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九章打群架
    夜深了,柔柔的月光从窗户那里透进来,像一束光,在地板上投下半弧形的暗影。

    陈青云听着她绵长的呼吸,轻轻将她的身体翻了过来!

    她睡得很沉,可是似乎有些不太舒服,眉头一直都是紧皱的。

    他将手指搓热,想给她抚平,可试了几次,竟然都无法成功。

    也许是身体太疼痛了吧,从定南府到阳城,被捆在麻袋里面。

    日夜颠簸,又受了伤,流了那么多血。

    陈青云的眼眸暗了一些,他轻轻地将她的手放进被子里,然后起身。

    有人欺负他,这笔血债,他要亲自去讨回来。

    刘四和车夫找了一圈,没有找到人以后,便联络了阳城里寇家的人。

    阳城也有名膳酒楼,还有一些布庄和客栈等等。

    之前为了避人耳目,刘四都是过门不入。

    可如今他需要支援,自然是越多越好。

    那些掌柜知道,刘四是杭州府来的,专门给主子抓一个女人。

    这还得了,趁着宵禁前,关门的关门,吩咐伙计的吩咐伙计,不一会,浩浩荡荡地给刘四凑了百来十人。

    刘四看到客栈外面燃放烟火的时候,阴戾的眼里布满杀意。

    他猜测着,救了小寡妇的人应当还在客栈附近。

    久在江湖上历练,他知晓这个时候的在客栈里面放烟火,明显就是传递一种消息!

    街道上的行人渐渐稀少,那一百来人出现的时候,浩浩荡荡,举着燃烧的火把,像极了官府的衙役们出动。

    大家下意识驻足观看,只见一个个气势汹汹,提着木棍,好似要打群架。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全都看得津津有味的。

    有人偷偷去报了官,衙役们紧接着出动。

    可就在城里热闹非凡的时候,城门口早就有重兵把手,并且胡志昌亲自带了五百精兵,以快马加鞭的速度,风一样地对着陈青云他们住的客栈赶来。

    陈青云下楼的时候,萧泽,萧沐,长康,还有柳江他们一众下人都已经回来了。

    谢明坤,柳成元,张华,三人凑到一起嘀嘀咕咕,一个个眉飞色舞,好似在探讨什么激动人心的事件。

    陈青云走近的时候,三人立即禁声,一个个摇晃着折扇,抬首望天,端的是翩翩公子的款。

    “把你们的好奇心都收起来,要是让我听到一些什么风声?”

    “我不介意把某人十岁尿床,某人十二岁表白遭拒,某人十三岁破身的事实以及名字透露出来!”

    陈青云说完,专向去了萧泽和长康他们那边!

    柳成元,张华,谢明坤全都面面相觑。

    三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视线呈现三角状不停地来回旋转。

    “没有想到你们两个竟然是这样的人?”

    张华整理了衣衫,满眼鄙视地看着柳成元和谢明坤!

    柳成元愕然地张了张嘴,无语地看着张华和谢明坤,气愤道:“你们两个才是吧,小爷我清清白白,至今身清如玉。”

    谢明坤:“那你一定是尿床了!”

    张华:“哈哈哈哈”

    柳成元:“卧槽想我自小文武双全,十岁还尿床,是你吧?”

    张华:“”

    “呵呵,那十三岁破身的就是玉衡啊!”

    “没有想到,玉衡竟然如此早熟啊!”

    柳成元摇晃着折扇,笑得风流倜傥!

    谢明坤看着他的背影,眼眸闪烁了一下,嘴皮扯了扯。

    他算是瞧出来了,青云分明就是看他们三个聚在一起会说闲话,所以离间他们三个!

    笨的是,元昊和珍明没有看出来也就罢了,还互相猜忌?

    谢明坤头痛地摇了摇头,对着柳成元和张华就敲了一折扇。

    “醒醒吧,子恒在离间顺便威胁我们!”

    “你们两个,太蠢了!”

    谢明坤轻叹,真正地抬头看天,欲说无语。

    张华:“”

    柳成元:“”

    陈青云走过去的时候,长康立即站起来,担忧道:“陈公子,我师傅怎么样了?”

    萧沐和萧泽也连忙看过来,询问之色十分明显。

    陈青云看着他们的关心的面容,点了点头道:“受了些伤,现在已经睡下了。”

    长康闻言,总算是松了口气。

    萧沐和萧泽的眉头也松缓下来。

    可就在这时,远处一阵喧嚣,只见动静很大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陈青云眼眺的视线变得迷离起来,深幽晦暗,透出一道犀利的冷芒。

    “等会,把动静闹大!”

    “寇家在阳城的势力,我要连根拔起!”

    陈青云阴狠道,他第一次,想要不折手段。

    萧沐萧泽低垂着眉眼,手里握着的长剑紧了又紧,无声地点了点头。

    耳听“踢踏踢踏”的声音由远而近,谢明坤,柳成元,张华,连忙带着各自的人靠拢陈青云。

    “怎么回事?”

    谢明坤微眯着眼睛,手里的折扇收拢,玩味地击打着掌心。

    “你们打过群架吗?”

    陈青云忽然笑着问道,只不过眸光很冷。

    柳成元愕然,向来只有他打别人的份!

    张华一头雾水,一般他爹都教他以和为贵!

    谢明坤:“卧槽,你不早说!”

    “我现在到哪里去找武器?”

    陈青云瞥了他手里的折扇一眼,意思不言而喻!

    谢明坤肉痛地把扇子打开,那可是徽州扇面,价值五十两!

    “不行,我爹不会给我买新的了!”

    陈青云闻言,幽幽道:“不怕,有人赔得起!”

    谢明坤的眼眸顿时亮了起来,连忙把自己兜里揣的私印拿出来,那可是上好的云南玉石。

    不过打坏了,他就说是汉代白玉。

    哈哈哈,想到这里,谢明坤阴测测地笑了起来!

    张华和柳成元也明白过来,立即把身上最贵,最值钱的东西掏出来!

    可柳成元掏着,掏着,那紫珍珠的银簪子也掏出来了!

    “咦,你怎么会有女人的簪子?”

    张华疑惑道,陈青云转头,只见柳成元的掌心里面,安安静静地躺着一枚紫珍珠的银簪子。

    是嫂嫂的!

    他一手抢夺过去,然后恶狠狠地瞪了柳成元一眼!

    那眸光太凶狠了,像掠食的狼!

    柳成元的小心肝一抖,连忙解释道:“这不是那个人抱着嫂嫂上去的时候,不小心勾在我衣服上的。”

    “我当时没有想起来是嫂嫂的,后来出去找客栈的时候才知道,然后我就跑跑回来了!”

    “呵呵!”

    陈青云冷笑!

    他看到刺目的火光已经在眼前了,一把将柳成元给拉到面前去!

    柳成元还没有反应过来呢,被陈青云从后面一脚,狠狠地,踹向了对方的阵营里。

    只听他怒斥道:“这位柳公子亲眼看到你们抓了我嫂嫂,我们好不容易等到你们下楼吃饭的时候救了人,你们竟然还敢回来!”

    “来人啊,给我打!”

    “通通往死里打,这群拐卖良家妇女的人贩子丧尽天良,不配为人,打死了好扔乱葬岗”

    陈青云呵斥道,手臂一挥,眼见自家公子被包围起来的柳江第一个冲过去。

    柳江自由练武,身手不凡,一过去就把围住柳成元群殴的人全都打得牙齿掉落,骨头裂开。

    “冲啊,宰了你们这帮人贩子!”

    “快来看啊,这他妈的都是人贩子!”

    “打人贩子喽,打人贩子喽”

    到处都是呼声,谢明坤看着那些人手里的棍子,再看看自己手里的折扇和私印!

    只有他一个人喊道:“别往死里打,还要给我赔钱的!”

    他的书童和护卫嘴角抽搐着,连忙跟上去保护。

    众人这一闹,那真是一发不可收拾。

    刘四没有想到,对方早有准备!

    请来的人个个都是高手,以一打十不在话下,虽然有几个弱鸡,但也有人贴身保护!

    他慌乱的眸光到处搜寻着,只见一个少年站在不远处,稳稳地站着,对着他勾起了嘴角。

    那笑容太诡异了,阴森冷寒,忽然就让刘四打了个寒颤!

    开心一刻:

    哈哈哈,成元估计要伤心死了!

    青云对他根本没有兄弟之情!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