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章两方对峙
    刘四知道,那个人,站在边上观战的那个。

    他才是小的小叔子!

    他忽略了,那个小的小叔子在阳城应举。

    今天晚上他太大意了,应该去寇家的酒楼的。

    刘四想到他推门而入的时候,这个人的眸光,就像是要吃人一样!

    白净的脸庞温润如玉,丝毫看不出凌厉的菱角。

    可是却无声地透出一股杀意!

    那个时候,他就应该察觉不对的。

    刘四举起了手里的火把,脚下轻点,一跃就来到了陈青云的面前!

    “杀了你,就什么都解决了!”

    “你嫂嫂很软,尤其是抱在怀里的时候!”

    刘四猖狂道,阴狠的眼眸里,透出一股必杀之意。

    已经曝光了,他丝毫不惧!

    寇家在阳城颇有势力,就连阳城知府都暗地里庇护寇家的生意。

    大不了豁出去,过堂的时候,只说是小要与他私奔,被小叔子抓了一股正着,这才打起来的!

    刘四手里的火把挥舞着,对着陈青云的脑门就击了过去。

    陈青云往后移了一点,冷冽一笑,阴狠道:“你也很软,尤其是被砍得稀巴烂的时候!”

    “哼!”

    “少猖狂了,你一介秀才,能有多少人?”

    “想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刘四说完,用力地袭向陈青云!

    他一跃而起,手里的火把高高地,对准陈青云的额头砸了下来!

    “嘭”的一声巨响!

    所有人下意识停了下来!

    只见一个威风凛凛的将军,穿着一身盔甲,站在陈青云的身边!

    他的身材很高大,面容粗犷,眉毛很浓,瞳孔深不见底,略厚的红唇轻抿着,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肃杀之意。

    而刘四就是被他一脚,踹进了墙里。

    客栈里面的墙,凹陷了好大一个坑,而刘四就卡在那坑里面。

    只有头和脚出来,那脚已经不会动了,不过那头还在动,脸色发紫,瞳孔不断地撑大,嘴角流出了鲜红的血液。

    胡志昌从骏马上飞驰而下,一击即中。

    他常年练武,内功非一般人可比。

    刘四猝不及防,就这样被一脚蹿进了墙里,肋骨碎裂,半死不活。

    “全都是胆大包天,狗不如的畜生,通通给我抓起来,押回总兵府的地牢!”

    胡志昌吩咐属下,瞪大的瞳孔幽深如墨,仿佛潜藏着无尽的弑杀之意。

    周围的人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连谢明坤和柳成元他们都第一时间,靠拢到陈青云的身后。

    客栈外面围观了数百人,此时也连忙远远避开。

    泾渭分明的线很快划分出来,胡志昌看着对方嚣张至极,在他的辖区内,竟然敢带着百余人闹事。

    而且还是欺负一个书生和!

    这简直不可饶恕!

    他怒不可遏地瞪视着那些人,手里的大刀对着那个还站在前面举着火把,不知道进退的车夫“咻”的一声就掷了过去!

    “噗”的一声,大刀穿过皮肉骨头。

    众人只见那举着火把在面前带头人,就这么被杀了!

    他们下意识往后退,一个踩着一个,一个压着一个,有些还没有熄灭的火把全都燃烧起来,熊熊的火焰里,嘶喊的声音此起彼伏。

    胡志昌带来的人嫌他们太吵了,一个个抓起来以后,一击刀手,立即劈昏,然后跟丢死人一样,丢在他们带来的囚车里。

    场面一时安静下来,胡志昌转头对着陈青云道:”你嫂嫂如何了?”

    陈青云低垂着眼眸,摇了摇头道:“我们筹备的酒楼和小院都被烧了,我嫂嫂受了重伤,现在在客栈里面。”

    “这个人若是活着,公堂之上若是诋毁我嫂嫂,我怕”

    陈青云欲言又止,面露难色。

    胡志昌见状,立即呵斥道:“他们敢!”

    “那些人我不会给衙门的,你尽管放心好了!”

    “至于这个下手的人,我留给你处置,死得越难看越好!”

    胡志昌冷声道,他最厌恶这世间仗着权势欺压孤寡的恶人!

    一个寇家,张金辰的走狗而已!

    他冷冷地看着那一片即将被他押走人,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杀意。

    “谢过胡,今日若不是你,只怕青云也会死于非命!”

    陈青云作揖拜谢!

    胡志昌拍了拍他的肩膀,不以为意道:“你既然是我兄弟,我怎么能让别人欺负了你!”

    “更何况,这种仗势欺人的走狗,我见一个杀一个!”

    胡志昌说完,还想跟陈青云一叙。

    他对着亲兵挥手,吩咐道:“先把人带回地牢,然后一个个给我夜审清楚,给什么人办事,办的什么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说不清楚的,一直给我关着!”

    胡志昌的属下领命而去,给他留了二十几个亲兵。

    众人还属于懵的状态,可这个时候,阳城知府蒋文英到了。

    四十岁左右的年纪,面容微胖,眼睛小,额头宽,下巴圆,身材高大,穿着一身蓝色的官府,很是威武。

    胡志昌见他还从轿子里面下来,跟一个女人一样走着小碎步,面露不屑。

    蒋文英见面就笑,十分和气道:“胡大人好啊,大晚上的出动这么多兵马,可是出了什么事?”

    胡志昌斜斜地挑眉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

    “呵,蒋大人来得可真是时候?”

    “这么,这帮龟孙欺负了我兄弟,我教训一下不行吗?”

    蒋文英,看着地上的死人,还在汩汩地冒血呢?

    那个被卡在墙里面的,还一副要死不死的样子!

    他的眼皮抽了抽,看了旁边的陈青云一眼。

    秋闱应举,他也是主考官之一。

    更何况齐瀚的嫡传弟子之一,秋闱的学子里,解元呼声最高的一个!

    他自然是知道陈青云的。

    “陈秀才是胡总兵的弟弟?”

    蒋文英问道,眼眸忽闪,心里闪过一丝复杂!

    陈青云抿唇,还未出声,只见胡志昌伸手揽住他的肩膀,瞥了一眼蒋文英,一副我们哥俩好的架势。

    蒋文英的嘴角抽搐着,继续道:“这教训的,也都教训了!”

    “胡总兵能不能给在下一个面子,放了那些不知道事情真相,被忽悠起哄的伙计们?”

    “不能!”

    “这口恶气,才刚开始出呢!”

    胡志昌冷哼,眸光阴沉地瞪了蒋文英一眼。

    蒋文英的面子下不去,有些暗恼了!

    他皱着眉头,提醒道:“他们都是杭州府寇家的人!”

    “寇家是”

    “我管他是谁的人,本官还是皇上的人呢?”

    “怎么,难不成他寇家背后的大树比皇上还大?”

    胡志昌怒斥道,心里的怨气更重,火气更甚。

    蒋文英听着胡志昌这不要脸的话,微微握了握拳!

    这天下的百官,百姓,谁敢说不是皇上的人!

    !

    问题是,张金辰随时是可以左右皇上决定的人!

    吏部升迁,还得找内阁大臣商议!

    胡志昌就不怕断了自己的官路?

    可蒋文英转头又在心里冷哼,胡志昌靠着镇国将军府,自然不怕!

    可是他怕啊!

    于是他的眸光自然而然地落在了陈青云的身上!

    “陈公子以为如何?”

    陈青云低垂着眼眸,深色的瞳孔闪过一丝讥讽和冷嘲,他嘴角轻启,淡淡道:“在下竟然不知,在阳城的管辖内,数百人聚众闹事,意图谋杀,竟然只是小事?”

    “蒋大人若要我说,不如这件事交由胡总兵全权处置吧!”

    “置身事外,总比沾染是非要好!”

    蒋文英看着垂首而立的陈青云,看似温顺有礼,实则腰板直硬。

    听他那口气,竟然还想劝他不要插手?

    他想起上面的吩咐,嘴角忍不住上翘,勾勒出淡淡的嘲讽!

    “既然陈秀才执意如此,而胡大人也要为弟出头,那二位便好生斟酌吧!”

    “不过须知,这件事闹大了,两位也不会有什么好处!”

    “而且,有些祸事是看不见的!”

    “来人,回府!”

    蒋文英的眸光充满深意地看了一眼陈青云和胡志昌,甩袖离去!

    开心一刻:

    断断续续地更最讨厌了,希望明天可以早一点,明天小少爷不用打点滴了!

    当然,前提是,三爷要勤快一点!

    哈哈哈哈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