷的脸蛋!

    “刚刚吓到你了吧,人家都说,生病的人比较娇气!”

    “果不其然,我竟然还让你安慰到了!”

    陈青云覆上她的手,他知道她在调侃,试图让气氛看起来轻松一点。

    煞白后的面容有了淡淡的粉色,一双惊惧后的眼眸也多了明亮的光泽,那红唇微微翘起,勾勒出了甜蜜的弧度。

    显眼的红痕像是沾染的胭脂一样,忽然就让他心疼起来,无声地透出一股惆怅和酸楚。

    “你没事就好了!”

    “我没有安慰到什么,我永远都慢了一步!”

    他道,语气有些黯然!

    两个人都坐到床边去,他给她理了理被子,示意她躺下再睡一会。

    可此刻的她丝毫没有睡意。

    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她把另外一边的蚊帐也撩起来,坐到靠后的位置道:“你睡一会吧!”

    “我现在不困了,而且也不害怕了!”

    陈青云见她缩着脚,坐起来靠在床架上。

    他去给她拿了一个靠枕,然后拉了被子将她的脚和膝盖都盖起来!

    这样一来,他若是睡下,那被子只能在他的腰腹。

    下半夜的天凉,阵阵冷风吹进来,连蚊帐都跟着摇曳。

    李心慧轻叹一声,指了指旁边的位置道:“上来睡吧!”

    陈青云的眼眸暗了一些,捏着被子的手微微收紧。

    他默不作声,把头压低一些,可那唇瓣却荡漾着一抹愉悦的笑意。

    李心慧见他不动,越发觉得让他这样惨兮兮地站在床头不妥!

    这又不是像现代,还有一个两间床铺的标间。

    她伸手去拉了他一把,温柔道:“没事的,上来睡吧!”

    陈青云不肯抬眸,摇了摇头。

    他搬了圆木凳子过来,坐在床边,规规矩矩地守着她。

    李心慧的嘴角勾了起来,眼眸也熠熠生辉。

    轻挑的青云,不过只是在她逗他的时候!

    她若是不主动去逗他,他还是很乖的!

    李心慧开始检讨,自己对他真的是否太过暧昧了些!

    也许是吧,她看着帐顶,看着盖在身上的被子,看着他温顺得像只绵阳的样子!

    牙齿有些痒了,忽然就想咬他一口!

    那肉会是什么味道的呢?

    香香的,软软的,的,也许会如同他柔柔的唇瓣一样,贴上去的时候,那股清冽的气息传递过来,清清爽爽,透着一丝忐忑。

    若他如那情场老手一般,或许她就知道如何抗拒了!

    可偏偏他青涩得像是,一再着她,让她无法主动的时候,他靠过来,她就不知道怎么拒绝了。

    “你上来睡吧,我守着你!”

    她作势要下床,好好睡了一觉,身体的酸软和疼痛更加清晰了。

    肌肉和骨节相连的地方,全都像是跑了一场马拉松一样!

    她微微皱着眉头,能够忍受的,她连哼一句都不肯。

    陈青云不愿,他想她多休息一会!

    逗她的机会还有很多,他知晓徐徐渐进的道理!

    虽然很想爬去,可是他知道在床下,她会更心疼!

    她有这个意愿,本身就让他看到了一丝曙光和希望!

    至少,她的心里从不排斥他的亲近!

    同床共枕啊,他想到靠在她腿上睡过去的时候,那么安心!

    也许拥抱着,那感觉会更好!

    然而,却不是现在这个时候!

    “你别动,我去抱一床被子在地上打地铺!”

    陈青云说着,想去那个厢房里,抱一床被子,在地上凑合一下!

    反正天就快亮了,其实也睡不了多久了。

    李心慧看着那窗户的位置,刚好对着空旷的地板上!

    那样睡,风口对着口鼻,最容易风寒了。

    “别犟了,快上来吧!”

    “之前抱我的勇气哪里去了?”

    “我知道你一直都是很好的,知礼,守礼!”

    “可让你躺在地上睡,我不忍心!”

    她抓着他的手,微微用力

    他不敢让她拉得厉害,连忙往后退去,结果就跌坐在窗沿边。

    她的手还是不放,像是绕在他的腰间,抱着他一样!

    他深邃的眼眸一下子就暗了下来,燃着簇簇的幽光。

    微滞的呼吸声几度骤停,他捏着她包得胖呼呼的手,忽然就舍不得回头了。

    他好喜欢这种感觉,被她圈起来,像是一个转身就会跌落到她的怀里。

    她温柔的宠溺像是一层蚕丝,将他裹起来,紧紧的,他仿佛就是蝉蛹,愿意一辈子都陷在里面

    忸怩了一会,他感觉自己腻够以后,慢慢转头!

    低垂的眉眼忽闪忽闪的,他的睫毛很长,很密,眉头朝着两边舒展,清秀的脸庞在油灯的照耀下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粉色

    那红唇轻抿着,无声地透出一股羞涩和腼腆。

    李心慧感觉自己又要陷进去了,她作死地咬了咬自己的舌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

    她忽然后悔,自己的这个邀请了。

    开心一刻:

    哈哈哈,肯定还有章节的。

    今天大扫除啊,孩子生病以后,要把家里都打扫一遍,除菌,除螨,除污

    于是乎,光荣地更晚了!

    哈哈哈,明天小少爷上幼儿园!

    我目测没有什么事情阻拦早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