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八章搜查谢府
    里,疾风阵阵。

    呼啸的风声在萧沐的耳边快速地流动。

    他追着前面的人,十丈远,五丈远,两丈远

    他手里的长剑直指过去,眼见剑身立即刺穿那人的后背,那人的脚却蹬在高高的一面墙壁之上,然后而入。

    萧沐立即准备翻进去,身后一阵疾风,他感知有危险,立即闪避。

    转身的一瞬间,闪着寒光的长剑从他的脖子边缘划过,光是剑气就伤了他的皮肉,沁出了一道半弧形血珠。

    萧沐眼眸欲裂,瞳孔深深,只见他根本不理会身后的杀招,立即一跃而入。

    谢府自分家以后,别府而居,各院平日里都是落了锁的。

    萧沐进了院子以后,只见整个院子里寂静无声,越是如此,他显得更加小心。

    可身后的那个人也进来了,跟他一起在院子里缠斗起来。

    乒乒乓乓的兵器碰撞在一起,声音异常刺耳。

    安静的院子里亮了起灯光,守门的小厮打门。

    主子们都在后院,他们在前院小厮们,好几个都偷着出去玩了。

    空旷的院子里,他看着两个缠斗在一起的身影,立即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眶。

    “结果”

    “啊啊啊鬼啊!”

    小厮一声惊叫,仿佛闷雷炸响。

    谢府挨着几房,渐渐亮起了灯。

    后院没有睡的,直接点了火把,四方汇集,跟一条条火龙一样。

    高大的黑衣人见状,不跟萧沐继续纠缠,转而离开!

    萧沐追出了墙外,心里大约明白,那贼了定南府城的大户人家。

    火光闪耀,众人已经警醒。

    萧沐连忙绕到前门,只见上面的牌匾写了《谢府》。

    来了云鹤书院许久,自然知道云鹤书院跟谢府的牵扯!

    萧沐心里一堵,总感觉这件事处处透着古怪。

    可他一个护卫要想去谢府搜人,谢府肯定不允。

    他当机立断,以最快的速度掠回书院。

    在他的身影消失以后,谢府后的角门处,慢慢走出了两道黑影,而那颠簸了一路的麻袋,随意地丢在了脚边。

    张管事一把蒙面的面巾,立即对着身边的黑衣人道:“你先带着人走,天亮若是城门不盘查,立即走,若是盘查,把人毁容弄哑,扔在牙行。”

    “好!”

    那人应了一声,立即扛起地上的麻袋,往城门边掠去。

    云鹤书院,灯火通明。

    东厢房找到一具男尸,陈娘子不知所踪。

    齐夫人打发四个小厮出去找齐瀚,结果其中一个小厮很快去而复返。

    “陈娘子盘在南街的铺子被人烧了,大家都在说,官府的人去了好多,老爷和长康他们也在。”

    “我先回来禀告夫人,老爷他们应该很快回来。”

    “你先下去守着,让回来的人都警惕着,老爷回来立即前来回禀我!”

    小厮闻言,磕了一个头以后退了下去。

    齐夫人的手撑在桌上,感觉头很疼,心里沉甸甸的,眼皮一直在跳。

    她不记得这种正襟危坐的日子过去多久了,在京城的时候,去参加宴会都要绷得紧紧的,因为一个不留神,很有可能就陷进别人的陷进里去。

    自从跟了齐瀚以后,她对着的时间都比对着刺客多。

    可是今天,竟然有人敢上她家的大门抓人!

    齐夫人的嘴角扯了一下,露出了一个极冷的笑容!

    黄妈妈的眼皮闪了一下,腿有些软。

    她想上前给齐夫人揉揉额头,结果齐夫人挥了挥手,对着黄妈妈道:“你带着一个小丫鬟去心慧的房间找找,也不用翻,就看看她寻常整理的那些菜谱可还在?”

    “那丫头没有什么像样的首饰,不可能是奔着财。”

    黄妈妈有点怵,这个时候不敢离开齐夫人的身边。

    结果齐夫人斜倪了她一眼,她轻叹一声,招呼了一个小丫鬟跟她去了东厢房。

    萧沐唇边的血迹还没有擦干净,凝固了,显眼地沾在他的嘴角。

    脖子上更是一圈,染红了衣襟,看着很是吓人。

    他回到书院的时候,只见小厮和丫鬟们个个提着棍子走来走去,很是警戒。

    正厅里的灯是大开的,门也是大开的,他看到了正襟危坐的齐夫人。

    血气翻涌,五脏六腑有些疼,但不是很重。

    萧沐立即走了进去,跪在地上。

    齐夫人见他一个人回来,而且还受了伤,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眼眸忽闪着,身体忽然覆上一层冰冷的寒意。

    “那丫头没有救回来?”

    萧沐闻言,立即摇了摇头!

    “我亲眼看着那个人进了谢府的院子,后来我跟其中一个打斗的时候,谢府的人全都惊动了。”

    “这件事太蹊跷,我回来请夫人和院长拿主意!”

    齐夫人闻言,面容僵得厉害!

    整个定南府城,知道他们跟谢府结怨的,多不胜数。

    可有胆量动他们的人而嫁祸给谢府的,她一个都想不到。

    “你先去谢府盯着,我们随后就到!”

    齐夫人冷声地吩咐道,不管是不是谢府做的,谢府这一趟,必行!

    萧沐正有此意,他本就是回来报信的。

    他立即快速原路返回,而此时,急匆匆的一行人都回来了。

    就连原本跟齐瀚约了喝酒的徐润泽也来了,几十个衙役都在外面候着,阵仗很大。

    齐瀚和徐润泽听完齐夫人的叙述以后,脑门上惊起了冷汗。

    若是那刺客大开杀戒,只怕北苑将会无人幸免。

    “酒楼的火灭了,前面的两层酒楼都烧毁了,后院也烧了一半。”

    “心慧也被掳走了,若说是谢府,这番大的阵仗可以说是破釜沉舟。”

    齐瀚的脸色很差,眼眸深得探不到底。

    这背后的人出手,狠辣决绝,不留一丝余地。

    不像是谢府前怕狼,后怕虎的性子。

    “既然是有人证,那这件事便由官府出面!”

    “我带人去另外一个地方!”

    齐瀚跟徐润泽对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地颔首。

    齐夫人看向齐瀚,眉头下意识皱起,好似有些事情,她不知道?

    徐润泽带着一众衙役去了谢府,团团围住,势头汹汹。

    谢府的人惶惶不安,不管几房,全都汇集到一起,严阵以待。

    长康满脸是灰,握着斩骨刀,眸光森冷。

    陈赖皮也满脸是灰,刚刚扑灭了大火,还来不及松一口气,书院的下人来报,北苑出事了。

    齐夫人受到了惊吓,东厢房里死了一个刺客,陈娘子被掳走了。

    齐瀚对着长康道:“后来那个万掌柜还有没有找过你?”

    长康闻言,摇了摇头。

    “我听说他们从杭州府来了一个张管事,人很凌厉,一来就撤换了不少人!”

    “这个万掌柜虽然还是掌柜,不过手上没有什么实权了!”

    “我有预感,这件事就是他们做的,上一次万掌柜找我的时候,口气里透露的意思很明确,他们仗着背后之人有权有势,傲慢无力,鄙夷不屑!”

    “什么意思?”齐夫人看向长康。

    长康下意识抬头看向齐院长。

    齐院子安抚地拍了拍齐夫人的手,叮嘱道:“待在北苑,照顾好聘婷。”

    “你”

    “没事的,不管是谁做的,人在北苑出事,就是跟我齐瀚结仇!”

    “这件事,我会亲自给心慧和青云一个交代!”

    齐瀚打断齐夫人的话,带着齐盛,长康,陈赖皮和几个护卫去了名膳楼。

    书院里面安静极了,从京城来的护卫和丫鬟们全都自觉站岗。

    齐夫人身边的黄妈妈被搀扶去睡觉了,齐夫人的身边换了几个得力的人。

    谢府灯火通明,在徐知府彻查下,五房无人安睡。

    谢老夫人杵着拐杖,脸色阴沉如水。

    那些衙役连茅房都不放过,谢府的主子们一个个打着哈欠,陪着徐润泽坐在厅堂。

    萧沐的身形很快,可找了一圈,确实找不到人影。

    他无声地对着徐知府摇了摇头,徐知府磕下眼眸,放下手里的茶盏。

    谢府的主子们见了,立即站直了身体。

    开心一刻:

    今天有点忙,来不及看你们的评论了!

    三爷晚一点,一一回复!

    爱你们,群么么!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