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七章谢府背锅
    “咳咳”

    “什么事情?”

    萧沐掐着自己的喉咙动了动,缓和过来以后,立即去拿长剑。

    长康不敢耽搁,连忙道:“有人在我师傅盘下的酒楼放了火,我怀疑是想引我师傅出去!”

    “不管是不是,酒楼着火我师傅去都于事无补。”

    “酒楼那边我过去看着,你现在就去北苑,我师傅在东厢房。”

    “陈公子说你是暗卫出身,隐匿应该不是问题,齐院长他们回府了,你就可以回来休息!”

    萧沐闻言,眼眸微眯,当即对着长康挥手道:“你快走,我们分头行动!”

    他话说完,人已经提着长剑快速地出了房门,一跃而起。

    长康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了长工房,立即对着身边惴惴不安的陈赖皮道:“不烧也已经烧了。”

    “从现在起,我们出去以后,主要还是观察身边的动向,看看有没有行迹可疑的人!”

    中秋佳节放火,而且还是在云鹤书院人丁萧条的时候。

    长康去大厨房拿了一把锋利的斩骨刀别在腰间,立即带着陈赖皮往酒楼的方向赶去。

    长街灯火巷,寂静夜无声。

    书院外,挨着的人家基本上都上街去玩了,周围静悄悄的,步伐快的时候,只有耳边呼啸的风声。

    长康和陈赖皮几乎是朝着南街的方向跑,警惕的眸光看着路边的游人,一个个成群结队,偶尔有些牵着孩子或者抱着孩子的妇人。

    眸光所到之处,看得见的都是欢声笑语。

    他们二人心急如焚,沉到谷底的心灌入无数的冷风,一路只知尽快赶到,丝毫没有半刻的流连。

    张管事带着身边的两人一直守着,可那去匆匆的两人,分明是两个男人。

    其中一个还是那个陈娘子的大徒弟,长康!

    皱了皱眉,张管事心里隐隐觉得不妙!

    “他们可能已经有警惕了,发生这么大的事情,那个陈娘子竟然没有出来?”

    张管事喃喃道,再耽搁下去,齐瀚带着人回来,他们就前功尽弃了。

    “走,进去探一探!”

    “我们三人分别从东,南,西三个方位去探,记住了,那个陈娘子住在北苑的东厢房,跟正远是隔开的。”

    “如果发现有人穷追不舍,那就把人往谢府引,我们脱身以后,就聚在那里接应!”

    张管事沉凝一会,很快就有了注意。

    身边的两人都听他的吩咐,当即三人几个纵身,立即潜入了云鹤书院。

    李心慧根本不知道外面所发生的一切。

    她的院子里,也摆放了供奉月亮的月饼,点心,水果,还有桂花酒。

    她做好了两只笔以后,用小刀在上面细细地刻了两句诗。

    长风破浪会有时

    直挂云帆济沧海

    终于,都做好了。

    月影下,她拿着两只金竹为壳,鹤羽为芯的笔反复看了看,拇指摩擦着那细小的刻痕,好似在想,这两只笔的使用寿命。

    萧沐隐匿在树影中,视察的眸光从整个东厢房的上空扫了一圈。

    没有什么异常。

    他看着树下的陈娘子,这位就是豁出性命救他们将军的女人了。

    穿着一身素雅的衣裙,发饰少得可怜,她的嘴角噙着笑意,眼眸也异常明亮。

    她抬首看着月光,一个人在庭院之中静静地走着,步伐轻快有趣。

    萧沐靠在树干上,双手抱着长剑,头往后仰着,将视线都停留在院中的人影上。

    大约过去一炷香的时间,周围的风声里,似乎掺杂了一些凌厉的气息。

    萧沐下意识抬首,只见东厢房的房瓦之上,突然出现了一道身影。

    他立即眼眸一眯,右手下意识把长剑拿起来。

    只见对面房瓦上的人影一跃而下,对着庭院中的陈娘子就挥了一掌。

    萧沐的身影犹如鬼魅一般,快得不可思议。

    他手中的长剑顷刻间就刺中了那人劈过来的手掌,步伐无声地停下,凌厉不凡的身影立即挡在了黑衣人的面前!

    “说,谁派你来的!”

    “这么想死?”

    萧沐说完,手里的长剑立即就挥动起来。

    李心慧看着那缠斗在一起的两道身影,连忙往后褪去。

    她认得萧沐,青云走之前,还特意来拜见过她!

    而另外一个,劲装的黑衣黑裤,带着面纱,身手敏捷,手里握着一把澄亮的大刀,一眼便知来意不善。

    李心慧的手里还握着一把小刀,两只刚刚做好的笔。

    瞪大的瞳孔里满是惊惧,她感觉脑袋里涨成一团,丝毫没有头绪!

    到底谁想杀她?

    萧沐的轻功极好,不过片刻,那人就已经身中数刀。

    “别杀,留活口!”

    李心慧喊了一声,立即将两只笔仿佛袖兜里,手里紧紧地握着匕首。

    她想知道,背后动手的人是谁?

    萧沐也不准备将这个人杀死,他挑断了黑衣人的手筋,黑衣人手里的刀握不住,立即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这个时候,正院那边传来一声嘶喊!

    “啊救命,有刺客!”

    李心慧闻言,面色骤变!

    她立即对着萧沐道:“快,去看看齐夫人!”

    萧沐的脸色变了变,并没有动!

    他们在训练的时候,非常明确地被警示了,随时随地,认清楚自己的主子是谁?

    自己要保护的人是谁?

    此时此刻,在不能确保陈娘子安全的情况下,他不能抽身去正院。

    可他知道齐夫人的安危非常重要,一时之间,他踌躇着,面露难色。

    李心慧立即就明白了萧沐的担忧,她一边往正院跑,一边对着萧沐道:“走,我们一起去!”

    萧沐见状,立即挑断了黑衣人的脚筋,确定他确实跑不了以后,这才跟了上去。

    狭窄的廊道里,穿过以后,萧沐看到了陈娘子往齐夫人的院子跑。

    顷刻间,一个黑衣人出来缠住了他。

    这个黑衣人的功夫明显比之前的更厉害,身形更为高大,内功很强,似乎是江湖里的老匹夫。

    萧沐不敢怠慢,一边跟高大的黑衣人缠斗,一边往正院里面掠去。

    可跟他缠斗的人,似乎早已看出了他的意图,一再纠缠阻拦。

    萧沐最强的是轻功,此刻也不管后面的会不会放冷箭,立即不管不顾地朝前掠去。

    身后的人看着他如同惊鸿般的身影,心里暗道不好。

    他立即跟了上去,正院里,齐夫人的房门大开,黄妈妈护着齐夫人缩在床头,可空荡荡的门外,刚刚的黑影已经不见了。

    她们二人不敢置信地盯着房门口看,并不清楚,到底那个人会不会去而复返。

    李心慧冲进正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大开的房门,眼眸一冷,她的心立即就沉了下去!

    她将手里的匕首往上缩,企图藏起来,必要的时候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可她的步伐刚刚上了台阶,“嘭”的一声,后颈被人重重一击,她手里的匕首“叮当”一声,掉落在地。

    李心慧彻底失去意识的时候,感觉有人用麻袋套住了她,扛着她跑。

    萧沐冲过来就看到了,陈娘子被人套了麻袋。

    他立即就明白自己中计了,对方从头到尾要动的人,只有陈娘子。

    萧沐手里的长剑对着那企图想走的人一剑,可那人竟然用陈娘子挡在前面。

    萧沐被迫收手,内力震乱了他的心脉,他猝不及防,吐了一口鲜血。

    那人见状,蒙着面巾的脸看不清楚,可那眼眸却阴狠一笑。

    只见他立即一跃上墙,纵身一跃,立即就消失在萧沐的眼前。

    萧沐握紧长剑的手一紧,长剑在地上用力一刺,剑身回弹,他借力跃上上高墙,不顾身上的内伤,追了出去。

    后面跟来的人影见了,心知阻止不及,立即返回。

    东厢房内,院中的人影动不了身,只能看着身上的血汩汩地往外冒。

    忽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眼眸一喜,以为有救了!

    谁知来人二话不说,对着他的脖子狠狠一剑,鲜血喷涌而出,落在他尚未涣散的瞳孔里。

    只见那瞳孔沁入了血液,变成了诡异的猩红。

    而他身边的人冷笑一声,立即闪身离开。

    开心一刻:

    我想今晚熬夜写明天的,免得你们明天等!

    希望我熬夜成功!

    明天你们可以早点能看!

    这个一个小**,我保证不会很虐,而且后面会很暖心。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