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五章致命的诱惑
    “咚咚”

    “有人吗?”

    门外的刘四出声道,他冷戾的声音带着一丝邪妄的张狂。

    好似下一秒,他就会推门进来一样。

    陈青云想起了地上的麻袋和剑,以及门框上的血印

    他眼眸一眯,再次将嫂嫂压倒在。

    他的手覆上她的唇瓣,示意她不要说话。

    慌乱间,他沉着冷静,厉声地呵斥道:“滚!”

    刘四的眉头皱了起来,他收回手,准备到别的厢房找一找,结果他收回手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有些红印,他低头一闻,竟然是血!

    刘四转头对着身后还在拍其他厢房门的车夫招了招手,车夫立即凑过来。

    “就在里面!”

    刘四压低声音道,随即抬脚“嘭”的一声,踹门进去!

    突然撞开的房门将地上的麻袋和剑都推至门后,楼道里的壁灯照进了房间,刘四和车夫只见那半拉帘子的床榻上叠伏着两道身影。

    男的背着面,看得不清楚。

    女的衣服松松垮垮的,隐隐能看到白皙的肌肤。

    满是水渍的房间看起来一片狼藉,像是男人等不急女人穿衣服,直接抱到去的一样。

    他们二人愕然的时候,只见那男人猛然回头,恶狠狠地瞪着他们两个。

    他的瞳孔全是摄人的寒意,那瞳孔收缩着,目露凶光。

    “找死!”

    他立即拉下帷幔将里面的女人挡住,作势要起来干架。

    刘四和车夫眼眸一闪,他们不想在客栈闹事,更何况能住在上房的,一般都是有些家财的人。

    他们二人对视一眼,扫视了房间,确实没有看到可疑的人影以后,立即后退几步。

    “打扰了,打扰了,我家老爷刚买的一个跑了!”

    “公子继续,继续!”

    车夫上前关门,两个人对视一眼,“蹬蹬蹬”地下楼。

    “应该是手撑在门框往下的时候留下的血印,而且还把我们房间砍成那个样子,一定是有同伙救走的!”

    “我们太大意了,快追!”

    陈青云撑着的手臂僵直得有些麻木了,他歪着头,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直到确定那两个人都走了,他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他转头,深邃的视线受到灯光的照耀,还没有缓过来。

    他茫然地看着她,丝毫没有发现,她的衣襟已经大开,里面没有穿着兜兜,露出了大片大片蜜色的肌肤和起伏的傲然曲线。

    而他跨坐在她的身上,那长长的衣袍被撩起来,露出了她白皙修长的腿。

    感觉的和异样,陈青云后知后觉地从她的身上移开,可这样一来,她几乎暴露的景色就落入了他的眼底。

    陈青云感觉视线被烫了一下,他不知所措地移开,可上面的风景显得更诱人。

    淡淡的月光从窗户那里照进来,一室清幽,一室清媚。

    他感觉到一种致命的,这种仿佛比豪赌更加刺激,像是有瘾,已经戒不掉了。

    他告诉自己移开眸光,可是那眸光像是粘连在她的身上一样,陈青云不想骗自己,他就是想看

    “咳咳”

    被压傻了的李心慧后知后觉地慢慢撑着手起来,她快速地合拢衣襟,并拢,尴尬的眼眸不自然地眯着,脸在暗色的夜里红了一个彻底。

    她感觉被戳上的手心又疼痛起来,皮肉翻起的地方像是被芦苇杆子割伤的一样,一下又一下的跳痛着。

    暧昧又心悸的气氛里,她十分委婉地解释道:“我的衣服太脏了,我洗了个澡,拿了你的衣服穿。”

    至于裤子嘛,没有穿上去就掉了!

    李心慧捂住脸,感觉心好累。

    陈青云看着她并拢的,白皙,修长,紧实。

    而她捂住的衣襟,隐隐勾勒出那让他心颤的曲线,他感觉呼吸都有了火气,很重,重到他有些压制不住了。

    他立即下了床,捡起地上的裤子给她。

    “嫂嫂穿吧,这本就是你给我做的!”

    “很舒服,我每晚都穿着睡觉!”

    陈青云说着,退到房门口。

    他将地上的麻袋捡起来,还有长剑。

    他想着刚刚那两人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势头,眼里闪过一抹寒意。

    李心慧的脸很红,她忽然想起,某人说自己穿了男友的衬衫,结果男友兽性大发,将她

    咳咳

    她把另外一边的蚊帐也放了下来,自己一个人呆在平复心潮。

    衣服很舒服,裤子也很舒服,都是她做的,针脚细密,款式简洁。

    她向来喜欢图方便,所以看中一匹料子,买下来以后,便会给她和青云各做一套。

    除了外面常穿的褙子和小衫等等,其余的里衣,寝衣等等,几乎跟青云都是一模一样的。

    李心慧感觉自己的心跳得很快,脸也烧了起来,忽闪的眼眸闪过一抹赧然和窘迫。

    当时做的时候,只图方便。

    可此时想起来,却分外暧昧。

    她和他,竟然每天晚上,都是穿着一样的衣料睡觉的。

    像是情侣装。

    李心慧快速地穿好裤子,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脸和额头,有点烫,可更烫的是心。

    她需要将自己的体温降下去,最好来一盆冷水。

    可哪里有冷水呢,她指的是让她情绪冷却的话语。

    想来想去,竟然只有萧凤天曾经说的,给青云赐婚。

    回忆里,她言之凿凿的那些话,好似可以随时离开青云。

    李心慧感觉有点心酸和苦涩,她其实已经不想离开青云了。

    撩开蚊帐的时候,李心慧看着青云走到窗边,似乎扔了什么东西下去!

    她身体里的温度骤然而逝,脸也不红了,心也不跳了,看着青云的背影,她甚至于还有点委屈和不舍。

    陈青云将麻袋和剑从窗户那里扔下去!

    “哐当”一声,他看到那剑直直地地下,而那麻袋罩在上面,远远看着,一个人蹲在墙角一样。

    陈青云远眺的眸光有些阴冷,万千灯火,无数人潮。

    可那些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跟他最近的这一位,才是他需要倾尽心力去保护和珍惜的人。

    他听见有脚步声了,转头时,只见她亭亭玉立地站在他的身后。

    他微微侧身,白月光照在她的脸庞上,有些白,却显得楚楚动人。

    一双秋水般的眼眸柔柔地看着他,嘴角下意识勾起,哪怕他已经看到她衣襟上染了梅花般的血迹,可是她却还在对他笑。

    仿佛一株幽兰,在他的心里啼血,陈青云再也压制不住心里的悸动,一下子就冲到了她的面前,执起她的手。

    房间里很暗,暗到他数不清楚上面的伤口。

    粗粗的,他手指轻轻划过的时候,她的手指也会跟着轻颤。

    陈青云的心也跟着轻颤,他快速地去点了油灯,一盏,二盏,三盏直到整个房间都亮如白昼,他这才恍惚地转身

    她站在他的身后,大约三尺的距离。

    穿着他单薄的里衣,宽宽松松的,纯白的颜色透出了里面隐隐绰绰的小蜜色肌肤。

    陈青云微眯着眼眸,觉得呼吸都的。

    他拼命压制着自己,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这致命的力又来了!

    比之前更甚,如果之前的她如同百合,那此时的她就如同昙花,一室的幽香清媚,一室的心悸魅惑,一室的暧昧,他从来不知道,她穿上自己衣服的时候,会如此的诱人?

    太美丽了,湿湿的黑发有些已经干了,随清风摇曳,起起伏伏。

    有些贴着她的脸颊,耳畔,脖子,那精致的锁骨更像是明珠美玉,淡淡的光泽跃入他的眼底,让他的眸光一发不可收拾,变得而放肆。

    可那眸光四处流连,落在她血痕斑斑,皮肉翻滚的双手上时,再无一点涟漪,相反,深邃得可怕。

    幽幽暗暗的光,起起伏伏的冷,他转身去找药包,双手下意识握起来,脸色也阴沉得可怕。

    那药包还是她让长康为他准备的,可他却还没有机会打开。

    陈青云找到以后,转身时,只见她已经找了一根他的腰带,还有她亲手做给他的蓝色褙子。

    看着她小小的身体裹在里面的时候,陈青云仿佛看到自己将她裹起来。

    那种无法言语的愉悦和心悸,叫他的脸色绯红一片,深邃的眼眸里也慢慢燃起了簇簇惑人的幽光

    开心一刻:

    我家小少爷好多了,明天目测不用去医院输液了!

    我爸爸今天下午也出院了,医生说好好修养,问题不大。

    啦啦啦啦,恢复更新!

    一会再送上两更!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