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二章不能放弃
    气氛一时沉静下来,陈青云道:“阳城客栈爆满,他们既是天黑的时候进城,连日奔波,一定会歇息一宿。”

    “这两日中秋节刚过,入店的人少之又少,这件事查起来不难。”

    “萧泽,萧沐,你们两个的轻功好,去稍远一些的客栈查找,长康留下,我等会找几个人陪着你在近处的客栈查找。”

    萧沐萧泽率先领命前去,陈青云把柳成元,谢明坤,张华的小厮和护卫都交给了长康,让长康带着去找。

    长康走了以后,陈青云立即去找了余江。

    余江见陈青云面色灰白,眼眸却沉静如水,尤其是走动起来的时候,那步伐太过有力了,像是直挺挺的,已经不懂得如何弯曲膝盖。

    他皱着眉头,疑惑地看着陈青云。

    “公子,出什么事情了?”

    这声公子还是跟萧泽新学的,他们二人商议了一个称呼,以后便管陈青云叫公子。

    可这句公子太生,似乎还叫不习惯。

    陈青云对这称呼充耳不闻,对着余江道:“你去一趟总兵府,告诉胡总兵”

    陈青云低声过去吩咐,余江的眼眸越来越暗,脸色也紧绷得厉害!

    他用地点了点头,随即道:“公子放心,我一定办妥。”

    余江拿着长剑,出了客栈直接飞奔而去,他本来功夫底子就不错,这般速度,竟比骏马还快。

    陈青云转身去了酒楼的柜台边打探,小二见他书生意气,知道是应考的考生。

    桂榜没出,谁也不知道考生的前程如何?

    小二很恭敬,笑着问道:“公子有什么吩咐?”

    “今晚可有新入住的人?”

    小二闻言,想了一会道:“有一家,媳妇生病了花了些钱让之前的客人退房的。”

    “要了两间,一个老仆,一对夫妻!”

    陈青云闻言,点了点头。

    老仆?夫妻?

    “两间都是上房吗?”

    陈青云再问。

    小二点了点头,一般下人都是住楼下的中等房,或者通铺的下等房。

    他们酒楼没有下等房,好多跟着考生来的,都住了中等房。

    “中等房满了的?”

    陈青云皱着眉头道,似乎有些蹊跷之处。

    “中等房好几个都是凑一起挤一挤的,当时他听说没有房了,刚好大厅里有人听说他愿意出高价,便自愿拿钱退房。”

    陈青云点了点头,上等房就十间。

    他跟玉衡他们几个就占去了四间,其余的六间有四个学子是同届的,他都认识。

    剩下的两间,一间在明坤的左边,一间在明坤的对间。

    陈青云立即上楼,此时听闻些许风声的柳成元,谢明坤,张华,全都拥簇过来。

    走廊上不好说话,大家下意识挤进了陈青云的房间。

    “到底怎么回事?”

    柳成元担忧地问道,他们几个想找一个使唤的人都找不到。

    要知道陈青云算是他们当中最淡定的性子了。

    连他都急了,可想而知,事情有多严重。

    陈青云看了他们三个担忧的面孔,眼眸微闪,最后出声道:“我嫂嫂出事了!”

    “中秋节,我们考最后一场的时候,她被人掳走了。”

    “现在人可能在阳城,我让他们几个帮忙去客栈打听今天刚刚入住的客人。”

    柳成元,谢明坤,张华,三人面面相觑,面容一致震惊。

    这陈娘子接二连三出事,好似八字被冲一样。

    “我们都出去找吧,待在这里也无济于事。”

    “青云留在这里等消息,我们分开找,一有消息就回来。”

    “到时候就在酒楼前面放烟火。”

    张华出声道,他跑得快,现在还没有宵禁,最起码能跑二十家客栈。

    谢明坤和柳成元点了点头,无声地附和。

    谢明坤拍了拍陈青云的肩膀,认真地道:“你嫂嫂也是我们的嫂嫂,这件事,我们都应该出一份力。”

    柳成元一拳捶在了陈青云的胸前,丢给了他一记刀眼,没有好气道:“早点说,我们现在都找了好些地方了!”

    “走吧,西街太拥挤,天一黑就没有住处了,绝对不用去。”

    “东,南,北,我们每个人跑一个方向。”

    柳成元说完,率先跑了出去。

    谢明坤,张华也蹬蹬地跟着下楼。

    陈青云推开窗户,远远的,大片阳城的夜景都眺望得到。

    天色已经黑透了,中秋节刚过,天上的月亮看起来还是很圆,一半在乌云里,一半散着昏暗的光。

    陈青云的手搭在窗棂上,微微用力,深色的瞳孔里闪过一片阴霾和猩红。

    冲动是没有用的,救不回她!

    可是他应该还能做点什么的?

    陈青云手指掐入掌心,他转楼,想要去车棚里面找一找,看看有没有线索。

    从定南府一路赶来,若是在马车里面,一定会有蛛丝马迹的。

    陈青云下楼去的时候,刘四和车夫将李心慧反绑在房间里的椅子上。

    刘四钳制着李心慧的下巴,撩开她额前乱糟糟的头发,粗粝的手指划过她即将脱落疤痕的脸颊上,嘴角勾起一抹淫笑。

    “等劳资吃饱了,回来弄点水把你涮一涮,倒胃口是挺倒胃口的,不过凑合着,也能用一晚!”

    李心慧的视线下移,无力的手动了动,绳子捆得,她的手连轻微活动都不能。

    她假装无力地低垂着头,好似半点精神头都没有了!

    车夫见刘四准备动手了,心里一喜,立即上前附和道:“等会,不如也让我也乐呵乐呵!”

    刘四闻言,淫笑道:“好啊,我们两个一起,也多些妙趣啊!”

    “哈哈哈哈!”

    两人说完,相视而笑。

    把门锁上,两人也下楼了。

    他们点了酒菜,准备好好吃一顿。

    李心慧被反手绑在椅子上,她的头发乱糟糟的,把脸都挡住了,身上也臭烘烘的。里衣跟亵裤更是紧紧地贴在身上,很不舒服。

    刚刚那两个人的口吻太清楚了,如果现在她不找机会逃掉,那么她的下场可想而知。

    李心慧看着圆木桌上的茶壶,她双脚被捆绑在一起,站不起来,她只能用力歪倒在一边,用倾斜的身体去撞击桌子。

    受到震动的桌子往一边到去,上面的茶壶茶杯全都碎在了地上。

    李心慧的手也刚好跌落在碎瓷片上。

    有碎瓷片扎进了肉里,很疼,可至少还能忍受。

    李心慧用弯曲的手指碎瓷片在绳子上来回割着,粗粝的绳子磨砺着她手腕上的伤口,深深的,有血流了出来。

    血把绳子都打,瓷片磨起来滑滑的。

    李心慧感觉整个手心都是,血的触感太黏稠了,让看不到到底手腕伤了多深的她,起了一层心悸后怕之意。

    很困,很累,身体每一处都是痛的,她渐渐有些力不从心。

    可是不能放弃啊,她还没有看到青云桂榜高中,她还没有将真正的生辰礼物送他!

    她迷迷糊糊中,忽然惊醒!

    也许是有了血的,那绳子割断一些,渐渐松缓了。

    她的双手交叉动了一下,虽然还不能及时地挣脱出来,可至少她看到了一丝希望!

    李心慧的思绪很乱,人总是会在绝望的时候,想起一些被埋藏在心里的旧事。

    曾经有人说她自以为是,就算是错了,也骄傲着不肯低头。

    有人怼她,她便毫不客气地怼回去。

    那个时候她多嚣张啊,完全被宠坏的富家千金,对谁都是一副我骄傲,那是因为我有家世,我有本事!

    本事那个词语,说出口的时候,到底是比寻常人多一点毅力,耐力,恒心。

    她是真的不想死,一次次濒临绝望和无力的时候,她对自己说,别放弃!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自己都放弃自己了,她找不到别人一定要救她的理由!

    她坚持着,反反复复地磨砺着绳子,手上的血太多了,多到她不小心擦到地面时,手背上都是一片

    三爷心累:

    在小县城里面住院,下午的时候就可以回家,第二天再去输液。

    可是孩子生病了,比较粘人,所以三爷就抽空断断续续地写!

    医生说是受凉引起的,肺部没有感染,是呼吸道感染,而且他风寒入体,流鼻涕,流眼泪,咳嗽,整天看着都是哭兮兮,很可怜!

    心累啊,给他川贝蒸梨,怎么都不肯吃。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