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三章她在他的房间
    “蹭”的一声,非常轻的声音!

    可是李心慧听到了,她的瞳孔忽然深了几许,紧抿的红唇勾勒出一抹浅浅的弧度,迸发出一股由衷的松快!

    她的手用力地动了动,总算是挣开了绳子。

    李心慧将一双手伸到面前,只见上面血红一片,淅淅沥沥的,还有血顺着手指滴落,让她再也看不到原本的肤色了!

    红艳艳的色彩让她的心颤抖起来,她慌乱地将脚上的绳子解开,踉跄的步伐站起来又跌回去!

    李心慧用尽全身的力气支撑着她的身体,可当她好不容易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房门是从外面锁住的,她根本出不去!

    她快速地奔到窗户边上,结果打开窗户,她的位置在二楼。

    跳下去的话,若是再伤了脚,那可真是一点逃生的希望都没有了。

    李心慧在房间到到处搜寻着,终于,她找到了一把利剑。

    那剑就挂在衣架边上,她撑着身体过去,将剑拔出剑鞘。

    刀锋凌厉,闪着冰冷的寒光,那光在油灯下亮眼极了。

    李心慧往前走了两步,然后握紧手里的长剑,伤了的手颤抖着,她的身体绷得很紧。

    她告诉自己,只有一次机会。

    若是一刀不断,旁的房客知晓了,她便再难以有下第二刀的机会。

    用尽全力,她手臂上的旧伤一定会复发。

    可伤了手她还能跑,伤了脚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李心慧用力地砍向了房门的缝隙处,她的手腕拼尽了所有的力气,也亏了那利剑十分锋利,只听“当”的一声巨响,那房门的锁就被劈断了。

    她将利剑扔到床脚去,出门时,周围的厢房都是关得紧紧的,连一句说话的声音都没有!

    正在她狐疑着,那抓她的两人是不是将整层楼的包了下来时,她往前走,余光就看到了和那个抓她的人和车夫的身影。

    两个人有说有笑,上楼时还低头去商量,露出恶心淫邪的笑声。

    往后跑,没有路。

    周围的厢房都是锁起来的,李心慧慌忙一下子就冲进了一个没有锁的厢房里。

    她想着,如果有人,希望求救一番,得以脱身。

    可那个房间黑漆漆的,里面没有点灯,她摸不清是不是有人,脚步声太乱,她慌忙摸到床边,结果那床榻上是空的。

    她立即去推开窗户,零星的光将房间的轮廓大致照得清清楚楚。

    房间里没有人,可没有锁上的厢房,她知道房客很快就会回来。

    她四处找寻着藏身地点,可酒楼里的厢房本来就不宽敞,除了那四扇屏风后面的浴桶。

    李心慧奔至门口,只听那头的声音厉声道:“不好,那臭娘们跑了!”

    “快追,应该没有跑远!”

    疾行的脚步声“蹬蹬蹬”,下楼的声音太明显了。

    李心慧靠着房门,松了一口气。

    可是她还是不敢出去,害怕被撞见在门口。

    她慢慢走到那四扇屏风后面去,里面的水温很低,周围的水渍也已经半干了。

    可见这厢房里的主人洗过澡好一会了,可是洗澡水却还没有来得及请小二倒掉?

    李心慧顾不上这些了,她身上的衣服又臭又烂,头发也是脏兮兮的,都成条状了。

    她将头上唯一仅剩的玉簪拔下来,放到那圆木桌上去,准备当做是赔礼。

    洗了澡必然要找一套新衣服换,李心慧摸黑随意拿了一套里衣放在屏风上面,然后便褪去身上的脏衣服,那脏衣服她不敢乱扔,用兜兜绑成一团,准备洗完澡就扔在浴桶里面。

    李心慧在逃生边缘挣扎的时候,陈青云在车棚里面找了一圈。

    他们住的这家客栈算是阳城数一数二的,所以马车多以精致舒适为主。

    可有一辆马车很平常,平常到丝毫不起眼。

    他用了些银钱,打发了守车棚的伙计帮他去买些点心,他趁机去了那个马车里面查探。

    结果,三四个装着米糠的麻袋,而在压着的下面,竟然有几根绳子和被撑展过的空空麻袋。

    陈青云眼眸一眯,立即弯腰将麻袋捡起来,他闻着,有一股熟悉的气息。

    他的瞳孔瞬间撑大,里面的寒光犹如潮水汹涌而来。

    他一把抓着麻袋,一边往酒楼的廊下跑。

    廊檐下的大红灯笼下,他翻找着,果不其然,里面有好些长长的青丝。

    陈青云瞬间提着麻袋往楼上跑,他直接冲向一开始他怀疑过的房间,急速奔故去的时候,他的心从未有过的慌乱。

    差一点,就差一点,刚刚他就能找到她了。

    可就差了那么一点!

    陈青云不敢去想,如果找不到她怎么办?

    他的心好乱,乱到像是有无数的箭雨向他直射而来。

    那种锥心之痛,让他恨不得给自己几个耳光,好让自己彻底清醒,为什么一次又一次错过救她的最佳机会?

    如果这一次没有之前那般幸运呢?

    这里再也没有运筹帷幄的萧凤天!

    他该怎么办?

    陈青云的心痛着,他急冲过去的力道甚至于来不及停住。

    可那两扇房门都是大开的,里面有刺痛他眼眸的碎瓷,一滩血迹,他下意识看向床脚。

    短短的被单挡不住那寒光四射的长剑,陈青云感觉心里咯噔一声,有一种大势已去的茫然无措。

    他走过去,捡起床底下的剑,然后看着那歪斜在一旁的圆木桌,用力地,狠狠地,劈下!

    “砰”的一声,圆木桌被劈成了两半。

    可陈青云还不解恨,他用力地挥舞着手里的长剑,将整个厢房里的一切都砍得稀巴烂。

    上房里住的,好几个学子早已沉沉入睡,

    此时除了心惊胆颤李心慧,陈青云的举动,无人知晓。

    房间里的陈青云颓废极了,他蹲在地上,看着显眼的血迹,茫然地蹲下,整个人颤抖着,仿佛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

    可他昏昏暗暗的视线里,茫然无措的眸光在血迹上来回看了又看。

    直到他忽然发现,那血迹上面竟然有延伸的趋势。

    一滴,两滴,在窗前,在衣架前,在门口,在剑的手柄

    陈青云看着掌心因为握着长剑而染上的血红色,立即站了起来,顺着血迹走出去。

    楼道里面没有,他往前走着,心越沉得厉害!

    楼道里的壁灯一个厢房门口一个,当他跟自己的房门错身而过的时候,他恍惚看到门框上有血痕。

    像是五指一样!

    陈青云感觉心提到了喉咙口,一下一下地跳着,几乎要从喉咙那里飞出来!

    他瞪大眼眸,握着长剑和麻袋的手有些抖!

    他甚至于不敢去推那闪房门,心里有一道声音对他说:推开吧,推开吧,她就在里面!

    可心里也有一道声音在说,别推,别推,那只是一道手印

    希望升起的那一刻,绝望就像是一把利剑横在脖子上!

    仿佛往前一步,那脖子就会被割断,鲜红的血液喷涌出来,直接将整眼眸都浸入到血液当中

    那红到让心跟着撕裂的鲜血,让陈青云头晕目眩,整个人像是濒临死去的鱼,鱼尾不停地摆动着,却已经摆脱不了,那已经搁浅的事实。

    陈青云踌躇的时候,只听楼下有道急躁又不耐的声音问道:“小二,你刚刚可见一个穿着脏兮兮,头发蓬乱,身上带血的女人跑出去?”

    陈青云的身体一下子就僵住了,他探头往下看,只见有两个陌生的男人气喘吁吁地围在酒楼的柜台边。

    “没有啊,哪里有什么人啊?”

    “我们店里可没有你说的那种疯女人!”

    小二狐疑道,挠了挠头,一头雾水!

    “一定还在楼上,我们快去找!”

    楼下的人下意识抬头扫向楼上,陈青云心里一急,立即撞门进去

    三爷心累:

    这几天的更新用两个字来形容!

    造孽!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