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二章惊惧的噩梦
    整个大厅里面,早已没有了闲杂人等。

    掌柜和小二下意识退到柜台里面去,陈青云进来的时候,萧泽给他搬了一个凳子。

    已经是深夜了,大家都要休息了。

    胡志昌对着陈青云关怀道:“先照顾好你嫂嫂,明天我派人来接你们!”

    “到时候要想怎么做,得拿出一个章程来!”

    谋定而后动的道理,陈青云懂。

    他送胡志昌出去,出了客栈以后,胡志昌的亲兵已经把马迁过来了。

    胡志昌一跃上马,身手十分矫健。

    陈青云贴着他的马腹,压低声音道:“不管这件事如何,定不会连累胡!”

    胡志昌闻言,不以为意道:“我当初就是一个穷小子,一无所有。”

    “谁都知道我胡志昌天不怕地不怕,区区一个寇家,我还不放在眼里。”

    “这件事你尽管放心好了,还连累不到我!”

    “驾”

    胡志昌说完,策马而去。

    他的亲兵全都小跑跟上,一连串的身影,步伐整齐有力,十分威武。

    陈青云站在原地,冷风刮来,有点凉。

    他想他有点明白老师的苦心了,没有真正的平淡,不论的朝堂还是市井,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

    可有了权势,那恶心的蚂蟥,却连浮出水面都不敢。

    他冷笑着,拿出怀里的“龙纹玉符”!

    他明白老师的意思,可是还不到时候!

    大厅里,柳成元他们都已经打发了下人去休息了。

    萧泽自觉守到门外,余江带着长康去了他的房间。

    又是安安静静的,可掌柜和伙计们战战兢兢的,似乎对晚上所发生的一切心有余悸。

    陈青云对着欲言又止的柳成元道:“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柳成元还是愧疚不安,小心翼翼地试探道:“要不你来我的厢房睡吧!”

    陈青云摇了摇头,他要照顾嫂嫂!

    要是半夜她有什么不适,得有一个守夜的人!

    “你们都去睡吧,秋闱已经过了,桂榜还要到月底!”

    “我跟我嫂嫂暂时不回去了,你们商量一个时间回去!”

    柳成元,谢明坤,张华,三人面面相觑,知道陈青云不想他们掺和进去。

    他们的胳膊,腿,拳头,都还在隐隐作痛呢!

    群架都打了,又怎么会袖手旁观。

    “明天我让柳江回去给我调几个高手过来!”

    柳成元霸气道,可是这呼声一出,他感觉又痛了。

    他龇牙咧嘴的样子,让张华和谢明坤暗暗偷笑。

    “好了好了,我们三个都没有见过什么世面,横竖师承一脉,就算我们走了,在人家的眼里也是一丘之貉。”

    “我们等你和嫂嫂一起回去,那酒楼烧了就烧了,反正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记得我家还有一块地在南街码头上,到时候算是入股两成如何?”

    谢明坤趁机道,心想自己开还不如跟着青云混。

    张华见谢明坤趁机示好,连忙对着陈青云道:“别听他的,一块地就像入股两成?”

    “我立马写信给我爹,弄一个新酒楼带小院的,比之前那个大,算入股两成!”

    柳成元见那两个不要脸的,这个时候都不忘记捞点好处!

    他冷哼一声,对着青云道:“不要理会他们,我家在南街上有竖排占地两亩多的大仓库,我让我爹全拆了,算我们家入股一成。”

    “高!”

    “高!”

    张华和谢明坤同时竖起拇指!

    “元昊兄此举,玉衡自愧不如!”

    谢明坤一本正经地作揖,退到一边。

    “元昊兄此举,珍明自愧不如!”

    张华一本正经地作揖,退到一边。

    柳成元的嘴唇抽搐着,不跟他们两个一般见识。

    陈青云见他们三人都有意相帮,嘴角下意识抿了起来!

    他摆了摆手,拒绝道:“一个就酒楼还是能开起来的,你们就不要操心了!”

    “你们要是不走,明天跟我搬去总兵府吧!”

    柳成元,张华,谢明坤眼眸顿时一亮,三人当即异口同声道!

    “好,就这么说定了!”

    “那我们先去休息了!”

    谢明坤率先上楼,他们都是男人,出门连个小丫鬟都没有带!

    现在唯有青云去照顾嫂嫂了!

    说起来也是不合礼数,可寡嫂小叔,身边再无半个亲人,哪里就能计较了那么多?

    张华扶着柳成元上楼,被砍乱的那间厢房已经被掌柜的锁起来,对面到是空了一间。

    陈青云让小二打了几桶热水上去,放在了空的那间里面。

    他褪去了染血的褙子清洗,淅淅沥沥的水声在厢房里响着,好一会才停下。

    他将湿湿的褙子放在干净的木盆里,然后端去晾衣杆上去晾着。

    后半夜了,乌云一层一层地散开,露出了明亮的月光。

    他回房的时候,下意识放轻脚步。

    结果他刚刚进屋,只见嫂嫂忽然惊醒!

    她一下子从坐起来,着,惊声道:“点灯!”

    “快点灯!”

    陈青云慌忙地去拿火折子,房间里不是很暗,可是他却忽然什么都看不见一样!

    摸索了好一会,总算是找到火折子了。

    他连忙点燃了灯,端到床边去。

    昏黄的灯照在嫂嫂的面容上,只见那面容煞白煞白的,深深的瞳孔满是惊惧,额头上沾满密汗,红唇着,透出不正常的!

    陈青云连忙放下油灯,伸手揽住她的肩膀。

    他丝毫不知道,自己举动有多亲密!

    像是照顾患病的妻子一样!

    李心慧是被噩梦吓醒的!

    昏昏暗暗的视线与梦境重叠,所以她才惊慌出声。

    青云靠过来的时候,她下意识抬首看他,从他的眉眼,轮廓,到唇瓣,青涩当中透着稚嫩和美好。

    她做噩梦了,不是很恐怖,却让她十分心悸的噩梦。

    在梦境里,为了青云的前程,她选择出家!

    青灯古佛的孤寂她都可以忍受,可是她,后来他找到她以后,一声一声啼血的质问和痛不欲生的眸光

    “青云,我好怕!”

    李心慧的眼泪忽然就落了下来,她扑进他的怀里,努力想找寻一个安全的避风港。

    她不停地拱着,好似怎么都不安心一样。

    陈青云抱着她,感觉心都要绞碎了!

    她从来没有如此茫然无助的时候,好似惊慌到了极致,连冷静的头脑和淡然的理智都失去了!

    她像是寒冷冬月里,瑟瑟发抖,无家可归的孩子!

    陈青云的眼眸暗了下来,很深,很深,甚至于带了猩红的冷光!

    他以为,她是因为连日来受到的惊吓都激发出来了!

    可不是的!

    李心慧攀上他的脖子,用她的脸庞蹭着他的脸庞,两个人无比亲近!

    她努力地闻着这股熟悉的气息,她心悸道:“我做噩梦了!”

    “梦见”

    “不要说,什么都不是真实的!”

    “我在这里,在你的身边,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陈青云打断她的话,他害怕她袒露那些伤口!

    血淋淋的,他没有能力,一一抚平!

    他不能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可是他想告诉她,都过去了!

    李心慧闭上眼,她仿佛还能闻到那青砖缝隙里面的泥土味,她仿佛还能感受跪在佛前日日夜夜诵经的木然,她还能清晰地回忆起他看她的那种眸光。

    像是死过一次的人,那深不见底的瞳孔里,透出悲伤至极的血红色。

    他抓着她的肩膀,那么紧,痛得她受不住地惊呼!

    可是他却仰天大笑,直到那笑声里面,透出了无尽的悲凉!

    她的眼泪又落出来了,哭得惨兮兮的。

    她交叠的手臂将他的头紧紧地箍起来,下巴抵在他的额头上,一滴滴温热的泪水落了下来!

    “青云,对不起”

    她哭泣道,她终究做不了淡然无畏的那个她了!

    因为她心里清楚,她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