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一章血腥的报复
    看着将文英那拽拽的背影离开以后,胡志昌对着陈青云道:“别怕,他这种人像是夹缝求生的四脚蛇,翻不起波浪的!”

    陈青云摇了摇头。

    他在意的不是蒋文英对这件事的羞恼,而是他话语里的深意和他那眼里流出的警示。

    好像他知道什么见不得人的内幕一样,而这个内幕是关于他的。

    陈青云让谢明坤,张华,柳成元先进客栈。

    然后让后面赶来的余江和长康他们带着受伤的人找地方安歇,请大夫照看。

    他转而对着胡志昌道:“胡先去客栈里的大厅等我,我把这个人解决了就来!”

    胡志昌看了一眼卡在墙里半死不活的人,拍了拍陈青云的肩膀,颔首跟着谢明坤他们进去。

    陈青云看了身边的萧泽一眼,萧泽会意,跟了进去。

    陈青云往前走,萧沐将刘四一把提出来,跟在后面。

    有几块砖掉了下来,墙面看着很吓人。

    早就被惊呆的客栈掌柜和小二连忙带人修补,站在客栈外,冷风吹来,那腿都是抖的。

    陈青云去了厢房的下面,捡起了他之前扔下的麻袋和长剑,然后往僻静阴暗的地方走。

    刘四被萧沐一路提着,萧沐的手稳,根本不颠簸。

    可是他的肋骨肺部,微微的移动都会让他痛不欲生。

    他撑着眼眸,一直撑着,直到瞳孔充血,眸光涣散。

    终于,他被扔在了地上。

    他抬首,昏昏暗暗的视线什么都看不清楚。

    好似有一道暗影在他的眼前晃动着,他嗡嗡的耳鸣声渐渐小去,他听到有道声音说:“你也很软,骨头剁碎的时候,软得像蛆!”

    接着,他被装进一个麻袋。

    他软成一团,卷缩在里面,痛得连眼睛都睁不开。

    麻袋的口子被扎起来了,紧紧的,一种前所未有的窒息感袭来!

    刘四下意识颤抖着,他仿佛已经闻到了死亡召唤的气息!

    “噗噗”

    “啊啊”

    “唔唔”

    一剑一剑地砍,从脚到手,凌厉的剑锋甚至于还把麻袋都砍进了肉里。

    骨头被一节一节地斩断,那哀嚎的声音也渐渐由高到低,最后彻底消失了

    高高的墙壁下,浓墨般的阴影里,血腥的一幕正在上演。

    陈青云想起了劈柴时候的那种感觉,有一点累,可却能够坚持。

    他的心很麻木,麻木到根本没有察觉自己是在杀人。

    很久很久以后

    他停下了,扔了长剑,然后慢慢走到萧沐的旁边。

    “你们杀人的时候,是不是,杀着杀着,就习惯了!”

    陈青云喃喃道,他抬首,天上的月亮藏进了乌云里面,眸光所及之处,黯淡无光,阴沉可怕。

    鼻息间,还有浓浓的血腥味。

    萧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们杀过的人太多了,忘记一开始是什么感觉

    “公子,就算你不杀他,他也已经活不了!”

    “而且,这样的恶人,进了衙门也是斩立决!”

    陈青云闻言,嗤笑一声!

    他不是害怕!

    “你不用安慰我,回去以后,你跟萧泽轮流教我功夫吧!”

    “我只是觉得,我应该更狠一点!”

    “那一脚,应该是我亲自给他的!”

    “把尸体拖去喂狗!”

    陈青云说完,往前走,唯一的亮,在他的心里!

    他身上的淡蓝色长衫沾了些血,他想扔,可是舍不得!

    因为是嫂嫂给他做的!

    那个恶人的血还玷污不了嫂嫂对他的一片心意,他想着,嘴角露出了温和的笑意!

    萧沐看着公子的背影渐渐消失了,一地的肉泥碎骨,怎么拖去喂狗?

    萧沐嘴角抽搐着,在风中凌乱

    客栈的厅堂里,胡志昌往那中间一坐。

    小二都跟站岗一样到处矗立着,掌柜也站得笔直笔直的,砸动嘴巴,指挥着伙计上茶,最好的茶,上点心,最好的点心,上水果,最好的水果

    周围的腰酸背痛的柳成元等人,也不得不坐直了身体。

    柳成元的眼睛和嘴巴被打肿了,很痛,很心塞!

    青云那一脚,让他忽然感觉人生好绝望!

    他委屈地看着谢明坤,祈求他主持公道。

    谢明坤视而不见,拿着自己完好无损的扇面仔细研究,怎么就没有打坏呢?

    柳成元心里愤恨地骂了几声,转头去看张华。

    张华低头去跟谢明坤研究扇面,装作没有看见。

    柳成元气愤无比,他冷冷地瞥了那两人装腔作势的样子,冷哼一声!

    “哼!”

    胡志昌闻声,觉得奇怪,转头看着被揍得惨兮兮的柳成元,皱着眉头道:“哼什么?”

    “下次没有出息就不要强上!”

    “不过看你这么拼命,估计跟青云的关系很好!”

    “小子,要不要去总兵府住几天,我找几个兵蛋子教你!”

    柳成元看着胡志昌那认真的面孔,嘴角更瘪了,欲哭无泪。

    “噗!”

    “噗!”

    张华和谢明坤见柳成元那憋屈的样子,忍不住喷笑!

    柳成元瞪了他们一眼,觉得自己的人生观彻底被颠覆了!

    他决定跟胡志昌告状!

    委委屈屈地了嘴,柳成元低声道:“我还没有准备好呢,是青云把我踹过去的!”

    “哈哈哈”

    “哈哈哈”

    张华和谢明坤再次爆笑!

    他们觉得柳成元好逗,他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有多搞笑?

    那跟小媳妇被占了便宜一样,想告状,可因为没有,所以怕别人不重视,而自己更是委屈无处诉说。

    胡志昌看着谢明坤和张华,从他们三人的衣着,他可以判断为是陈青云的同窗好友。

    三人的家境应当都是不错的,穿得低调奢华,而且还有小厮护卫。

    他觉得应该是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当即便问着柳成元道:“青云那么好脾性的人,怎么就单单踹了你?”

    “呃?”

    柳成元的眼眸忽闪,他有点心虚了。

    胡志昌的眸光太犀利了,他很快就看出了问题所在。

    他瞥了一眼谢明坤和张华,只见那两人连忙低头,不敢妄言。

    他再看向柳成元,柳成元不想欺瞒,便如实而说。

    “下晚的时候,我刚刚睡醒,准备下楼。”

    “刚好那个人抱着嫂嫂上来,当时看着嫂嫂是昏迷的样子,就想多看一眼,结果那个人瞪了我,目露凶光。”

    “后来他跟我擦身而过的时候,嫂嫂的头簪勾在了我的褙子上面,我就是觉得眼熟,并没有在意!”

    “后来我出去找的时候,才忽然想起,是嫂嫂的。”

    胡志昌闻言,眉头狠狠皱起。

    他没有立场责怪柳成元,只不过出声点醒道:“今夜是有幸,青云的嫂嫂没有事情。”

    “如果他的嫂嫂出事了,就在你们出去找的这段时间,事后就算你想起来,也挽回不了什么了?”

    “那个时候,你要如何面对青云?”

    “而且青云与他嫂嫂相依为命,他最亲近的亲人因为你的疏忽而死了,就算你不是故意的,我想他一辈子也都无法原谅你!”

    “而你,也永远都无法释怀!”

    “死一个人不稀奇,可如果有活人惦记,那你害的人就不是他嫂嫂,而是他了!”

    胡志昌在战场厮杀了无数次,他知道这件事,青云是气柳成元当时的疏忽。

    在边关的时候,如果因为哨兵延误战机,至军队伤亡惨重时。

    哨兵们将会背负浓重的负罪感,比死去的将士更加痛苦,这阴影将会伴随着他们一辈子,不得安宁。

    柳成元想到小二去楼上厢房检查的时候,一直惊颤地道:“房间里有很多的血迹,到处都被剑砍得乱七八糟的,门锁也劈断了。”

    “那个陈公子的嫂嫂能逃出来,可真不容易!”

    “不过只怕是,伤得不轻!”

    柳成元沉默了,自责和愧疚齐齐涌来。

    他恨自己的大意,当时就觉得眼熟,他应该警惕地多看几眼。

    或者,好好想一想!

    如果他能够多想一会,或许

    谢明坤和张华也沉默了。

    事实上他们都想到了这个问题,可是都有点不敢直接面对。

    心里暗自庆幸着,是成元遇到这件事。

    如果是他们自己,只怕根本不知道如何让青云原谅。

    所以青云踹成元的时候,他们虽然意外,但也知道,青云以后,就不会放在心上了。

    “我错了!”

    “是我对不起青云,对不起嫂嫂!”

    “我总是马虎大意,老师说过我很多次了,从前不以为意,今天却差点酿成大祸!”

    柳成元认真地检讨,他感觉身体上的痛都减轻了许多,因为内心沉重了。

    他埋首,暗暗自责的时候,只听一道熟悉无比的声音道:“知错就改!”

    “这种事情,没有第二次!”

    “子恒?”

    张华出声道。

    柳成元闻言,下意识抬首看向门口。

    只见陈青云慢慢地踏步进来,一身都是斑斑点点的血迹,可那面容无悲无喜,眼眸深邃幽暗!

    像是矜贵不凡的男人,忽然就高深莫测起来,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凌厉的气势,威严而不可侵犯!

    开心一刻:

    呜呜呜太晚了!

    晚安了,宝贝们!

    明天我保证,再也不会这么晚了!

    爱你们,么么,我们的青云会一步步强大起来的!

    小鲜肉腹黑得很,强力反扑,有爱互撩!

    哈哈哈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