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四章亲密的暧昧
    陈青云冲上楼的时候,李心慧警觉地连忙从浴桶里出来。

    慌忙间,她套上了一件交领的里衣,男装的交领较大,来不及擦干的身体把衣服都打。紧紧地贴在身上,露出大片姣好的身材。她顾不上胸前暴露的,想找点布条把双手暴露的伤口包起来。

    思维混乱紧绷的时候,李心慧感觉身上的衣料很熟悉,滑软,特别像她的寝衣,晃动的衣料蹭着她的,丝毫没有不适的感觉。

    她还想找条裤子,可旁边的砍动声太大声了,李心慧翻找着,窗户吹进一阵冷风,她忍不住周身微微颤抖着。

    终于,她找到了,那裤子不是很长,在腰间一比,仿佛是跟她身量差不多高的男人穿的。

    砍动的声音渐渐没有了,可李心慧却听到了楼道外面传来的脚步声。

    她有些慌乱起来,手忙脚乱,心急的人,连条裤子的裤腿都穿不进去,好几次差点跌倒

    “砰”

    “砰”

    两声,是猛然推门和猛然关门发出的声音。

    那声响阵痛了她的耳膜,越发让她警惕和防范起来。

    李心慧下意识往爬去,那还没有穿上的裤子跌落在床边,纯白色的,十分显眼。

    她全身紧绷着,半蹲在,深色的瞳孔比夜色更加黑暗。

    蚊帐有一半是放下来的,她就蹲在后面。

    静谧的气氛里,那人的呼吸时重时轻,步伐也有些迟疑。

    她在想,如果是房客,一定会点灯。

    如果不点灯的……

    手上没有尖锐的器具,李心慧的心沉了下去,双手下意识握紧拳头。

    可缠绕在手上的布条绷着她的手心,紧紧的,两只手都握不紧。

    李心慧眯了眯眼,不动声色地手里的布条…………

    撞进房间的陈青云随手就把房门给关上了,他张,肢体都是僵硬的。

    深色的瞳孔收缩着,迸发出一股难言的心慌和潜藏在内心里微微浮动的惊喜。

    关门的时候,耳边的声音太大,仿佛惊雷一般,惊醒了他浑浑噩噩的思绪。

    他不是想早点找到她吗?

    他有什么时间继续耽搁?

    他难不成还想重蹈覆辙?

    她受了伤,流了那么多血……本来就虚弱的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陈青云将麻袋和剑扔在了门边,闷响的声音很清晰,清晰到,他听不见一丝异样的呼吸声。

    突然而来的黑暗过后,房间里逐渐清晰下来。

    房间里有明显的暗色水渍,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萦绕在鼻尖。

    陈青云往前走了几步,只见圆木桌上安安静静地放着一枚玉簪。

    他轻轻地拿起来,那上面的玉兰花太精致了,三朵堆叠在一起,含苞待放,栩栩如生。

    他摩擦着那细小的,滑腻的触感熟悉得让他忍不住热泪盈眶。

    他哽咽着,往前的步伐忽然变得踉跄而快速。

    他几乎是一下子就掀开蚊帐的,可他尚未看清楚她的面容,便猝不及防地被她用布条勒住了脖子。

    这一切不过是在眨眼之间,陈青云感觉窒息的感觉来袭,他被她用力地往前拉了,然后摁在。

    “嗯”

    “啊”

    “嫂嫂”

    ……

    嘶哑的声音渐渐变得无力,扭曲的面容也只剩下痛苦和悲喜。

    他的手顺着她的手臂往上,然后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他温柔地看着她,充血的瞳孔在里慢慢放大,可这般,她的面容也清晰起来。

    瘦了,颧骨突出,紧绷着下颚,一双犀利深邃的眼眸里,沉着冷静,厉色遍布,绝境中也丝毫不显惧色。

    相反,杀伐果断。

    陈青云的心底闪过一丝动容,深色的瞳孔渐渐覆满水雾。

    他忍着强烈的窒息感,忽然一个用力,不管不顾地抱着了她。

    两个人滚在一起,他压着她,她手里勒着的布条松了一些……

    “咳咳!”

    “是我!”

    陈青云嘶哑着嗓子,呼出声音微乎其微。

    李心慧根本没有听见,她挣扎了一下,以为身上的男人想侵犯她。

    可是他只是紧紧地抱着她,抱得紧紧的,她有多用力,他就有多用力。

    那种想要勒着她,不顾一切地禁锢在怀里的感觉,熟悉到让她不敢置信

    愕然的唇瓣微微张开,她的手下意识松了,然后身上的人将她箍得更紧。

    他微微扬起头,不顾那脖子上的布条还勒得紧紧的,然后与她交颈而卧。

    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李心慧闭上了眼睛,泪水倏尔

    一滴,二滴,三滴那泪水有点凉,可落在陈青云颈窝的时候,他却感觉有一把刀,带着锋利齿轮那种,一下又一下,来回磨砺着他的心脏。

    太痛了。

    这一生,他从未有如此痛的时候。

    仿佛,让他把心挖出来都甘愿,可是他却不愿,不愿她在他的怀里落泪。

    他紧紧地抱着她,忽然想要拥有一条蛇的身体,将她彻底缠起来,不留一丝缝隙。

    拥抱是不够的,不够,还差很多,很多。

    他忽然想起自己的决定,心安地闭上了眼睛,感觉自己是真正地活着。

    李心慧哽咽的着,久违的那种气息像是避风港,忽然就让她卸下了所有的防备和伪装。

    她是怕的,没有人是不怕的。

    念书的时候,有一个小混混跟踪她,企图不轨。

    她拿着自己特意买来防身的小剪刀,不过手掌大小,却很锋利。

    那个小混混凑上来的时候,她拿着那个小剪刀抵在他的腹部,眼神张狂,气势凌厉道:你信不信,我捅死你!

    那个小混混见状,吓得魂飞魄散,当场就跑了。

    可是那一刻,神经紧绷到即将断裂的时候,她心里重复着一句话:不要说信!

    有时候,被逼到墙角,反扑只会是致命的。

    刚刚那一刻,她真的想杀人。

    杀这个她以为,对她意图不轨的人。

    “青云差一点,差一点我就杀了你了!”

    “傻瓜,你早知道是我的,怎么不出声?”

    她湿湿的头发摩擦着他的额头和脸颊,一下又一下,湿润的感觉刺激着陈青云的身体。

    他撑着头看她,撩开她凌乱的发丝,温热的吻擦过她的眼眸,落在她的额头。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我说过要好好保护你的,可是我一次有一次是食言!”

    “对不起!”

    陈青云低泣道,他水雾弥漫的眼眸里,将她的面孔缩影成了明珠一般的光晕。

    淡淡的,莹亮的,温暖的。

    在黑暗的世界里,将他整个人都照亮了。

    李心慧将勒在他脖子上的布条绕了下来,然后抱着他额头,让他们两个人的面容紧紧地贴在一起。

    她像安抚孩子一样,柔柔地蹭着他的面容,亲吻着他哭泣的眼眸,亲吻着他的额头和脸颊。

    然后她将他紧紧地抱着,温柔的手在他的脊背上来回着,拍打着,轻声道:“我们都对自己人生的际遇无能为力,如何还能强求保证谁一辈子都是安康幸福的?”

    “青云,以后不要为了这种意外自责!”

    “我们的人生,都是自己过的,我们替代不了别人,你所谓的保护,对我而言,就是我求生的意念。”

    “如果没有你,也许我逃不出来!”

    “这就够了,真的!”

    他听着她的话,感觉心里更加苍凉。

    压抑的悲腔如潮水一般,铺天盖地,将他彻底卷入海底的深渊里。

    不够的!

    怎么够?

    他满腔的情意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

    他瞒着她做下的决定还来不及刨白!

    他畅想的幸福还来不及展现!

    怎么够?

    他的吻从她的弯弯的眉头上,到她轻眨的眼眸上,到她的鼻尖

    快了,就快了

    他多想立即噙住她的唇瓣,他想,也许再不说,他会先把自己憋死的。

    可是她的眼眸那么亮,跟天上的星辰一般,怔怔地望着他。

    陈青云感觉呼吸微滞,微妙而暧昧的气氛里,他直视着她的眼眸,胸腔里面全是“咚咚咚”的心跳声。

    他的双手禁锢着她的肩膀,正想不顾一切地俯身

    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开心一刻:

    青云:为啥突然撒糖了!

    三爷:因为我高兴!

    凤天:三爷,别重拾旧爱忘却新欢!

    三爷:你们通通都滚去跟心慧纠缠去吧,从今天开始,我要严肃整顿文风,比如日日夜夜,亲密暧昧。

    青云:谢三爷!

    凤天:再会!

    心慧:凤天,你这样好吗,我才是女主角!

    凤天,在我眼里,三爷才是!

    心慧: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