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七章她逗他玩
    房间里一下子又安静下来,楼道里,咯噔咯噔的声音太清晰了。

    可比这更清晰的,是心跳声。

    李心慧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有点局促,有点紧张,有点赧然。

    她不是有意的,见鬼了。她伸手把脸捂起来,觉得自己坚守多年的清心寡欲已经淬灭成灰。

    可再如何觉得不安和愧疚,她都要面对她已经犯下错误的事实。

    更何况没有亲到,比起之前他们两人的亲密,这根本不算什么!

    她在意的不是亲吻,而是她的心态。

    从前她能坦然地面对自己,可是现在,似乎

    李心慧在心里轻轻一叹,她平复了自己的情绪,然后抬头看着青云。

    陈青云看着她归于平静的面容,就知道,肯定不会再进一步了。

    至少今天不会。

    他若无其事地坐到她是身边,又替她整理了对襟的褙子和衣袖。

    “元昊就是这样,一惊一乍的。”

    “他估计出去放烟火去了,我们之前都说定了,有消息以烟火为号,把他们都召集回来。”

    李心慧闻言,惊愕道:“你们早就知道我出事了?”

    陈青云摇了摇头,眼眸一暗。

    “下晚的时候,萧沐和长康来了,我才知道的。”

    “他们都出去找了,我留下来等消息,想去车棚里面找一找,结果”

    李心慧想到刚刚听到的动静,心惊胆战的,谁知道原来是青云呢?

    “那个车夫应该只会一些拳脚,不过那个抓我的人很厉害。”

    陈青云想着扔在墙角的长剑和麻袋,心里报复的节节攀高。

    那个人再厉害,可很快会如同。

    他不想让她见识他的报复,那样血腥的场景,他不想让她看着。

    他主动去将床铺整理好,然后出声道:“嫂嫂先休息吧,我去让小二送一些羹汤上来。”

    “别担心,就算他很厉害,可萧泽,萧沐也很厉害,更何况我还没有告诉你,我又收了一个护卫,叫余江,身手也不错。”

    李心慧站起来,她看着青云整理床铺的时候,微微弯腰的身体柔韧无比,侧颜俊俏,仿佛已经贴身伺候了她很多年。

    她走过去,一开始的疲倦和疼痛,都在见到他以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自从察觉到她心里的异样以后,她便想要静一静。

    她顺着他的意躺到去,然后看着他放下了蚊帐。

    她听到了关门的声音,然后是下楼的声音。

    他的脚步很轻,可她还听到了。

    她不知道该不该嘲笑自己,心静了,可却是为了探听他的动向而静的!

    李心慧闭了闭眼,心潮起起伏伏,惆怅万分。

    楼下

    柳成元放了烟火,他惶恐的内心颤抖着,可脑海里却浮想联翩。

    他把寄存在柜台里的发簪拿了出来,揣在兜里。

    一个个巨大的烟火炸响在天际,璀璨的一瞬间吸引了无数眼眸,同一时间,在各个角落找寻消息的人,知道,不知道的,都觉得这个时候,在客栈里面燃放烟火,本身就是一种暗示。

    他们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功夫好的,只见那身影起起伏伏,瞬间消失在街头巷尾。

    陈青云下楼,吩咐了小二以后,走到门口去。

    因为中秋节已经过了,大晚上放烟火,许多房客都下意识驻足来看,询问着,可是有什么喜事?

    柳成元苦着一张脸,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陈青云挤开人群,走到他的面前,淡淡地吩咐道:“你见过那两个人的,就留在楼下好好守着。”

    “他们回来以后,都守在这周围,抓了人也别声张,我照顾好嫂嫂以后就下来!”

    陈青云说完,走了。

    衣袂决绝,丝毫没有留恋。

    柳成元感觉好心塞,他多想问,你一个男人,怎么照顾?

    或者说,你想怎么照顾?

    可是苍天,他竟然不敢问出来!

    青云的意思分明就是让所有人都不准上去打搅他们!

    他竟然害怕青云!

    柳成元捂住脸,丝毫不想承认这个事实。

    大约两炷香以后,陈青云端着一碗红枣鸡汤,一碗干贝银丝羹,一碗鱼片粥上楼。

    这算得上是客栈精细的吃食了,可陈青云不太满意。

    如果不是环境受限,他不放心她一个人在房间里,他想亲手给她做。

    房间里,睡不着的李心慧撩开了一边的蚊帐,这样一来,处于低处的她就感觉光线有些刺眼。

    腹内空空,横竖要吃点饭食才好入睡。

    她索性从起来,坐到桌子边去。

    青云不在,她感觉又疲倦又疼痛,骨节相连之处,如同针刺,一下又一下,带着微微酸涨的感觉,很难受。

    长久颠簸的后遗症被水一泡,仿佛骨缝里面灌入冷风,引发了体内的久疾沉珂,她的双手搭在桌面上,忽然有些不由自主地轻颤起来。

    “咯吱”一声,青云推门进来。

    他看着她坐起来了,脸色不是很好,眼眸微眯着,似乎有点怕光。

    疲倦的人,眼涩的人,当然会怕光!

    他放下托盘,灭了好几盏灯,只留了一盏灯。

    灯光一下子暗了下来,眼眸也舒服了许多。

    李心慧看着体贴又细心的青云,嘴角微微翘起。

    她在想,这样的少年,怎么能够不让人喜欢呢?

    说到底,是她自己胆小了,惶恐了,害怕深陷!

    她对着青云招了招手,无力道:“紧绷的身体一旦松懈下来,感觉浑身都是痛的。”

    “现在,你要喂我吃了!”

    陈青云心疼地望着她,然后坐到她的身边,面对面,不过一尺的距离。

    他察觉到她的情绪又变了,似乎想通了什么?

    尤其是对他的感情和他处心积虑的!

    她的眼眸太清澈了,跟他伪装的根本不一样。

    那里面的清澈透着一股淡然,这种淡然像极了出家人常说的,看破!

    汤勺在碗里搅动着,一阵涟漪晃动起来,旋转着,像他此刻的心境!

    仿佛走入一个怪圈,彻底失去了掌控的权利,随着她的心潮起起伏伏!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没有安全感,仿佛随时都会被抛弃!

    可她的亲密一如既往,他的心有点甜甜的,有点苦苦的,患得患失!

    陈青云觉得自己有点没有出息,可是这种没有出息不是说被她吃得死死的,而是明知道会被她吃得死死的,他却不愿意用些手段!

    当然,除了她!

    像今天一样,无声地,她!

    想到她有点渴望,慢慢迷失自己的时候,他的嘴角下意识勾起,眼眸也亮了起来!

    一勺一勺地递到她的唇边,她再一勺一勺地,咽下。

    陈青云忽然有一种呼吸微滞的悸动,仿佛她的不是勺子,而是他的手指。

    羹汤以后,他又喂她吃了一些粥。

    修长的手指捏住白瓷汤勺,那手心拖住粥碗,低头时,红唇微张,轻轻地吹拂着,好似怕她烫。

    温柔的眉眼,浅浅的笑意,腻人的眸光!

    她恍惚看到一个柔媚的少年,粉嘟嘟的,诱人极了!

    恶作剧的眸光一闪而逝,她忽然又有点精神了。

    她嘴角突然汤勺,紧紧的。

    陈青云发现汤勺抽不动了,抬眸,愕然地看着她。

    结果只见她皱着眉头,似乎有点痛苦。

    陈青云低头看着碗里的粥,鱼片都是散开的,细细的,粥也是软糯的。

    难不成有鱼刺?

    陈青云连忙放下碗,伸手托住她的下颚,担心道:“是不是有鱼刺?”

    “疼吗?”

    “能不能吐出来?”

    李心慧没有说话,她看着他,泪眼汪汪,可怜极了。

    陈青云眸色微变,连忙站起身来道:“我去倒醋。”

    结果他刚刚起身,只见手被她包得胖乎乎的双手抱住。

    陈青云转头,面色焦急,神色担忧道:“卡在喉咙里了吗?”

    李心慧不让他走,也不说话,陈青云的心绞痛着,神色焦虑!

    就在他不知道该留下还是该狠心拒绝她跑出去倒醋或者请大夫的时候,只见她忽然吐出了嘴里的汤勺,对着他露出捉弄得逞以后的笑意!

    那眸光贼贼的,很得意!

    “呵呵!”

    “我逗你玩的,小傻瓜!”

    陈青云看着她的笑容,很灿烂,很耀眼,尤其是眼眸,像一只得意洋洋的小狐狸一样!

    她还在对他笑,肆意而为,好似拿定主意,他就是拿她没有办法!

    可他的眼眸忽然深了,暗了,着火了!

    他气闷地瞪着她,好似很生气,可就在她收敛笑意,觉得惹恼他的时候,陈青云却忽然凑近她,放大的面孔在她的注视下,覆上了她的红唇

    开心一刻:

    青云:哈哈哈,让你得意,被我亲了吧!

    心慧:淡定,我不好意思上勾,所以诱你上勾而已!

    青云:吁

    心慧:呵呵,嫂嫂道行深!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