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六章诱惑她(甜)
    柳成元找了好多家客栈,全都没有线索。

    他停在灯火通明的夜市街头着,这里车流涌动,人潮拥挤,遍地都是商铺,也遍地都是行人。

    疲倦的步伐缓慢地走动起来,他的目光四处打量着,希望再尽点微薄之力。

    地摊边上,有些廉价的首饰到处摆着卖。

    一对夫妻在他的前面慢慢地逛着,然后女人买了一根珍珠的簪子。

    男人付钱时,女人突然道:“相公,再等等,我给嫂嫂也买一只!”

    “可这种便宜货,嫂嫂会喜欢吗?”男人皱着眉头,觉得不妥。

    小贩见状,连忙解释道:“这位爷可别不识货啊,我这都是在苏州淘来的珍珠发簪,银子虽说是藏银,可这珍珠却是真的,不信您磨粉看看?”

    小贩又拿起一根递给男人,生怕这生意黄了。

    柳成元错身朝前的身影忽然停了下来,他已经听不清后面的那对夫妻又说了些什么?

    他只是反复地道“嫂嫂,珍珠发簪,嫂嫂,珍珠发簪”

    “天哪那紫珍珠发簪就是嫂嫂的!”

    柳成元忽然惊呼道,眼眸骤然一变。

    他终于想起来了,那几个孩子出事的时候,他看到嫂嫂戴了紫色的珍珠发簪和玉簪,当时还跟明坤调侃,嫂嫂挑首饰的眼光真不错。

    明坤还说,一定是青云陪着选的。

    这一回想,柳成元脑袋里的弦一下子就断了,顷刻间,他全身都是寒意,手脚慌乱地移动着,向来口齿伶俐的他,一下子就感觉舌头打结,连喊都喊不出来了。

    嫂嫂就在他们住的客栈里。

    所有人都出来找了,可是嫂嫂和青云还在客栈里。

    柳成元快速地朝着客栈的方向跑,一边跑,一边握紧拳头,深沉的眼眸幽幽暗暗,心悸惶恐的感觉一阵一阵地侵袭着他,他感觉心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李心慧大致把自己从新装扮一下,衣服是穿好了,鞋子也有。

    头发还没有干透,湿润的,全都黏在一起。

    明亮的灯光下,她的手拿着毛巾擦拭着头发,仿佛对手上那些伤口都视而不见。

    陈青云的眼眸更加暗了,他走过去,接过了她手里的毛巾!

    “坐下来!”

    陈青云说到,按着她坐在凳子上。

    他没有给她擦拭着头发啊,而是把药包打开。

    里面常用的伤药都有,还有雪白的纱布。

    手指上有好几块皮都不见了,泡过水的肉是白色的,隐隐透着一点红。

    伤口从手腕到手指,密密麻麻,深深浅浅,纵横交错。

    那些伤口看得出来,是划伤的,可能伤口的利器不是很锋利,钝刀割肉一般,所以伤口的形状都是宽而杂乱,表皮破碎得坑坑洼洼。

    他离开时,她的是指虽有些粗糙,却是修长滑腻,十分好看。

    可此时他一点一点地给她上药,然后慢慢给她绑扎起来。

    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药包里面的纱布都用完了,可暗手腕处还有一个伤口,月牙的印迹,很深,深得可见白肉。

    看着她粗粗的一双手,陈青云抬头看着她,却发现她还在笑。

    柔柔的,如春风一般,仿佛这点伤对她来说司空见惯。

    脸颊上的疤痕应该是泡水的时候掉了,还没有好全,有一条细细的红痕。

    那红痕有一节手指大小,像是吻痕。

    陈青云的心有些钝痛,他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也不想让她看到,他一再闪烁的泪光里,有着他深深压制的情愫。

    他拿着帕子,站到她的身后,撩起她的青丝,然后慢慢地擦拭着。

    有些走神,动着缓慢而温柔。

    恍惚的视线落在不远处的铜镜里,那里面,她娴静的侧颜缓缓地勾起了嘴角,眼角眉梢都是掩饰不住的满足和舒心。

    陈青云擦拭的手一顿,忽然有一种吃了蜜的情动。

    他放下帕子,去了铜镜前面将梳子拿过来。

    袖袋里的玉簪还在,他忽然想为她梳头。

    既不是妇人的发髻,也不是少女的发髻。

    他想为她梳男子的发髻。

    如同他一般,虽然尚未加冠,却因为青葱学子,所以早早都竖起了墨发。

    他撩起她额前的,鬓角的,留下了耳后的散散披着。

    三千青丝缠绕在他的指尖,也如情网,将他的心紧密地包裹起来。

    压抑的呼吸有些重了,那温柔的触感仿佛不是在手里,而是在心上。

    陈青云给她在头顶把头发挽起来,然后用他常用的束发带绑住,最后在中间插上了玉簪。

    他没有低头去看她的面容,而是转头去看铜镜。

    铜镜里,她侧颜如玉,眼眸如星,红唇如樱,这般绯色之姿,像是一朵开在牡丹园里的海棠,艳到极致。

    陈青云将她耳畔后的发丝都整好,垂至她的腰间,显得那修长的身姿纤细柔美,娇媚入骨。

    她不知道他在看镜子,察觉他没有动静以后,歪着头挑眉看他。

    陈青云看着从镜子里看到她在看他,那眸光很专注,带着一种宠溺的骄纵,让他的心为之一悸,下意识转头。

    两两相望,气氛忽然沉静下来。

    一个清透温婉,甜蜜宠溺。

    一个漆黑明亮,深邃。

    呼吸变得有些微弱,李心慧感觉心痒痒的,他的红唇近在咫尺,那么,红红的,微微翘起。

    他的气息扑散过来,热热的,透着一股她熟悉的清凉。

    她的眼眸忽闪着,粉颊如玉,红唇抿了抿,无声地透出一股渴望。

    陈青云的喉咙滚动了一下,他的眼眸更深,更暗,更热,像是烧砖的窑火,因为窑洞的密封,看不到那炙热到足以融化铁锤的火焰到底有多烈?

    可那火却是真实存在的,一直企图喷涌而出。

    他不知不觉低下了头,想距离她近一点。

    看到她迷离的眼眸闪过一丝渴望的时候,他的心是窃喜的。

    他故意凑近,想要她。

    清澈的眼眸,含羞的眸光,潋滟微翘的红唇

    她的视线像是着了火,噼噼啪啪就燃烧了起来,她微微扬起头,看着他的面容,他的眼眸,他的红唇,然后无声地,一点一点地,想要噙住

    心里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渴望,李心慧闭上了眼睛,寻着那气息喷薄而出的红唇慢慢地,一点一点地,贴了过去。

    “砰”的一声巨响,房门被人用力地撞开。

    李心慧惊愕极了,连忙坐直身体,眼眸和脸颊一片,微微低着头,神色羞燥无比。

    刚刚就在刚刚她差点就亲了青云。

    李心慧自责极了,眼眸忽闪,面容浮现一丝愧疚和暗恼。

    陈青云闭着的眼眸睁开了,里面寒意四射,透出刀锋一般凌厉的眸光,嘴角勾起一抹冰冷邪肆的笑意。

    差一点,就差一点

    他明明已经成功了,明明嫂嫂就快亲到了

    可就是差了那么一点

    他看向门口,只见柳成元慌不择路地冲了进来,他的瞳孔收缩着,黑眸里惶惶不安,仿佛十万火急。

    “嫂嫂”

    “抓了嫂嫂的人就在我们客栈里!”

    “就在旁边!”

    柳成元上气不接下去道,说的这几句话,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可陈青云却直视着他的面容,看着他半死不活的样子丝毫没有同情,反而冷声道:“你来得太晚了,我已经知道了!”

    柳成元彻底懵了,抬起大口大口的脑袋,视线平扫过去,只见眼前有两个人。

    一个他当然认识。

    一个

    “嫂嫂?”

    柳成元惊呼,瞪大的瞳孔里,全是不敢置信和惊艳。

    是的,惊艳,太惊艳了,娇羞的面容,闪烁如星的眸光,潋滟的红唇

    青云的束发带,青云的衣衫,青云的裤子一地的暧昧水渍,嫂嫂不敢直视他的眸光

    柳成元用力地咽了咽口水,微微抬首,看向青云。

    结果青云恶狠狠地瞪着他,那眸光像是在喷火,而且已经烧在了他的身上!

    柳成元下意识一抖,他被吓到了,青云像是一头雄狮,他惹不起!

    仿佛再多说一句废话,青云就要撕碎他。

    柳成元下意识一抖,连忙转身就跑。

    开心一刻:

    哈哈哈,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

    下一章有点晚了,亲们先睡觉,明天看吧!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