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八章青云学坏了
    李心慧愕然极了,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眸。

    蜻蜓点水的吻很快就移开了!

    他也学着她的样子,笑得贼贼的,很得意!

    一双熠熠生辉的眸子闪烁着,嘴角勾起轻佻的笑意!

    看着她有点傻傻的,陈青云逗趣道:“我知道,你刚刚就是想这样亲我!”

    “现在总算是如你的意了吧?”

    后面这句的口气已经有些揶揄了,李心慧的眼眸越瞪越大,包成一团的手指下意识上了唇瓣。

    哪里还是软软的,可她总是感觉有什么地方不一样

    清冽的气息,轻触时的柔软,他闭上眼眸时的颤动

    她不用去回想,因为那场景一直都在重现。

    她惊愕地看着他坏意得逞笑容,好似连亲吻代表什么深意都不知道?

    原本还想教育他几句,红唇是不能乱亲的!

    她想找回被碾压的场子,可是青云的话,却让她彻底顿住了!

    “什么时候?”

    她傻乎乎地道,撑大的眼眸忽闪忽闪的,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上勾了!

    陈青云抿着红唇,似笑非笑道:“刚刚元昊冲进来的时候,你闭上了眼睛,凑过来了!”

    “你当时微微翘着红唇,闭着眼睛,无声地想要我的唇瓣”

    “我当时还在想,要不要给你亲到?”

    “啊!”

    “我不是没有亲到?”

    李心慧感觉一张老脸都涨红了,她没有想到,青云把她的意乱情迷都看在了眼里!

    可是她坚决不能承认!

    眼眸还在闪烁,却覆上了一缕水润的红光,身体一下子就热了起来,心跳持续升高

    可是她还想狡辩!

    她轻轻咬住了红唇,眼眸跟小狐狸一样转啊转,似乎在想什么好的主意化解这次的危机!

    可她还没有想出来,陈青云却已经憋不住笑意了!

    她太可爱了,原来也会慌张失措,也会无计可施,也会尴尬赧然!

    他处心积虑,连一向不喜的都用上了!

    可她不过是一刻就清醒了!

    陈青云的眉眼,嘴角,面容,如沐春风,全都染上笑意!

    他的双手搭在她的肩上,低头俯身,玩味而戏谑道:“可是你想!”

    “嫂嫂想的,青云自然会一一奉献!”

    陈青云一本正经道,作势帮她整理了衣衫!

    李心慧见他游移在领口的手指,修长白皙,灵活自如。

    她感觉一股热气直冲而来,氤氲地笼罩在她的脸颊上,瞳孔收缩,喉咙里哽了一口老血!

    什么叫做一一?

    她看起来有这么,会对他一个鲜肉到不能再鲜,嫩得出水的小帅哥出手?

    那修长的手指挑动着她的里衣的领口,她的呼吸重了一些,低垂的眼睑下,长长的睫毛落了一层阴影。

    可这样一来,她起起伏伏的胸脯在宽松的衣袍里面就显眼起来!

    一股热气从心脏汇入血液,冲向四肢百骸,她忍不住轻颤着,牙齿在红唇磨出了一道又一道的暧昧红痕。

    她不想让这暧昧升级了,胖乎乎的手拂开青云的手指,轻叹道:“青云,你学坏了!”

    陈青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住拥她入怀的冲动!

    她太可爱了!

    身体的反应那么诚实,会害羞,会轻颤,会回避!

    她无奈的语气让他无比愉悦!

    若不是她先逗他,他又怎么会这么大胆?

    都是她教出来的!

    陈青云上前,弯腰将她一把抱起来,然后凑近她道:“都是嫂嫂教的!”

    “我所有的坏,所有的不守礼教,所有的不敬,都是嫂嫂一手所教!”

    “我知道嫂嫂没有那么多严苛的封建礼教,我也没有!”

    “所以嫂嫂安心睡觉吧,青云会一直守着你的!”

    床铺有点软,她躺上去的时候,感觉身体有点飘。

    枕头上都是他气息,温暖又熟悉,她埋首其中,觉得一张老脸已经不能见人了。

    陈青云见她龟缩着,卷曲着,侧过身,背对着他!

    他的唇边还弥漫着笑意,很开心,比表白了还开心!

    因为至少他看清楚了,她其实并不排斥他的靠近!

    也许她还有很多很多的顾虑,可未来的路也还有很长很长,他总是要先想办法娶到她,两个人真正地在一起了,那什么都是顺理成章,理所当然的。

    他温柔地笑着,宠溺地注视着她的脊背,她穿着他的衣服,显得那后背消瘦极了。

    可他却能想象,那衣服下的肌肤,如同暖玉一般,柔滑细腻,莹亮生辉。

    他笑着给她盖上了被子,坐在床边守着她,整个人透着一股神秘怡然的得意!

    “睡吧!”他又道!

    语气温和如初,仿佛刚刚的一切从未变过!

    李心慧眨着眼睛,嘴角下意识翘起来,眼里也堆满了无法遏制的笑意!

    她能听到他的呼吸声,浅浅的,他的手还搭在被子上,温柔地拍着,一下又一下。

    幸福和满足来得那么充实,充实到可以忽略一切。

    她还记得她跟青云说过,人性都是自私的。

    她也是自私的。

    她忽然想要不顾一切地拥他入怀想要不顾一切带着他走,想要不顾一切地留住这种满足的幸福。

    可是这些都只是她想,美梦在天上是云,入水以后就是泡沫。

    她长长地吁了口气,心里反复纠结。

    也许是因为她的心思太复杂了,连日的颠簸惊惧都随着她渐渐沉稳的呼吸入了梦

    天色很暗,她恍惚看到一些灯。

    桥上,桥下,沿着长长的一条河岸,慢慢地飘了下来。

    她似乎在等人,面容无悲无喜,心底压抑的悲腔似流水一般倾泻而下。

    终于,她等的人来了。

    她抬首看去,只见是齐院长。

    他拉长着脸,神情紧绷,眼眸晦暗。

    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衫,沉声地看着她道:“青云今日跟我说,他要娶你!”

    “什么?”

    她惊呼,面色骤变!

    可是她的心里,却隐隐闪过一丝无法言说的感动和喜悦!

    “我与青云说,兼祧两房!”

    齐院长再次出声,这一次他的语气很是严厉!

    她的面容再次惊变,瞳孔撑大,透着一股酸涩和闷痛!

    为什么要兼祧两房,那她到底是嫂嫂还是妻子!

    无数的疼痛在蔓延着,她感觉没有一处地方是好的。

    她摇了摇头,拒绝道:“不用了!”

    “如今他前程似锦,我一个寡嫂跟着他进京只会图惹笑话!”

    “伯父,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庇护之恩,我会离开他的!”

    一声长长的叹息,飘散在了流动的长河里。

    再精致的河灯,摇摇摆摆,随波逐流,最终还是会被打湿冲到污泥和沼泽里。

    她不奢望了,自嘲地勾起了嘴角,心死地笑了起来!

    “我会去我,该去的地方!”

    齐院长皱着眉头,深邃的瞳孔里闪过一抹暗沉道:“你也是这般不愿!”

    “他也是这般不愿!”

    “可这世上的事情,哪有件件都是如意的?”

    “他还年少,未来的路很长,很难,状元郎娶了寡嫂,这一辈子就断了他的升迁之望。”

    “这其中的厉害,你知道就行了,若你还想跟他在一起,他现在会是愿意的。”

    现在是愿意的以后就会后悔吗?

    她自嘲地勾起了嘴角,她不懂仕途,可是她懂自己的心软!

    她终究是,不愿,不想,不忍,断了他的前程!

    很暗很暗的天空忽然下气了雨,她有点冷了。

    孤零零地走着,周围再也没有会护着她,照顾她的青云了。

    她蹲在地上,悲伤地哭泣着。

    齐院长已经走了,那些话一点却还回荡在她的耳边。

    她知道根本没有希望在一起的,青云有多努力没有人比她更清楚。

    年少的状元郎,连公主都能尚,她算什么?

    她走了,逃了,在一个雨夜。

    泥泞的道路一点都不平整,她是一路摔到尼姑庵的。

    在青石板跪了一天,发了一场高烧,从此在庵堂里避世而居,数年后,师傅收下了她。

    三千青丝落下的时候,师傅对她道:“凡尘俗事了,情缘无份断。”

    “心有千结,慧极必伤!”

    “从今往后,你便就叫心慧吧!”

    开心一刻:

    先送一章,后面慢慢更新!

    今天小少爷输最后一天的液,明天办出院手续。

    后天他就去幼儿园了!

    哈哈哈哈哈,允许我仰天狂笑一阵!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